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食粮【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1
腐指数: 507739 螺丝钉
能量块: 2249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22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食粮【全】

食粮



  康纳想同海尔森吵嘴。

  比如吵“你做的汤太难吃了我不吃!”和“这个鱼脑袋饼真的能吃吗?你没骗我?”

  或者吵“你怎么做什么东西都不是烤就是煮,还煮得那么难看!”和“难道你煮的东西就比我煮的好看一点?”

  再有“你们怎么喝得下这么古怪的东西!我舌头都是麻的!”和“你喝红茶居然不加牛奶和糖?你这条舌头从来没找到过正确的用法对吧?”

  又或者“你说你没喝过巧克力?西班牙人把这东西卖得到处都是的时候说的可是你们这儿所有人都在喝!”和“谁没事大老远去找玛雅人买这种东西,也只有你们这些外来者闲得无聊弄苦水喝!”

  似乎无论海尔森带康纳去吃了什么、或者康纳带海尔森去吃了什么,他们俩都能找到点问题吵起来。

  康纳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和海尔森吵这些,虽然他们确实这么吵了。他从来不和阿基里斯讨论饮食,他和他的厨子做什么他就吃什么,样子和味道好坏都没去留心;他也不和华盛顿讨论饮食,华盛顿的伙夫做什么他也跟着吃什么,甚至在华盛顿的士兵和华盛顿本人抱怨饮食时也保持沉默,不去评价这顿饭的好坏。

  他觉得他应该在饮食上对海尔森更宽容一些,他对阿基里斯、阿基里斯的厨子、华盛顿和华盛顿的伙夫都表现出最大限度的宽容,他没有理由苛求海尔森。何况他从路人和华盛顿的士兵口中都听说过英国人那糟糕的手艺,这显然不是他和海尔森吵嘴就能解决的问题。

  而且海尔森是他的父亲,他应该拿出更多的耐性。

  何况海尔森带他去喝的巧克力其实不错,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挑剔它一开始叫什么名字。

  不过这些问题在康纳的行动里渐渐被淡忘了,吃饭虽然是一件必要的事,但并不是每顿饭都有时间留给他纠结味道的好坏。他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杀一些必须杀的人,要帮一些必须帮的人,还要刺探情报和赚钱——就算跟海尔森在一起行动时,他也并不是每顿饭都要挑剔一些本来不挑剔的问题:他们在进行一些秘密的行动,这可不是吵嘴的好时候,只有在行动完成之后、分开之前的那一顿或者几顿饭上他们会吵一些关于口味的问题。

  那也很少,大多数时候他们办完事情就各自分开,甚至不会回头看对方一眼。康纳猜想自己觉得和海尔森就食物而起的吵嘴记忆鲜明也正是因为它非常少,少到他能记起每一次它是怎么吵起来的。但奇怪的是,他不记得这些争吵如何结束,似乎是因为吵无可吵,又似乎是因为那顿饭吃完了。

  吃完了就有新的事情要做了,再吵嘴已经不合适。

  不过当康纳回到达文波特庄园,而阿基里斯雇来的佣人给他端上新热的饭菜时,康纳又想起了这个吵嘴的问题,进而想要抱怨一下这盘配面包的汤的颜色看起来特别难看。只是当他把目光放在那个女人身上时,这种抱怨的冲动立刻消退了。为难一个厨娘没什么意思,只会让他显得恃强凌弱,而和阿基里斯聊食物则显得十分古怪,好像他们之间不该聊食物一样。

  康纳心里抱怨着这盘汤那难看的颜色,一边用面包蘸着它吃一边想象自己同华盛顿如何聊食物——他们不聊食物,他们只聊战争和策略,和梦想,和未来,食物在他们的话题里找不到位置,也不拥有位置——他发现自己早就停止了抱怨这盘汤,这确实是一个不值得抱怨的问题,除非端它上来的是海尔森。

  这太奇怪了,他确定这和亲密程度无关,他跟戛纳贡多和欧雅尼也只聊需要多少食物而不去讨论关于口味和模样的问题。

  但这本来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他得先找到足够的食物,再去讨论要把它做成什么模样和味道。

  所以他和海尔森就食物的模样和味道吵嘴或许是因为那些更重要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而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成了各自的坚持,值得为它争上一争。

  康纳觉得自己的思考很有道理,毕竟他和海尔森在目标一致地合作时就从来不就食物的味道和样子吵嘴。这不是那种迫在眉睫的重要问题,他们会为如何处理失去情报价值的目标争吵,会为各自相信的未来争吵,会为刺客和圣殿骑士信奉的信条争吵——康纳发现除了失去情报价值的目标之外,他们争吵的内容都不是那些需要马上做出判断的重大问题,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互相理解,甚至可以改变对方的想法。海尔森一直在那么做,向他说教,同他灌输他的各种理论,康纳相信当自己更能说会道一点的时候,他也一定会像海尔森对他做的那样,把刺客的理论也向他一一阐明。

  但肯定不是现在。现在康纳嘴笨得很,也不喜欢说话,只想和海尔森就食物的样子和味道吵嘴——任何食物都行,无论是他们俩谁做的或者谁带对方去吃的,只要是食物,他就想和海尔森吵:颜色难看,气味难闻,味道难吃,任何一点,无论是味道还不错的巧克力和烤肉,还是那些稀奇古怪的饼类或者煮得看不出形状的菜叶子。

