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 Pages: ( 3/3 total )
本页主题: 【六通/隐MOP,主G1/头领背景】寄养生活(2.14更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renheit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3
腐指数: 635 螺丝钉
能量块: 1471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8
最后登录:2018-02-23

 

按照汽车人里私下流传的说法:救护车的医疗室和千斤顶的实验室,这两个地方包罗了整个宇宙的奇妙与危险。
六面兽没花多少力气,就顺着通风管道来到博派医疗室的气窗前。
医疗室的通风口就安装在整个房间的正中央,从上往下看去,室内场景一览无遗:诊疗床前堆满了大量医疗器具,不少零部件被搁置在旁边的桌上。此刻房间里没有人,就连那个救护车也不在。从桌上凌乱程度看,首席医官应该是工作忙到一半被谁临时叫出去了,而那枚让六面兽格外眼熟的变形齿轮,就这样被遗留在桌上显眼的位置,甚至没来得及开拆研究。
这是幸运的——六面兽为自己的运气暗喜——他撬开气窗栅栏,纵身跃下。
齿轮静静地躺在桌上,表面被擦得铮亮,还上了润滑油,精密复杂的结构在灯光里折射出星屑般细碎明亮的光泽,就如同难得一见的瑰宝。很显然,救护车也不愿轻易拆动这枚得来不易的六变齿轮,反倒将它维护得很好。
可是,即便再珍贵的六变齿轮,如果不是装在六阶身上使用,也还是跟一块废铁没两样。
天狼跳上桌,拨弄两下变形齿轮,分子捕捉器却从那上面捕捉到了属于其他TF的机油味。
那气味有些杂乱,记录了齿轮在到达医疗室前曾被转手过好几个TF,可是,这些气味中,却偏偏没有一种是属于六面兽的。
这点让六面兽感到奇怪,似乎眼前这枚六变齿轮不像是他之前丢失的那枚。不过,只要能用,六面兽也不去在乎齿轮的原主人到底是谁。
他没空去想那么远,现在要做的只是趁救护车还没返回前赶紧带上六变齿轮离开。六面兽又重新钻回通风管道,在迷宫般四通八达的管道内左拐右绕了好一阵,直到确定来到某个安全的角落后,才安定坐下,吐出一直叼在嘴里的六变齿轮。
只差最后一步。等六面兽装好变形齿轮,他就可以突破这该死的基地,变成星际战机飞回到星球另一端的卡隆城。当通天晓和汽车人发现自己失踪时,他早就躺在自家的浴缸里享受起舒适的机油浴,而远在铁堡的汽车人们再也拿他没办法。
一想到通天晓恨不得撕碎自己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六面兽就乐得仿佛又打了场大胜仗。他芯情甚好地打开机体外甲板,弹出装载变形齿轮的舱体位置,然后……拨弄变形齿轮的狼爪停在了半当中。
六面兽发现自己根本够不到齿轮的安装位置。
他的爪子,太短了。
——万恶的U球,为什么当初在创造自己的时候,要把他的狼爪设计得这么短?太特么短了!!
够不到啊!!!
天狼怒砸通风管,哀嚎一声。
随后,此后事情发展连同他的运气都仿佛开始急转直下,六面兽在通风管道里的动静引来了新的麻烦——
“找到了,在这里!”
下方走廊里传来汽车人的叫喊声,数个脚步急速朝六面兽所在的位置奔来。六面兽推测汽车人应该是已经发现六变齿轮丢失,在基地内开始了全面的追查。不过这群轮子想要抓到他,还是嫩了点。
只要能在对方找到自己之前成功把齿轮装进体内,那么他六面兽也就不需要再担心什么。
六面兽几乎是瞬间想到了某个解决办法——有个TF可以帮他完成安装。
他重新叼起六变齿轮,依靠自己记忆扇区里留下的地图数据往标记过的一个地点跑去,在确定来到那个房间的上方后,六面兽粗暴地踹开通风窗,径直跳了下去。
正在台前作业的急救员被突然掉下的天狼吓了一跳,差点尖叫着扯断数据板连线。
“嘿,冷静。”六面兽出声制止道,“你得帮我修理下。”
“什么?”凭借医疗官强大的职业素养,急救员很快镇定下来。之前和六面兽打过一次交道,急救员清楚这个霸天虎虽然蛮横霸道,但对医官还是礼敬三分的。
六面兽吐出嘴里的小球推到急救员跟前,说:“帮我装上,我爪子太短够不着。”
急救员注意到这是枚什么东西后,微微调亮光镜。他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捧起齿轮,端详起来。
“快帮我装上,我赶时间。”六面兽催促道。
几乎就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房门突然打开,通天晓闯了进来。
手里还提着把光束枪。
“六面兽,”已经预热的枪头口直指对面的六阶天狼,枪的主人在看到急救员和他手里的小球后,又补充道,“放开急救员,交出六变齿轮!”
呵,不愧是汽车人城市指挥官,外面那群汽车人还在漫无目的地团团转,这位一下就找到了目标位置。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六面兽简直要给他宿敌的行动打个满分,再冷嘲热讽对方跑偏的判断。
然而眼下,六面兽只能气急败坏地吼出:“滚你U球个尾气!!谁绑架他了!”
通天晓明显是被六面兽反常的反应愣了下,然后改口说:“交出六变齿轮!”
“我拒绝。”六面兽理所当然地拒绝。
“这是救护车的东西,你赶紧还出来!”
“这是我捡到的东西,现在就是我的!”
“那我只好不客气了。”
“我现在就装身上,有本事你来抢啊。”
“装不成。”一直在旁端详齿轮的急救员忽然插嘴,打断了两个机的嘴炮。
“你说什么?”忙于撕逼的六面兽立刻跳到医官跟前。通天晓也转过视线看向急救员这边。
“我说装不成,因为你看,这六变齿轮是坏的。”急救员指着变形齿轮上的裂痕说道。
“怎么可能,”六面兽还是不信,“我拿到的时候明明还是好的。”
“可它现在确实坏了。”
六面兽眯起眼:“汽车人,你是不是因为不想把齿轮给我,所以趁我刚才不注意,故意弄坏了它?”
“你怎么不说是你狗牙太锋利了。”不知何时走过来的通天晓指着那条裂缝,打断六面兽的胡乱猜测,“你看这条裂缝,上面还有洞,明明就是用力不当出现的咬痕。”
“通天晓你少骗机,我自己叼的我还不知道下嘴轻重?”
通天晓瞥了眼六面兽,“变形齿轮里都是很脆的精密部件,你确定在紧张狂奔的时候不会一个用力过猛,然后——擦咔?”
六面兽左思右想,不吱声。
“现在这个齿轮对你来说也没用了,把它还回去,不然我就只好把你交给救护车了。”
“通天晓你机干事?!”
面对通天晓的咄咄相逼,六面兽起先还是分毫不让,死死护着偷来的齿轮,但那枚已经损坏的齿轮对六面兽来说确实已经发挥不了作用,现在强行和通天晓干架逃走也没多少胜算,最后,还是在急救员的劝说下,六面兽才芯不甘情不愿地交出了齿轮——条件是得保证他不会被救护车弄死。
