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擎蜂】Grapevine Valentine(架空 短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urnotfloyd
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你找到我,我就请你吃饭。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6
腐指数: 115 螺丝钉
能量块: 1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12
最后登录:2017-11-21

 【擎蜂】Grapevine Valentine(架空 短篇)

分级:PG-13
类别:M/M
配对:Optimus Prime/Bumblebee
说明:现代架空 拟人





晚上八点。酒吧正是一天里难得的清闲时候,零星几个客人随意坐了,安静的音乐在不甚明亮的空间里缓缓流淌。
Bumblebee靠在吧台后,手里举着酒杯,今晚第32次漫不经心地擦拭着,伪装出专心工作的模样。不能怪他消极怠工,因为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一切都不太寻常。
一位奇怪的客人——眼下他正坐在吧台前,一语不发——Bumblebee甚至摸不清这人是来干嘛的。半个月来每晚七点半准时出现,风雨无阻,点一杯Cuba Libre并点名要求他作陪。Bumblebee不是没有委婉地拒绝过,表明自己普通调酒师的身份,那人便不再纠缠,只是一脸兴致缺缺的模样,也不去找别人,兀自撑着头发呆,连Bumblebee送到眼皮底下的酒杯也懒得碰,提醒了才啜一口。
所幸此人酒品甚好,不声不响,每每在杯中液体见底时才会在那双澄澈的海蓝色眼睛中看到若有似无的水光,也许是昏暗的灯光所致,很快又隐匿回自眉骨洒落的阴影中。
Bumblebee曾试探给他开了不少价值不菲的红酒,对方由着他搞小动作,偶尔就产地发表一句不超过七个字的简短意见,惜字如金。临近午夜时分就扔下几乎没动过的瓶子结账走人,毫不含糊。
出手阔绰的年轻金主,愿意作陪的男孩有如过江之鲫,他却铁了心要在吧台扎根,不得手不罢休。在这里工作了不短的时间,Bumblebee无法否认,纵使是自己见惯了各路赏心悦目的容貌,眼前这位仍是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更何况是被那双若有所思的深邃眼眸注视着,举止之间不自觉地沾染上些许未曾觉察到的暧昧色彩,视线圈定活动范围,他被紧缚得透不过气来。
夜夜如此。一开始Bumblebee还有点被包养的局促,做久了这一行,再是没有眼力劲也该看出来对方对他的志在必得;可惜这个捉摸不透的男人,让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也铩羽而归。





Optimus Prime.拗口的词汇卷入舌面,Bumblebee舔了舔嘴唇,上班期间禁止饮酒,但老板明确暗示了“特殊情况除外”,这个名字就伴着深色的液体一起吞入喉间。
他的目光落在Optimus倏然亮起的手机屏幕上,“电话?”
Optimus费力地从臂弯间抬起头,迟疑了片刻,慢悠悠地伸长手臂挂掉电话,“现在是下班时间,谁都别想打扰我。”他用好像第一次来这里的陌生眼神扫视一圈,漫无目的地打量着酒吧里光影交杂的人群,发出了类似嗤笑一般的气声。
他回头看到了Bumblebee,喃喃自语:“……谁都别想。”
Bumblebee好脾气地顺毛:“行,谁都别想。”
贴身剪裁的制服,身后镜面影影绰绰,倒映出调酒师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挺拔身姿。包裹在黑色长裤下的颀长双腿,系带束出的窄腰,流畅的线条一路蔓延到裸露的脖颈处,。酒吧本周主题大概与兔子有关,他的小兔子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咬着酒杯边缘,柔软的黑色兔耳温顺地垂落耳边,注视他的眼神热切又刻薄,嘴唇被未干的酒液染得殷红,一副天然纯良没有防备的乖巧模样。
Optimus默不作声,看了他许久。Bumblebee无辜地歪头,回以小动物般茫然无措的神情。
“有约么。”Optimus接过他的酒杯,就着他喝过的位置仰头直接灌下,喉线涌动,溢出的液体顺着下颌轮廓坠落。犹如实质般的视线落在他制服衬衫半开的领口处,被酒精浸染的声线低沉又煽情。
Bumblebee不在意地垂眸,弯着睫毛笑言,只是声音艰涩:“有何不可呢?”





