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opb/擎蜂】Till The Stars Burn Blue(拆卸 一发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urnotfloyd
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你找到我,我就请你吃饭。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6
腐指数: 115 螺丝钉
能量块: 1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12
最后登录:2017-11-21

 【opb/擎蜂】Till The Stars Burn Blue(拆卸 一发完)


opb-Till The Stars Burn Blue
分级:NC-17
类别:M/M
配对:OptimusPrime/Bumblebee
说明:abo+人鱼au,私设海生人鱼机体只有在发情期ooxx火种融合后才能拥有切换鱼尾与双腿的能力;ooc慎入。



1.

小人鱼Bumblebee把藏在火种源里的星星们弄丢了。
就在每个新年第一天的清晨,初升的太阳探出海平面之前。
今年的阳光如往年一般明亮,落入铁堡地下深埋的圣地无尽之海,为这片幽深寂静的海域增添了几分暖意。待Bumblebee在柔软的水草中翻了个身,慢慢睁开双眼,习惯性地看向安置火种源的那只母贝时,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从海水中感应到它的能量波动——
火种源,失踪了。


2.

这可是一件事关种族生死存亡的大事,Bumblebee一下子吓清醒了。他潜入海底深渊,沿着无尽之海到辰星牧场的道路,翻遍了每一处可能藏匿的石块与水草,却始终没有结果。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晴朗无云,他顾不得给自己引以为傲的明黄色装甲涂满深海蓝藻防晒霜,孤身一鱼躲入浅水区的珊瑚礁丛里,愁眉不展,什么也不想做,连湛蓝的光学镜都失去了光彩。
噢,这真是比昨晚吃的变质牡蛎能量块还要糟糕,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从业不久,却也知道,这次弄丢了关乎族群繁衍生息的圣物,可不再像前几次贪玩误事那样,可以小事化无轻轻放下;也许明天他就会被抓到岸上,直接以渎职罪送进铁堡的监狱进行审判,扒掉身上的装甲在广场上暴晒成一条咸咸的小鱼干……想到这些,一股恐惧的眩晕感笼罩了他。

Bumblebee从白天一直枯坐到落日西沉,退潮的海水在湾区的岩壁上拍打,风烘得他思考模块微微发烫,全然没有了芯情去欣赏身边游鱼熠熠生光的鳞甲。
今天是个好天气,这颗星球上的所有机都在享受生活,他这条微不足道的小鱼却累然危矣。


3.

Bumblebee是人鱼族几百万年来唯一诞生于火种源的神造人鱼。
不同于陆上世界的机口兴盛,海洋机多年来的生育率持续走低,近年甚至出现了机口负增长的情况。
其中,以居住在深海的人鱼一族形势最为严峻。
这个与世无争的族群天性爱好和平,无论AO都是温和良善,与他们柔美绮丽的涂装外观相契合。绝大部分的人鱼都投身于诗画鉴赏、茶艺插花等高雅艺术事业,平日里沉浸于自己的小世界中,少有机愿意花时间去谈恋爱,更别提火种融合造机这种复杂又劳累的麻烦事了。一来二去,人鱼族终于濒临灭绝,众机痛定思痛,决定全族迁徙到靠近火种源的无尽之海边缘,希冀此举能够时刻提醒每条人鱼:快去找对象啊,你这条孤独的单身鱼!
作为代价,守护火种源的重任也落到他们肩上。
对生命之源的看守自是重中之重的议题,除了遍布圣地的古早禁咒外,每任守护者都是人鱼族中万里挑一的优秀战士。
这一任,终于轮到刚刚成年的Bumblebee.


前任守护者Megatron是个异类。
他是条alpha人鱼,战力惊人,不同于同伴们的温柔和善,上来就以凶悍闻名——别说破坏火种源了,他看守无尽之海的那几年,大家都不大乐意路过那边,生怕一个不顺眼自己就被抓过去揍一顿。
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凶残的大杀器居然也会有芯动的那天,跟着一个来海边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偷偷摸摸私奔了。族中长老们痛定思痛,一致认为守护者还是得找个面相老实的听话omega——黄色的机体看起来十分单纯好骗,就决定是他了!
于是,优秀的人鱼族毕业生Bumblebee前脚离开校园,后脚就在匆促之中走马上任,开始独自居住在这片少有鱼至的海底深渊之中。
所幸他生来乐观,一个机为自己带来的趣味也足够多,从来不会觉得无聊。


4.

昨夜里天气晴朗,没有月亮,闷在海底一个月足不出户的Bumblebee早早地出门。他先去Knockout的美容院给自己来了一份全身抛光套餐,又做了一份赠送的海藻香薰SPA,美滋滋地向海面游去。
他熟门熟路地浮上海面,小心翼翼地掏出缩小后的火种源——用随身携带的小贝壳盛装的金属色方体,端端正正地安放到一块露出水面的奶白色礁石上。一颗颗金黄色的细碎晶石从贝壳中飘出来,缓缓悬浮在空气中,越升越高,化作璀璨星辰点缀了漆黑的夜空。


