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IDW】关于朋友交易的实施办法和具体执行方式(警车X补天士,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karusel
葬礼不是为了哀悼死者,而是为了让生者可以跨越悲伤……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78
腐指数: 494 螺丝钉
能量块: 488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11-19

 【IDW】关于朋友交易的实施办法和具体执行方式(警车X补天士,拆)

#首先,Rape警告!Rape警告!Rape警告!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就是很想看禁欲脸警车艹得补子忍着不哭又气得要死的样。


事情发生在警车要挟补天士加餐一份霸王鸡条的那一天……

在进入这间位于齐米亚的办公室的1塞分左右,补天士就觉得不耐烦了:狭小的房间,昏暗的光线,嗡鸣的机械声,以及整整一面墙的侦测检查仪器和另外整整一面墙的显示屏前,阴暗的气氛这让他浑身不自在,具体体现在拳头发痒总想揍点什么,或者脚痒想踹点什么——这里的每个零件都与他天性好动不安分和阳光健气(?)的性格毫格格不入,实际上他和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关系一样几乎水火不容。

为什么他会在这注定伟大征程的前夜,放弃成打成打喝不完的高淳还有纵情狂欢高歌热舞的饯别晚会,来到这么个鬼地方跟自己在这边阵营最“喜欢”的同事待在一起?

要知道漂移都已经把他按在酒窖的后门上了,他们刚刚互相品尝了一下对方混着不同口味高淳的舌头,正打算尝点别的地方的时候,这发通讯就直接窜进他的处理器了,都不带打招呼的,非常让人恼火。

——好嘛,躺在救护车的修理台上被医官冷嘲热讽害怕打针这事跟当下的情形相比还是让他觉得更能接受一些。

毕竟你不去定时检查身体,也不过是被医官抓起来恐吓两句,顶多会在日常检查中用那些让人恐惧的奇葩工具在你的线路里刮两下以示警醒,而不是暗地里存下你的把柄,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拿出来正面肛你。

“我说——”他打起精神,决定做先张嘴的那个。

警车修长的食指在嘴唇上碰了一下,这个噤声的动作除了让领袖接班人闭嘴之外,同时传递着“我在这才是做主的那个”的强烈信息,他看也不看对面犹豫着是否要竖起尾巴立刻炸毛的跑车,有条不紊地完成了事关寻光号起航重要工作的检阅流程,在执行许可的页面下签署了自己的审批条码,这才放下数据板,公事公办的抬头迎向那对矩阵蓝色的光镜。

他没有主动开口,过去的几百万年里他们早就有过数万次战术决策上分歧,在沙盘上当着整个汽车人高层的面唇枪舌剑地扯皮,多数情况下都是补天士气得上蹿下跳,以及少数情况下,警车把整个沙盘都掀出屋顶,甚至在双方冷战阶段,补天士层穿了一双重力靴站在天花板上声称不愿意站在有条子踏足的地面——不过总归是,自己赢率更高。

领袖替补的思考模式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逻辑回路上。警车习惯深思熟虑,无数推演之后才三思而后行。而补天士只走直线,他不会考虑有多少损失,有多少未知情况,也不会在出动成本和战果评估之间寻找平衡点,不懂得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把补天士列入弹簧的雷霆救援队替补名单是个不错的选择,要知道那名单基本上在威震天开辟星外战场之后就刷的贼几把快。悄无声息地排剔除潜在混乱制造者是符合战略逻辑的,别以为他没这样想过,如若不是因为按照军衔划分补天士比他还高一级的话——也许这就是现任汽车人领袖的过人之处,他让自己拥有更多的实权,却也让补天士心无旁骛地“自由发挥”。

“警车,不论你是想对我之前愿意帮你寻找解决你这烂性格的良方表示感谢,还是想告诉我你也想跟我上船,答案都是,不,你要是踏上寻光号,我的船员估计得吓跑一半,另一半里至少有一半是手里被你握着不得了的把柄。”

