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IDW】SG救护车/药师 <Liars>拆注意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汪汪圆
天啊我居然注册成功了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
腐指数: 120 螺丝钉
能量块: 557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3
最后登录:2018-01-25

 【IDW】SG救护车/药师 <Liars>拆注意

IDW设定,SG救护车和主宇宙药师

大概是一个单恋的小飞机玩不过老油条的故事。

【警告】哭哭的药。不完全和MTMTE剧情一样,这里的救护车实在是……这篇就是为拆而拆,为虐而虐,看到后面怕是会萎(笑)

------------------

“所以说,该从哪里下手?这里还是这里呀?”药师憋笑的表情带得整张脸都扭曲了。看着困在手术台上的救护车,他此时正在实现自己几年以来在脑海中想象过无数遍的场景。药师被发自火种的一波波愉悦刺激得停不下动作,用救护车厌恶的任何方式去戳他,动他,好像摆在那里的是一块芒果布丁。

救护车毫无反应,甚至有点想笑。

上一个记忆中的场景是什么来着?哦是那个想要诬陷他的倒霉蛋。握着他的把柄想要“告发”他,好在老大了解救护车,没有听信那个迷你金刚的谎言——好吧,至少谎言有一半是真话。不过比起众所周知的“丧心病狂的救护车在拿别的汽车人搞机体实验”,老大明显对于“救护车正准备投靠霸天虎”更感兴趣罢了。

而救护车并不会投靠霸天虎。霸天虎根本不会收他,威震天不喜欢背地里有机会就插他一刀的人,而救护车最爱干的事就是插人一刀,不限于后背。

持续的轰鸣声,救护车露出厌恶的神情。对方本来是安着手的地方正插着一把电锯,接触不良般启动又关闭,震得救护车接收器直疼。他发出一声无奈的呻吟,大声说:“拜托,能把那玩意关上吗?”

吭声的救护车引起了药师的注意,他猛地靠近手术台上的人,另一只不是电锯的手怼上了他脖颈的线圈。也不太妙,因为那只手插着五把刀片。

“如你所愿。”药师故意压低声音,但兴奋却使语调颤抖起来。救护车觉得更好笑了,从他上线开始,这个有着机翼的tf就没停下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戳这戳那胡言乱语,他虽然叫他救护车,但救护车发誓在他四百万年的生命里从不认识这样一个白橘蓝配色的飞机,向U神发誓,白橘蓝绝对是他最厌恶的配色。

可惜药师并没有注意救护车芯里所想,他看起来快要随时电压上升晕过去了。

“哦普神你真可爱。”药师的电锯手变回原状,用手拍救护车的侧脸,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你该看看你的表情,在我们相处的几百年里你可从没这么委屈过。我很好奇如果我这样……”

药师手指的刀片划过了颈部线圈,细微的液珠渗了出来,救护车感觉颈部一阵凉意。细小的伤口比一整个断面的感觉还要敏感。

救护车很擅长掩饰。他看着贴近他的人,同样盯着对方的颈部,在处理器内模拟着思考着,当他的双手扼住对方的脖颈,发力收缩时发生器漏出的电火花声,以及最后的最后整个管线被扯出来,是个怎样的场景。如此令人享受的画面。

而他居然不自知。

“哈哈…”救护车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药师稍微愣了一下,面甲升起怒容。他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他可以面无表情,可以唾弃对方,但他不应该这样笑!那是不屑的笑,看不起的笑,药师最受不了被别人瞧不起,尤其是与救护车对比。“救护车是赛博坦最伟大的医师。”在过去的几年里,如魔音绕梁,总有不同的人告诉他相同的话。但他自诩是救护车的朋友,他们是学院最形影不离的好友,他为朋友祝贺,在救护车每一次的成功后陪他参加庆功宴,为他祝酒。

他以为他们惺惺相惜。

渐渐的,救护车的名声越来越大,他甚至想参战,原因是那可笑的“这样就可以救治更多的人”。药师不理解那一份对所有人都平等的慈悲是否是救护车与生俱来的,但他嫉妒那些平分了救护车关爱的人。他们只是听说过一个名号,但只有药师是接触过救护车的人,就因如此,难道自己不值得多分得一些吗?

在救护车向他道别,却又根本不在意有没有得到药师的回答后,药师的芯理防线崩塌了。他走的那么果断。

以前对他的敬仰通通都变了味,化掉了,又被他重塑到一起。他把救护车当朋友,但救护车抛起了他。

他让自己沉迷研究,火种里黑暗的空洞在扩张,他迷失了。

直到DJD的到来,那个紫色的履带机向他伸出了手:“我的名单上还有一个空位。”

……

天知道他付出了什么,才能如愿把这个占据自己大半机生的医生绑在这里。

他可不是让他来这嘲笑自己的。

“你他渣的在笑什么?”