  这种想要吵嘴的渴望在康纳的生活里日复一日地积累了下来。他不愿意在无事的时候去见海尔森,他是暂时还在合作的敌人和自由道路上的障碍,他还阻拦他为母亲复仇。他是需要关注海尔森,但如果海尔森在他的生活中占据了太重要的一部分,那么他就会输掉和圣殿骑士团的战争——他们会窃取殖民地的胜利,会把一切纳入他们的规则和秩序之下,阿基里斯曾经极力避免这一切变成现实,而现在除了他,已经没人可以接着干了。

  康纳希望把这种就食物的样子和味道吵嘴的渴望转移到阿基里斯身上——华盛顿和拉法叶不作考虑,没有理由,总之不考虑;而欧雅尼已经老了,他没法对她说出任何一点抱怨的话,嘎纳多贡又和他差不多一样木讷,根本吵不起来——他盯着放在面前的盘子,寻找任何一个可以争吵的点:汤汁颜色难看,土豆切得大小不一,蔬菜看起来不新鲜,面包又干又硬。他抬头看着阿基里斯,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埋下头,一声没吭地去吃面前的这堆食物。

  味道很一般,或者说,有点咸。但康纳什么都没说。

  “嗯,康纳,你有什么要说吗?”阿基里斯问。

  “不,没有。”康纳回答,他闷着头把面包撕在汤里,面包确实又干又硬,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抱怨这个,他们并没有有钱到可以把没有吃完的陈面包扔掉:“……我是说……汤好像有点……嗯……没什么,没有。”

  “汤不好吃?”阿基里斯问,他尝了一口,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是。”康纳埋着头,飞快地把面包和汤汁都吃掉了。阿基里斯盯着他,等着他同他说话,但最终康纳只是收拾起餐具,把它们送到厨房交给了佣人。

  “食物不好吃,你可以说出来。”阿基里斯坐在餐桌边上对康纳说:“这种小事没必要闷着不说。”

  康纳只是点了点头。阿基里斯不是他应该找的吵嘴对象,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尝试和他谈论食物的问题,他早就知道这不是他们该讨论的话题了。

  然后康纳告诉阿基里斯要去纽约办点事,在第二天清晨离开了达文波特庄园。



  康纳到达海尔森的庄园时正在下午,他盘算了一下要不要在晚饭的时候再进去,好直接和海尔森就食物的问题吵嘴。但最终他翻进篱笆,打开大门把马牵进去,悄悄地拴在马厩里。他爬上二楼,找到书房,像一头闯进长草地的熊一样翻进窗户重重地落在地板上,海尔森眯着眼睛,从头到脚地扫了他一遍,把手上的红茶杯和羽毛笔都放下了。

  “你还在喝这种古怪的东西?”康纳问,他一边拍着裤子,一边在海尔森的书房里踱步。

  海尔森把扣在茶盘里的另一只杯子翻起来,往里面倒了牛奶,又倒了红茶,最后把勺子放在茶杯里,敲了敲桌子:“自己加糖。别告诉我你尝不出糖是什么味道。”

  “它加了牛奶和糖也一样很奇怪。”康纳走到桌子边,把椅子掉了个个儿,骑在上面用勺子去搅那杯红茶,它和牛奶混在一起的味道不那么奇怪了,但康纳还是能挑出和海尔森吵嘴的地方:“你吃不出这东西在发麻?”

  “也只有你能吃出红茶在发麻了。”海尔森撇了撇嘴:“阿基里斯没教过你基本礼节吗?”

  “哦,我进他的房子也是从二楼窗户进去。”康纳在红茶里加了糖,这一口又比上一口味道好了一些,让他想多喝几口再和海尔森吵涩味的问题。

  海尔森叹了口气。“过来,康纳。”他站起来,走到自己的椅子后面,拍了拍椅背:“过来,我来教你,从怎么坐开始。”

  “嗯?坐姿端正能让你们圣殿骑士赢得战争吗?”康纳问,他端着杯子盯着海尔森,海尔森挑着眉毛,只是又拍了几下椅背。

  于是康纳走了过去,故意跨过椅面,像刚才那样骑在上面,把手臂抱在椅背上。他看着海尔森,海尔森一边摇头,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哦,康纳。”海尔森扶着额角摇了摇头,然后飞快地冲过来抓住椅子腿往上一抬,把康纳从椅子里倒了出去:“但我能让你吃点苦头。”他一边说,一边踩住椅子,把康纳扣在下面。

  康纳忽然感到开心了。他从椅子一边的缝隙里钻出来,脚步轻快地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回到桌子边上,把转过去的椅子转回来,坐在上面喝那杯红茶。这个姿势还是显得粗鲁,但最终,海尔森放弃了教他端正的坐姿,把扣在地上的椅子翻回来,擦了擦椅背,坐回去继续他的下午茶。

  “你泡的茶难喝死了。”康纳说,学着海尔森的样子,在茶杯里又加了牛奶和红茶:“涩得发酸。”

  “说得好像你会喝红茶一样,到底是谁不知道要加牛奶和糖。”海尔森写着日记,头也没抬地回答他。

  康纳勾起了嘴角,他觉得他现在喝到了茶叶那股让人着迷的滋味。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05-11 20:18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3 02:3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