补天士揉了揉眉芯,他有些后悔刚才走之前还喝了好几杯西本那勒典藏,以至于在“这关键时刻”,酒劲才姗姗来迟,他友好地摆出了他所有拒绝的选项,打算跟警车死扛到底。

“我不会加入你们的旅行,因为那就是个笑话,而其它人会跟着你走是因为他们傻到就这么听你忽悠。”警车袖长的十指相交撑在面前,黑暗中这个姿势让他看起来比较有威压感,了解他的人知道这通常意味着他打算全力以赴收拾某些硬骨头了,不论是紫色那边还是自己这边的。

“我请你来不是让你胡闹的,所以别试图岔开话题,启动燃油摄入芯片,然后告诉我你可以开始进行这场谈话了,实际上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小忙’。”

“What…?!”这个惊悚的说法几乎立刻让补天士耷拉的整流翼竖了起来,“恩,我是说你有什么事?等下,你说要让我帮忙?”

他蒙圈了一会,可是条子显然没有再给他详尽地解释一下那个“小忙”,警车从不做多于的事情,他的每一句话都是为服务逻辑和目的精心设计的,

“老天,条子你就不能把光线调亮点吗?”

补天士揉了揉脑袋,他根本不想在这里待很久,可是也不想轻易就答应什么,于是他只能在椅子左扭一下右扭一下,然后扯了个淡——这张臭名昭著的椅子甚至被誉为汽车人最可怕的刑具,想起来那个被条子念法规念死的虎子,他现在只想圆润地出去。

“我们打赢了,也审判的威震天,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就不用再做战争相关的准备工作了,战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前,情报总参谋直接忽略了根本无伤大雅的抱怨,他用手比划了一个“注意音量”的手势,在补天士做出更多反应前率先开口。

“我们有许多千里挑一的战士,通天晓巨无霸福特擎天柱,或许是别的谁,但是这还不够。”他将记载着船员名单的数据板推到他面前,其中有几个加粗的名字被置于顶端。

“在我们已经俘获了一位霸天虎六阶战士的前提下,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积极尝试?”

警车选择迂回战术,对于补天士向来旁敲侧击谆谆教导要比直拳来的有效得多,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敢在这个问题上跟补天士硬肛正面,毕竟这是他的办公室,而他手里并非没有ACE牌。

补天士努力集中精力,他感觉自己在逐渐变得迟钝,那种不常见的高淳正在跟他夺取机体和逻辑模块的控制权,他愣愣地盯着那块数据版上的名字,字母逐渐画成模糊的一团——他已经很久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了,汽车人学院的必修军事理论课或者老通的说教才会让他这样不知所云又昏昏欲睡,

“你有一个大胆的…呃…想法?”他抬起越发沉重的脑袋,抬头看向警车,

“从首席医官到冶金学者——各行各业的佼佼者都汇聚在寻光号上。有如此完美的人员配比,我们是不是可以造出我们自己的六阶战士?”

“哈,你想要一个六阶战士,而且是我们这边的,”终于领会了会议精神的补天士点点头,伸出双腿翘在桌子上,

“这跟我有半毛沙尼克的关系?”他抱起手臂,

“是与你好无关系,但铁堡当下的局势并不适合进行此类研究,钉子户不会同意——毕竟他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你船上有许多研究人员,他们都是行业翘楚,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我希望获得你的支持,加载一个额外的货仓, ”

警车对于补天士事不关己的态度略感不悦,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结束了话题预热简单明了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非常简单,当然你也可以说‘不,我没法组织起那帮书呆子,我的飞船已经满载了’。”警车没有使用更加复杂的钓话技巧,

“不,我没法组织起那帮书呆子,我的飞船已经满载了。”

补天士撅起嘴儿然后狡黠的笑了起来,高淳让他的傻样看起来更加欠揍了——其实他的逻辑模块基本关闭了高级思维,但是有一点补天士深信不疑的,只要不答应警车的任何要求那他就赢了。他知道这是警车的惯用施压手段,如果被这种把戏吓到,那就真的不配继承橘子宝领导那么大一艘船了。

“这就是你的态度?我真希望你说出来的话能好好过两遍脑子,你能为可能的后果负责吗?”警车起身离开座椅,指节敲击在桌面上,发出一声闷响,他低头俯视着面前的“舰长”,光镜在黑暗中闪烁着蓝色的冷光。

