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日暖月寒【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1
腐指数: 507739 螺丝钉
能量块: 2249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22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日暖月寒【全】

日暖月寒



  出发的时候天气很好,阳光照在雪地上,甚至有些发金,但到了中午,风和云突然就从山脉的那一边吹了过来,康纳昂头看看山顶上的颜色,便知道不到下午这儿就会下起大雪。

  “我们得找地方避一避,父亲。”康纳转头对海尔森说,海尔森微微埋着头,让他看不清脸色,但他一眼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海尔森的两只手都冻得发青,指甲盖下面白得不见血色——他冻坏了,就算不下大雪,也很难再跟着康纳走多久。

  “我们得找个地方扎营休息,等这场雪过去。”康纳退回几步,抓住海尔森的手,海尔森的手冷得像冰,他脱掉手套,把手心直接贴在他的手指上。“你怎么不跟我说?”

  “嗯?说什么?”海尔森问,他走得很吃力,康纳拉着他往哪边去,他就只能跟着往那边去,踩在康纳踩实的脚印里,好歹抬脚时没那么费力。

  “你冷。你走不动了。”康纳回答,他看好了地方,拉着海尔森钻过杂木,清开一片雪地,把帐篷搭起来。海尔森站在一旁搓着手等着,康纳从背囊里拖出一张熊皮冲着他丢了过去。“你先披着这个。”

  “熊?”海尔森问,他把这张皮裹在肩膀上,两只手抓着边缘紧紧贴着身体,这可能是让他暖和了一点,但风很大,让他没从这张皮毛的包裹中得到多少温暖。

  “熊皮暖和。”康纳把帐篷边固定起来,用雪压实,他在帐篷里铺了条毯子,把几张带来的毛皮都堆在上面。但这样并不足够支撑他们过夜,他又在清开前面的雪挖了个坑,准备捡一些柴来生火取暖煮食物。

  “在里面待着。”康纳说,他撩开帐篷门帘,向里面挥了挥手。海尔森瞪着他,但风吹得他全身都冷透了,他只好勾着腰钻了进去。

  康纳把背囊丢进帐篷里,他放下门帘,带着弓箭要离开,海尔森从里面又钻了出来:“你去哪儿?”

  “我去找点柴。”康纳说,他看清了海尔森发紫的嘴唇,这让他想按着他的脑袋将他推进帐篷里。他忍着没那么做。“再猎点兔子或者鹿……如果能打到的话。”

  “哦,你准备下大雪的天气在这儿过夜?”海尔森问,康纳还是按着他的脑袋将他推进了帐篷里。

  康纳找到了足够燃烧一整夜的木柴,还幸运地猎到了一头鹿,他用鹿血和鹿心向山神献祭,感谢他在这样紧迫的时间里送上足够让他和海尔森活命的食物和木柴。他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回到帐篷,海尔森把自己裹在皮毛里,坐在半掀开的门帘里往外面张望,他忽然感到温暖在身体里撞来撞去,又十分骄傲。他直起腰板,昂首挺胸地扛着鹿和柴火走到帐篷前,把这些足够保证他们活过寒冷的一晚——或者再加上可能的明天一整天——的东西堆在海尔森面前,像是炫耀。

  海尔森慢慢地缩了回去,他挪到角落里,让出康纳进来的空间,但康纳并没有立刻进来,他蹲在帐篷前,不一会儿海尔森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你在干什么?”海尔森探出头去问,康纳正在剥鹿皮,他又缩了回来,侧身躺在一堆熊皮上,把自己埋进厚厚的皮毛里。帐篷隔开了寒冷的大风,而熊皮把体温裹在他的身上,这让他一会儿就感到昏昏欲睡,他闭起眼睛,迷迷糊糊地听着风吹过树杈的声音,等着康纳预言的降雪,但没过一会儿,康纳就将他提了起来,掐着肩膀晃醒了。

