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捕猎【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1
腐指数: 507739 螺丝钉
能量块: 2249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24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捕猎【全】

捕猎





  对海尔森而言,很多时候康纳并不像是一个儿子——他更像是某种从北美的土地里生长出来的东西,原始,强壮,坚韧不拔,坚不可摧。他承认,当康纳把兜帽戴起来的时候,偶尔他会觉得这种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东西是蘑菇,但更多的时候,康纳更像一种动物,敏捷,致命,神出鬼没,力大无穷。——他可以像任何东西,但唯独不像儿子。

  但有的时候,他又太像一个儿子。

  海尔森抬起头,瞪视康纳,康纳正把两条手臂叠在他对面的桌沿上,眼睛专注地盯着某个地方。但海尔森知道他的注意力不在这儿:因为他正需要花越来越大的力气才能摁住桌子,防止它朝康纳那边翻过去。

  “康纳。”海尔森说,正从他手肘下方往上顶的那股力消失了——康纳把脚放到了地上。“我听说你的船在航海家之中非常有名?”

  “天鹰号。”康纳回答。

  “那是一条大船。”海尔森点点头:“作为船长,你不需要购买物资去维护和翻修它吗?”

  康纳看着海尔森,没有说话。

  “或者至少给它多装几门火炮,让它更坚固更强大。”

  康纳盯着海尔森,没有说话。

  “或者,加固桅杆和更换船帆也是需要船长去注意的事情,再不然,你可以给它多备下一些帆。”

  “‘她’,父亲。”康纳说:“船是女性。”

  “哦!”海尔森撇撇嘴:“那么你的美人被你丢在河里有多久了?你不打算照顾照顾她吗?”

  康纳瞪着海尔森,没有说话。

  “或者如果你今天不必照料你的美人,那么达文波特庄园总有什么事情是你可以做的?那是一片广大的土地,居住了许多人口,不光是后来移居过去的黑人和白人,还有你的……”

  康纳默默地把兜帽拉起来,遮住眼睛,继续把下巴放在手臂上,像一朵刚刚钻出地面的蘑菇。海尔森知道这表示康纳不想和他说话也不想听他说话。他大可以不管康纳的想法继续说下去,但这怎么讲都太无聊了,于是他也埋下头,把笔蘸好墨水,准备接着上一段写下去。

  但海尔森没写几行,他手肘下的桌子又往上翘了起来,他按住桌沿,瞪视对面的康纳。康纳的兜帽把眼睛遮了个严实,他或许没看到海尔森的动作,又或许看到了却根本不在乎。

  海尔森闭了闭眼睛。他叹了口气,康纳趴在桌沿上的动作没有什么改变,也并没有像刚才那样适可而止得踩回地面上,于是他又闭了闭眼睛。

  海尔森握紧日记本,他猛的把手抬起来,压在手肘下的桌沿立刻翻了起来,墨水瓶和几张纸条都被弹了出去,纸条飘飘扬扬,而墨水瓶则啪一声扣到了康纳的胸口。这让康纳措手不及,他往后闪开,背磕上了后面的椅子,但黑色的污渍已经泼上了他的前襟,而翻倒的桌子则在他额头上砸出砰的一声响。

  然后那张桌子又倒了回来,桌腿撞在地上,砰砰地响过两三声之后,平稳地停了下来。

  海尔森重新把日记本放回了桌子上,但笔架同墨水瓶和纸条一起翻倒在了地上,他不得不将它捡起来放回桌上才找到了搁笔的地方。然后他又把墨水瓶和纸条捡了起来,瓶子里的墨水已经全部倒干净了,但沾在表面上那些仍然弄脏了海尔森的手指,海尔森一边拿那些纸条擦着,一边去看康纳,康纳的胸前沾染着一大片漆黑的墨迹,而他本人还坐在地上,仿佛在等着他去捡他,就像捡笔架、墨水瓶和纸条那样。

  “你不会自己爬起来吗。”海尔森问,一边问一边丢开擦着手指的纸条,揪着康纳的肩膀把他提起来放在椅子上。

  康纳保持着沉默,但他抬起了脸,这让海尔森看见了他兜帽下面的眼睛——明亮炽热,在阴影中发光,这个从土地里长出来的东西绝不是蘑菇,他是野性而致命的动物,在任何地方都——

