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某个夏日【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1
腐指数: 507739 螺丝钉
能量块: 2249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22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某个夏日【全】

某个夏日

康纳、海尔森





  康纳光着膀子。

  在他刚刚翻上海尔森的书房窗户时海尔森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完全没有资格去嘲笑这个热得皮肤上沾满了汗水的年轻人衣衫不整:他自己也只穿了衬衫,还毫无形象地卷着袖子把领子拉得大敞开,往里直扇风。

  所以康纳很容易就得知了他一再推迟计划好的行动的理由。他哦了一声,把质问都咽了回去,转而拖着椅子缩进了海尔森书房里最凉快的那个角落,骑在上面把肩膀架在椅背上,两只手伸开悬在半空里——仿佛这样就能凉快一点,但并不能,他还是热得好像在冒热气,汗水顺着皮肤流下去,把深色的肌肉淋得发亮。

  “哦……康纳……”海尔森抹了一把汗水:“你进来之后屋里更热了……”

  “还是比外面凉快。”康纳把下巴也搭到了椅背上:“要是你到外面去走一趟……”

  “不去。”海尔森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

  康纳哼了一声。他不再说话,但即使安静地在阴凉地方待着,他还是热,还是不停地流汗,这让他时不时摸到海尔森的书桌上去倒水喝。这样的走动也让他越发地热,越发地烦躁,而当他靠近书桌时海尔森对面前那些信件的遮掩也让他非常地不满意。他昂着头,故意把杯子里的一半水倒进嘴里,另外一半顺着脖子和胸膛洒下去,从皮肤上泼到海尔森的手臂和那些被遮挡的信件上。海尔森非常不满地吼他,把那些书信挪开。但水冲在皮肤上很凉快,这提醒了康纳,他立刻放下了杯子,到窗户边上去看了看。

  “发现什么了?”海尔森问,康纳一声没吭地跳了出去,过了好一阵才又翻了回来,跑到书桌边来抓海尔森的手。

  “那边有条河。”康纳说着便把羽毛笔从海尔森手里抽出来放在笔架上:“可以去凉快一下。”

  “你几岁?要我陪你去玩水?”海尔森嫌弃地皱起眉头,但康纳力气很大,也很坚决,他把他从椅子里拖出来,拉到窗户边上,海尔森用力地甩手挣脱了。“走门,康纳,没事的时候尽量走门。”

  “太远了,我很热。”康纳咕哝,他首先跳了下去,海尔森摇着头,也跟着跳了下去。



  事实上,海尔森知道康纳说的那条河在哪儿。康纳对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了如指掌,而这里是他的庄园,他对自己庄园的了解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康纳更甚。

  他只是不想顶着烈日穿过炙热的树林而已。

  但康纳已经跳下河去了,他听到了扑腾的水声,他只好忍着抱怨跟着跑到河边。康纳的靴子和裤子都胡乱地挂在树枝上,他嫌弃地把这些东西扯下来,叠好放在树荫下面。

  康纳从河水中冒出半个脑袋,他的头发湿淋淋地贴在脸上,像一只水獭在窥探。海尔森叹了口气,在河边蹲下,把手臂泡进了水里。

  河水确实十分凉爽,但他的身上还是热,汗水把衬衫和裤子的布料贴在身上更是闷得又热又痒。康纳悄无声息地潜过来,抓住他的手臂将他往水里带,海尔森挣扎了几下,还是把手臂从康纳的手指中抽了出来。

  “不,我不下水。”海尔森往后退了退,康纳盯着他,他叹了口气,还是坚定地摇头:“不下水。”

  康纳似乎是失望地潜入了河水中,只冒出了一小串泡泡。但过了没一会儿,他突然冒了出来,把水花泼得很大,将海尔森从头到脚都淋湿了。

  海尔森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呻吟。但这些水确实让他感到很凉快,树荫下还有一点风,康纳站在不远的地方,好像在准备着要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再泼他一身水。海尔森揉了一下眼角,他终于脱掉了靴子,把裤腿卷到膝盖上面,将腿泡进了河里。