定期放牧火种源中的星辰之力也是他的职责之一。
此时北极星升到头顶,周天流转,斑斓星芒的正源源不断地倾注于这片海域。海风渐止,水面上升起一层薄薄的白雾。
但Bumblebee并没能欣赏到这副美景。
他只是远远地缀行着一艘夜航船,偷瞄着船尾甲板上站着的陆生机alpha,发自真芯地赞叹:
我的普神啊,他真机儿好看。


这些远道而来的船只每个月底都会来远海考察,Bumblebee观察那个alpha很久了,但从来只敢远观,不敢靠得太近,生怕被探测系统捕捉到自己的行踪。
恒星过于炽烈的光照会让海生机体燥热难忍,他极少在白天出门,就挑在凉爽的傍晚浮上海面。西方的天空落日正缓缓下沉,天边失去繁星点缀,玫瑰紫的夜幕显得空旷又寥落。
被他窥视着的机浑然不觉,就站在船尾的阴影里吹风。
高大的机体,黑暗中愈发光彩夺目的红蓝色火焰纹饰涂装,一丝不苟的站姿——只是视线漫无焦点地落在前方的海面上,像海风般飘忽不定,不知所想。
他满足了Bumblebee对陆地世界的一切幻想:繁华,强大,神秘,触不可及。
劳累了一天的小人鱼盯着自己的芯上机,享受着海浪轻柔的安抚,cpu的运算速度越来越慢。他眯起光学镜,想到自己好几次在晒星星中途溜号,从未出过纰漏,这次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于是放心地蜷在礁石上睡着了。
但意外之所以称为意外,正因为它总是不打招呼,仓促而至。


5.

岸边的剧院钟敲数下,一幕话剧终场,Bumblebee一惊,跃入水中。
他远望着岸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商贩沿街叫卖,情侣携手说笑,游客不断按下相机的快门,幼生体们在水边追逐嬉笑,兜售抹茶冰淇淋与甜蜂蜜酒的小推车翻倒。
天色正在转暗,阴云从东边的天空涌起,浑浊如未滤的薄酒。
也许火种源连带着里面的星星一起滚落进海水里,涨潮时冲到了岸上,被浅海的渔民与鱼群一起捕捞走了?一旦起了这个念头,心中的预感就愈发强烈。
他得去陆地上碰碰运气。


6.

Bumblebee找到他的朋友,在另一片海域的警卫队工作的Barricade,想知道从哪里能得到让自己的鱼尾变成双腿的药剂。
忙碌的警官先生听完大笑:“我的小蜜蜂,碳基们的美人鱼故事已经阻塞了你的思维模块。”
他随手拉开了办公桌角落的桃花心木抽屉,拿出一瓶贴着粉色标签的神秘能量液递过去:“喏,你用得到。”
Bumblebee开芯地道谢,看着瓶子上闪闪发光的「长效避孕药」标签,脸“唰”地一下通红:“等等,Barry……你是不是拿错东西了?”
Barricade把东西塞进他手里,一脸严肃地握住小人鱼柔软的双手:“像你这样的纯情小鱼我见得太多,说着去陆地上见见世面,结果被那些花花肠子的陆生alpha们骗得团团转,甚至搞出机命来——上头乐见其成,根本不会管这些情感纠纷,就当曲线救国促进机口增长了。”
Bumblebee震惊:“搞、搞出机命?”
Barricade眼神向下扫过他平坦的腹部外甲,意味深长。
“可、可是,”Bumblebee语无伦次地解释,“我只是想要能在地面上行走的双腿。”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那不就得了?”Barricade恶狠狠地在烟灰缸里捻灭了手里的烟,“你知道人鱼发情期内在生殖舱内×孕育火种的几率有多高吗?没发现去Konckout那里做产检的单身人鱼妈妈越来越多了吗?”


警官先生想想不甘心,又添了一句,“陆地上十机九渣,玩够了早点回来,男朋友欺负你就告诉我,叔叔把他焊到海怪深渊的悬崖上去。”
“……”Bumblebee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将瓶子和几个安全套放进收纳贝壳里,觉得自己的面部装甲快要因过热而融化了,甚至连光学镜片上都起了一层朦胧水汽。
他局促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但是,Barry——你还没告诉我,要怎样得到陆生机那样能够直立行走的双腿呢。”
Barricade终于沉默了。他俯下身,试探着将手掌按到Bumblebee颈后,不轻不重地摩挲了一下。
一股异样的电流由指尖流窜而出,由他的后颈线路钻入,霎时在四肢百骸中扩散,收紧了他全身的敏感电路。Bumblebee吃惊地后退几步,捂着刚刚被触碰到的地方:“你做什么?”
那双纯粹清澈的光学镜让Barricade有片刻的失神。他掩饰性地捏拳按在唇边轻咳一声,喃喃自语:“单身处机……我早该想到的。”
“过来。”乐于助机的警官先生在桌前坐下,冲小人鱼勾勾手指,“叔叔告诉你该怎么做。”


……
直到冲出Barricade的办公室几千米,Bumblebee脸上的温度才稍微降下来一些。
他摸摸腰间的收纳贝壳,开始后悔昨晚的麻痹大意了。


5.