通天晓看着六面兽故意不给他齿轮,而是当着他面把齿轮塞给急救员的举动,很无语地收回枪。
拜六面兽这回闹腾所赐,救护车好不容易从千斤顶那里弄到的六变齿轮在还没开始研究前就彻底损坏了,救护车因此气了好几个周期,对失去这次宝贵的研究机会耿耿于怀了很久。
通天晓把六面兽领回自己办公室,一言不发地坐回椅子上,按下桌面上的按钮。
六面兽听到身后自动感应门咔咔作响的上锁声,料到接下来不会有好事。
不是被气到下线,就是被揍到下线。在他和通天晓之间,估计有一个是要看不到下个主恒星升起的日子了。
室内席卷过一阵沉默过,最后通天晓还是开口了:“说说你的问题。”
“什么问题?”
“变形齿轮的问题,你的变形齿轮去哪了?”
通天晓张嘴就问。这种开门见山的对话方式让六面兽有些适应不过来。他记得以往这辆蓝白大集卡说话总是充满了汽车人式的含蓄曲折,可今天对于六面兽最不愿提起的敏感话题,通天晓反倒意外地直白起来了?
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六面兽也承认,如果在这里生活下去,这个秘密迟早也会被汽车人发现。
但他最期待又最不期待的那个发现者,就是通天晓。
说实话,自从六面兽来到这个汽车人城市,平日里和他走得最近、接触时间最长的还是通天晓,虽然六面兽小心翼翼隐藏起自己无法变形的事实,并且时至今日也还是坚持认为这件事被通天晓发现后一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可换个角度想,如果换做是被其他汽车人发现,这个麻烦又未必不会变得更加复杂棘手。
或许通天晓知道秘密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汽车人索要线索呢?
可身为霸天虎六阶的自尊又总是叫嚣着他不能这么做。
这些日子以来,六面兽的处理模块里始终在不断进行着这两种行为冲突的演算,每次却都是以死循环结果收场。
天狼看着桌对面的通天晓,缓缓坐下。
“六变齿轮,失踪了。”
然后他把自己过去的遭遇统统说了个遍。
通天晓听完,又再度陷入沉默中。
只是这次沉默的气氛和刚才有了微妙的不同。
“……所以,这就是你闯控制室的原因?”通天晓总算能将六面兽之前的种种异常行为串联起来了。
“不然呢?”六面兽反问。
面对即将到来的同情或冷嘲热讽,六面兽已经罗列好了十几种应对回答。然而,通天晓却在这静默压抑的气氛里轻声说了句:“可是那枚六变齿轮并不是你的。”
六面兽差点被一口老机油梗死,然后发自内芯地感慨:“通天晓,你真是我见过的线路最耿直的TF。那枚齿轮我都已经还给你们了!”
“我知道你还了。但那枚齿轮是已故的六面骑士的,你的恐怕不在这基地里。”
“没查过怎么知道?”
“那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六面兽嗤鼻。他要是知道,还会在这里和通天晓继续耗时间?
办公室又陷入到死寂当中。
通天晓从六面兽的反应里读出了对方的回答。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问六面兽“为什么当初不告诉自己?”但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从他的CPU里跳了出来。
虽然博派城市指挥官自认为不是很懂六面兽CPU里的那套逻辑演算模式,但是他太熟悉六面兽了。
毫无预兆地被放到死对头家门口,装在体内的变形齿轮又消失不见,六面兽应该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样。但此后,这个倔强的霸天虎六阶选择了隐瞒真相,独自悄悄寻找自己的变形齿轮。
并且意志坚定地非要找回自己的变形齿轮。
通天晓看着面前这头孤狼,发现对方似乎自始至终都是在单独行动着。
从很久前在蓝星上的战斗,到如今塞星上的重逢,每次他遇见他,对方总是孤零零的一个,却从来都不以为然,肆意地做着任何他想做的事。
这让通天晓回想起丹尼尔曾提到过的一种奇特的蓝星生物——远离自己的族群,带着孤独和骄傲穿过空无一物的茫茫雪原,破开前进道路上的厚重积雪,独自面对所有已知未知的问题。
——哪怕是遇到了危机,这个六阶的身边也不会有同伴。
尽管六面兽没有当面向通天晓表达过诸如此类的想法,但通天晓分明从他身上读出了这个讯息。
这次六面兽变形齿轮丢失,通天晓也从未留意过,所以始终未曾发现六面兽身上发生的异况。
有那么一瞬间,通天晓居然产生了一丝沮丧——这无关乎六面兽是否将秘密隐藏得太好,而是源自于通天晓对自己的疑问:究竟是他的洞察能力迟钝了,还是作为临时监护人的他基于某些宿怨疏忽了本该注意的情况?
他无从知晓。
但是他清楚,不能变形对任何一个机械超生命体来说是何其痛苦的事。
尤其是对拥有六种形态并以此为傲的TF来说……吧?
内战结束后,通天晓意识到需要顺应时代发展做出一些改变。而就在战争结束百年后,通天晓忽然对“和平共处”这个概念又有了新的认识。
为他打开全新不同视角的,正是面前这个难以相处的霸天虎,在彼此激烈的冲突与磨合中给他带来新的启迪,催动他大胆向前方迈出自我调整的新一步。
选择之后会发生什么,完全是个未知数,但这阻碍不了通天晓的选择。
城市指挥官的手移向桌前的显示屏,点开两个悬浮窗口,划拉几下。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通天晓问。
“你和急救员。”六面兽筛查了下过往记录资料,确定没有更多知情者。“当然,如果你们管得住自己发声器的话,就只有你们两个。”
“急救员那边你不用担心。”通天晓发送完私人讯息,将挡在他和六面兽之间的显示屏移开,蓝色的光镜直视天狼。
“往后如果你要查阅数据库,可以找我要临时权限。”
他一字一句说出自己刚做下的决定。
六面兽呆在原地。
此前通天晓和六面兽分归两派,总是处在对立的位置,从未像擎天柱和威震天那样经历过短暂的合作。通天晓的突然伸手,对六面兽而言是种完全陌生的体验,一时竟没能接收下通天晓话里的意思。
“前提是你保证不会做出什么危害信息安全的事。”通天晓又补充道,“另外,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这边也可以以私人名义协助你,直到找到齿轮。”
六面兽足足憋了一分循环,才缓慢憋出一句话:“……就这么简单?”
通天晓当着六面兽的面打开他的档案,点下予以授权的确定键。
载有狼头相片的头像亮起激活的绿边框,显示授权已通过。
“不然你以为呢?”通天晓的声音从屏幕后悠悠传来。那道蓝色的视线在半透明的显示窗口里朦胧不清。
六面兽哑然。