“还记得尼昂吧,你当时的决定可是让所有人都叹为观止,坚决果断的让我记忆犹新,”警车注意到补天士在扶手上突然攥紧的拳头,但是他没有停下,而是放缓语速循循善诱。

“而现在,你作为下一任擎天柱钦点的领袖,既然你都赌上了整个赛博坦去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为何不让你的船员在此期间脚踏实地,做些实事?”警车引用了红头文件里的某句政治纲领口号,这时他才注意到屋内的气氛骤然冷却,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说辞里有一个可能会让人误会的说辞。

“没有人敢威胁我,”补天士的机体在椅子里僵硬了一下,即使他很清楚这是警车的手段,但是同样的话,他却总是能用让你想要揍死他的语气说出来,

“没有人敢用尼昂威胁我,”他压着怒火冷冷开口。

“我没打算威胁你,只是在陈述事实,没人会逼迫你就范,毕竟你那不经过脑模块的固执让你自己都吃过苦头,不是吗?”

警车俯视着面前因为惊怒而咬紧牙关的舰长,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他倾身拉进与补天士的距离,在微光下打量着他头雕上漂亮的尖角——那张对得起“领袖”称号的端正面甲,盛怒的表情逐渐在他的叙述中逐渐变成惊诧,他目光躲闪着,喉管滚动了一下,仿佛那里梗着什么东西。

显然他找对了那个“点”,补天士绝对不是绝顶聪明的那类人,警车对于他所有的忍耐和礼让,全然是因为那个站在他们背后的老大哥,而现在,在这件隔音办公室里,警车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事情,操纵一个脑子不是很清醒,也很容易冲动的跑车并非难事。

“不……”补天士的声音像是在福特治下的G9监狱的劳改犯,

“现在,在我已经帮你列举了你需要考虑的关键点之后,告诉我你的答案。”

警车把手反扣在后腰,他缓缓绕过桌沿,在补天士背后停下了。补天士低着头,整流翼在不易察觉地颤抖着,警车顿了顿,再次轻声开口,

“漂移开始非常不安,他很困惑,但是最后他还是同意了,因为他想为汽车人做点什么,赎啊——”

突然之间,补天士发出一声介于愤怒和隐忍之间的冷笑,他握紧拳头转身扑了过来,警车心下一惊,感觉半张脸都麻木了,紧接着就是一阵疼痛。补天士踉跄着冲向了一边,他没法控制自己的下肢,跌在对面的墙上,这记友情破颜拳没发挥出它百分之百的威力。

“显然,那个前霸天虎比你更易对付。 ”警车捂住渗出能量液的鼻子后退了一步,他缓缓撑起机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并且很清楚我在干什么!而你显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补天士松开了拳头,天知道他怎么现在还能听懂警车话里有话的暗示,他靠着墙,带着困兽犹斗的怒意瞪视着这个缓缓向他走过来的(假)轮子。

“漂移可能会沉默,又或者什么人可能会被你的威逼利诱收拾妥帖,可是你永远也别想把这种手段用在我——”

“那么我告诉你,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在做什么,你没有质疑我的资格,万不得已我不想发生肢体冲突,但是既然你说‘不’,我也不想和你瞎扯,所以听好了:你必须同意。 ”他抹去鼻下渗出的能量液,近乎咬牙切齿地低声咆哮,抓起补天士的小臂将跑车按在墙上。

“还他渣有这种操作?!”

“还有这种操作。”警车居高临下,角徽亮晶晶。

补天士惊讶地张开了嘴,他根本没料到这个平时能动脑子能动嘴就不可能动手动脚的情报总参谋竟然敢如此这般对他不可描述,他那明显慢了几个半拍的脑模块无法对于当下的情形作出太多判断,他本能地抬起手肘想要格挡这个桎梏意味的侵略性动作,可接下来侵入他双腿间的膝盖就让他差点惊呼出来,他失去了先机,被迫跟“最可爱的汽车人”肢体纠缠在一起。

