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IDW & 少数别的设定】如有来生愿相守(主PJ)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匿劫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8
腐指数: 115 螺丝钉
能量块: 19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0(小时)
注册时间:2017-01-26
最后登录:2017-06-04

 【IDW & 少数别的设定】如有来生愿相守(主PJ)

【大家好,我是匿劫~新人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我其实是个写文神懒的人,这篇文其实已经写了快一年了吧,中间各种改改改,差不多整个框架都动过了,然而现在缺粮,于是......提前发了,不然按照我的尿性估计这个月都发不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先上文了。


第一章
“致亲爱的爵士
    “即使临行前你为我送上了最美好的祝福,我也答应了你要在你的生日之际赶回,然而很遗憾我恐怕已无法赴约。
    “我虽然只是奉命前往地球执行一个看似简单的调查任务,但是我却低估了任务的不确定度,遭到了红蜘蛛的暗算,进退两难。如今我与我的小队被围困在一座孤岛上,弹尽粮绝,而红蜘蛛的部队仍然在前赴后继地向我们发动袭击。恐怕我大限将至,时日无多。哪怕我有大力神的协助,也已无力回天。
    “在赛博坦的那个星光熠熠的夜晚成为我们最后的相聚,与你的美好此时都已成为回忆。时不时会想起战时的我们,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期也相互扶持,偷偷编写着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密钥的小情话逗乐对方。有时难免会痴想,要是能再与你这般嬉戏,该多好……
“无法完成你我之间相守的约定,是我余生的最大悔恨。只怨我太狂妄,无法接受队员的建议,导致最终的落败。谁曾料想,哪怕是塞星最强大脑,也会最终落败在自己手里。
    “我知道你们正在外围尝试着解救我们,但是很遗憾,我的1000多种计算结果都显示你们无法成功解围。每当夜里我仰望星空,无法不联想到你因寝食难安而逐渐瘦削的身影。此时我芯如刀绞,却又为我的无能为力自责不已。
    “不出所料的话,明天将是我最后一战,几乎没有任何胜算。我拖着残破的身躯,即使是变形也已困难无比,更别说征战左右。但是作为一个战士,我以战死沙场为荣,我永远不会因畏战而退缩。
    “这是一封直接传输给你的文件,传输完成几乎用尽我们存储的最后一滴能量。我爱你,别无他心。如若普神眷顾有来生,我愿与你相守至永久。
    “警车
    爵士又一次回放这份默默保存在自己存储单元里的音频文件,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的音频接收器中回荡,同时也填满了这空荡荡的房间。即使是爵士这种积极乐观的人,当他从放着堆积如山的公文档案的办公桌后面中抬起头来时,也很难不因眼前空荡荡的房间而伤感落泪。
    曾经最亲密无间的伴侣,忽然之间就这么从视野中消失得无迹可寻,无论谁,都难以接受。
    警车在那次任务中战死了吗?是吧?我们已经看见了。当我们成功挺进战区之后,在那一圈荒凉的阵地上又遗留下了什么呢?擎天柱领袖来回奔走指挥着部下搜寻幸存人员,无意中看见爵士默不作声跪在一个山丘的脚下。
    领袖走上前正要开口询问,猛然注意到了地上黑白相间的残破机体。他的腹部被大火力武器洞穿,混杂着清洗液和能量液的透明液体沾满了整个机身;头部遭到严重损毁,已经无法辨认出他的本来面貌;胸甲被精锐的狙击武器击中,里面的火种舱因为火种被击中时连带产生的爆炸完全摧毁;此外他全身上下还有大大小小十余处损伤。
    爵士鬼在一旁,两手紧紧攥着面前机体的右手。擎天柱在一旁单膝跪下,一手轻轻搭在爵士的肩膀上:“他是一位伟大的战士,我们为他感到骄傲。”
    “不,”爵士摇摇头,“他本来不应该死的——如果我那时出发再早点,行动能够更迅速些,他就不会死了。他不应该就这么死了。”
    ……
    也许有时候爵士可以自欺欺人地说类似“没事,警车又出去执行任务了。你知道他这个人不善交际啦!能想起来给我打一次内线已经很不错了”这种话来安慰自己,但是谁又能够在谎言中生活一辈子?
    撇开音乐原因,有时候爵士真的很羡慕地球上的人类:生命虽然如此短暂,但是恍惚间,一辈子就过去了,蒙在双眼前的假象,也不必再费心思去计较了。

