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电影】【阿吉拉尔/卡勒姆】万物有灵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马甲掉了
战斗吧,在普莱姆斯身边!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5
发帖: 299
腐指数: 2230 螺丝钉
能量块: 1230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17
最后登录:2017-11-23

 【刺客信条电影】【阿吉拉尔/卡勒姆】万物有灵

卡勒姆·林奇从小到大认识的厕所都是带隔间有私密性的。这种叙述似乎带着某种微妙的语法错误,毕竟厕所只是一方空间,而不是什么人物。
万物有灵!
曾经偶然结识的印第安人告诉他,任何事物都拥有感知力可以化身人形甚至拥有灵魂,他们或者它们不言不语并不意味着他们或者它们不会说话而只是代表他们或者它们不想跟你废话罢了。
隔着少年惩戒所的分隔铁栏,刚刚被剃去一头长发的卡勒姆勒令隔壁的印第安人速度闭嘴,他没有兴趣在蹲马桶的时候跟人高谈阔论。
即使是辗转在寄养家庭、收容所、监管中心、孤儿院之间的若干年时间里,厕所的概念对于卡勒姆而言依然代表着个人的、私人的、隐秘的。他虽然贫穷,不曾拥有过半分房产——他没有办法也完全抗拒七岁时在墨西哥的那个家,或者该叫窝棚——更不曾拥有“他的”厕所,可是每当关上厕所门,这名出逃的、还未觉醒过的贫穷刺客后代能莫名感觉到一种平和和骄傲,也许是来自马桶王国国王的优越感?
愿万物有灵理论者统统下地狱!
当他看到自己的祖先,那个名叫阿吉拉尔·德·内尔哈的西班牙刺客站在阿布斯泰戈的厕所间内,背抵着门,小腿上的胫甲几乎擦碰到自己的膝盖,他不仅情绪是崩溃的,同时便意倏地全无。
世界上也许有人可以在自己祖先的围观下顺利上厕所,但是卡勒姆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传说中英雄。
“滚出去!”
卡勒姆的怒吼在回音效果良好的纯白色卫生间里回荡,有点空洞,有点可笑。
阿吉拉尔一动不动,仿佛是堵门口的黑色的大卫雕像。于是男人挥出一拳,拳头穿过祖先的,身躯,重重地撞上门板,掌骨因为反作用力生疼。
阿吉拉尔不是幻象,不是精神分裂的产物,他是曾经的真实。卡勒姆·林奇可以轻松地击败五个阿布斯泰戈的保安,却无法击败自己的过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男人受挫地把脑袋埋进胳膊,双手插进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跟着我?”
阿吉拉尔低低地用卡勒姆听不懂的古西班牙语回应,听起来像某种咒语。咒语透过基因的链条强行把他和他捆绑在一起。
“我不应该在这里,你也不应该在这里。”
躲在手指缝隙的暗角里,男人偷窥着世界。
“在马德里,在塞维利亚,在格拉纳达,在墨西哥的家里……”声音一度中断了片刻,像是被人掐住喉舌,半晌后才从手指后挤出后面的话,“也许我们都不应该出生。外面的那些圣殿骑士宣扬着‘自由意志’,可是我连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都做不到。阿吉拉尔,你知道吗,连我的父亲都说‘你的血不仅仅是自己的’,他狡诈地辩解,说他别无选择,最好的办法是在当年杀死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像是为了喷吐出压抑在胸腔中的痛苦,男人发出了不成句的咆哮。阿吉拉尔仿佛是仇恨凝结成的实体,他感觉到来自祖先蔑视的视线,他听得见对方口中迸发出的奚落,他猛地站起来,裤子垮到脚踝,胳膊沉重地捶击在墙壁上,隔间木板上的金属固定件几乎被震得摇摇欲坠。而几乎在同一时间,阿吉拉尔——或者应该说是五百多年前的阿吉拉尔——也像是感应到了某种危险,抬起右臂,袖刃代替缺失的无名指无声地弹出,就像是刺客这件致命武器的延伸。
“杀了我,就是现在。”
他们面对面靠得如此之近,亚麻色的短发触碰到阿吉拉尔兜帽的鹰喙。男人死死盯着兜帽下,西班牙人的眼角泛起的鱼尾纹因为面部和颈部肌肉的紧绷而愈发明显,可是刺客灰色的瞳孔里倒映不出卡勒姆的身影。
“下手啊,懦夫!”
卡勒姆不耐烦地低吼,他甚至向前倾斜,让自己的脖子撞向致命的刀刃。阿吉拉尔却恰好在此时退开半步,他先轻微地动作,然后坚定地摇头,念诵着卡勒姆无法理解的句子,举起手臂让袖刃朝向天空,下一秒便落回了臂甲下的轨道里。
男人被绝望和虚弱所围困。连幻影也无法如他所愿给予他死亡,哪怕是虚伪的死亡。头顶和双拳倚靠在门上,慢慢地下滑,下滑,滑向地面,脚下的土地裂开一条骇人的巨大深渊,他因为脚踩在两边无法做出抉择而被生生撕裂成两爿。
阿吉拉尔没有消失,他仅仅是在退出半步后重新走上前,他环起胳膊圈住,用力拥抱着对面的、无人知晓的什么人或者什么事物,而五百年后现在的卡勒姆正填补在那个拥抱的空白。
刺客的手轻拍着,像是某种笨拙的安慰韵律。他依然絮絮叨叨着在这座隔板组成的王国里无人能听懂的话语,但是那些话因为在阿尼姆斯里被重复了太多次,卡勒姆意识到自己似乎能明白字句背后的意思。
他说。
现在的确是黑暗的时候,可是我们习惯于,我们也总是行走于黑暗,它是盟友,是朋友,不是敌人。
就凭一句空洞的话,你能改变什么!你什么也帮不了我!男人虚弱地抗拒着。
他说。
没错,相信我,不如相信你自己。

卡勒姆·林奇拎着裤头,拉着系带,推开了厕所门。门外安全部门的主管麦高恩带着一群紧张兮兮的保安医生聚集在洗手间的门口,看样子像是随时准备冲进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卡勒姆觉得来人夸张的表情很好笑,“集体上厕所?请有序排队。”
麦高恩在卡勒姆的脸上以及敞开的、正在冲水的厕所间来回扫了几个来回,“有人说听到你在大喊大叫。”
“便秘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些动力。”男人慢条斯理地洗手,“你们难道没有便秘过吗?”
“他们说你在讲古怪的西班牙语。”
卡勒姆甩掉手上的水珠,镜子里倒映出一名身穿黑袍的刺客的影子。
“我在和我的祖先聊天。”
“在马桶上?”
“在马桶上。”
男人对着镜子微微一笑,镜子里的人回以同样爽朗的笑容。
“先生们,那可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我建议你们都可以试试,令人印象深刻。”


END.
一切活着的生物是介于神和尸体之间的存在。
顶端 Posted: 2017-03-01 21:4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4 19:0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