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蜡烛【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1
腐指数: 507739 螺丝钉
能量块: 2249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22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蜡烛【全】

《刺客信条3》同人

康纳,海尔森



  和亲爱的一起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了一下甜不辣的结果,然而我真是爱这个“第二次美英战争之前和之后的印第安大屠杀有圣殿骑士在里面推波助澜”的脑洞啊。

  少量提及谢伊。




蜡烛



  有一段时间,海尔森的睡眠都很不错,但最近的几个晚上他没法那么安稳地睡觉了。

  这种状况也并不是突然发生的,查尔斯·李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担心,而最近几年更是明里暗里旁敲侧击地提醒了他很多次,现在想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重视——或许是他太相信圣殿骑士们了,又或许,爱德华的教育确实不合时宜,但他宁愿相信是自己过于轻信。轻信雷金纳德让他和他的家庭吃尽了苦头,他觉得自己可能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但如果他不能相信这些加入圣殿骑士团的年轻人,那么这又让他陷入另一种痛苦之中:不能相信别人和相信别人之后被背叛,他无法比较哪一个更令他无法接受。

  但事情终归就是这样了:一个年轻的圣殿骑士在许多圣殿骑士面前斥责他放弃了大团长的职责,指责他固守着不合时宜的偏见而将教团弃之不顾。“大团长,我们不是一群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可怜虫。”这个年轻的圣殿骑士说:“人民什么样,我们就什么样。我们是基于现实而聚集在一起的,而您对印第安人的袒护让我们很多时候都左右为难。有很多圣殿骑士在爱国者的军队里工作,当长官命令我们杀印第安人时,我们竟然要顾虑这是否违背了您的指令!您确实是一个刺客的儿子,可您也是圣殿骑士,您是我们的大团长,您不能把刺客的习惯带到教团里来!”

  这个年轻人的同伴当然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但海尔森过了很久才恍惚明白过来,在殖民地分册,他的权力已经被削弱了——甚至一个年轻的圣殿骑士都敢公开斥责他。且不说在这个年轻人的背后是否有人指使,但如果他仍然大权在握,那么就算有人指使,这个年轻人也没有胆量大庭广众地斥责他的大团长。

  而且并没有人阻止他,连查尔斯·李都没有呵斥他。

  “其实已经有段时间了。”离开圣殿骑士团驻地的时候,查尔斯·李悄悄告诉他:“一些教团成员偷偷议论您拒不履行大团长职责,或者抱怨您对印第安人的友好态度让他们无法跟上殖民地的群众。”

  海尔森撇过头,斜睨着他,查尔斯·李并不畏惧。他继续说:“我提醒过您,但您并没有往心里去。肯威大团长,您已经被甩开很远了。我并不是说您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但,您看,我们的大部分成员来自从欧洲来的移民,他们的想法和我们普遍不同——他们需要被管束,但您的理想无法让他们产生共鸣,因此您的管束也无法获得认可——”

  “嗯?所以他们认为是时候推举新的大团长了?”海尔森问。

  “是的。但,肯威大团长,您低估了他们审时度势的能力。”查尔斯·李摸了摸鼻子:“他们并没有真正去执行这个程序,因为刺客在威胁教团……他们认为您做大团长可以牵制住康纳,即使他们在暗地里做了什么,康纳也只会认为是您的授意。而且他们也不敢去挑战谢伊,谁知道他听说您被赶下台之后会不会回来,这件事太有风险,他们有意,但不会去做。”

  “有多少人。”海尔森又问。但这一次,查尔斯·李保持着沉默。

  海尔森渐渐得出了结论。他手下的圣殿骑士们希望教团能够真正融入来到殖民地的人们,而不要显得自己格格不入。这确实是应该的,圣殿骑士潜伏在每个角落里,而不是举着八角十字向世界宣告自己的身份,他们需要成为——他们本来就是与旁人没有什么不同的人,这才是他们延续至今的真正原因。但这或许是不正确的,有的时候潮流会把他们卷到错误的地方去,只是这是否错误不由海尔森来判断。他必须允许他们,至少不能反对他们,因为顺从时代是个不可避免的结果,他老了,他可以在脱离现实的幻想里度过余生,但教团不可以。查尔斯知道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他或许就在他们聚在一起抱怨自己的餐桌上,但这是正确的,他必须知道教团在未来有哪些方向可以去。