虽然卡隆是个中小型重工业城市,不过爵士还是能够找到一间相当体面的酒吧续上几杯。
以前他最爱的麦克老爹的油吧基本以喧闹为主,但是现在的爵士只想找一个地方独自一人呆一会儿,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搅他。他在酒吧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随性点了一杯赛博坦最为风靡的高浓度酒精饮料后,开始有意无意地向四周张望起来。
油吧迷乱的灯光下,人头攒动的大厅里,爵士轻轻晃动着手中精致的酒杯,欣赏着灯光衬托下那彩色液体散发出的迷醉色泽,无暇顾及周围时不时欢腾的人群。没事没事,这里并没有几个认识他的人,就算他喝得烂醉也不会有人上前搅乱他的醉梦,最多也就是在清早酒吧关门歇业之时几个酒保服务生无奈地望着倒在地上的他,叹口气将他拖拽到后街罢了。想着,他又一次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感觉浑身似乎有些发热,但是他傻傻地笑了一下,甩甩头,将要打开节流芯片的想法抛至脑后。偶尔有几个上前骚扰他的酒客很快便被他支开——他对面前的任何人没有任何兴趣。但是恍惚间错觉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他下意识想要上前去追,可是当他脚一着地便瘫软在地上,失去知觉……

“哎爵士!”坐在吧台边上的几位朋友见爵士走进来,立即热情地招呼着他。爵士冲他们打了声招呼,走过去随手拉开一个高脚凳坐下,向吧台那边的啰嗦习惯性要了一杯高纯。
寒暄几句之后,飞毛腿开玩笑地说道:“话说爵士,听说最近你和你的那个搭档又完成了一项艰巨任务?而且……”
“你受了伤,最后是被他扛回来的?”横炮凑上来半调侃地说。
“噗……”爵士差点把酒喷了出来。他连忙解释:“不,那只是……警车他……”
“他亲了你安慰了你帮你收拾了伤口还公主抱你回来了。”轮胎坏笑着补充道。几个人包括爵士都笑了起来。
“咳咳你们……”被能量酒呛到的爵士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跟警车他只是同事关系而已,为什么你们总是……非要把我们扯上别的什么关系啊?”
“嗯……”他们忽然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转过头凑在一起开始小声商量着什么,爵士感到背后一阵恶寒——他们一定在商量什么馊主意。果然,轮胎不一会儿回过头:“我们只是觉得……你喜欢警车。”
“啥?”爵士从座位上跳起来,酒吧里五彩斑斓的灯光很好地掩盖了他脸上不自觉泛起的一朵红晕,“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啊?他是首席执行官的副官,我只是他的一个搭档——确切的说,只能算是他带的一个学徒而已。而且再说了,他性格那么乖张,脾气那么暴躁,动不动就掀桌掀得满地都是数据板!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爵士兄弟你先听我说,你别生气啊。”飞毛腿故作正经地连忙上前拉住爵士示意他淡定,爵士才重新做到凳子上。
“我没记错的话,”横炮在一旁插嘴,“这段时间每次你回来跟我们说的最多的话题里——不管是吐槽还是什么——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警车。”
“爵士老弟啊,你别不相信。如果没有感情,你怎么会老把他挂在嘴边呢?如果你讨厌他或者对他没感觉,你平时肯定会忽略他的!”飞毛腿这么一番话引来周围一片附和,好几个人开始列举自己周围发生的各种示例。
爵士撑着头有些无奈地笑了:“……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八卦呢?”
“哈哈,你该不会是觉得喜欢他很丢脸,不好意思承认吧?”飞毛腿大笑着拍拍爵士的肩膀,“这有啥呢?你又不能左右你的感情。不过说实话我觉得这简直太不公平了,警车这种老王八蛋长得还怪好看的呢!他怎么就长了一张让你看上一眼就想上了他的脸呢?”
周围一片哄笑声。有人拍着飞毛腿的背故意说:“诶,没看出来啊,你飞毛腿居然是个叔控!警车比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老不少啊!”周围的人开始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还时不时有口哨声传来。
飞毛腿有些尴尬地解释:“哪有哪有……但是听各种流言说,警车曾经有过一个对象,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合金盾。”
“喔唷!”大家都兴致立刻被勾了起来,爵士也忍不住凑过去:“快说快说!他们以前做过什么?”虽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爵士芯里还是小许失望。
“哎,我知道的其实不多,就是道听途说来的。”飞毛腿一副长者讲故事的模样起身坐直,轻轻抿了一口酒,“不过据说最后合金盾因为不堪忍受警车恶劣的性格跟他分手了,之后的话……好像他俩也没咋联系了。警车一直保持他那种自以为是的高冷状态,合金盾倒是换了几个对象。不过合金盾这货啊,现在居然不承认他们以前在一起过!哎可怜警车啊……”
围观的人群里也传来唏嘘声。
“爵士,”横炮在爵士背上使劲拍了一巴掌,“去搞定警车,我们看好你哦!我看警车对你态度比对我们态度好很多你们有没有发现?”
“对啊对啊!”周围的同事朋友们开始跟着起哄:“他从来没骂过你呢!”“他有时候还会送你一包糖什么的!”“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都更温柔一些。”……
爵士听见自己浑身上下的散热扇开始“呼呼”地运转起来,但是他的机体温度还是蹭蹭地彪上去了。他很不自然地笑了笑,看了看围观的各位:“啊?我……我不行吧……”
“行了别装了,爵士,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他。你这人最擅长跟人打交道,但是又是最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感情。自从上次任务里他,警车,把你抱……好吧,救回来之后,你就经常跟我们叨叨他的这个他的那个。”横炮上前一把搭住爵士的肩,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所以……你真的确定不试一试吗?”
“大不了,他把你从他身边调走,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见面也不会尴尬。”轮胎随口说,但是马上引来了周围人一片不满的“吁吁”声。
爵士凝视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喃喃自语:“我……喜欢警车……我喜欢……警车……我……好吧,我就试一试吧……”