tbc.
-----------------------------------
提前祝2018新年快乐~
顶端 Posted: 2017-12-30 01:21 | 20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哇哦,更新了耶,赶紧过来看。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7-12-30 13:34 | 21 楼
fanrenheit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3
腐指数: 635 螺丝钉
能量块: 1471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8
最后登录:2018-02-23

 

事实上,事情果真如六面兽所认为的那样,“并没这么简单”。
因为每次六面兽要去调阅数据时,通天晓都会亲自陪同在旁。
按照通天晓的说法,这是考虑到六面兽当前的形态不方便操作。但六面兽坚持认为这就是通天晓为监视自己找的借口。
——谁让他六面兽就是对方眼里的“重点监护对象”?
“A-C区间段的数据里没有你要的线索。”帮忙看完又一组数据的通天晓从屏幕前抬头,对不远处正盯着另一个显示屏的六面兽说道。
“那就在D-F区间段。”六面兽正忙着自己屏幕上的东西。
就不会说个“请”字?——通天晓无语,但还是忍耐着调出三个新的区间段,开始新的读取。
“D区间段也不在你说的监控范围内。”
“那就从E开始。”那边的六变金刚不动声色地把爪子放到面板的传输键上,按下。
通天晓花了点时间才把剩下两个区间段的数据扫描完毕:“还是没有你要的线索。”
他越过操作台看向对面站着的六面兽,但却注意到那个天狼不知何时换了个别扭的姿势站在台前。
“……你在干嘛?”
“没干嘛啊。”六面兽保持僵硬的姿势,音调飘忽。
“……”肯定哪里不对劲。
通天晓站起身,还没走过去就一眼瞥到六面兽体内几根数据线正连接在控制台上,他面前那块显示屏里的数据正被不断传输到六面兽的内存模块中。
屏幕上的进度条显示数据量已经传输到90%多。
“??!”
通天晓抄起手边的数据板就朝六面兽扇过去。
六面兽立即强制断开链接拔腿就跑。
一机一狗开始在总控室内上演生死追逐战。
“把接收的数据给我删了!”
“不可能!”
“那别怪我亲自动手了!”
“通天晓我去你炉渣的流水线!”
总控室里爆发出一连串巨大声响,隔着感应门都能感受到堪比爆炸的震动。
通天晓绕着房间追了三圈半后总算追上六面兽,他一把卡住对方脖子将狼犬摁倒在地,最后警告说:“删了!”
六面兽蹬腿,宁死不从:“我存点数据怎么了?!”
“这是汽车人的机要数据,没获得允许谁都不准下载,快删了!”
“你不是允许了吗?!”
“我什么时候允许过你了?”
“之前你还说给我授权协助我,这才没多久,就翻面部装甲不认机了!”
“我给你授权没说过允许你下载数据!”
“可你这授权是开放数据下载的!”
“……”
六面兽委屈,六面兽很生气,六面兽并不认为自己哪里有错,可最后通天晓还是强迫他把辛苦下载的数据都清空了。
同时还把六面兽进总控室的权利再度给禁了。
“汽车人出尔反尔!没有诚信!恶意欺诈!”某巨型犬科在办公室里来回兜圈抗议,大声嚷嚷着通天晓的过分行为,吵得通天晓整整两个循环没能看进数据板上一个字节。忍无可忍的城市指挥官把数据板重重扔回桌上,说:“是你自己作的死,别甩锅!”
六面兽停下脚步,不甘示弱地回瞪通天晓,然后跑出办公室大门。
“你去哪里!”通天晓在桌后喊。
“充电!”
狼型的机体迅速消失在门外,通天晓虽不放心但也懒得再追。他靠回椅背,长叹口气。
重回安静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机体在运转的声响,轻微,规律,频率却比他以往所熟悉的更加迟重、沉闷。
“猛大帅,我是不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他对空荡荡的办公室问道。
房间里沉寂半晌,一个厚重的声音凭空响起:“我不这么认为,对方可是个霸天虎。”
“霸天虎……”城市指挥官重复这个词,对着显示屏陷入沉思。
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踏出相信对方的脚步,可这第一步刚迈出,就又被对方的所作所为刺激得退缩了回去,反应就如同只受惊的石油兔子,甚至……忍不住开始自我怀疑。
六面兽到底能否理解他的好意?霸天虎又是否值得他付出这么多的信任?
通天晓陷入了无解的方程式中。
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懂霸天虎。
比战争时期更加无法理解他们。

“通天晓,你找我有事吗?”
