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启示录】【Yusuf/Ezio】埃齐欧奥迪托雷达啦啦啦感冒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马甲掉了
战斗吧,在普莱姆斯身边!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5
发帖: 299
腐指数: 2230 螺丝钉
能量块: 1230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17
最后登录:2017-11-23

 【刺客信条:启示录】【Yusuf/Ezio】埃齐欧奥迪托雷达啦啦啦感冒了

埃齐欧捧起水在脸上抹了两把,水顺着下巴的胡子滴落,斜菱形交错的波斯多色瓷砖在水纹的荡漾下产生了些微的扭曲,这给了意大利人以新鲜的灵感,创作的冲动凝聚在喉舌顶端,仿佛是立刻就要从口袋里飞出的白色鸽子。

啊————

本来应该是渐强悠扬的吊嗓,在中途变成了老猫被人踩到尾巴时的惨叫。

剧烈咳嗽打断了老猫精的继续努力。待到稍缓平复,男人尝试做了几次吞咽,喉咙内壁里就像是被人硬塞了两颗鸡蛋,富有弹性,彼此挤压,堵塞交通。

紧接着从鼻孔顺流而下的鼻涕为整件事做了个完美的注解。

埃齐欧奥迪托雷达啦啦啦感冒了。

感冒在六百年后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可是在六百年前对于公费旅游到奥斯曼帝国的意大利人来说是相当严肃的问题。要知道,正是他!英俊潇洒的托斯卡纳刺客首领!有着翡冷翠夜莺之嗓的埃齐欧·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在伊斯坦布尔化身为走街串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吟游诗人,有多少情侣有多少妇人多少贵族都沉浸在男人撩拨起的鲁特琴旋律中!

在他的歌声陪伴下,伊斯坦布尔的少女们开始了清晨的刷锅扫地;

在他的歌声陪伴下,伊斯坦布尔的少女们一把掐住白鹅脖子薅绒毛;

在他的歌声陪伴下,伊斯坦布尔的少女们举起奶牛转三圈把它们优雅地抛出圈栏;

在他的歌声陪伴下,伊斯坦布尔的少女们分开金角湾的黑色水域粉拳徒手殴打耶梦伽德;

在他的歌声陪伴下,伊斯坦布尔的少女们抬起等身大的盾牌护住左侧的同伴再拔出青铜剑平端在半裸的酥胸前,毫无畏惧地冲向邪恶的兔子大军。

在他的歌声陪伴下,尤瑟夫·塔齐姆用湿嗒嗒的棉布糊了埃齐欧奥迪托雷哒啦啦啦一脸。

奥斯曼刺客后来解释说自己在擦拭过意大利男人的额头后随手一扔,万分之一的意外概率打断了意大利刺客导师自认为优雅知性足以让海豚把阿里翁直接甩海里淹死的美妙歌声。据说宙斯的其中一名私生子可以让顽石听从七弦琴的韵律翩然起舞组成忒拜的城墙,尤瑟夫其实打心底确信如果前任苏丹雇佣埃齐欧对着君士坦丁堡坚固雄伟的外墙高歌唱一曲,也许战争能早几年结束——虽然他根本没意识到攻打君士坦丁堡的时候,埃齐欧奥迪托雷达啦啦啦还只是千万只小蝌蚪中的一员。

埃齐欧精神恍惚地吃下了一嘴味道奇妙的水,想抬手揭掉阻碍自己和音乐之神交流感情的棉布,却发现手臂严重缺乏力量,于是他吐了吐舌头,转了转脑袋,试图把那张棉布从脸上抖落下去。

“别动,埃齐欧·奥迪托雷。”奥斯曼刺客的脸出现在男人的视野里,缺少了平日里爽朗的嬉笑表情,让埃齐欧也不由自主地安份起来。“你生病了,全身都在发热。在医生赶来之前,我尝试一些办法让你降温。”

又是在事后,埃齐欧努力拼凑了下当时自己的记忆,指出尤瑟夫绝对是有看到那块湿嗒嗒的布头搭在自己嘴巴上却根本没帮忙拿掉,说明尤瑟夫绝对是故意那么做的。而奥斯曼刺客导师则哈哈大笑说自己如此光明磊落真要封住一个人的嘴巴只要操起手边的武器照着对方的脑袋来那么一下就好了。

打住,读取个记忆序列,把混乱的游戏进度跳回前面。

意大利刺客导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躺回了满是流苏织物装饰的床上,他感到全身仿佛被那些柔软可爱的棉毛制品同化了,变得软绵绵,暖洋洋,又像吸满了水的海绵沉甸甸,躯体从未如此放松地被羊毛毯子们包围,包裹,穿透,下沉,下沉,下沉,同床铺成为一体。

