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叛变】【谢伊海尔森、康纳海尔森】片刻小憩【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3
腐指数: 507759 螺丝钉
能量块: 2341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8-01-20

 【刺客信条3+叛变】【谢伊海尔森、康纳海尔森】片刻小憩【全】

片刻小憩




  虽然阿基里斯对谢伊讳莫如深,但在圣殿骑士团内部,这个从刺客那边叛变过来的圣殿骑士是经久不衰的话题,甚至还衍生出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传说;而对于在海上讨生活的水手们来说,“红帆摩利根和她的船长”则是一个口耳相传的传说,神秘但吸引着探究的目光——因此康纳很容易就得知了有关谢伊那些靠谱或者不靠谱的传闻,并且把他背叛兄弟会的经过摸了个透。
  所以当他得到消息说摩利根在波士顿靠岸之后,立刻找了个借口跑了过去。但谢伊已经不在那儿了,他摸上摩利根号蹲了大半个晚上,才从吉斯特口中听到了海尔森的名字。
  谢伊无疑是去海尔森的庄园了,康纳立刻离开了摩利根号,追到了海尔森的庄园。
  但屋里并没有人在,康纳从餐厅找到起居室,又从卧室摸进书房,也只和他熟悉的仆人、厨子、洗衣妇打了几个照面。
  康纳有些不高兴,他坐在餐厅里等着,猜测这时海尔森会去哪儿——才过了吃午饭的时间,最近天气很好,并不干旱,也没有接连的暴雨,不需要随时去巡查他的农庄和牧场——但即使如此,康纳也并不能确定海尔森是否会因为天气适宜而骑马巡视农庄,至少今天的天气确实很不错,正是不热也没有大风、适合外出的好日子。
  康纳犹豫了一会儿是否要去农庄找海尔森,但走出门才想起农庄那么大,海尔森有可能在任何地方,也有可能根本没有在农庄里。他改了主意,决定到花园里去逛逛,然后继续等在餐厅里,等海尔森回来——或许还会把谢伊带回来,如果圣殿骑士们的传言可靠的话,在摩利根号再次起航之前,谢伊都会住在海尔森的庄园里。
  这自然引发了一些更隐秘、更让人产生联想的流言,康纳不知道是否应该去辨认真假,但至少“谢伊会在海尔森的庄园里居住一段时间”是圣殿骑士们的共识。
  康纳不想承认自己很在意这一点,但他确实很想知道谢伊为什么会住在海尔森的庄园里。他背着手(姿态有些像他的父亲)踱进花园,在那些来自英国的花草植物之间漫步,无心去看盛开的花朵或者姿态曼妙的枝叶。他忽然听见了一点声音,就在那丛带紫色条纹的粉白玫瑰后面,他停下了脚步,而说话的人也在此刻停了下来。
  那是康纳从没听过的声音,自然也是一个他从没见过的人——他猜想那就是谢伊,而如果海尔森在庄园里,那他应该也在那丛玫瑰的后面。
  康纳悄悄地绕过了茂盛的枝叶。他知道在那丛玫瑰后面有一张椅子,有的时候海尔森会在那里放上桌子喝下午茶,现在没到下午茶的时间,但也不是说,海尔森不会在别的时候倒那儿去坐坐——海尔森果然在那儿,一手拿着他的三角帽,歪着头把脸靠在另一人肩膀上,一手搭着他的腿,看来已经睡着了;而另一个人穿着圣殿骑士团的正式制服,把头发梳到脑后捆作一束,右脸上有一条穿过眼睛的斜向伤疤(和他听说的特征一样)。他的膝盖上放着一本很厚的笔记本,那让他想起海尔森的日记本,但那显然不是。
  “谢伊?”康纳压低声音问,那个人向他挑了挑眉毛。
  康纳抿住了嘴唇。他想了好一会儿自己应该干什么——向谢伊询问他背叛兄弟会的理由?问他是否还记得阿基里斯?问他当年在北极发生了什么事?又或者问他为什么要住在海尔森的庄园里?问他和海尔森的关系?或者有什么图谋?他的视线扫过谢伊的脸和海尔森的脸,另一种疑惑在他心中浮了起来:海尔森靠在谢伊的肩头上打盹儿。
  康纳不记得海尔森在什么时候打过盹儿,他一般睡得比自己更晚,而起得比自己还早,海尔森说这是因为老年人不需要年轻人那么长的睡眠,这和阿基里斯的说法一致——但现在,在并不适合睡觉的地方,海尔森靠在别人的肩膀上打盹儿。
  康纳凑了过去,他斜着身体,遮挡掉谢伊的视线,把手指往海尔森的脸和谢伊的肩膀之间探。他本来以为海尔森会立刻醒过来,但没有,他似乎非常疲惫,在康纳托着他的脸抬起来之后也只是翕动着嘴唇,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