通天晓伫在感应门前,就在体内模块几乎全面静默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蓝白重型集卡强制唤醒所有待机中的模块,转身说:“我没事,大哥。”
汽车人的领袖就站在咫尺的距离,和通天晓面对面。
“那你为什么对着我办公室大门发呆?”
“我……只是路过……呃……”
通天晓支支吾吾,擎天柱默默看了眼,然后刷开办公室大门,“进来说吧。”
——大哥,永远都是你大哥。
通天晓被邀请坐到会客的沙发上,手里捧着擎天柱亲自为他倒好的热能量茶,透过薄薄的雾气看向桌前的首领。
擎天柱刚带回不少新资料,还需要立刻整理完交代下去。他坐在桌前忙碌着,层叠悬浮的荧光屏很快铺满了整个桌面上方的空间,不断弹跳关闭,实时传递各种讯息。
擎天柱忙碌起来的场景,连通天晓都自愧不如。属于领袖的工作量其实要远比城市指挥官想象中的更多,因为博派领袖需要每时每刻站在全局的角度考量每件重要的事情,还需要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可即便如此,擎天柱似乎总能保持一种从容的镇定,流畅高效地处理完源源不断的事务,让通天晓佩服不已。
从内战开始前,擎天柱就已经是通天晓仰望和学习的榜样。直到内战暂歇,通天晓的这个目标依然没有改变。城市指挥官的能力尽管被博派领袖所认可,通天晓却还是渴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像擎天柱这样优秀的汽车人——不过眼下,这个认真努力的汽车人却坐在领袖办公室里,闷头喝热能量茶,顺便用光镜余角偷偷捕捉首领的动作。
最后,倒是擎天柱先开口了:“有什么问题吗?”
通天晓放下杯子,挣扎了会儿,终于下定决心问:“大哥,你是怎么看威震天的?”
……
擎天柱差点手滑错关一个显示屏窗口,然后他停下手里的动作,陷入沉默。
这种奇特而又微妙的沉默让通天晓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问错了话。
可是擎天柱在片刻安静后,移开了铺在自己面前的悬浮窗口,好清楚地看到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通天晓。
“怎么忽然想到问这个?”
“有些好奇,”通天晓又拿起茶杯,匆忙解释,“我就随口问问,大哥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擎天柱摇头,发声器里传出一声短促的笑音:“其实,这个问题我以前也被别的朋友问过。战士们总会对两大阵营的首领产生好奇,这不奇怪。”
通天晓更加局促起来,似乎刚才的问题触及到了隐私。
不过擎天柱没有介意,他只是思忖着措辞,然后开了口:
“——威震天,就是长着比谁都老的法令纹,每次抢到能量块后却笑得像个三岁的幼生体。”
讲这话时擎天柱蓝色光镜的焦距稍稍落到了通天晓身后的位置上,声音显得悠长,又逐渐变得轻快,仿佛在自己的记忆库里发现了某个有趣的数据碎片。
通天晓还是第一次听到大哥如此评价自己的老对手,那个霸天虎的头头。
“可这种机能去相信吗?——我是指,在和平的时期里。”通天晓有些意外擎天柱的反应。
擎天柱回过视线:“霸天虎和汽车人,从逻辑演算程序到行为模式,各方面都存在差异,但本质上,大家都是塞博坦公民。信与不信不是单凭阵营就可以决定的。”
通天晓沉默。
“所以,你是遇到什么困扰了吗,我的老朋友?”
“我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霸天虎相处。”
“你是指六面兽?”
“……是。”
博派首领微微颔首,靠回到椅背上:“不用担心,因为霸天虎比你还要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汽车人相处。”
“可我该怎么办?”通天晓认为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在这种事上无知得像个幼生体。
“继续按照你的想法做下去就可以,不要顾虑太多。”
通天晓确定,擎天柱在说这话时,面罩后的表情是在笑,而且是个温和的、充满鼓励的笑意。
大哥一直都希望他的城市指挥官能在战斗之外的事上更多点自信。
自从通天晓在家门口遇到六面兽起,擎天柱就看出他一直在犹豫,或者说,就是自我怀疑。
因为在通天晓的CPU里,有太多种可行的选择催生出太多种想法,它们占据在通天晓处理器的轨道上,被一圈圈重复读取着,将通天晓拖入无数个往复循环的螺旋中,也让他忽略了本就握在自己手里的答案。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信任的对错,而在于他自己是否想要去做。
从这个角度去看,一切豁然开朗。
“……大哥,谢谢你。”通天晓放下喝完的能量茶杯。