小人鱼坐在每个月晒星星的那块礁石上,装药剂的瓶子从一只手抛到另一只手,浅蜜色的尾鳍百无聊赖地拨着水花。
远处半个夕阳浸入地平线,水天相接的部分镀着一层金箔。航船上的灯火开始次第点亮,与暮色交织着一齐落入水中,被映照成与尾鳍同色的碎浪从空中渐次坠下,翻滚如游鱼。
Bumblebee想到Barricade给自己做的生理知识科普,心底充斥着未知的迷茫与忐忑;他没有料到,行走的代价竟如此之大。
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如果陆地上没有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怎么办?


他将手里的瓶子举到额边,透过晶莹的液体注视着不远处船尾上伫立的高大机体。船帆鼓胀,遮挡了部分灯光,充满力量感的装甲线条,蔚蓝深邃的光学镜片,被折射成玫瑰色的火焰涂装依然耀眼,仿佛在海中炽烈燃烧起来,随晚风一路卷入他眼中。
他们的视线不期而遇。
Bumblebee看见他支开了身边的副官,又向自己的方向靠近了几步,试探地招招手。


银鱼游出群居的草丛,海蟹离开水面爬入隐匿的沙丘,灯火通明处传来宴饮的器乐与酒水泼溅的声响,提琴的舞曲已经开场。
小人鱼毫不犹豫地仰头,将瓶中液体一饮而尽。
从午时开始的晕眩感再度席卷全身,那种窒郁在火种舱内盘桓不去的热度依旧未褪。


7.

Optimus Prime是被Bumblebee迎面扑倒在甲板上的。
这条人鱼和他的认知很不一样。


他在文艺之都哈蒙内克斯见过不少从事演艺事业的人鱼成员,对这个族群善良温和的天性亦有耳闻。他们从来都是美与优雅的化身,周旋于花丛锦簇之中,就连交谈时都是轻言慢语,仿佛高声一些都会吓坏这些精致的普神造物。
登船之前,下属们在闲谈中偶然提及,这片海域居住着世代守护无尽之海的人鱼,因而所有船只经行此地都是风平浪静。
但从来没有人见过他。


Optimus原本并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却在见到那只明黄色机体的小人鱼后改变了主意。
夕阳终于沉入天际线以下,船上的灯火映入他湛蓝的光学镜中,宛如波澜浩淼,落日熔金。
——如果这颗星球上真册存有守护火种源的神使,就该是这副模样。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只小人鱼绕着船边焦躁地游荡了一圈,仿佛苦恼于如何登船。Optimus好心地放下了舷梯——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鱼尾能帮助海生机们很好地在水中游曳,上岸却寸步难行。Bumblebee凭借着手臂力量攀上了船舷,扫视甲板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旁观的领袖身上。
然后鱼尾在甲板上借力,纵身飞扑。


Optimus下意识伸手去接,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倒在地。已是青年身量的人鱼整个儿趴在他身上,双手撑在他胸口,大而明亮的光学镜故作凶狠,湿淋淋的鱼尾却无辜地缠绕着他的腿部装甲,尾鳍轻轻柔柔地扫过他的前挡板,一下又一下。
冰凉湿滑的金色鱼尾由一层柔韧轻薄的金属鳞甲覆盖着,颜色清浅,几乎透明,不得章法地沿着对接挡板的缝隙游移着。


有那一瞬间,从人鱼身上散佚出来的致幻气体让Prime误以为这只小海生机要吃了自己。
如果不是对方同时散发出的omega信息素香气——与他们捕猎对手时所释放出的致幻气味极为相似,却略有不同——Optimus察觉到自己几乎是瞬间有了充能迹象的输出管,看着眼前这只进入发情期的omega小人鱼,陷入了苦恼。
……好吧,不算误解,反正也没差。


Optimus的肢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只能纵容这只成年不久的小人鱼闹腾,像个刚刚得到大玩具的好奇幼生体一样,对自己上下其手。
他躺倒在甲板上,开启能量置换系统,等待将注入体内的人鱼毒素全部释出。


8.

宴会已经开场许久,鱼贯而入的侍者们将环绕大厅的全景窗打开,喧闹的空气一下子涌了出来,洁白的窗帘高高扬起复又落下,飞舞如船帆。除Optimus之外的所有人都聚集在灯光下享受音乐与佳酿,没有人会来漆黑的甲板上寻他——新任领袖不喜嘈杂是个公开的秘密。


Bumblebee并不清楚这些条条框框。他只是本能地觉得这个陆生alpha好看也好闻,是个优质的交配对象,如果能火种融合那就更好不过了。
于是在信息素的怂恿下,他迎男啊呸迎难而上,以迅雷不及掩音频接收器之势登船,并决定要将对方牢牢地抓在手心,既要得到他的机也要得到他的芯!
圣地守护机的火伴呢,听起来就很高端,他一定会喜欢的。
只是没料到alpha的信息素有这么大影响力。他甫一登船,就被对方身上那种裹夹在海风中的木质香气击中了火种舱。
檀木,栎树,还是雪松?
那种从坚实的地面上茁壮生长,静默无声,直指天空的巨木香气。


上一秒他的cpu还在正常运算,下一秒思维就出现了大段大段的卡滞。潮水般的燥热一阵阵从火种舱的位置涌出,很快以燎原之势席卷全身,冲击着他每一处知觉尚存的线路。
成年后的第一次发情期,来势汹汹,久缚的野兽终于冲破牢笼。
Bumblebee刚出校园就去了无尽之海,生理方面的微末所学仅仅来源于课本与Barricade的只言片语,这种陌生的痛苦于他完全是崭新的体验。


