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全员】世界拥有一张温柔而平和的面孔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马甲掉了
战斗吧,在普莱姆斯身边!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5
发帖: 293
腐指数: 2180 螺丝钉
能量块: 1225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6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17
最后登录:2017-08-16

 【刺客信条/全员】世界拥有一张温柔而平和的面孔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

阿泰尔端坐在阿尼穆斯深处某个记忆盲点扇区的中心孤岛上时如是想。铺满草甸的土地柔软如新生的细羊毛,膝盖上平铺着一本永远看不完的羊皮书卷,岛上除了他就还有一棵不会结果的苹果树,永远不会落山的太阳环绕着孤岛附近广阔的水域做着永不停息的圆周运动。啊,世界拥有一张如此温柔而平和的面孔,愿你心宁平安。

他低下头开始翻看手中的书卷,发黄的空白纸页随着男人的目光扫过自动而流畅地出现了一行行文字,上面如是书写着以下内容。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黎凡特刺客兄弟会的最高导师……”

忽然,白袍刺客敏锐地察觉到小岛上出现了第二个人的气息。他立刻把书卷推到旁边,半撑半跪的姿势让他可以随时一跃而起。另外一个戴着白色兜帽、挂着棕色皮质短斗篷的年轻刺客凭空地站在了阿泰尔不远处,他手搭凉棚四下里张望,最后目光锁定在了紧张的阿泰尔身上。

“你好,我的朋友。哦,我的意思是,看你的装扮一定是比我更早期的刺客,所以我是不是应该这么称呼,你好,我的祖先?”

“你是谁?”既然被强行安上了祖先的头衔,阿泰尔不得不拍掉下摆上的草叶碎屑站了起来。

“埃齐欧·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愿意为你效劳。祖先,怎么称呼你?我在那不勒斯的海边晒出了小麦肤色,你也看上去挺黑的,所以可以就叫你祖先吗?”

“我是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以及虽然我是有点黑,但是不准叫我祖先。”

“那么祖先……”

阿泰尔左侧前臂下的袖刃应声而出,埃齐欧立刻改口。

“那么阿泰尔,你在孤岛上做什么?”

“看书。”

“还有呢?”

“看书。”

埃齐欧摩挲着下巴,一脸兴趣缺缺的表情:“这个世界就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了?”他的视线转向波光粼粼洒满了金箔的水面,来了兴致,“可以游泳啊!”

“不,我不会……”

黎凡特刺客还没来得及找个合理的托词,来自托斯卡纳的后辈已经甩掉靴子和斗篷,纵身跳进了水中,他时而蛙泳,时而蝶泳,时而仰泳,总之活泼得如同一条蹦跳在水面的银色飞鱼。

阿泰尔静静地注视了片刻,确定托斯卡纳的后辈不会因为脚抽筋而需要自己救援,于是他大大地松了口气重新坐下,把书卷拉回自己的视野。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黎凡特刺客兄弟会的最高导师……”

头顶上方的树枝像是被人压弯一样发出很大的响声,阿泰尔丢下书卷,习惯性地往旁侧翻滚,从苹果树的阴影中及时逃离。一名高大强壮的白袍刺客像兀鹫一样跳下来,他的声音低沉,浓重的发音咬字带着点生涩。

“你们好,祖先们。我是拉通哈给顿,你们可以简称叫我康纳·肯维,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

正在阿泰尔想要纠正对方错误称呼的时候,在水里漂浮的埃齐欧·奥迪托雷达啦啦啦拍打起一连串的水花,“嗨,我的后辈!”

拉通哈给顿,也是康纳,弯腰捡起落在羊皮书卷上的苹果叶,郑重其事地对阿泰尔说:“祖先,其实除了看书和游泳,爬树也是很不错的活动。在高处能观察到很壮观的风景。”

另外一名身穿深色长袍、头戴三角软帽的中年男人紧跟着从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在康纳身边,黎凡特刺客忍不住去张望那棵明明看起来弱弱的苹果树怎么就能藏得下这么多刺客,然而他什么也没发现,还被树叶子飘落洒了他一脸。

康纳对后来的男人表现出明显的排斥,可是相似的面容只能说明他们之间紧密的血缘关系。中年男人用柔和的英式口音接着说道:“在树的顶端还可以信仰之跃。”

“哟嚯!儿子,孙子!快看爸爸看爷爷这边!开船也是很好玩的活动!”

顺着声音,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转向了宽阔的水域。一名把金发扎成麻雀小尾巴的刺客正在指挥一对像双胞胎姐弟的刺客拼命划船,由穿着蓝色外套、白色马甲的年轻法国刺客在船尾掌舵。他们急速转弯,甩尾,漂移,小船犹如一把黑色的利刃破开金光闪闪的水面,连英国口音唱出的走调船歌赶不上船速而被滞留在水面上。仿佛秋名山车神霎那间降临在这个世界——大约应该改名叫阿尼穆斯船神——在最后一个急弯之后,小船终于因为没有刹车装置而冲上了河岸,酿成了阿尼穆斯世界第一起船祸,而在此过程中法国人站立不稳失足掉下了船,拍起的巨大水花让托斯卡纳刺客笑得更大声了。

“日安,埃齐欧祖先先生。”

就在可爱的法国刺客礼貌地向托斯卡纳的祖先行水中礼的时候,另外一名皮肤棕黑的女子浮出水面,在行注目礼的同时,埃齐欧不由地吹了声口哨。她一手拖着鳄鱼尾巴一手提着马刀。编织成若干股的长辫被撂到肩后,显露出女子的精悍和冷峻。

翻白眼吐舌头的鳄鱼被扔到众人的脚边,女子拧掉发尾的水,微微一笑:“我认为能在水里狩猎也是好文明。”

所以,为什么身为众人祖先的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不会游泳不会爬树不会开船不会杀鳄鱼呢?

当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黎凡特刺客导师身上的时候,白袍的刺客祖先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

“因为我的祖先不会游泳不会爬树不会开船不会杀鳄鱼。”

似乎有点道理。在场的所有刺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像是为了响应阿泰尔的话,原本恢复平静的水面像是被巨大的神力劈开般,爆发出惊人的响声。众人迎向着太阳的方向半眯着眼睛,在他们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之前,一个比鳄鱼更为庞大的物体被抛上了孤岛。

那是一头正抚摸着头上的肿块嘤嘤嘤痛哭的河马。片刻后,河马像是畏惧着什么的来临,突然装死不动了。

来人赤脚踏上松软的细沙,金色的沙子沾染在他黝黑的脚踝和小腿,就像祭祀时神官们身上描绘的圣纹。随着来人越来越近,所有刺客发现,原来即使不是逆光,其实他们也未必能看得清来人黑黢黢的面孔。而正是因为来人出众的肤色,众人不约而同地明白了一个真理。

黑成这样了,此人一定是我们所有刺客的老祖宗吧。

“你好,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我是你的祖先巴耶克·锡瓦。我精通游泳精通爬树精通开船精通杀鳄鱼杀河马。”

言毕,老祖宗笑了笑,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

阿泰尔感到天旋地转,在慌乱中他突然看到了脚边的羊皮书卷。上面用古老的阿拉伯语这么书写的。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黎凡特刺客兄弟会的最高导师,历史上唯一不会游泳的刺客。作者,马利克·阿塞夫。”



END.
一切活着的生物是介于神和尸体之间的存在。
顶端 Posted: 2017-06-16 15:05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08-17 01: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