tbc.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1:43 | 22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这两位折腾的……厉害。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9:22 | 23 楼
fanrenheit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3
腐指数: 635 螺丝钉
能量块: 1471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8
最后登录:2018-02-23

 

六面兽并不怎么高兴地走在基地里。
自打通天晓禁了他的数据库读取权限,他已经连续五个循环没能更新内存里的调查数据。
六面兽本打算在十个周期内就解决这个桩麻烦事,可通天晓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甚至到现在都没能找出摘走他变形齿轮的目标。
如今六面兽停留在铁堡的时间早已超出当初预定好的期限,他的任务进度确实受到了严重影响。
这点让六面兽非常不爽。
无法变形的六变金刚完全不想掩盖自己的情绪,他快步穿过基地主干道,吓到了两个迎面走来的汽车人,后者忙不迭地退到通道两侧给他让路,可六面兽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径直走过那两个机身边,也没注意到对方正用包含恐惧的眼神目送他消失在资料收藏室门后。
这间资料室本是只对汽车人开放的实体档案库,但通天晓却给六面兽开了进入的权限——在禁了他读取数据库的权限之后。
禁了六面兽最需要用到的权限,同时又给他开启更多其他的只对汽车人开放的权限。通天晓这种行为在六面兽看来等同于汽车人一贯的故作姿态,也同样是莫名其妙。
更让六面兽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他自己对此的反应。
他说不上为何会对通天晓的做法产生一种烦躁。
在以往的胜负斗争中,六面兽即便表面上展示出令敌人畏惧的愤怒,可处理器深处的每道演算都仍保持在稳步递进的状态。然而,这种秩序似乎正一点点失控,连带着六面兽的自制力,慢慢地在通天晓跟前瓦解。
六面兽曾认为这是程序偏差造成,可在他每次数据矫正后不多久,这种偏差却又会再次出现。
……也许这已经不是他体内自检系统可以处理得了的故障,回去后应该让震荡波好好修检下系统了。
六变金刚来到房间的某个角落,这里没有监控设备,连猛大帅也无法察觉。他打开机体的内置通讯器,输入某个秘密指令,紧接着,标记为“汽车人数据库”的压缩包开始传输到某个霸天虎的定向坐标中。
六面兽看着显示屏上进度条稳步递进,嘴边浮起笑意。
——通天晓确实禁了他的数据库读取权限,也确实强制删除了他偷偷下载的所有数据库信息。但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数据还原。
在战场上跌打滚爬多年的六面兽始终没有改变谨慎的作风,同时也得益于体内强大的数据处理器,让他没花多少时间就把删除掉的那批数据几乎全还原了出来。
通讯联络器忽然连通一个加密频道,微型投影仪上跳出银色的映像。
“什么事?”是威震天。
“我刚传回一份汽车人数据库里的机要数据。”
“看到了。不过,你发来的这些讯息我之前就看过。”
“什么?”六面兽明明记得传输过去的数据都是库里最新的。可威震天却还是面无表情地附加道:“是很早前就看过。”
“这里还有一份,我传过来。”
汽车人库里的数据量庞大繁杂,有些存在重复或者没更新的旧数据也不奇怪。六面兽从自己屯着的数据里又了挑出一条,在线发送过去。
然而威震天只粗略扫了眼就关闭他对面的预览窗口:“也看过。”
六面兽又不死心地发过去第三条。
这回,威震天看过后沉默了。
“六子,”投影仪上的虚拟影像揉起了自己的铁桶头,“以后别再发这些给我了,这些信息我早都知道了。”
“可这些都是博派数据库里最新的资料,那些轮子还捂着掖着不让看,我都是费了点心思才弄到——不,等等,难道声波之前就侵入过系统了?”六面兽不敢相信自己推测出的结论。
“不是。”威震天直截了当否决了六面兽的想法,“这些不重要。六子,往后你还是别整这些有的没的了,这些情报我早都有了。”
被嫌弃了。领袖还是如此毫不留情地表达了对无用之物的看法。
六面兽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嫌弃之情。这让他很受伤。
“那还有什么是你想知道又不知道的?”
六面兽没过脑模块就蹦出来的这句问话让通讯器对面的首领再度陷入沉默。
威震天想了想,开口说:“有。”
天狼端坐洗耳恭听。
“但那个和你没关系,还是由我亲自动手比较好。”
“……”
六面兽不是很明白威震天的意思。不过,野兽形态下被放大的“兽类第六感”让他很机智地没开口作死。
看威震天说这话时的态度,六面兽也确认不适合再追问下去。
“没其他事就先这样。”
威震天似乎还有其他事要忙的样子,没给六面兽更多说话机会就自行切断了通讯。微型投影仪上的虚拟影像倏地消失在六面兽眼前,后者对于这次失败的任务汇报感到郁闷。
威震天并不在乎六面兽现在能带给他的作用。
领袖的漠视让他忽然想起流传在霸天虎杂兵里的一句调侃,说和平时期的六阶都是已经淘汰进回收场的废金属块。
六面兽曾对此嗤之以鼻,然而现在,这句调侃忽然让他耿耿于怀起来。
——六阶是否只是战争机器?除了战争之外,他还能再做什么?
六面兽发现此前自己从没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曾经让所有TF又羡又畏的六变金刚仿佛一下陷入价值危机中,对着墙角发愣。
金属的墙面上浮现出一个模糊的机影,停在六面兽身后。
“六面兽?你在这里干什么?”


