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森林坚果【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宣
数字是不会撒谎的。政治、诗歌、承诺,这些才是谎言。
虐之蜂王浆勋章
级别: 拆械熟练工


精华: 9
发帖: 733
腐指数: 507759 螺丝钉
能量块: 2251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2-18

 【刺客信条3】【康纳×海尔森】森林坚果【全】

森林坚果




  近十年前,女仆萝拉被海尔森雇来之后没多久,海尔森的其他仆人就有了一个秘而不宣的共识:这个年轻的寡妇可能会在不久之后成为他们的女主人。但过了几年,这种共识就消失了。海尔森没有流露出任何要娶她的意思。只是海尔森也没有带其他的女人回过家,因此萝拉在海尔森的庄园里仍然拥有一点超越普通仆人的地位,尤其是在那些海尔森单独留她在家里过夜的日子之后几天。
  当然这些事,康纳并不清楚。海尔森没有娶妻,也没有别的孩子,这足够让康纳心中暗暗高兴——他明白这是一种阴暗的高兴,没有妻子与他争夺丈夫,也没有儿女与他争夺父亲,海尔森确实属于圣殿骑士团,但在生活的另一面,海尔森只属于他。
  所以当康纳听见从客房里传出来的声音时,这种阴暗的高兴忽然转变成了一种愤怒。海尔森背叛了他,他想。但他同时明白这种想法十分可笑。他知道白人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他有白人船员,他也有白人朋友,他甚至因为和他们混在一起而被街边招揽生意的小姐们围住过——当然,他最后落荒而逃了,虽然后来也并没有人笑话他,但他知道在白人当中,落荒而逃的人总是会被嘲笑。只是没有谁敢笑话他而已。
  但他以为海尔森不会寻求这些。现在他意识到那不过是因为不熟悉而产生的误解,海尔森与其他白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一厢情愿地把海尔森同其他人区分开,他现在也觉得不需要明白。海尔森就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不论这种不同是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海尔森都和别人不一样。
  康纳挪开了一点,在房门外等着。过了一会儿,海尔森走了出来,他的头发不像往常那么规矩,康纳盯着那几缕落在他脸颊旁边的头发,盯得海尔森不得不伸手把它们别到耳朵后面。
  “有事?”他问。
  康纳认真地点了点头。
  “哦,那等会儿再说。”海尔森做着手势,让他到楼下等着。但康纳并没有按照海尔森的意思下去,他就紧紧地跟着他,把萝拉堵在最后面。
  “康纳,你能不能先让我去洗个澡?”海尔森问。
  “你洗澡为什么叫她?”康纳侧过身,把萝拉从肩膀后面露出来。萝拉立刻埋下了头,把两只手都藏到围裙下面,这让康纳觉得自己在仰仗着和海尔森的关系而欺压一个柔弱的女仆。他立刻又侧回来,把萝拉挡住了。
  “她要帮我收拾衣服。”海尔森回答。他等着,康纳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于是他又问:“你要看她怎么帮我收拾衣服?”
  康纳没说话,海尔森拿他没什么办法,也懒得去想支他离开的招,摇着头继续往楼下浴室去。仆人已经烧好了水,见他下来便注满了浴缸,康纳一直跟到浴室里,萝拉只好在门外站住了。
  “你让她进来。”海尔森推了推康纳。
  康纳往后看了看,萝拉仍然埋着头,他往后退了退,把她让进了浴室里。
  海尔森对康纳明知道自己要脱衣服却还堵着门口不让他关门的行为非常不满,但康纳执意站在那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去赶他。康纳或许是个好孩子,但当他想要跟他作对时,他从来没能赶走过这个高壮的儿子:借口和理由说不动他,而武力也打不动他。
  “你要看我脱衣服?”海尔森问。康纳没说话,他一会儿往后看,一会儿往前看,萝拉埋着头,微微侧过脸看了看他,往海尔森身边走了一步。“哦,康纳你让我关上门好吗?”海尔森绕过萝拉推了推康纳的肩膀,康纳往后退了半步,但他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退到海尔森能关上门的位置。
  海尔森皱起了眉头。他最后转过身去,脱下斗篷递给了萝拉。
  萝拉提着斗篷的肩膀,将它轻轻地搭在手臂上。康纳站在身边让她感到很尴尬,但更尴尬的是,康纳伸手把她搭在手臂上的斗篷提了上去,随便抓在手里。
  “你能出去吗?”康纳问,萝拉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海尔森一眼。