对方厚重的机体和背后的两用榴弹发射器显然不是为贴脸打近战设计的,可只要被这种很清楚自己体重优势且基本功又很扎实的人缴械压制,基本是连可以扑腾的余地都没有,警车很清楚自己的能耐,他一边提防着补天士的手炮,一边勒紧他的手腕把他按在旁边的桌子上。

警车绝对不是第一次使用这招“泰山压顶”,补天士气鼓鼓地被压在桌子上的时候,脑子里竟然只有这么个念头,他的肩膀被警车推向桌面,被迫使后仰着上半身,这让警车轻而易举切入他踢腾的两腿之间,白色的手滑向他的腰侧。

有民调显示:在警车欠揍这个事实上虎子和轮子几乎达成了空前一致的双边共识,很多人描述这种毫无起伏的蛋定陈述句的时候不是握着拳头就是咬牙切齿,他们中有大部分现在都没法再握拳头咬牙切齿了。

那声音仿佛出现在遥远的平行宇宙或者其他孩儿宝旗下的什么作品里——不管怎样,一定跟现在“惹人遐想”的情形没有半毛沙尼克关系。

“你的坚持简直是可笑的,毕竟我给你的选择有可能成为你这荒唐的旅行里唯一达成的战果。”

补天士好不容易抽出腿,踹向了那张棺材脸,却因为警车在他腰部的一记戳弄而偏向了他的肩膀,

“就算是可笑我也要坚持下去,你到最后总会意识到你挑了个不好惹的主!警车,那些被迫给你干脏活的人都等着看你被公正女神审判,那些死在你棋盘上的棋子都在火种源看着你呢!!”补天士大声叫骂着,企图用嘴讨伐这个不干人事的前战地总指挥,他扭动着脖子,他也只剩下这么做了。

“想要胜利,就得有有牺牲,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清白的。”警车闷哼了一声,掐住跑车送过来的腿用力扣在腋下,他的动作并不算迅速,但是行之有效且强硬,没用几分钟,补天士就被牢牢地桎梏在桌面和警车之间。

补天士实在是再也抽不出来半点精力在这场有点那么不太对劲的肢体冲突中扳回这局,他暂时放弃了挣扎,用一种可以算是补天式服输委屈模式跟警车打商量,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的话,现在我给你个亲亲,然后咱们俩就重归于好,然后今天这事我就当做没发生过好吗?”

“那不是我想要的答案。”警车近乎有些泄气地塌下肩膀,这种沟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花费了太多时间跟补天士在这个问题上斡旋,结果收效甚微。是该改变策略了,他放松了钳制,尽可能地放平语调,让自己听上去没那么恼火,给补天士下最后通牒,

“同意,或者我用别的方法,让你同意。”

“你仿佛在逗——”

补天士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柔软的舌尖划过嘴角的刺激就把他下面的话噎了回去,自此,他的逻辑模块已经完全当机了,微微张开的嘴让警车有机会把舌头伸了进去,

这是什么个情况??虽然咄咄逼人的拷问还没结束,可是这到底是抛出橄榄枝还是拷问的一部分?

警车偏过头,好让舌尖能够轻松地撬开对方紧闭的齿关,补天士脑子里突然蹦出来曾经某个谁说的一句笑话“一定要挺过第一波拷问,否则就没有第二波色诱了”,他在警车比他还不按理出牌的套路中懵逼了好一会,直到对方的软舌扫过内侧的牙床和口腔上侧的内壁,他才意识到自己傻了太久了。

他活动着被百般调戏的舌头,企图把侵入的舌头顶出口腔,却并不敢真的咬下去,扣在后脑上的力道并不算温和,这让微弱的反抗看起来更像是迎合侵犯,来不及吞咽的电解液顺着嘴角的缝隙淌下,顺着下颌滑入颈部的管线缝隙。

两人的循环开始升温,补天士的散热扇加速运转着,感觉自己可耻地石更起来了,他有些心虚的想要夹紧腿,可警车卡在他双腿间,完全没有抽身而退的意思,他突然知道警车的目的。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为什么要喝那么多,他的舌头不自觉地舔着嘴角黏连的银丝,高淳泡过的机体表示现在很想跟着感觉走。

“起来。”

警车简洁的命令,但是显然已经几乎瘫在桌面上的舰长根本没法把自己从桌子上撑起机体,于是他干脆将补天士拉起来贴近自己,扣在他腋下的手顺着后背缓缓抚摸至后腰,在腰部的变形线上摸索着,沿着装甲的缝隙最后来到了那个漂亮的对接面板上轻轻扣了扣。

“你自己来,还是要我来?”