  “别睡,父亲。”康纳说,他捏着海尔森的下巴,要他睁开眼睛。海尔森的皮肤冷冰冰的,又干燥又软,让他感到它随时会被他的指甲刮掉。海尔森是个老人了,康纳突然注意起他眼角的皱纹,还有明显的灰白头发。“……过来帮我看着火,父亲。”他拍着海尔森的脸,要他睁开眼睛,海尔森勉强听懂了他的要求,往门帘外挪,康纳抓起一张熊皮从头顶盖住了他。

  海尔森挪到火堆边,火焰的温暖和光亮让他清醒了一些,他抓紧康纳披在他身上的熊皮,安静地看着那堆跳动的火苗。他的身体暖和了起来,感官再次灵敏——风还在吹,康纳把周围的杂木和低矮的树枝编在一起,用雪堆成挡风的矮墙,而在不远处的枝杈上,一张鹿皮正被寒风吹得晃来晃去。

  “猎到了一头鹿?”海尔森问,他的声音有些发哑,康纳立刻递了一碗热水给他。

  “这是很好的猎物。”康纳也抬头看了一眼挂在枝杈上的鹿皮,鹿皮已经冻得发硬,被风吹得偏向一边去,他没有信心带走这块好皮,但将它留在这儿也不会浪费,山神知道如何安排它。

  “我知道……我和你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也猎过鹿。”海尔森说,热水和火焰让他身体发暖,眼睛发热,康纳嗯了一声,默默地把鹿肉架在火上烤出油脂,在那上面撒上细盐。他不想去听海尔森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那些细节,沉睡才是它的归宿,它不该像个鬼魂一般毫无征兆地出现。

  “我没带香料。”康纳把鹿肉递给海尔森。海尔森知道他不想听这些,他与卡涅齐欧,他们早就结束了,康纳一直认为是他授意查尔斯·李杀死了她。而康纳拒绝任何解释,也不相信他告诉他的事。只有打击英军能让他们父子暂时合作,而这种合作也随时可能终止——然后他们只会是敌人。

  “你说的雪什么时候会下起来?”海尔森问,康纳默不作声,但过了没一会儿,一片雪花就从海尔森面前飘了下来。

  “现在,父亲。”康纳回答,听起来他挺高兴。海尔森撇了撇嘴角,把康纳递给他的鹿肉在火上重新烤热了。

  但海尔森现在没有食欲,也不想喝水,他闭着眼睛,想在火堆边睡一睡,几分钟就可以,但康纳拍醒了他,把他拽到身边,强迫他吃东西喝水。这让海尔森很烦躁,他推开了康纳,康纳纠缠不休地把他拽了回来,要他尽可能地吃掉更多的肉、喝下更多的热水。

  康纳绞尽脑汁想让海尔森提起精神,他提醒他英军的动向,询问他查尔斯·李的去向,甚至故意提起刺客和圣殿骑士之间的分歧和争斗,这些都失败了,海尔森昏昏欲睡,好像他一放手就会栽到火堆里。康纳最后退开了一些,往后靠了靠,让海尔森躺在自己腿上。他拉过熊皮把海尔森裹地严严实实,将手伸到他的领子里试了试。海尔森的体温并不低,他有些放心了,坐在火堆边等着这一阵大雪过去。

  雪很快就在帐篷边上堆了起来,康纳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他把海尔森拖回帐篷里,再回头收拾火堆时大雪已经将火压熄了,他只好把剩下的柴火拿到靠近帐篷的地方,把剩下的鹿肉挂在几十步以外的树枝上,再抛远骨头。他回到帐篷里,趁着冷风还没有把身上的热气吹透,把门帘扎起来。他做这些时海尔森一直蜷缩在帐篷里,一动也没有动,康纳突然害怕起来,怕大雪和冷风已经杀死了海尔森。

  康纳伸手摸了摸海尔森的脸,海尔森的脸是冷的,这让他立刻紧张了起来。他把手指伸进海尔森的领子,冰冷的手指让海尔森不太舒服地动了动,康纳放心了,他躺到海尔森身边,想闭上眼休息,但没一会儿他又睁开眼睛,在一片漆黑里观察海尔森的脸。