酒吧出去就是开阔的公园广场,不远处是城市观景码头,泊着来往不停的小型游艇和喧哗模糊的人影,如深海无休止的银鱼。每个人都在隐秘的夜晚里纵情声色,寻不到不开心的理由,仿佛生来就是为了理直气壮地挥霍永无止境的大好韶光。
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个——海风昼夜不眠地缠绵着这座城市,亲吻Bumblebee滚烫的面颊,他刚打了个喷嚏,下一秒一件残存着体温的西装外套就盖到肩头。
尽管只喝了一口,Optimus还是坚持要先在海边吹吹风。作为职业道德素养超高的服务业人员,Bumblebee自然是百分百赞成。
“一般情况下,酒精在人体内的平均代谢速率为每小时每公斤体重100毫克,”Optimus严肃地计算着,“我的体重72公斤,折合计算下来,一杯酒中的酒精含量远大于这个数值……”
Bumblebee失笑:“哇哇哇,快放过我吧老师。”
两个人一前一后,沿着沙滩边的栈道一路向前。木板在脚下“咯吱咯吱”作响,他摇摇晃晃地走在前面,Optimus跟着,半晌无言,风自身后吹来的时候就带来那人身上清冷的味道,和外套上的如出一辙——Bumblebee试图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冲淡的墨水味,干燥的木质男香,还有挥之不去的微醺酒气,绕身三匝,温柔缱绻得呼吸都渴望与之相融。
远处跨海大桥上灯光耀眼,金色车流不息。城市离他们那么远,他们已经走到人迹罕至的地方,被夜幕包围,只有群星在头顶不知疲倦地闪烁,脚下的栈道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Bumblebee踩着栏杆坐下,眯起眼睛,仰望头顶的夜空:“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多星星了。”
“所以我就来陪你看。”
Optimus自身后靠近,眼睛里倒映着海水的幽蓝波光。
这一片海深不见底,城市的灯光在漆黑的水面上晃动着,忽隐忽现,倏然又跃下,似有深海的水妖落在Bumblebee眉间,盖住他的眼睛,几乎要他目盲。
一瞬间的晕眩感,他却不肯闭上眼睛,固执地看着Optimus的眼睛和星空一起靠近。
那股气息更浓郁地包裹了他,他反手勾住Optimus的肩颈,近乎贪婪地大口喘息,“天上有星星……是失眠人的眼睛。”
Optimus没有理会他的胡言乱语,嘴唇毫不犹豫地贴上他的。凛冽的冷香灌入唇齿之间,像海风,像浪涛,像他亲手调的佳酿,年份不到,婉转缠绵的滋味却醉人。
Bumblebee觉得自己被附身了。名为欲望的妖精掌控了他青涩的身体,从腹部蹿升的陌生灼烧感明明白白彰示着自己对眼前人的欲望。
Optimus,Optimus Prime……他清楚地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自己又在期待着什么。Optimus以一种宣示主权的强硬姿态将他禁锢在双臂之间,不容抗拒地舔吻过他的齿列,他亦激烈地回应,吐息交融在一起,在此刻仿佛不分彼此。
栈道上弥漫的是午后阳光烧灼木头的味道,挟裹着海风的咸味,头顶许多棕榈树,支离破碎的叶片和星空,一点一点漫过他们的身躯。
此刻天地间只有他们,万分寂寥。
“我爱你。”Optimus忽然轻声呢喃,微不可闻,却掷地有声,任意而为的告白像夏日阵雨般来势汹汹,毫无章法地击打着耳廓,不知说与何人听。
Bumblebee心跳骤停了一拍,反应过来又扯出一个职业性的微笑。
“我从来言出必行,”Optimus的手指摩挲着他的颈项,一字一句,吐字清晰,“你听话些,无论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送到眼前来。”
Bumblebee不明所以,只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诙谐;当他入戏太深,把自己错认了别人,但还是配合道:“我知道。”
湛蓝色眼眸中的光彩更甚,仿佛整片星空在眼底氤氲,耳边灼热的吐息清晰可辨。
太近了,他靠得太近了,危险——
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呢,彼此之间不过是才认识半个月的陌生人不是吗?还是说,现在流行走肾的同时也走心?
Optimus的手指轻柔地落在他的眼角眉梢,鼻尖,颊侧,唇角,像被阳光晒暖的羽毛,没有察觉到就已经飘走。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像被羽毛裹住身体,失去重量,轻盈地飘了起来,纷纷扬扬,是阳光中散乱的尘埃。
在一份短暂虚幻的温柔中无所遁形的尘埃。
Optimus紧紧抱住他,他却始终觉得自己是那海上的星光,随波浮沉,一会儿高高抛起在浪尖,一会儿静默入海底,无枝可依。
风虽大,但都绕过他空荡荡的灵魂。