  “你为什么不能出去?”海尔森很不高兴地问。
  康纳回头看了一眼,他侧过身,冲萝拉撇了撇脑袋。萝拉又抬头看了海尔森一眼,她没动,但康纳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推了出去。
  “你为什么不让我的女仆做她的工作?”海尔森问,康纳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我也可以帮你收拾衣服。”康纳像萝拉那样把斗篷领子提着甩了甩,搭在手臂上。他动作倒是不算笨拙,但力气大得海尔森担心他把领子揪下来。
  “……那算了,你出去,我不用别人帮我收拾衣服了。”海尔森挥了挥手让康纳出去,但康纳并没有动,还在他重新看过来时后退了一步,用背把门挡了起来。
  海尔森叹了口气,他停止了脱衣服,站在浴缸边和康纳对峙。康纳不说话,他也不说话,这种沉默让他感到十分不舒服,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被往下压。好在康纳慢慢地把目光移开、开口和他说话:“水要凉了,父亲。”
  海尔森哦了一声。他突然想放弃泡澡,但是皮肤上的感觉让他难受。他急需清理,只好绕到浴缸另一边,把衣服脱下来扔在旁边的凳子上。
  只是康纳也跟着绕了过来,把衣服都捡起来卷在一起塞进了洗衣桶里。海尔森呻吟着把它们又拿了出来,将需要单独清洗的几件搭在了椅背上。“你去叫萝拉进来。”海尔森踢了一下康纳:“她知道怎么分它们。”
  “你告诉我,我来分。”康纳别着脑袋,眼睛却往海尔森那边瞟:海尔森已经老了,但康纳知道很多年轻人的身体也不如他。
  “我不知道怎么分,这事一直是仆人在做。”海尔森背对着康纳爬进浴缸,把自己沉到热水里,水是有些凉了,这个澡泡得不算很舒服,但也能凑合。他解开散乱的头发,想把它们重新束起来,康纳靠过来碰了碰他的手指。“你要干什么?”海尔森问。
  “嗯……你可以洗好再叫仆人来分。”康纳把手指插到海尔森的手指和他的头发之间,海尔森慢慢地把头发放开了,康纳立刻把它们捏住,用手指梳理起来。
  “你想让洗衣妇洗到什么时候……轻点,别拉这么紧。”海尔森反手拍了拍浴缸边沿。
  康纳没作声,他微微放松了手指,然后把它们重新捆了起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海尔森挥了挥手:“去让萝拉进来收拾衣服。”
  康纳还是没作声,他知道海尔森不想让他站在背后,也不想在这时候被他观察。他退开几步,在浴室里绕圈子,一会儿看窗外,一会儿观察海尔森斗篷上的绣花,一会儿又斜斜地撇过浴缸和海尔森的脸。海尔森非常尴尬,他也一样,但他不想出去,更不想让那个女人进来。
  “好吧……你不叫她也行,出去。”海尔森又挥了挥手。
  康纳忽然有点生气,他抓住海尔森的手腕——这一下,他摸到了海尔森皮肤下的骨头,那点气头立刻消了下去——海尔森吓了一跳,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尴尬得想把海尔森的手甩开。但他的手指似乎是有些发抖,让他根本没法如愿松开。他抿着嘴唇,一边想现在要做点什么一边把视线到处挪,一会儿落在海尔森的腿上,一会儿落在海尔森的胸膛上,他看到了一些刀伤,这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缓解尴尬的话题:“那是怎么来的?”
  “嗯?”海尔森撇过头,盯着康纳。
  “那个,”康纳顺着海尔森的视线看回去,他的额头上有一道伤疤,他立刻抬了抬下巴,示意那个位置:“那个,是怎么来的?”
  “这个?”海尔森抬起手摸了一下那道伤疤:“忘了。”
  康纳哦了一声。他又想了想,再次抬了抬下巴示意:“那那个呢?”
  “嗯?哪个?说明白点。”海尔森皱着眉头问,康纳立刻伸手触了触他的下巴。
  “下巴上这个。”
  “也忘了。”海尔森回答他。
  “那你有哪个是没忘的?”康纳不耐烦了起来,他把目光从海尔森胸膛往下挪,等着他说出那道伤痕。
  “肚子上那个。”海尔森更不耐烦地回答他。
  “这个?”康纳把视线集中到了海尔森的腹部,他找到了那道伤口,它看起来并不长,也不宽,于是他把手伸进水里,指尖按在了疤痕上——他立刻感觉到海尔森的身体用力地跳了一下,这提醒他这个举动并不妥当:他的手臂上套着袖剑,而海尔森的肚子毫无遮拦,皮肤就在他的手掌下面随着呼吸起伏。
  康纳紧张得全身冒汗,海尔森的肌肉在他手掌下面绷了起来,他知道海尔森一定也紧张得头皮发麻。他匆忙地用手指抚摸过那道伤口,指尖蹭过更加柔软而容易被带起皱纹的皮肤,然后将手收了回来。
  “那这个是怎么来的?”康纳问。
  “一个孩子刺的。他想保护他的母亲。”海尔森回答他,康纳听出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十四岁就能打熊那种?”