  海尔森不由得思考自己是否真的已经不适合做殖民地分册的大团长,但这些年轻人表现出的趋势让他担忧。他们认同驱赶和悬赏屠杀印第安人,他们也支持贩运黑人来做农场的奴隶,他们甚至真的在自己的农场里蓄奴,聚在一起嘲笑杰克——杰克老了,在很多事情上不会和年轻人起冲突,但海尔森知道他的心里很难受。

  这些思考让海尔森担忧,正如查尔斯·李所说,他已经被甩开很远了,就算在他来到美洲之前悬赏屠杀印第安人和贩卖黑奴就已经是一种日常,但那时似乎要好很多。至少那时的圣殿骑士们对印第安人的态度并没有这么激进,门罗理解他们,谢伊和威廉·强森愿意帮助和保护他们。

  但现在,教团内的想法已经发生了逆转,他们真的相信印第安人是殖民地的害虫,相信消灭他们能让移民更好地生活——康纳的行动或许也在助长这些仇视,但这根本不能算在他身上。

  海尔森感到非常疲惫。他无法判断他们是正确的还是自己是正确的,只有时间能给他答案。他希望自己能够扭转年轻圣殿骑士们的想法,但他们的改变几乎不可逆,蓄奴和猎杀印第安人让他们得到好处,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使他们折服,他们绝不会吐出这些好处。他当然没有这样的力量,甚至康纳也没有,他没法把藏在普通爱国者里的圣殿骑士都找出来,他也没法对这些普通的白人下手。

  这些问题和思考终于把海尔森的精力耗尽了。他得到了片刻喘息,然而斥责他的年轻人和沉默的查尔斯·李在梦境里变成了一种带有预示性的意像,有的时候让他想到康纳,有的时候又让他想到雷金纳德,这让他的睡眠很快又结束了——又或许只是因为清晨的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但他仍然感到疲惫,想要再次入睡,只是房间里多了别的东西,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康纳正在床边,骑着椅子把手叠在椅背上,又把下巴放在手背上,看着他。

  “哦,康纳。”海尔森抹了一把脸:“你不能从走廊过来,敲门把我叫醒吗?”

  “你开着窗户。”康纳往窗户撇了撇头。

  “所以?你把这当做邀请吗?每间开着窗户的房子你都要进去瞧瞧?”

  “这是你的卧室。”康纳平静地回答:“不是书房也不是餐厅,是卧室。”

  “……这也不是我在邀请你的意思。”海尔森叹了口气,他翻过身,把被子拉高一些,挡住并不明亮的阳光:“你下次能先敲门再进来吗?”

  康纳想了想,然后他走到门口,从房间里敲了敲门。

  海尔森把被子拉得更高、把整个脸都挡住了。

  “我在你的庄园外面猎到了一头鹿。”康纳说,他回到床边,但没有再骑到椅子上:“我把它放在门口了。”

  “嗯?所以你是来借厨房的?”海尔森问。

  “我不需要厨房。我在外面就可以把鹿烤熟。”康纳蹲了下来,他抓住海尔森的被子边缘往下剥,海尔森用力的把它拽在了头顶上。“你以前从不起这么晚,父亲。”他凑在被子边说。

  “哦,你又知道我什么时候起床了。”海尔森的声音闷在被子里:“你在观察我吗?”

  康纳没说话,但过了一会儿,海尔森把被子褪了下去,侧躺着盯着康纳。他的神色很平静,眼睛蓝得发灰,康纳弯下腰,把脸凑在他的枕头边上。“你想说什么?”康纳问。

  这一次,海尔森没有说话。他盯着这个与印第安人和白人都不相同的年轻人,计算他到今天该有多大了。而之后他还有很长的人生,海尔森知道过不了几年,他就会怀念起现在的日子了。

  而在这个早晨,去谈论死亡和查尔斯·李似乎真的有些扫兴。

  “我老了,康纳。”最后,海尔森还是忍不住这么告诉他。

  康纳点点头。他站起来,在海尔森的卧室里走了几圈,去看那些印第安人的帐篷里并不会有的东西。过了一会儿,他转了回来,向海尔森伸手:“起床吗,父亲?”

  海尔森叹了口气。他握住了康纳的手——他知道自己握住的是什么,而他希望康纳也知道。

  但他知道康纳永远不会知道。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05-15 23:0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3 02:3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