待他紊乱的系统重启再度上线,两人已经调换了个位置。
他正孤零零地蜷缩在甲板上,那个alpha活动着自己的肢体,然后俯下身,抓着鱼尾将他倒提了起来,上下抖索。
???
收纳贝壳从腰间摔落,Barricade塞给他的安全套哗啦啦全掉在alpha脚边。
“原来是有备而来。”
Bumblebee绝望地捂住脸。他本想给交配对象留一个好印象,让他知道选择他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自己并不是一个轻浮的机……现在,全完了。
说好的梦幻公主抱呢,这绝不是AO相见的正常打开方式!
“先生,你的alpha基础礼仪课一定学得稀烂。”
Bumblebee被抖得平衡仪上下颠倒,他试图挣脱钳制,再揍得这个机面兽芯的家伙满地找面甲。Alpha轻松躲过他的攻击,一掌拍上他后挡板:“别闹。”说着一把将他甩到肩头,坚硬的肩甲磕得小人鱼痛呼一声。
“只是例行检查有无携带武器。小家伙,你太调皮了,Prime要好好教育你。”


9.

昏暗的室内剥离了白日暖意,还散发着松木晾晒架的味道。室外澄黄的灯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幕墙射进来,刺目的亮度被削去了几分,只余一地朦胧的薄金。
Optimus反锁上卧室门,将他扔在充电床上。
被颠了一路的Bumblebee有些头晕,兀自仰躺在床上天旋地转:“Prime,如果你能对omega再温柔些,也不至于沦落到单身400万年。”
哈,铁堡著名的大龄剩机,整个塞伯坦都知道。
“不要和大人嘴硬,坏孩子。”
Optimus垂下头紧紧地盯住他,“我知道你现在想要得都快哭出来了。”
才不。
Bumblebee很想坐起来,他的自尊芯驱使他将自己的拳头贴到领袖的脸上去,推倒他,占有他,大声宣告自己才是这场情事的主导者。但暂时下线的逻辑模块告诉他不要想太多,自内而外的热度将他的中枢线路蒸成乱糟糟的一团,冷凝液沿着机体线条不断滑落,仿佛连彼此之间暧昧的空气都被点燃。




一只没有接受过抵抗训练的人鱼,在步步紧逼的情欲与对手面前,唯有溃不成军。
于是他主动缠了上去,伸出柔韧修长的手臂,搂住了Optimus的脖颈。
Optimus温度偏低的机体取悦了Bumblebee,他将自己的唇献上,在接吻间隙中闷闷不乐地嘟囔:“比起实话,我更宁愿你说一些花言巧语哄我开心——尽管我的朋友说,alpha在床上说过的话半句都不能信。”
Optimus惊讶于小人鱼的火热主动,他一手抬起Bumblebee的下巴与之唇舌交缠,另一只空余的手摸索着装甲上的卡扣。海生机体的卡扣位置普遍较为隐蔽,但仍是轻轻松松地被解开了。
Bumblebee仰起头,后退稍许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一脸神色复杂:“技术老练,果然是老司机了。我朋友说,技术好的alpha往往不专一。”
Optimus有些头疼:“……你就当我是和充气娃娃练的吧。”




他三两下剥除了Bumblebee身上那些色彩明亮的装甲,压制住他意欲挣脱的双手。
“又要做什么?”Optimus不悦地瞪视着这个多动症青少年。
“你的……腿甲,压到我尾巴了。”Bumblebee委屈地喘着气,哆哆嗦嗦地试图缩起自己的尾巴,“他渣的,你再动一下,我敢说我的尾巴就要断了。”
Optimus:“……”
他尴尬地将人鱼脆弱的尾鳍从自己腿下解放出来。
冰冰凉凉的鱼尾一下子被小人鱼抱进怀里,蓝莹莹的光学镜里漫起了控诉的意味:
“我朋友说了,粗鲁的alpha……”
Optimus有些想打死这位陌生朋友了。
“知道我讨厌什么机么?”
他解开胸甲,俯下身膝行向前,低声道:
“那种话很多的。”
他将左手的枪扣到Bumblebee颈边,枪口冰冷粗糙的触感在滚烫的颈部传感带上划出一枚枚颤栗。
“此时此地,只有你,和我——就算把你做成刺身,你的朋友也不会出现。”
聒噪的人鱼终于噤声了,亮晶晶的光学镜闪烁了几下:这是他紧张时惯有的小动作。




Optimus抓住他的后颈,将他拎过来,然后放肆地吻他,舌尖撬开他的牙齿,一寸一寸地探寻。他们靠得极近,低沉的笑声轻轻拂过小人鱼耳畔,炽热的雄性气息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慢慢融化。
“比起那位可有可无的朋友,我对你更感兴趣。”
从Bumblebee登船那刻起,一种独特的甜香就开始在四周绵延,挑战着他作为Prime的自控能力。眼下这种热烈愈发浓烈地肆虐在唇齿之间,诱他深入。
人鱼不甘示弱地回吻他。
柔软的金属舌,流入口中的清凉味道,掺杂着洋流的苦涩,回味起来却是甘甜;只是技巧拙劣,一如他的脾性,青涩生硬。
他们仿佛是为了报复彼此而非因信息素滚到一起,丝毫不肯向对方示弱,肢体交缠,以力相搏。