Optimus开了车门,Bumblebee跳进副驾驶位,冲他眨眨眼,“谢谢老板,祝老板约炮成功。”他用一种轻松愉快的口吻,因为知道Optimus不会介意这个嘴欠的小玩笑。
Optimus正倾身过来帮他系上安全带,闻言挑眉看他。
车窗外是一排高耸齐整的棕榈树,路灯下投射的倒影正巧落在Bumblebee身上。裹着偏大外套的年轻人身形单薄,看上去比平时小了一圈,柔和的面部线条在昏暗的路灯下更显稚气,就像刚刚踏出校门的学生。
灯影迷离,Optimus下意识觉得自己正踩在一个甜美的陷阱边缘。
但Bumblebee依旧坦然地迎上他的视线,仿佛意外发现了什么颇得趣的事情,笑得牙不见眼。
“你家我家还是如家?事先说好,我家可不方便。”
Optimus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坏心眼地提议:“就你家吧。”
“啊?”Bumblebee抬头,语气迟疑,“这样不好吧……”
“在哪。”Optimus见他如此,更起了逗弄的心思,手指刻意装作不耐烦的模样敲击着方向盘。
Bumblebee苦着脸摸了摸鼻子,垂死挣扎:“酒店不好吗?”
他们已经拐出了公园外的长街,汇入城市主干道繁忙的车流。霓虹在后视镜中不断倒退,即使在光线明亮的地方,Optimus面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语调愈发温柔地重复:“在哪。”
“好吧……学院路1号工大月湖校区留学生公寓14幢,校区请减速慢行,谢谢合作。”
“真是学生?”Optimus不辨喜怒地开口。
Bumblebee秒怂,拙劣地转移话题:“几点了?过门禁我就不要回去了。”
Optimus偏偏不如他心意:“才刚过十点,早得很。”
Bumblebee心塞塞地闭嘴了。
车里一时沉默,微风的夜晚不知何时开始下起雨来,川流不息的车灯在雨刷器外的世界闪烁成一片光海,映在模糊的车窗上却只余一团团不规则的亮斑。窗里起了雾,鳞次栉比的高楼愈发看不分明,Bumblebee伸出尾指轻轻擦拭出一个小洞,只有五彩斑斓的水光从车顶缓缓淌。破碎的街景如万千晶石,刺痛他的眼。
就算大雨让整个城市颠倒——他突然想起早几年一首烂大街的歌曲,眼角余光瞟过正全神贯注于路况的某人。
柔情蜜意的眉梢,似笑非笑的嘴角,永远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
灯红酒绿,巧笑倩兮,即使倾盆大雨,也无法洗出它日复一日脂粉掩盖下的真实面貌。
善于伪装,城市和人都一样。
雨势渐大,彻底看不清窗外的街景,只剩光影明灭,一直蜿蜒至看不到的地方。
歌词也已经回忆不能了。再动听的旋律,既然没有戳痛他的心底,这个年纪的小年轻又能感同身受多少呢。
——少年不识愁滋味。
在浓郁得化不开的夜晚侵染他之前,Bumblebee及时停止了胡思乱想,夜晚总是让人情绪低落,尤其是……他扭头看看驾驶位上的人。
真要带他去自己宿舍么?
宿舍可是有人的。





这场雨来势急躁,离去时却悄无声息。
Bumblebee回神坐正了身子,按下车窗:“这不是去学校……的路?”看着熟悉的街景不断后退,心中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直到车辆在一处寂静的住宅区停下,避无可避的事实摆在面前。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的地址?”Bumblebee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戒备。
Optimus没有解释,只是帮他解开安全带,像诱哄未成年人那样揉揉他的头发:“很晚了,你应该回家。”
安静的小别墅,灯火通明。二楼房间窗帘严丝合缝地拉着,不是Ratchet就是Wheeljack,他们总爱晚睡。
“不一起进去?”
Optimus靠着椅背,没有要下来的意思,摇摇头:“你该好好睡一觉。”
又是这种该死的“成年人”语气。他当花钱玩父子角色扮演呢?
Bumblebee牙痒痒的,表面上却仍是那副柔顺的模样,下车绕到他那边的车窗,“Ok, daddy,留个号码?”
Optimus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唔……指纹解锁啊,按一下。”
Optimus靠到车窗边,伸手去按Bumblebee手里的手机。眼前一暗,窗前人在此刻突然勾住他的脖子,探头进来吻住了他。双唇紧密相贴,独属于年轻人的无畏与任性,横冲直撞。
Optimus愣了几秒,没有推开他,只是以手背小心地护住Bumblebee的头顶。
车外黑夜静谧,唯有路灯尽职尽责地照亮着这一切。
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灯光大亮,手中不知何时被塞回手机,屏幕仍亮着,联系人一栏里填着一个张牙舞爪的蜜蜂图标。
“I sting like a bee.”
Bumblebee披着他的外套跳开几步,跑到拐角处路灯能照亮的地方,又转身回头朝他摆手,语气里掩藏不住小伎俩得逞的笑意:“Good night,daddy.”
Good night.
Optimus在心里回应,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好像再说一句,就会破坏这些千金难换的、美好又迷幻的瞬间。但与此同时,他的心情突然愉悦,像庭院里盛放的鸢尾花——医生将它们照顾得很好。
而他竟然也能被馥郁的花香熏得忘我,屏住了呼吸,以为这个风平浪静的夜晚,会是新生活美丽的开端。


—The Fin—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擎蜂 OPB 擎天柱 大黄蜂
He is all dressed up and nowhere to go.
顶端 Posted: 2017-11-03 18:40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21: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