  “康纳,你想在我身上留这种伤口可能比他更困难。”海尔森坐了起来,让那个位置尽量避开康纳的视线。
  “我从没想过在你身上留这种伤口。”康纳生气地甩开了海尔森的手。
  “无论是哪种,总之,你不会比他更轻松。”海尔森立刻把手摁下去,在水里晃了晃。
  康纳哼了一声,海尔森站起来,从浴缸的另一面又爬出来,背对着康纳擦干了身上的水。他这时想起萝拉没有拿替换的衣服来,便回头看了看康纳,但在开口让他去帮自己拿干净衣服之前又把头扭了回去,走到椅子和洗衣桶边,思考要暂时披着哪一件衣服上楼找干净衣服——不,没有,他叹了口气,又扭回头望着康纳:“你能叫萝拉去给我拿替换用的衣服吗?”他问。
  康纳想了想,他卸下袖剑,把身上的刺客外套脱下来递了过去。
  “……这件衣服你什么时候洗的?”海尔森问,康纳别着头没吱声,他更加笃定这件衣服已经很久没有洗过了。他叹了口气,扭回去继续思考要在这堆脏衣服里找哪一件来临时披一披,康纳忽然展开那件刺客的外套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可以穿着这件衣服出去。”康纳说。
  “不用了,我有别的。”海尔森终于拿起了那件斗篷。
  “你不是要穿干净的吗?”康纳把斗篷从他手里拽出来,重新搭到了椅子上。
  “你这件衣服干净吗?”海尔森反问,康纳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把外套又往他身上裹了裹。“所以,你上次什么时候洗的衣服?”海尔森有气无力地问,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弃和康纳沟通,直接去门口瞧瞧萝拉还在不在。
  “我经常在洗,不然血会洗不掉。”康纳不高兴地回答他。
  “所以上次是什么时候?”海尔森固执地追问。但康纳绕过了这个问题,他哼了一声,把衣服拽过来揉作一团塞回给了康纳:“去叫萝拉给我拿衣服来,然后自己去把这件衣服洗洗。”
  康纳没动,也没再说话,但同样的,他也没有再把外套抖开。海尔森叹了口气,用斗篷围着腰,走到门口,萝拉果然在那里,她带来了替换用的衣服,海尔森感谢了她,把这套衣服拿了进来。“哦,你看,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让她进浴室了。”海尔森把干净衣服抖开,在康纳面前晃了一晃,然后才穿上。
  “那你能让她只干这事吗?”康纳问,他的外套被海尔森揉得很皱,没法再穿,于是他原样卷起来,也塞到了洗衣桶里。
  “嗯?”海尔森抬着声音问,康纳把头扭到左边望了望,又扭到右边望了望,再扭到左边,总之就是不和他面对面说话。
  “我不喜欢。”他说。
  “我还不喜欢你跟刺客混在一起呢。”海尔森穿好衣服,开门让萝拉进来收拾。他忽然觉得这时候并不适合让她在场,但她已经进来了,把康纳的衣服从洗衣桶里拣出来,抖开和海尔森的外套搭在一起。
  “这不一样,总之,我不喜欢。”康纳嘟哝:“你不跟她在一起也没关系不是吗。”海尔森咳了一声,提示康纳萝拉就在屋子里听着,但康纳并没有停下:“你并不爱她,你只是有这种需要,但是也并不一定是她。她也不爱你。”
  “我们别在女士面前讨论这种问题好吗?”海尔森问,康纳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出门去,到离浴室远一些的书房里去说话。“你准备说什么?”海尔森问。
  康纳抿紧嘴唇,他想说要海尔森离开萝拉,或者别的女人,劳拉也好,莎拉也好,谁都别要。他并不需要她们,她们也只是想要别的东西,财富,地位,名声,而并不是真的爱海尔森,海尔森想要的东西在她们身上都无法得到。
  但最终,他只是抿着嘴唇,没有再说一句话。
如果你感到悲伤  就承受吧
如果老夫感到喜悦  就与你分享吧
偏离正轨的话  就斥责你吧
犯了过错的话  就原谅你吧
如果你无处可归  老夫就当你的后盾
顶端 Posted: 2017-12-05 22:5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2-18 20:2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