Bumblebee张开嘴想换气,却被抱起背对坐在Optimus双腿上,冰凉的枪管上行,前端探入口中,从敏感的唇瓣上重重碾压过去。他闷哼一声,察觉到冷硬的金属已经捅入口腔,极富威胁性地压迫着舌面,从喉间传感元件涌上的干呕感一阵阵掠过后脑高速运转的cpu。
“乖,舔我。”Optimus紧锁住他的咽喉,轻声诱哄:“待会儿能好受些。”
他们体型差距甚大,对他而言纤细的枪管就足以塞满Bumblebee的口腔。Optimus不住转动手指,以枪身撬开这只小人鱼精巧的嘴,枪管在柔软的嘴唇包覆下翻搅抽插,留下一阵轻微的刺痛和暧昧的水渍。
在这种窒息的折磨下,Bumblebee口中不断漏出轻微的喘息,不同于主人的勇敢无畏,他稚嫩的舌头与嘴唇柔软而羞怯。忽明忽暗的光学镜半阖着,无法闭合的双唇已然扩张到极限,被迫吞吐着粗大的异物,透明的电解液正从嘴角不间断溢出,沿着下颌蜿蜒而下,淌得Optimus满手都是,泛着淫靡的水光。
他将手指上的电解液悉数涂抹到Bumblebee的嘴唇上,枪管从中抽出,分离的部位牵出一条银丝——小人鱼下意识地追随着枪口,皱着眉头咬了一下。
Optimus只觉某种不可言说的热度自下腹升腾而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占有Bumblebee的冲动。
他捻捻手指上残留的水迹,内部线路中塞伯坦人生来英勇好战的因子完全兴奋起来,名为征服欲的情感烧红了他的思维模块。
够了,他早就硬透了。




“老实说,你躲在礁石后面的时候,我就硬成了大口径SIG。”Optimus低下头,齿尖舔咬上他颈肩的主电路,手中的枪支一路下行,“人鱼安土重迁,从不轻易来到海面——告诉我,你为谁而来?”
坚硬粗糙的枪柄抵住下身布满传感器的鳞甲,危险地在后挡板外来回蹭动。Bumblebee惊慌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并不排斥这种亲密接触,反而颇为享受;他想要收起自己的尾巴,但Optimus先一步不容抗拒地将他制住,被完全激起情欲的alpha力气之大,先天的体型与性别劣势使他不得不被迫以这个柔弱的姿态,整个被抱坐在高大的机体怀中。
Optimus以手掌托起他的臀部,手指探入鳞甲下未被覆盖的精细线路,来回摩挲。
近乎凌辱的待遇让Bumblebee羞耻得无地自容,愤而还击:“总之不是为你——Prime,你才没那么大口径。”
“你可以亲身体验。”




他的一条腿支撑在床榻上,膝盖另一条腿轻轻松松地将Bumblebee整个人顶起。如此一来,omega全身重量全部倚在膝盖上一点,早已潮湿的后挡板根本经不起这种富于技巧的撩拨手段,不断有粉色的次级循环液从接缝处渗出,顺着颤抖的尾部淌下。
Bumblebee惊慌失措地挣动起来,他想要逃离,却被拽住尾尖拖回原处。发情期敏感脆弱的尾鳍根本经受不住这种程度的粗暴对待,后挡板重重撞击在Optimus膝盖上,强烈的刺激感裹挟着电流脉冲一路扩至全身。
他忍不住呻吟出声,旋即恼怒地锁紧了面甲,以防更多令机脸红芯跳的声音从自己发声器中吐出。
“别这样,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
Optimus恶意地以膝盖摩擦他的下体,双手在年轻的机体上四处游走,细小的电流时不时在敏感的传感元件上噼啪作响。小人鱼的下身早已湿透,后挡板被拆下,他最为私密的部位正源源不断地淌出润滑剂来,将穴口的保护叶片浸泡得发亮。
崭新的对接口,密布着银色的精巧纹路,湿润反光。
他将手指侵入幽长紧致的所在搅动一番,察觉到内里的金属导管温热绵软,柔顺地吞吐着他,发情期散佚出的信息素已让omega为容纳他做好了充足准备。
“你的活最好干得不错,”倔强的人鱼输机不输阵,在大口喘息的间隙里对身后的机哑声道,“否则就从我身上滚下去,换我干你。”
Optimus正在打开自己前挡板的手突然顿住,转而将枪管危险地抵在入口处。
“胡言乱语,Prime是真的要教育你。”
“祝你学习愉快。”
话音未落,没有任何预兆的,枪管前端抵入Bumblebee身体,随即尽根没入。