  康纳记得为数不多的几次卡涅齐欧提起海尔森,也仅仅是一两句话就不再多说。她说海尔森很英俊也很强壮,聪明,勇敢,但眼神中从不掩饰狂热和邪恶的渴望。康纳没能从海尔森的眼睛看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太年轻,又或许是因为海尔森比起年轻时更加善于隐藏。但显而易见的是,海尔森老了,他曾经可以在雪地里追踪卡涅齐欧,现在跟着他爬过山脉——才半天——就已经耗费了全部体力。

  康纳把手指在肚子上捂热了,悄悄地去触摸海尔森的脸。即使有好几张御寒的毛皮裹在他身上,海尔森的脸仍然是冷的,他摸到了额头上的皱纹和伤痕,还有规矩地束在一起的头发。他顺着头发的边际往下摸,摸过冷冰冰的耳朵,手指伸进被皮毛覆盖着的脖子,血管的跳动撞在他的手指上,还有温暖——海尔森是老了,但至少今天寒冷还没法杀死他。

  康纳悄悄地蹭过去,把手从海尔森腰侧伸过去,伸到他的背后。他揭起盖在海尔森身上的毛皮,挪到下面,将胸膛和海尔森贴在一起。他感到呼吸吹在自己脖子里,而贴着下巴的皮肤慢慢变得温热,这让他满足了,他能保护自己的父亲,而可能的话,他希望父亲能够拥抱他。

  到了第二天,太阳升得很高时康纳睡醒了。他闭着眼睛,听见风仍然在吹,大雪飘落在帐篷上的声音几乎能听得见。他感觉到海尔森的呼吸还吹在他的脖子上,就懒洋洋的不想起来,但海尔森察觉到他醒了。

  “今天我们能继续走吗?”海尔森问,康纳睁开一只眼睛瞥了他一眼。

  “不能。会迷路。”他又闭上眼睛,准备再躺一会儿。他还有大半头鹿,还有昨天剩下的木柴,只要他们不把帐篷里的热气放出去,那么今天足够撑过去了。

  “那你什么时候起来?”海尔森问,康纳又睁开一只眼睛瞥了他一眼。

  “再躺会儿。”他把脸往下埋,额头擦过海尔森的下巴。

  “天气太冷,你也变得懒散了?”海尔森动了动,他抱住康纳的肩膀,从他的手臂和厚厚的毛皮里钻出来,拿起丢在旁边的三角帽拍了拍。

  康纳有些发愣,海尔森刚才抱了他的肩膀,他不知道这该不该算是一个拥抱。海尔森从他身边挪开了,他忍不住勾起腰去看他。“不要打开门帘,外面的冷气会进来。”他说。

  “我知道。”海尔森撩开一条缝,从缝隙里望了望外面。他背对着康纳,把蹭乱的发辫解开,用手指梳顺了又重新捆起来。康纳看着他,想他昨天中午的时候手指还冷得发青。

  “你觉得这雪什么时候会停下?”海尔森问,他把撩开的缝隙拍上,坐在旁边整理他的帽子。

  “不知道,总不会下过明天。”康纳把熊皮往身上裹,海尔森留在上面的体温包裹着他,比刚才更像是一个拥抱。“而且雪停之后会比现在更冷,你——我们最好待过那段时间。”

  “有道理。”海尔森点点头。他搓着手,在帐篷里看来看去,康纳闭起眼睛想躲开审视,一会儿之后,海尔森掀开毛皮钻了进去。“外面挺冷的。”他一边说,一边把盖在两人身上的毛皮整理好:“而且短时间内雪也不会停。”

  康纳哼了一声,他想说点什么能让海尔森同他吵嘴的话,但海尔森抱住了他,把手掌按在他的头顶上,额头压近脖子,衣领里的热气扑在他的脸上,带着一点海尔森皮肤的气味。

  康纳闭起眼睛。他觉得自己可疑再睡一觉,睡到肚子饿了,或者睡到雪停。管他呢,在他们再次出发之前,这都是一场难得的好觉。


FIN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02-21 20:4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3 02:3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