  “你应该像我这样,把衣服脱了直接下来。”康纳说,他抓住海尔森的脚踝拉了一下。海尔森紧张地抓住了草茎和树根,但好在康纳就只是轻轻地拉动了一下他的腿,并没有真的把他拖进水里。

  “不了,你自己玩吧。”海尔森把脚踝从康纳手中摆了出来。康纳哼了一声,转身又扑进了河里,在水中上上下下地扑腾。海尔森逐渐感到睡意涌了上来,在这个夏天,这还是第一次睡意战胜了炎热。于是他挪了挪,靠住树干打起了盹儿。

  直到一阵刺痛把他从难得的睡眠里惊醒了过来。

  海尔森知道自己小腿痉挛了,他的腿在水里泡了太长的时间,让肌肉的温度降低了太多。他呻吟着,忍着疼把小腿从河水中屈起来,放在草地上。他没看到康纳在哪儿,不过他的衣服还放在树荫底下,因此他并没有离开,甚至没有走远。

  海尔森忍受着疼痛,弯下腰捏住小腿肚顺着肌肉揉捏,这个姿势让他出了一身汗,而灼热的空气又让他感到炎热难耐,流进眼睛的汗水也让他感到刺痛难忍。他忽然很后悔跑到这儿来玩水,一想到还要穿过炙热的森林回家去,悔意就更明显地躁动起来,让他想要抱怨。

  但抱怨没有用处也毫无意义,海尔森咬着牙,嘶嘶地抽着气去捏揉小腿肚。康纳从河中游了过来,他把抓到的鱼丢在草地上,撑在河岸边看了一会儿,然后爬了上来,盘腿坐在海尔森面前,把他的两条腿都抓住、拉直、放在他的膝盖上。

  “哦,康纳,你至少穿上裤子……”海尔森捂住了脸,康纳的动作又迅速又粗鲁,疼得他呻吟了起来。

  康纳嗯了一声,但同时贴在海尔森小腿上的手掌让他知道康纳并没有去穿裤子。年轻人的手心又热又宽,手指捏得抽痛的小腿肌肉发又钝痛了起来。海尔森忍不住发出了一点呻吟,但痉挛和疼痛确实缓解了,只剩下一些胀痛。

  康纳捏过了他的两条腿,又抓住脚踝用力拉得他滑在了草地上。“轻点,康纳。”海尔森喊,他撑住地面,看着康纳把他的两条腿拉直、捏住脚掌往上掰,让他的小腿绷紧。这起了效果,海尔森的腿不疼了,但这个尴尬的姿势又让他感到难受。

  “怎么才一会儿你就腿疼了。”康纳抱怨,他放下海尔森的腿,又卡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到树干上坐着。空气还是热,康纳尤其感到热得难受,热过跳下河之前走在找海尔森的路上。但树荫底下有点河上吹来的风,比起别的地方还是凉快。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二十几岁什么都不怕?”海尔森抓起叠在树荫下的康纳的裤子拍在他的肩膀上:“把裤子穿上!”

  “很热。”康纳抱怨,他把甩在肩上的裤子拖下来丢在树荫下:“等会儿再穿。而且你最好再等一会儿,现在突然站起来很容易又疼。”

  “要是别人把你的裤子拿走了你要怎么办?”海尔森问,他又把康纳的裤子捡回来,重新叠好放在他的腰带边上。

  “去找他,叫他把裤子还给我。”康纳回答,他站起身,海尔森立刻闭起眼睛把头扭到了一边。

  “真是野蛮人的答案。”海尔森往树干上靠了靠,康纳踏过草地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又是一声水花泼溅的声音。

  海尔森叹了口气。他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想试着再睡一会儿,等到傍晚不那么热时再回家去,一把水又甩到了他的脸上。“你能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吗?”海尔森很不高兴地喊,康纳立刻举起一条鱼冲他摇了摇。

  “我们晚上吃烤鱼好吗?”康纳问:“给我一些盐就行。”

  海尔森又捂住了脸。“我不想和你说话。”他小声嘟哝,然后回答他:“随便你吃什么,盐自己去拿。”他一边说一边撑着草地滑了下去,把头枕在树根上。康纳的回答跟水响混在一起,他没听清,但并不重要。他终于在树荫下凉快的河风里又睡着了。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06-09 23:20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3 02:2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