人鱼一声惊叫堵在发声器里变了调,死死咬住下唇,光学镜也在瞬间黯淡。
Optimus抓起Bumblebee头顶敏感的情绪角,毫不留情地咬住他喉部的金属骨骼。利齿刺破藏匿于重重保护之下的信息素模块,将alpha信息素瞬间注入,污染了他的猎物;与此同时,插入他身后的枪身缓慢而坚定地碾磨过内壁敏感的软金属,直入金属甬道深处。
深入金属骨骼的伤口不断冒出星点火花,Bumblebee的呻吟中夹着破碎的泣音,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更多。他还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湿滑的鱼尾缠绕着Optimus腰身,挣扎着却又无法反抗,似推拒,又似隐秘的邀请。
恍如灵魂深处蒸腾起来的情欲,已经将他灼烤得如同烈日下动弹不得的鱼,仿佛血液已经蒸发,每根干燥的血管都在哀鸣。
“SIG的P130七代军用,纯金属精制枪身,标准口径9mm,武器大师Ironhide在就职典礼上送我的小礼物——老师希望你能喜欢。”
强烈的信息素释放在空气里,愈发浓郁惑人,催动交缠的二人渐渐意乱情迷。
气喘吁吁的Bumblebee浑身湿透,湛蓝的光学镜片被能量液沾染,在一片水汽迷蒙中影影绰绰。他向来遵从自己的本性,诚实面对体内叫嚣的淫欲,随着Optimus手上规律的动作,年轻机体清脆悦耳的呻吟一阵阵溢出发声器,空气置换系统喷吐在Optimus颈侧的气流急促灼热。
冰冷的枪管已经无法满足他,发情期omega迫切需求被alpha充实的生理渴望充塞着他的思绪,再无法抑制。




“满足我。”
Bumblebee难受地将额头抵在Optimus肩甲上,指尖停留在alpha已经滚烫的前挡板,轻若蚊蚋的气声吹进alpha的音频接收器里。
“除非你有输出管充能障碍,老师。”




操。
Optimus在心底大骂一声,理智下线,他再也受不了这种充满暗示的挑弄,直接扯掉自己的前挡板,将这只作死不止的小人鱼压倒在身下,用膝盖将他压得动弹不得。
“你刚才说我什么?”他俯下身贴着Bumblebee耳语道,欲火中烧,“输出管功能障碍,嗯?”
被他扼住咽喉的小人鱼委屈地发出一声呜咽,他听不清,但那并不重要。
“恐怕你需要一个长期的教程,”他继续贴在他音频接收器边,就像一个真正循循善诱的教师那样温声教训道,“直到学会如何做一个老实的omega为止。”




沾满各种能量液的黏湿鱼尾被缓慢而坚定地折起,枪管抽出,不待Bumblebee完全反应过来便将自己完全锲入。
Bumblebee察觉到他的入侵,已经探入到手指与枪管无法触及的深度,这让他觉得恐惧。在陌生的陆地上,与一个陌生的陆生机,发生最为亲密的关系——这大胆的行径荒唐到甚至令他自己咋舌。
从未有过的疼痛与快感交织着铺天盖地般袭来,预先做好了芯理准备的Bumblebee仍是浑身一软。大量渗出的清洁液模糊了他的光学镜片,萦绕在鼻端的浓稠alpha气息使他呼吸困难,不可自抑地大口喘息着。坚硬的部件直抵他次级燃料箱底部的垫片,搅弄着他对接管道内部的敏感节点,潮水般的电流脉冲向中枢神经袭来,快感与痛苦的狂乱接踵而至。
明黄色的机体沁出点点细密的冷凝液,泛出蜂蜜的光泽,自头顶一路蔓延至尾尖。
Optimus感受着Bumblebee体内的炙热湿滑,暗自惊讶这种野性难驯的小怪兽身上竟然也有如此柔软之地。湿软的金属内壁裹住了他的下身,完全契合他的形状,多余的循环液随之喷溅而出,被挤出的液体沿着湿淋淋的尾部线条淌下,场景隐秘而煽情。




“该死,你真是太紧了……小处机。”他尽量放缓速度,看见Bumblebee脖子上收紧的线路脉络,知道这个固执的小家伙因为这一句又开始别扭了。
他以手捞起Bumblebee的脖颈,然后沿线条分明的后颈滑下去,来回轻抚舐咬着人鱼的肩和脖颈。
“告诉我,你叫什么?”
他拉高他的腰线,小人鱼被迫跪起身,然后抬高臀部,于是Optimus得以进入更深。
“B…Bumblebee.”
快感紧缚着他们,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Bumblebee.他恍然想起,无尽之海的守护者,就是这个姓名。
仿佛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下一秒他就会在铁堡的办公室醒来,回到他无止境的工作、看不完的文件里去,按部就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只人鱼,扑进他怀中的热度和无穷无尽的欲望之渊,梦中曾拥有过的一切甜蜜妄想都不存在。
Optimus跌入湛蓝深海的漩涡中,看见了自己在他光学镜中的倒影,一个自矜的领袖,一个孤独的alpha;身下是他所征伐的猎物,他的omega,他的Bumblebee。
无尽之海纯净的守护者,在罪恶的欲望中浮沉。
——吞没他,杀死他,让他窒息,让心底压抑已久的绝望得见天日,随便怎样。