等等,唯一的理性之弦缠绕在中年男人的手腕上,绝望地拽紧。假如真的跟床榻融为一体,英俊的脸岂不是就会变成毯子上的编织花纹了?即使弗兰德斯羊毛编织协会工人的手艺再精巧,也很难完全展现意大利导师的个人魅力,除非邀请老朋友列奥纳多·达·芬奇来画上一幅,可是那位可敬的老朋友有个不大不小的老问题——拖延症太严重常年挖坑不填。埃齐欧还记得最不严重的一次是画师找借口去米兰住了十六年,而最为严重的一次是画师为了躲避交稿死线日连夜翻墙逃去了法国。

“喂,醒醒,醒醒!埃齐欧!”

发现朋友一只半脚已经跨进了昏睡的大门,从来没有感冒发热经历的尤瑟夫·塔齐姆完全不知道如何进一步处理。他隐隐约约觉得如果放任埃齐欧睡下去不太妙,于是动手拍打意大利男人的脸,激动时用各地方言轮番大喊对方的名字。

“你……好吵啊,尤瑟夫……给我安静点,我是病人。”

尤瑟夫的手劲很大,埃齐欧被拍打得又恼火又好笑,只能不耐烦地一次又一次拨开奥斯曼刺客的手,时间一长,他有种自己在跟某些大型犬类玩击掌游戏的错觉。就在他感到极度的疲倦,打算放弃对抗模式的时候,姗姗来迟医生终于叩响了刺客分部的大门。

在掰开眼皮、撑开鼻孔、敲打牙齿、拉出舌头等等一系列观察活动之后,医生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着凉感冒了,不是瘟疫,一时半会死不了。”

“他还没把伊斯坦布尔全城下至十六岁上至六十岁的女性泡过之前大约是不会断气的。”奥斯曼刺客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夸张地向上翘了翘,仿佛是在替它们的主人解释什么叫大笑,“所以这种病症要怎么治疗?”

“我现在就给他开一份药方,不过有几种草药我需要返回草药店里取来。在这期间病人最好卧床休息,排出多余的汗液能够帮助恢复健康。”

“还有什么建议吗?”奥斯曼刺客首领听得格外认真,就差拿出小本本来做个记录。

医生想了想,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一本小册子,翻了几页,朗声念道:“那些蒙上帝恩典有条件的人可以用讲故事和听音乐来愉悦心情,因为音乐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这是茨维考的约布斯·林克利乌斯先生的笔记里建议的。”在合上房门之前,尽职敬业的医生还伸头再次叮嘱,“适当的娱乐活动能增强心脏的抗毒能力。祝你们好运。”

虽然只离开了一个人,但是房间里就像剩下的两个人已经死透了一样安静祥和。

埃齐欧做了个“万般就是无奈为何我如此帅”的表情,朝着面色铁青如临大敌的尤瑟夫勾了勾食指,“我的鲁特琴。”

“医生说病人最好卧床休息。”奥斯曼刺客首领一脸绝望地抛出微弱的挣扎。

“医生也说音乐可以抵抗感冒。”意大利男人笑得就像正在咂嘴的狐狸,隐形的蓬松大尾巴大概正在某个异次元虚空中像羽毛团扇一样摇摆,“请吧,亲爱的尤瑟夫。”

尤瑟夫·塔齐姆只能从墙角抱出埃齐欧乔装成吟游诗人时最爱使用的那只鲁特琴。意大利男人张开双臂准备迎接自己的亲密爱人,没想到奥斯曼男人压根没有转交出去的意思,他在正对埃齐欧的窗户前站住了脚步,倚靠着老旧的挂毯墙壁,微微曲起右腿让鲁特琴紧紧地抵靠在自己的腰胯上,转头的时候蓝绿交错的饰带轻抚过脸庞。没有刻意的调音,也没有开嗓的预备,他只是轻声提了句“我唱你听,给我乖乖躺着”,紧接着生涩的琴弦和音便如同点点滴滴的水珠从男人粗大变形的手指间流淌下来。起初的笨拙感在演奏的某个段落三遍之后渐渐变得圆滑流畅,音符的流水缓缓地浸没过粗横棱织的羊毛毯,被点缀在纺织纹路中的植物花纹在温暖流水的滋润下苏醒了过来,它们生根,发芽,漂浮,攀缘,在奥斯曼男人那宛如大漠山石般毫不细腻的喉舌吟唱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在意大利男人怀中抱着的团枕上绽放出了一朵细小的金色太阳花。