除了一声听起来根本没表情装出来那么硬气的“哼”之外没有收到任何回应,警车伸手顶开对接面板下的暗扣,把手伸进去握住了那根精巧的输出管——

管子上陡然施加的力道和温度让补天士抗拒地僵了一下,表情活像自己被捆在随时都有可能炸掉的质子湮灭弹上,他想要推开警车,可握着他小小Roody的那只手却向管身微微施力撸动了一下,补天士倒抽一口凉气,被捕抚摸的动作和管子上的钳制让他浑身的线路都绷紧了,他厌恶地试图跟对方拉开距离,

“你是想买通我么?不可以,因为我还只是个小——”

有个什么东西精准地钻进了他的接口,而且是湿湿的……

一定不可能是他自己的润滑液。

补天士愣愣地看着警车的食指滋溜溜的没入自己下身的接口,脑子里就只剩下一片空白,叶片被推开的触感和体内温度有那么点区别的灵活动作让他忍不住打了个颤,这个来自机体特别本能强烈的反应,让他的接口收紧了里面活动的手指,他在脸上发烫之前抬头看向警车,看着他那张表情仍然跟刚进屋那会没什么区别的棺材脸——老救从他的油盒里抽油尺的时候也是这副表情。

警车要把接下来的一切,变成补天士领袖的黑历史。他没有任何犹豫,抓紧时间的干活,把最后一根指节也推进了补天士的接口,

“嗯……?”补天士柔软的哼声带着些不明状况的疑问升调,警车感受着指尖传递过来的滑腻触感,

很好,很美味,而且现在是一个机会,

“如果不采取行动,事情是不会有进展的,”他抽送着手指,警车明显感觉到补天士的抗拒变得游移不定,撑着他的手臂力道正在逐渐减退,他眯起光镜看着补天士,圈起来的手指从输出管底部推向前端,跑车的喘息逐渐变得浅而急促,他低头避开警车的目光,却又不知道该看哪里,

“加载一个挂仓。”

“我没法答应你的,请求,我的船员……”

“小诸葛会提供安保措置。”警车轻声却不容置疑打断了他的话,他放开了管子上的钳制,伸手抚上补天士肩膀上的散热叶片,这让跑车解脱般地松了口气,警车藏起嘴角不易觉察的一抹弧度,缓缓抽出了接口内的手指,在黑暗中泛着微光的粘稠液体从跑车的接口和他的指尖中扯出一道银亮的丝线,散发着香气的粘液顺着桌沿滴落在地上。

“至于危险排查——利用好你的船员,我相信你已经有一套方案了。”他凑近补天士的接收器,保持着几乎相碰的若即若离,放缓语速低声提醒,沾满了液体的手指,握着“把柄”缓缓套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有,也没有所谓的什么方案。”很难想象这种不近人情的家伙到底是怎么用这种近乎“温柔”的方式在你身上处处点火,因为警车似乎看上去跟“机欲”这个词完全没什么关系,可这一切现在正发生在自己身上——补天士没法对“同伴”的爱抚恶言相向,他的脑子已经几乎要陷入混沌了,思考迟缓,导致警车那些“暗示”也变得不那么骇人听闻了。

“我给你过具体的行动方案,显然你这几天都没有看数据板。”警车低头啃着补天士深灰色的颈部管线,他不耐烦地推开补天士撑在他车灯上的手,保持着紧贴的姿势伸手掏出自己的输出管抵在跑车下身湿的一塌糊涂的接口上,

“你在唆使我利用我的船员啊啊……”跑车的呻吟简直是普神挺了都会捂着鼻血疯狂打尻的美味,警车只是浅尝辄止地插入了一个顶端,紧致的接口内壁抗拒着他的输出管,这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曾以为像补天士这种招摇的类型应该在这方面比较放得开,当然这根本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动作,