tbc.
顶端 Posted: 2018-02-04 01:56 | 24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六面兽陷入困惑了啊。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8-02-05 10:25 | 25 楼
fanrenheit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3
腐指数: 635 螺丝钉
能量块: 1471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8
最后登录:2018-02-23

 

通天晓找到六面兽时,发现对方正傻坐在资料收藏室的某个墙角里面壁。
对方听到通天晓的声音,回过头,神色低落。
那个样子,说实话,还是让通天晓有点意外。
那是通天晓很少在对方身上会看到的情绪。
“你——”
“找资料。”六面兽不等通天晓说完,直接就回道。“但是你也清楚,”天狼目光示意双方身后那些望不到头的档案存放架,“要在这里面找,是有多麻烦。”
“我知道。”通天晓弹出腿部外侧护甲,从内置暗格里取出一枚数据储存芯片,蹲下身递给六面兽,“我整理出的信息,里面或许会有对你有用的线索。”
“……”六面兽睨着储存芯片,没有进一步动作。
通天晓却仍坚持伸手到天狼面前,等待对方的回应。
一机一狼面对面蹲坐着,动作安静定格,就如同两个在分享同一个故事的幼生体,酝酿着各自芯里的读后感。
最终,六面兽还是接下了芯片。
“另外还有件事。”通天晓说。
“什么?”六面兽很难得地没有开口就回绝。
“你该打预防针了。”
“什么?!!”这一回,天狼发声器里的疑问句直接变成了一声咆哮。

通天晓其实一直有在翻阅热破给的那份养犬指南。
文档里特别指出“一个有责任心的饲主,要按时定期带自己的宠物去接种疫苗”。
这句话尤其戳中像通天晓这样对责任义不容辞的TF。
想到六面兽不得不长期保持在兽类形态上,通天晓就认为自己有义务且必须带六面兽去接种疫苗。
并且最好再给他做套针对犬科形态的全面检查。
都说TF在变成兽类形态后会具备相应的兽类特性,时间久了可能还会感染上兽类才会患的疾病。这种说法的由来已无从考据,但通天晓不希望六面兽在自己监护期间出现意外,所以本着“责任”“以防万一”的认真态度,他还是以“宠物饲主”的名义给六面兽预约了就诊时间。
接受预约的医官是救护车。
事实上,通天晓出于好心的这种做法对六面兽而言完全就属于没必要,可无论六面兽是乐意还是不乐意,他仍在预约的时间点被通天晓准时拖到了救护车的医疗室门口。
“……这就是你说的要打疫苗的,‘宠物’?”有着黑灰色角徽的白色金刚放下手里的数据板,看着正四爪死撑门框不肯进来的天狼,还是吃惊了下,“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个霸天虎?”
“是的,就是六面兽。”通天晓说话时有点费劲。他正抬腿撑在门框上,借力要把六面兽拽进门。
“你的宠物?”救护车又问了一遍确认。
“呃,当初我登记留下的信息可能让你产生了点——误会!”蓝白色大型机使劲往里一拽,终于把六面兽成功拖进了门。
感应门随即闭合,任凭六面兽怎么挠抓也不动。
确实,也不能说是填错信息——救护车望着门口的天狼的垂死挣扎,点头。“那先把他带上诊台吧。”
六面兽听到这句话,背翼都竖起来了。
“原来你怕看医生?”通天晓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嘲笑。
“扯,劳资连威震天都没怕过!”
话没说完,六面兽忽然被通天晓从后整个拎起,扔到了台子上。
炉渣的,趁机不备又被摆了一道。
“必要的体检还是应该做的。”温和的声音从天狼头顶上响起。六面兽抬头,看到正上方的救护车正俯视自己,室内主光源从他雪白的头雕后照射而出,仿佛圣光。
光晕下,救护车脸上的笑意清晰可辨。
……六面兽忽然怂了。
其实,汽车人的首席医官脾气很好,是基地里出了名的和气,六面兽真要打,从战力上也完全能够碾压救护车。可当初蓝星上战地医生的经典一踹,给全体霸天虎留下了深刻印象,加上后来从惊天雷闹翻天那边流出的说辞,更是让所有霸天虎都对救护车这位医官心存忌惮,连六面兽也不例外。
六面兽完全不想和这种汽车人发生冲突。
何况现在的他还被对方摁在诊台上接受体检。
那个救护车,把他从里到外查了个遍,连神经终端每个单元都没放过……
末了,汽车人医官划拉着数据板上的最新体检结果,金属指尖停留在某一行数据上。
“他的体内没有变形齿轮。”
救护车说。
正为“体检结束终于能松口气”而趴在台子上的六面兽停止了大喘气。
医官抬起光镜看向通天晓,光镜微微收拢,“你知道这件事吗?”
“嗯?啊……”
救护车盯了会儿对面的城市指挥官,然后伸手按向六面兽体侧某处,打开暗盖后手动开启了六面兽的护甲板。
位于里侧的金属板顺应指令逐次弹开,露出保护在其中的重要金属部件,可是在本该装载变形齿轮的位置上,如今却是空的。
“果然。”救护车指着那处空位,“你看这里的切割边缘很整齐,不像是强行扯断取走的。”
六面兽和通天晓还在为刚才救护车一气呵成的操作懵逼中。
“……很可疑。”医官的话锋一转,“我总觉得这可能和我那枚莫名损坏的六变齿轮有关系。”
“六面兽的六变齿轮是被我拿走了。”通天晓忽然开口。
六面兽震惊地看向对方,全然没料到那个蓝白色TF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你?”救护车似乎并不相信通天晓会懂得如何操作摘除手术,而且会有这样精湛的手法。
“我就是……因为六变金刚的破坏力太大——你懂的,救护车——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暂时替他‘保管’变形齿轮了……”
“所以你是知道的,而且一直在替他隐瞒这件事?”
通天晓扭头,不看救护车也没看六面兽。
这谎撒得——也忒假了。
通天晓心虚的反应就差在脸上直接写“吹牛”两个大字,告诉所有汽车人他这个从不撒谎的机居然破例撒谎了。
也不知道是该祝贺还是默哀。
六面兽痛苦地捂住光镜,自觉没眼看。
救护车有幸成为了首个目睹通天晓撒谎的机,而且居然还是在为一个霸天虎撒谎。
汽车人首席医官看看通天晓,又看六面兽,再回过去看通天晓,眼神高深莫测起来。
“我不懂你俩到底在搞什么飞机,但是——针还是要打的。”
救护车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并且举起了手里的针。
然后,某犬科形态TF的惨嚎声猝不及防地响彻了整个基地。