“我这罪人的双眼

在看到圣地——

这块充满圣恩之地的那刻

生命才拥有了意义

良久的祈祷终得到了回应

我终于到达

上主降生为人子之地。”

埃齐欧那原本涣散得差不多的注意力被歌词内容强行拧成了一簇。尤瑟夫所唱的古老歌谣的字字句句仿佛洞穿了他心底最深的秘,让刺客导师疑惑地眯起了眼睛,手指无意识地的在下摆的流苏上缠绕了好几圈,试图在因为发热而混沌头脑中梳理出一条有逻辑的线索。

“美丽丰饶的土地

我早已阅尽无数

无一能与你相比

在这里发生过怎样的奇迹!”

六个段落完毕,尤瑟夫突然按住了琴弦停止了吟唱,而是转而提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怎么样?”

“仅次于我,可以算伊斯坦布尔第二。”托斯卡纳的刺客导师装模作样地摇头晃脑评价道。

奥斯曼刺客毫无铺垫地向朋友投出了语言的匕首:“等你追赶着图书馆钥匙的金色线头远走他乡的时候,我就会成为帝国第一了。”

埃齐欧没有立刻接话,他看着自己的手指逐一滑过靠枕的刺绣花纹,直到按压住那朵细小的太阳花。“所以你才为我唱了半首巴勒斯坦之歌吗?这就是你的预谋吗?”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长久以来的盘算吗?连这点都猜不透我这个刺客首领真是白当了。”

“原来我的意图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么?”意大利男人苦笑了起来,把枕头重新枕回脑后,躺回了温暖的卧榻,“啊,遥远的巴勒斯坦,传说中兄弟会的发源地马斯亚夫,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我在说谎。埃齐欧提醒自己。

“你在说谎。”尤瑟夫提醒对方。

意大利刺客导师歪歪扭扭地裹在毛毯里,盯着相识算不上多久的朋友,在心底揣度着究竟是埃齐欧·奥迪托雷了解尤瑟夫·塔齐姆得太少,还是尤瑟夫·塔齐姆帮助埃齐欧·奥迪托雷的次数太多。自从踏上伊斯坦布尔的土地,他没有一天不是跟这名奥斯曼刺客导师在一起度过。

“尤瑟夫。”在埃齐欧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之前,话语已经飞出了舌尖,“干脆跟我一起去黎凡特冒险吧。有你的协助,没有任何困难能阻挡我解开马斯亚夫钥匙的秘密。”

把鲁特琴从左手扶持的转到揽在自己右侧肩头,尤瑟夫交换了一下左右脚的重心,干脆地拒绝了:“你知道我是不会离开这片土地,因为伊斯坦布尔是刺客导师的责任,我要花上很多时间重建罗马人统治时期被毁掉的地下秩序和关系网。在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就意识到你跟我是不同类型的刺客,托斯卡纳的导师……”

放下乐器,尤瑟夫径直走向床榻上的意大利男人,单膝跪在他跟前。

“我和伊斯坦布尔是一体的,而你用尽生命在追寻你的耶路撒冷。”

就在埃齐欧打算开口之前,奥斯曼男人开怀大笑着给了病人当胸一拳。

“所以我可以给你准备一套最华丽的吟游诗人流行服饰,让你一路吃着火锅唱着歌抵达马斯亚夫。”

意大利刺客导师牢牢地抓着朋友的胳膊,“不用等到出发,我现在就唱给你听个够!”

“埃齐欧奥迪托雷达啦啦啦你今天想都别想!”

“你给我等着,尤瑟夫·塔齐姆!有种你就一辈子不要生病!”

翌日清晨。

“阿嚏!”

奥斯曼刺客心爱的小胡子上垂挂下来两条银色的鼻涕水,不得不躺在昨天埃齐欧的位置。而前一天病得要死要活的意大利人在这一天的早上居然精神全满地复活了。
“以后也不用开什么药方了,感冒发热最佳治疗方案就是传染给另外一个人,我会请医生把我的建议写进他的笔记本。”

埃齐欧拾起了倒在茶几旁的鲁特琴,暧昧地抚摸了好几把,然后把满怀报复的笑脸转向了病榻上的男人。

“适当的娱乐活动能增强心脏的抗毒能力,我亲爱的尤瑟夫,所以今天换我来给你唱歌了。”



END.
一切活着的生物是介于神和尸体之间的存在。
顶端 Posted: 2017-06-06 20:5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4 19: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