“只是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专长,这并非利用。”他稍微施力,将补天士上半身放倒在桌面上,补天士躺在桌面上挣扎的动作活像一只四脚朝天的多脚战车,动作放慢两三倍的那种,

“警车你这么干擎天柱知道吗?”警车面甲逐渐在他的视线里变得模糊,过了几秒补天士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清洗液,

“如果你叫的没那么浪,这句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警车伸手按住补天士扭动的胯,将整根输出管都捅了进去,滋滋作响的润滑液让管线可以畅通无阻的整根滑入深处。一步到胃,补天士想到了他跟漂移看AV的时候这句夸张的形容词,这滋味可真的说不上好受。

“啊啊啊……”跑车的腰从桌面上弹了起来,弓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两片整流翼贴在桌面上微微颤抖,粗硬的输出管一冲到底的快感远比带来的疼痛更有冲击力,他感觉下半截机体仿佛瞬间被灭顶的快感和痛觉麻痹了,甬道内的每一寸柔软都被突然侵入的管线不留余地的撑满,他绷紧了浑身的每一寸线路轻喘着,

“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有一种机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既视感,警车。”他伸出手臂遮住渗出清洗液的光镜和警车冰冷注视,在桌子上寻找支撑点,再次想要撑起机体起码能跟警车平视——好用眼刀剜死这个不要面甲的混蛋,可是下渗湿滑一片的润滑液让他半天没能如愿,

“不觉得在自己的润滑液里扑腾很狼狈吗?”警车压住身侧胡乱摆动的腿,将补天士的腰拖过桌沿,有些恼火地抓着他的肩甲用力抽送起来,

“不如我们先聊聊你这个该死的性格为什么嗯啊——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讨厌你。”警车一次比一次顶入更深处,输出管的冠沟和螺纹不断地把甬道内渗出的液体带出来,淫靡的水声和机体的撞击几乎要逼出他几乎到嘴边的呻吟,

“优先级别,低于…为什么你的嘴这么欠干的讨论。”警车已经不像刚开始这场“拷问”的时候那么游刃有余了,他的喘息变得粗重而低沉——越来越多滑腻的液体从深处那个已经被操得开口的垫片里不断涌出,跑车的甬道如同紧致天堂,蠕动着向他的输出管施压——定力受到考验是他预料之中的情况,他深深置气,继续用力操弄着补天士的的接口,直到顶到某个柔软的零件,

汹涌的快感随着警车的起伏从腰部窜入火种舱,补天士抓紧了桌沿,自家小兄弟可怜兮兮的随着摆动在彼此的装甲间晃动着,他感觉自己不能再忍了。

“你他渣——啊哈…”某一点被撞击的瞬间,他的光镜猛然闪过一阵白光,补天士抬起下颌张着嘴激射而出,温热的液体不断溅射在警车的腰部,甚至有一些洒在了自己的胸甲上。

“我他渣‘居然一下子就把你干到过载?”警车的字句透着明显的愉悦,他享受着过载下接口裹紧的快感,没有停下进犯的动作,过载后的机体更容易控制,输出管轻易顶入了繁育舱的垫片,

“现在,给你的宝贝飞船加载一个额外的货仓,补天士。”他俯身轻舔过湿润颤抖的双唇,再次吻上对方放缓了抽插的速度,“告诉我你同意我的要求。”

“你他渣,别废话,给我,快点。”跑车的光镜带着朦胧的湿气警车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他浑身颤抖,因为摩擦和欲望而变得肿胀的内壁一刻不停地含着警车的输出管抽动不已,

“不许出意外!”过载后的机体敏感至极,也空虚至极,垫片被硬物来回剐蹭的快感排山倒海,让他在缓慢而沉重的抽插中再次攀上过载边缘。

“是否出意外取决于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警车托着跑车的臀部逐渐加快抽送,“那么我们就达成协议了。”他猛然将补天士按在桌面上,将被入口卡的生痛的输出管用力了推进去,

“啊啊啊……”弹动的输出管将积攒已久的滚烫的液体喷洒在深处,补天士蔚蓝的光镜不断闪烁着,涎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出,跟清洗液混在一起,警车微弓起脊背,在整个接口不规律的收缩中僵着机体,直到过载的余韵消退。