他俯下身与他紧密贴合,开始大幅度冲刺。Bumblebee在剧烈的冲撞中起伏,冷凝液沿着背部微晃的门翼甩落,屈起的浅蜜色长尾被拉起搭到Optimus肩甲,绷得笔直,骤然收窄的腰线被Optimus握在掌中。
他将手掌覆在Bumblebee的额上,迫使他仰起头,然后野蛮地亲咬那双嘴唇,感受着同样凶狠的回吻。
人鱼热情地绞缠着金属柱身,有节奏的收缩愈发卖力,大量的冷凝液汇至腮边滴落,在脸颊上流淌过的水渍会让人误以为他在无声哭泣。翘起的臀部不自觉地扭动着,迎合着身后的抽插,更多的冷凝液聚集在深陷的腰窝,在黯淡的光线下显出蜂蜜般的璨金色。
Optimus知道自己濒临发疯边缘,他俯下头,将嘴唇抵在了Bumblebee的背上,沿金属脊柱的部位一寸寸亲吻啃噬下来。
寡淡苦涩的冷凝液着他的味觉传感元件,他像普神最虔诚的信徒一样,温柔地触碰他。




“我听说,圣地的守护人鱼会给每个靠近他的塞伯坦人带来好运。”
Bumblebee迷乱地发出沙哑的呜鸣,发声器无法组合出连贯的音节。
并不是。
Bumblebee无力下垂着的门翼抵在他胸甲前,撞击,摩擦,痉挛,任由机体被变本加厉的电流脉冲挟裹着不断堕落,只得呻吟着咬住对方横亘在眼前的手臂。大颗大颗滚烫的冷凝液直砸落在发情期敏感的机体上,外部的冷凝液因着内部散发出来的高热不断蒸发,来不及化作白雾的便混合着满身滚烫的能量液流淌。
幸运人鱼只是传说。
Megatron就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好运,靠近他从来只能收获不间断的愤恨和不幸。
“我们已经足够近——祝福我吧,就像祝福我们终将拥有的小火种那样。”
他的接口已经完全扩开,因着欲望紧紧含住Optimus的炙热坚硬,隐秘处水光泛滥,不断吞吐,金属拍打的淫靡水声回荡在安静的卧室里。




房间逐渐升温,走廊上的风将窗帘卷出窗外,不远处的宴会仍没有结束,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传到这间卧室里只剩一片白茫茫的噪声。高纯在杯中摇晃,刀叉与餐盘交响,舞步曳地,人群尖叫,如影随形的黑暗在他们头顶荡来晃去,他们所在的玻璃幕墙边随时可能有别的机子经过。
但他们无所畏惧。
Prime如此年轻,Prime正直宽和,Prime战无不胜。当他望入那双湛蓝光学镜的时候,全然无法想象一个更好更甜美的未来——
只要Bumblebee一直跟着他。
他是普神赠予他的礼物。




离水的人鱼趴在床上,神魂涣散,双颊滚烫,像个娼妓一样摇摆着尾部,只想索取更多。在Optimus的猛烈撞击下他忍不住开始走神,周天旋转的星盘,火种源的预示,永远走不到头的无尽之海,寡淡无味的海鲜能量块,按部就班的人生……
还有Megatron和Starscream.




他想起无数个披星戴月的夜晚,那条有暴力倾向的人鱼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讲述,爱情,自由。他看他离开隐居的深渊,追逐想要的一切而去,从不停留。
这对苦命的伴侣曾被残酷的议会分隔,现在他们从大海的两端奔向彼此,飞鸟从夜空坠落,人鱼浮出海面。
天空与海的相遇,他们并肩战斗。
他想起震耳欲聋的炮火炸裂声响,硝烟弥漫之中,那架小飞机热切滚烫的光学镜,在那个夜晚燃烧得如同烟火。那种几乎让他的火种随之震颤的色彩,简直要让Bumblebee相信,即使他们再于不同的地点相遇一万次,即使议会再拆散他们一万次,那条霸道固执的人鱼依旧会像第一次一样,毫不犹豫地爱上他。
无数人鱼诅咒Megatron背叛族群的火种永无宁日,却全然没有想过,在他们自由行走在阳光下的时候,他们的守护者,却在光线暗弱的寂静深渊中沉沦千百万年。光怪陆离的片段不断从记忆扇区剥离闪现,Megatron的通缉令,葬身大海的Starscream,几百万年漫长的独居生活,无尽之海,铁堡,象征“光复与自由”的议会……
Bumblebee听见Optimus粗重的喘息声在耳边鼓噪着,舌头深深地探进口中,几乎让他喘不过气。如第一次出无尽之海来到浅海的辰星牧场,自晦暗幽深的海底飞上温暖明亮的云端,被洁白的日光笼罩周身,睁不开眼。
“Bee.”
Megatron第一次浮上海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吗?
空荡荡的失落感与恐慌涌上芯头。他像个幼生体那般手足无措,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深处发生了某种羞于启齿的变化,更私密的内在正在向这个alpha敞开,被掩藏的柔软内在一夕曝露人前。
他愿意接受我吗?他也如Megatron追寻Starscream那样痴迷我吗?