  康纳用力拽住了海尔森的领巾,他把自己拉起来,另一只手伸到海尔森背后,扣住他的肩膀——他力气那么大,海尔森不确定他是想把自己拉起来,还是想把他拽下去,他迅速地抬手按住了康纳的脸往下抻,康纳的呼吸吹在他的手指上,嘴唇触在他的手指上,他收紧指尖,掐住康纳的下巴,与他僵持。

  他后悔没捂住康纳的眼睛——那双眼睛那么明亮,像冬夜的星星,或者雪上的反光,却又透着一丝灼热。他感到康纳拽紧了他的领子和肩膀,胸口紧紧贴着他的腹部,藤蔓一般往上攀。

  他只得在手臂上使出更大的力气把康纳往下压。他的手臂渐渐发酸,进而发疼,甚至最后发僵,康纳越贴越紧,体温透过衣服贴到了他的身体上,让他肌肉发紧。他不知道他们要僵持到什么时候,他感到力气开始退去,而康纳仍然步步进逼。

  这或许只过了一小段时间。康纳缓慢地放开了海尔森的领巾和肩膀,手掌贴着他的背和胸膛滑了下去——但他仍然梗着脖子,把嘴唇贴在他的手指上。海尔森也仍然将他往下压,他往后推开,但康纳按着他的背,他只好继续压着康纳的脸。

  海尔森忽然感到自己的手指碰到了康纳的牙齿——意识到的这一瞬间康纳咬住了他的手指,牙齿切进肉里,疼得发烫。他本能地收回手掌,而康纳也追了过来,咬着他的手指不放,他只好又摁了回去,把他的脸往下压。他盯着康纳的眼睛,不得不承认康纳确实是一种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东西,生机勃勃,原始而野性,像一种正在长成的食肉动物——每一种食肉动物,康纳像它们,康纳或许就是它们中的一员。

  海尔森抠住了康纳的脸颊。康纳用多大的力气咬他,他就用同样的力气去抓他。他的手指或许流血了,他觉得康纳的脸上也一样被指甲切开了皮肤和血管。他的肌肉紧紧贴着他的手指尖,从冷的逐渐变温,而他的手指也同样被康纳的舌头和嘴唇捂得发热。

  这或许也没过多久,康纳缓慢地松开了牙齿,舌尖从咬过的地方轻轻舔过,这让海尔森确认他的手指并没有流血——他也稍微地翘起手指,让康纳退回去的同时防止他又靠过来,这让康纳的脸颊在他的指甲边缘划出了几道白印,但他们都选择不去管它。

  康纳坐回了椅子,他靠住椅背,手掌从海尔森腰侧滑了下去,盖在他自己的腿上。海尔森哼了一声,把康纳的兜帽拉下来,扯到一边去擦他手上的口水。康纳仍然盯着他,而此时他似乎又变成了没有长成的动物幼崽,目光单纯而明亮——他动了动手腕,袖剑咔一声弹了出来,对穿了那顶白色的兜帽,擦下康纳一缕头发。

  康纳把脸转开了,他甚至微微埋下头,去看自己怎么把手指交叠起来,咔咔地掰动。

  海尔森把袖剑收了回来。他转身想去收拾那个空墨水瓶和地上的墨渍,康纳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母亲很少说起你。”康纳说,海尔森停了停,然后转回身来看他:他的眼睛仍然明亮,灼热,像星星在燃烧。“我和我的朋友长得不一样,这让我对你产生了很多猜测。母亲越是不说,我越是对你有幻想。”

  “哦?”海尔森抬了抬眉毛:“那么,真正见到我之后,你觉得你的幻想怎么样?”

  “……你应该一直留在幻想里。或者我应该忘掉那些幻想。”

  海尔森哼了一声,他把手腕从康纳手里拽出来,而康纳胸前的那些墨渍提醒了他,他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在他的腰部,那里已经被蹭上了一大片污渍。

  海尔森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呻吟,他脱掉披风,又脱掉外套,卷在一起塞到了康纳的手里:“去洗衣服,你的也洗了。”

  “那你呢?”康纳问,海尔森用脚尖点了点地上的墨水印。

  康纳嗯了一声。但海尔森开始收拾墨水时他并没有动,而是坐在那里,看海尔森的白头发——那让他想起夏季的山顶,冬天里被积雪覆盖的山顶逐渐露出了下面的岩石,白得不纯粹,黑得也不纯粹,像在日出和日落里挣扎。他从没想过要真正爬到那么高的山顶上去看看那里是个怎样的世界。

  康纳用力地抱紧了海尔森的衣服,这上面还残留着一点温度,趁着这点温度消失之前,他跑了出去。


FIN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02-21 20:48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4 19:0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