tbc.
顶端 Posted: 2018-02-06 01:14 | 26 楼
cherry68
TFS新人,讚嘆此坑這麼大這麼深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5
腐指数: 185 螺丝钉
能量块: 4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1(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07
最后登录:2018-02-24

 

這設定好可愛(掩面)樓樓加油!!
顶端 Posted: 2018-02-11 12:52 | 27 楼
fanrenheit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3
腐指数: 635 螺丝钉
能量块: 1471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8
最后登录:2018-02-23

 

六面兽敢向U球的角发誓,救护车肯定是因为六变齿轮被弄坏的事才对他故意下手那么狠。
那个小芯眼医官分明就是在报复!
天狼忍不住在CPU把“暗杀医官”的预演程式模拟了六十六遍,最后终于一瘸一拐回到了通天晓家里。
“救护车也是为了你好。”同行回来的通天晓等六面兽走进客厅后顺手锁上大门。他没有要偏袒救护车的意思,只想就事论事地同六面兽讲道理,但这句话传到六面兽的音频接收器里,经由线路送进CPU处理后却被理解成了截然相反的含义。
“得了吧。要不是你火上浇油,也不至于会惹到那个魔王医官。”六面兽吐槽通天晓。
“我?火上浇油?”
“就别在我跟前装了,能倒背完整本汽车人守则的机,却连一个小小的谎都说不好。”
六面兽的揶揄让通天晓再度回想起刚才在医疗室里的尴尬。蓝白机轻咳两声,坐到沙发上,强装镇定地回击:“撒谎是你们霸天虎的拿手戏,汽车人从不这么干。”
“是了是了,”六面兽懂通天晓的意思,从善如流地替对方讲出后半句,“诚实是你们汽车人的美德。欺诈——”
“是你们霸天虎的手段。”
气氛就此陷入沉默。
一机一狼针锋相对地吐槽着对方,却又同时都静默了自己的发声器。
——不得不承认,两个机到底是从塞星打到蓝星又从蓝星打回塞星的宿敌,还真是意外地了解彼此。
就连个吐槽里都显示出奇特的默契。
这个想法让双方的对峙瞬间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微妙的尴尬,在两机之间弥漫开来。
“你——”六面兽开口。
为什么会帮我隐瞒六变齿轮的事?
六面兽很想问通天晓,但是看着对方那双蓝色光镜,几乎就要出口的话还是憋了回去。
“算了。”反正他也能猜出对方会怎样回答。
房间里的气氛慢慢松懈下来。
六面兽冷哼,跳上沙发另一头,自顾自地趴下休息。
“以救护车的智商,他应该已经知道了。”他说。
“没有什么是瞒得过首席医官的。但既然救护车没有当场拆穿,就说明他不会说出去。”通天晓分析道,试图打消六面兽的顾虑。
“……凭你那蹩脚的谎话,别以为我会感谢你。”六变突然说了句。
通天晓诧异,回头看向六面兽,然而对方正别过脑袋懒得看自己。
可那别扭的语气里还是掩藏不住对通天晓态度的些微转变。
虽然改变只是一点点,但这确实已经是六面兽能予以的最大反馈。
通天晓的诧异变成了惊喜。
这应该是他决定坚持决定后,收到的来自对方的第一次回应。正如之前大哥所说的,只要他坚持下去,就总会迎来自己所期望的东西。
他和六面兽,似乎都在慢慢变化着,在绵延持续的大小摩擦中不断磨合、适应,逐渐习惯于一种全新的生活。
那条天狼破天荒地趴在距离自己仅隔一个沙发座的位置上,姿势就如同语气一样别扭。通天晓看着对方那样,本想说点什么,可激活的发声器里最先传出的还是某个熟悉的音节——
“噗嗤。”
他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六面兽猛抬头:“干什么!又嘲笑我吗?!”
“不敢。你听错了,六面兽。”
“我听到了,通天晓!别以为你自己掩饰得很好!我刚才就说过了,你这个连撒谎都不会蠢机!”
回应六面兽的是一本砸过来的《汽车人守则(完整版)》。
“很抱歉地通知你,下周有汽车人守则考试,不及格的机要去大哥那里报道。”
“通天晓你公报私仇!”
“并没有。考试时间是大哥定下的,我只是忘了之前就通知你——等等,六面兽你干什么,住口!别像条机器狗一样撕守则!!”