Optimus听见Bumblebee啜泣的声音,没有犹豫,当下一鼓作气冲了进去,将他的小人鱼钉在欲望的耻辱柱上。繁殖舱内壁更为柔软细腻的金属紧紧地包围上来,盛情地挽留着他,Bumblebee忍不住哽咽。
“不……我不要双腿了,我想回去。”
冰凉的清洁液不断涌出,沾湿了手掌下那张稚气的小脸。Optimus安抚性质的热吻如雨点落下,吻去他所有潮湿的恐惧与不安。
他如对待珍宝般触吻着他的光学镜,极尽温柔与虔诚。
“不要怕,Bee.”
他打开了自己的火种舱,孤独燃烧了上千万年的荧蓝色的火种正兀自跃动着,倒映在彼此眼中。
“请接受我……”
空气中弥漫着属于Bumblebee独有的清甜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的撩人,侵入火热的胸腔。他的小人鱼跨越整个无尽之海的距离,只为他而来,两颗同样孤寂的火种在此地互相靠近,互相吸引。
自浩淼汪洋,落入他的怀抱。
Bumblebee柔顺地趴伏在他肩头,小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因刚才的哭泣还在不住抽噎着。
“Optimus.”
受到鼓励的领袖喘着粗气,终于进入最柔软的深处。Alpha的输出管变得更加炽热滚烫,顶端逐渐膨胀起来,一股股热液拍打在omega从未被开拓过的体内。陌生的感觉刺激得Bumblebee头皮发麻,轻声尖叫起来,甬道急剧收缩,指尖深深陷入Optimus宽厚的背部,留下数道鲜红的抓痕。
看着Bumblebee逐渐黯淡下去的光学镜,Optimus芯头突然涌起一种罪恶感——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




入夜的船只熄了路灯,只有宴会大厅里依旧笙歌燕舞。热烈的欢呼从远处爆发,甲板上传来杂乱的拍子,提琴,鼓点,长夜漫漫,人们的舞蹈还在持续。午夜海风渐息,垂落的窗帘挡住了灯光,床头挂着一副涂抹了星光的水彩画。
密簇的路灯如同星盘,从Optimus的角度看Bumblebee,室外灯光渐渐远去,那个遥远世界仿佛是倒映在他光学镜中的星河。
他们同时抬头望向头顶的天空。
视线穿过清晰的玻璃天窗,彤云散去,密集的星群正睁着精神的眼与他们遥遥相对,天空之城灯火璀璨。
闪烁着微光的小方块从虚空中落出,掉进Bumblebee手中。
“我的旅程到此终结了。”




他们十指相扣,双唇密不可分地牵绊在一起。夜风绕过二人交缠的脖颈,卷着来自深海的沙砾与细盐,与那些关于星辰的誓言一同模糊在唇齿间。




如果你一心要爱我,请只是为了爱的意念;就像从来只为我而来。
——长久地爱我如深海。




—The end—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擎蜂 OPB 大黄蜂 擎天柱
He is all dressed up and nowhere to go.
顶端 Posted: 2017-10-23 20:10 | [楼 主]
barricake
“我们相爱了九百万年。”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9
腐指数: 55 螺丝钉
能量块: 5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8(小时)
注册时间:2017-08-19
最后登录:2017-11-05

 

大哥你居然是这样的大哥!!好yellow!!!///////▽/////////
开头就很带感了!设定相当好吃!为您打call!
不过大哥////真的 颠覆对大哥的印象!!/////
Decepticons,transform and raise up!
Autobots,transform and roll out!
顶端 Posted: 2017-10-28 22:45 | 1 楼
urnotfloyd
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你找到我,我就请你吃饭。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6
腐指数: 115 螺丝钉
能量块: 1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12
最后登录:2017-11-21

 

啊 不太会用论坛
[ 此帖被urnotfloyd在2017-11-01 19:51重新编辑 ]
He is all dressed up and nowhere to go.
顶端 Posted: 2017-11-01 19:42 | 2 楼
urnotfloyd
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你找到我,我就请你吃饭。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6
腐指数: 115 螺丝钉
能量块: 1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12
最后登录:2017-11-21

 回 1楼(barricake) 的帖子

哈哈哈一直觉得大哥太直男太端正,bee又听他的话永远大哥第一棒,这样的两个人要滚到床上去真的是很难呐【喂】
He is all dressed up and nowhere to go.
顶端 Posted: 2017-11-01 19:52 | 3 楼
夕暮れ
「薄暗い光、嗫く虫鸣り、その夕べ色を...」
级别: 初级拆装许可


精华: 0
发帖: 74
腐指数: 2700470 螺丝钉
能量块: 400186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0-31
最后登录:2017-11-17

 

(๑´∀`๑)超好吃!有bee的地方就有我!不过比起电影大哥和bee觉得楼主写的性格更像08版,那个会发出精污笑声脾气不小的可爱小prime,还有永远致力于作死的话痨贱贱蜂。总之一本满足!所以这是一个火种源前线保媒的故事吗,第二天早上bee就会变成星巴克的双尾人鱼了吗x。世界观好有趣,楼主要是能接着写就好了。
顶端 Posted: 2017-11-02 04:53 | 4 楼
urnotfloyd
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你找到我,我就请你吃饭。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6
腐指数: 115 螺丝钉
能量块: 1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12
最后登录:2017-11-21

 回 4楼(夕暮れ) 的帖子

双尾人鱼还行2333 因为是架空,写的时候就没有特意去在意宇宙线,实在太喜欢mov机设了所以会有所偏好( ˃᷄˶˶̫˶˂᷅ )但是08的大家也都好可爱,简直是系列作品中的一股泥石流hhhh
He is all dressed up and nowhere to go.
顶端 Posted: 2017-11-02 08:58 | 5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10: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