爵士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依然有些沉重的头。已经是破晓时分。酒吧虽然还没打烊但是也基本人去楼空,只留下几个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或者桌子上喝得不省人事的醉鬼,以及吧台后昏昏欲睡的还在习惯性拿着调酒器调酒的酒保。满地都是被打翻的饮料、踩碎的零食以及零零星星在昏暗灯光照耀下还泛着些许光泽的玻璃碎片。房间里充斥着各种高浓度饮料和变质能量块的刺鼻气息。
噢,这……我居然睡了这么久……爵士扶着墙壁站缓缓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外走。打开门的一瞬间,清晨新鲜的空气便从爵士的鼻腔涌入体内,滋润着他身体里的每一条管线,敦促那些几乎凝固在体内的能量液再一次流动起来,爵士顿时感觉清爽了不少,芯情也好了不少。
时间还很早,街上冷冷清清,两旁的商店全部关门歇业。偶尔一两辆赶时间的大型货车从路上飞驰而过,带起一片飞沙走石之后,街上又恢复了平静。爵士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着,又下意识地想要去拉身边人的手。待他伸出手一把抓过去却发现只有空气时,才猛然想起:对啊他都已经不在了,怎么还会有人来牵自己的手?想到这里,他的火种突然猛地抽搐了一下,浑身上下忽然非常难受。但是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嘴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安慰自己没事的,警车只是出去执行任务了,那份遗书只是个幌子,骗红蜘蛛用的。但是却不自觉地,继续回忆起他们之间的往事。
顶端 Posted: 2017-03-04 22:15 | [楼 主]
魅影律
距离相隔千山万水,相逢跨越生死阴阳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79
腐指数: 1981 螺丝钉
能量块: 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5(小时)
注册时间:2015-02-27
最后登录:2017-11-22

 

妹子,文很好,但是,同人应该放到蓝星……
“如果我死了,你会哭么?”
“绝对不会!”
“好吧……”
因为我会追随您,一起下地狱!
顶端 Posted: 2017-03-04 22:20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塞伯坦

Time now is:11-24 00:3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