就在某犬型金刚从救护车那打完疫苗后还不到一兆循环的时间里,关于“六面兽和通天晓在救护车的诊疗室里搞飞机”的传言开始不胫而走。
并且迅速传遍整个基地上下。
听说这事的热破第一时间冲进通天晓办公室,震惊得发声器都提高了八度:“老通你怎么和六面兽搞起来了?!”
“我?和六面兽?搞?”坐在办公桌后的蓝白机有听没有懂。
此刻的通天晓还不知道外面传言已经沸沸扬扬,或者说,他还压根不知道那则传言的存在。
因为没有机敢当着他的面说。
热破痛芯疾首:“老通,你——不对,你不是六面兽的临时监护人吗?”
“是啊,照顾条狼挺有挑战性的,你给我的那份饲养指南我现在还经常看……”
“可指南里没说照顾还要附带搞机义务啊!”
“就是搞飞机了,怎么了?”这时,办公室大门打开,六面兽进来强行插话,“搞完飞机我还搞汽车呢!”
“六面兽!”热破指着六面兽,气得不行。红色小跑车不是对面那台集卡,完全没有隐忍的必要,何况眼前这条狼在蓝星上还暴打过通天晓——“六面兽你个禽兽!”
“谢谢夸奖啊,这个词就是对我们霸天虎最大的肯定。”
“老通,你的狗不听话我可以打他吗!”
“放你U球尾气的,谁是狗!”
“好了好了暂停下,”通天晓被两机吵到脑模块要炸,他打断正跟护犊子似的在护自己的热破,说,“我会教育六面兽的,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热破瞪大光镜,难以置信地看通天晓。
“你赶我走,你又赶我走?”小跑车捂住胸甲上明亮的火焰纹,满脸沉痛,“老通,你变了。”
“……不是我赶你走,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要去酒吧抢新到的限量高纯。”通天晓示意悬浮窗上的时间,“都这个点了,你确定不去?”
热破一语惊醒梦中机。
“你不早说!六面兽留着等我回来收拾!”小跑车迅速变形,跟一阵风似的飙走了。
通天晓和六面兽遥望跑车扬起尾气一路远去,然后眼对眼看彼此。
“刚才说的搞飞机是什么东西?”通天晓问。
六面兽望着通天晓一脸的单纯无知,回道:“没什么。就是‘做事’的意思。”
“那搞汽车呢?”
“一样的意思。”
“哦。”
通天晓恍然大悟。
六面兽默默给自己的忽悠打了个满分。
“不过这个倒是提醒我了:把我带到这里来的那个TF,变形形态很有可能是架飞机,还是能运输的那种。”
“依据?”
“之前我们把你家周边的监控都翻过了,没找到符合特征的对象。我也查过进出航空港的霸天虎的记录,还是没有要找的那个机。这说明对方没有走正规港口,很可能就是自己拥有飞行能力,而且还具备一定的运输能力——否则无法解释对方为什么可以避开绝大多数监控然后把我放到你家门口。”
通天晓觉得六面兽这番分析不无道理。他调出数据库,快速筛选出对应人选。“汽车人里拥有飞机载具形态的不多,加上那段时期滞留在铁堡的霸天虎,再剔除掉出现时间不符的,这些就是全部了。”
导出的名单数据不是很长,通天晓只划拉了一下就到底了。在经过核对后,城市指挥官将这份名单当场转给六面兽。
“希望你要找的TF就在这里面。”
六面兽接收完数据后打开看了眼。
“通天晓。”他说。
“有什么问题?”通天晓以为六面兽对数据又有疑问。
“你为什么帮我?”天狼却抛出了毫不相干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这种事放到谁身上都会不好受吧。”通天晓低头准备起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没多加思索就很流畅地答道。
然后,城市指挥官静默了发声器。他抬起头。
六面兽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他没能看到对方离开前的反应。


tbc.
[ 此帖被fanrenheit在2018-02-14 02:32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8-02-14 02:23 | 28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哈哈,六面兽忽悠TF的水平真高!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8-02-14 10:42 | 29 楼
«12 3 » Pages: ( 3/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3:4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