  康纳不知所措,而肩膀后侧传来的谢伊的低笑声则让他心里冒出火气。他慢慢地把海尔森放了回去,跑回餐厅拿来一把椅子,在谢伊越来越明显的微笑里靠着椅子的另一头放下,坐了上去。
  “你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谢伊悄悄问,康纳没理他,只是姿势别扭地把海尔森的脸又抬起来,肩膀轻轻顶着他的肩膀,缓慢地往自己那边掰。他盯着谢伊,防着他给自己捣乱,但最终谢伊只是在海尔森完全靠过去之后耸了耸肩。
  康纳挺直腰背,海尔森的重量靠着他,没过一会儿,温度也透过衣物传了过去。他挑衅似的冲谢伊眨了一下眼睛,探着手指把海尔森扣在腿上的帽子也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大团长有一个很有趣的儿子。”谢伊说,康纳抿着嘴唇目不斜视。
  但过了一会儿,康纳也感到了疲惫,他缓慢地歪过头,先是把脸颊放在海尔森的头顶上,接着便放松脖子,把脑袋整个靠了上去——海尔森似乎醒了,但也只是动了一下,用肩膀把康纳撞了撞。康纳等着,海尔森安静下来之后,他闭着眼睛又把头靠了上去。
  康纳再睁开眼睛之前听见了陶瓷碰撞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了海尔森在叫他。
  “别装睡了,儿子,过来吃晚饭。”海尔森说。
  康纳呻吟了一声,他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站起来,有毯子一样的东西从他身上掉了下去,他立刻将它捞起来:是海尔森的披风,他抓着肩膀把这件披风抖了抖,搭在椅子上。
  “今天吃什么?”康纳打着呵欠问,谢伊已经在餐桌边坐下,点燃了蜡烛,他瞪着他,把海尔森的披风提起来放在长椅上,拎着那张从餐厅里搬来的椅子放到桌边坐下。
  “爱尔兰炖肉。”谢伊回答,他冲着康纳笑了笑。
  康纳咕哝着把下巴放到了桌子上。但海尔森把盛着炖肉的盘子放到他面前时,食物的香味又让他提起了精神。“我没吃过这个。”他一边说,一边拿起了勺子。
  “当然,你的父亲不会做这个。”谢伊笑起来,他注视着海尔森,海尔森哼了一声,他笑出了声,站起来把海尔森的椅子拉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当然,你父亲请的厨子也不会做。”谢伊接着说,在海尔森坐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吃饭吧。”海尔森说,他踢了一下康纳的脚踝,让他坐直:“吃完之后回客房去好好休息,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儿。”
  “你不知道。”康纳告诉他,海尔森看着他,他昂起头,把下嘴唇往上挤了挤:“总之,你不知道。”他坚持这么说。
  谢伊挑了挑眉毛,在海尔森想反驳的时候按住了他的腿。“吃饭吧。”他说。
  “吃完饭你得跟我说清楚。”海尔森告诉康纳。
  但康纳已经决定今天都不要再和他说话。

【完】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12-01 21:58 | [楼 主]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05
腐指数: 863 螺丝钉
能量块: 52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6(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1-21

 

没看过刺客信条不过写得很有意思。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7-12-01 22:24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01-21 04:2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