“警车你这Uball艹出来的机渣。”补天士面无表情地骂了一句,

警车对于不堪入耳的谩骂恍如未闻,他抽身撤出管子,大量温热的液体从跑车抽搐的腿间溢出。他拿过布简单的擦拭过自己的机体,仿佛刚才只是不小心把酒水洒在身上一样,

“我给你留下了足够的清洗时间,当然如果你还想反悔,我就让你彻底服气为止——现在,如果你不想夹着湿漉漉的接口去发射台,就赶紧去清晰室把自己弄干净。”

补天士几乎是从桌子上爬下来的,他撑起机体,看也没看警车,扶着墙踉跄着向清洗室走去,

“补天士,你自愿接受我的建议,允许我在寻光号上加载一个货仓的。”警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是的。”补天士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他抬头看着黑暗的角落上方静静注视着一切的红色光点,

“挂仓里是为了研制属于我们的六阶战士而准备的试验品,你作为项目负责人将在寻光号探索任务期间,积极协调各方资源辅助研究。”

“是的。”

“很好,祝你取得成功,合作愉快。”

目送着舰长关上清洗室的们,汽车人情报总参拿起了通讯器拨通了号码,

“是我,警车。协议达成,准备装载货物。”


THE END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IDW 警车 补天士
顶端 Posted: 2017-11-12 20:46 | [楼 主]
devscreen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2
腐指数: 129 螺丝钉
能量块: 1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9(小时)
注册时间:2017-05-22
最后登录:2017-11-13

 

这对还真是少见,吃起来也确实别有一番风味,在微博看到了想着这边也许会发就跑过来看看果然也发了,私以为还是这里看着舒服,人少清净没有些个无聊的人说些无聊的话
顶端 Posted: 2017-11-12 23:02 | 1 楼
withtherain
奋斗目标:移民塞伯坦。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7
腐指数: 195 螺丝钉
能量块: 18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8-10
最后登录:2017-11-20

 

看得我心情复杂。只想去质问idw为何把警车洗得如此腹黑。
条子啊呜呜呜呜……
顶端 Posted: 2017-11-13 00:17 | 2 楼
minikoko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2
腐指数: 570 螺丝钉
能量块: 1013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9-25
最后登录:2017-11-21

 

Quote:
引用第2楼withtherain于2017-11-13 00:17发表的  :
看得我心情复杂。只想去质问idw为何把警车洗得如此腹黑。
条子啊呜呜呜呜……

腹黑条也不错吧,别有风味~~
顶端 Posted: 2017-11-13 09:28 | 3 楼
karusel
葬礼不是为了哀悼死者,而是为了让生者可以跨越悲伤……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78
腐指数: 494 螺丝钉
能量块: 488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11-19

 

Quote:
引用第3楼minikoko于2017-11-13 09:28发表的  :

腹黑条也不错吧,别有风味~~


啊,我喜欢他别有风味的样子~

感觉这种心思缜密又滴水不漏的黑法就是他的苏力所在啊~

well~

逻辑即性感!
顶端 Posted: 2017-11-13 12:19 | 4 楼
minikoko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2
腐指数: 570 螺丝钉
能量块: 1013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9-25
最后登录:2017-11-21

 

Quote:
引用第4楼karusel于2017-11-13 12:19发表的  :


啊,我喜欢他别有风味的样子~

感觉这种心思缜密又滴水不漏的黑法就是他的苏力所在啊~
.......

+10086!!!!
顶端 Posted: 2017-11-15 07:20 | 5 楼
杂食公羊
杂食党,冷CP爱好者,求同存异欢迎勾搭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69 螺丝钉
能量块: 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3(小时)
注册时间:2017-06-22
最后登录:2017-11-15

 

再看一遍
顶端 Posted: 2017-11-15 14:58 | 6 楼
syrup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9
腐指数: 55 螺丝钉
能量块: 4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小时)
注册时间:2017-06-26
最后登录:2017-11-18

 

好棒啊!!而且语言也好可爱!!
顶端 Posted: 2017-11-18 10:13 | 7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21:4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