救护车终于笑完了,想擦擦清洗液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只能任由液体蒸发。

“你从刚才就开始的那种想动手却又没法下手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如果我是自由的,我怕是很会喜欢你这种类型。”

药师的手在颤。从刚才救护车上线开始,他就察觉了不对劲,但他觉得他能扛住这个。

接着救护车开始盯着他看。从光学镜开始一直向下,机舱的黄色玻璃挡住了大部分视线,但那独特样式的前挡板还是凸显出来。救护车的老毛病犯了,他吹了个口哨。

药师发出了一个音节,好像是一声咒骂,接着立马转过了身。沉默良久,他又快速转了回来,质问的声音夹杂着怒气:“你究竟是谁?”

“如你所见,我是救护车。”

“…”药师沉默了,他看着救护车的光镜,这分明就是那个救护车。他身上故意留下的缺口还安然无恙地嵌在上面,药师曾提出为他修复,但被拒绝了。

这个身体,确实是救护车的。

药师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刚开始热烈兴奋的处理器被浇灭,医生天生缜密的线路正在互相打架,一跳一跳的。

“…但我明显不是你认识的救护车。”

啊,果然。现在药师非常冷静,DJD抓人的方式虽然不能说是人人皆知,但他们确实以不择手段著称。如果本来不在名单上,那么就不存在因为私人交易会被再加进去。还是被骗了。

所以现在台上的这个TF,并不会是真正的救护车。

把刚刚的心情嚼在嘴里就跟嚼蜡一样,甚至还有点呛。药师兴致缺缺,远离了手术台,仿佛远离感染源。

他放弃了思考。终究是没法抓住你啊…药师靠在医疗架上,芯里疼得窒息。自从救护车走后,他就常常这样。他明白这不是生理疾病,是芯病。

他解除了手术台的禁锢。他不想看见和救护车一样的脸,也不想再看一个陌生人对他的嘲讽。

“从这出去,如果你想干别的,立马会有人进来把你打成筛子。”

但没有任何声音。

药师再一次恼火起来抬起头打算冲对方吼,但被近在咫尺的镜像惊得憋了回去。

太近了。救护车的脸就对着他的。救护车正眯着光学镜打量他,药师觉得自己无处躲藏,事实上他也并不想躲藏。梦境里的画面再一次浮上脑海,那折磨他多年的梦境。

【他被按在办公桌上,一双橘色的手在触碰他身上的每一块装甲,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每一处碰到的地方,都让他感受更深。】

“你作为医师的感官也太迟钝了,竟然没注意我靠近。”救护车用手去抬他的下巴,药师正在发愣,没阻止他的动作。

【对方在片刻的轻柔后猛地架起他的腿,他知道身前的人是谁,他能感受到。没有多余的动作,进入得毫不费力。他发出呻吟声,感受身体里的每一寸。】

救护车的拇指覆上药师的嘴唇,轻轻摩擦。药师被困在梦境里,伸出小舌舔舐他的指尖。

【身上的人越来越发力,药师被冲撞得没法招架,只能锢住身上人的肩膀,随着动作摇晃。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药师发出小小的音节,救护车嗤笑,顺势把手指插进对方的嘴里,药师沉迷这种触感,如果是救护车,他的一切他都能接受,就像以前那样。

【深入脊椎的快感让药师流出清洁液,他不在意,此时只有身上人的动作是真实的。他渴望这个很久了,哪怕他不愿承认,他讲内芯的苦衷倾诉,但身上的人不说话,只顾动作。于是药师害怕了,他开始挣扎,他不断地叫救护车的名字。紧接着,触感消失了,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药师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喊住他,却没法发声,他想站起来捉住他的影子,却只能穿过一片烟雾。一切都消失了。】

药师猛地打了一个颤,意识开始回流,他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责怪自己为何再一次被梦魇拐走。他打掉救护车的手。

“快滚…”

“…你想好了?”救护车根本不在意对方的突然转变,他已经看明白了。接下来他要好好陪他玩。

救护车悄悄把另一只手摸上药师的机翼,惹得他微微颤抖。看了他的反应,救护车兴趣更浓,也许在掐断他脖子的娱乐活动前,可以再加些料。

他干脆整个人罩了上去,手臂越过机翼上当,用恰到好处的力道结结实实地抱住了药师。

救护车看不见药师的表情,只觉得飞机医生从僵硬变得颤颤巍巍,他没有挣扎,甚至逐渐靠向了救护车的怀抱。

跟我想的一样。救护车把下巴放到药师头顶,笑容转瞬即逝。软化的态度决定事态发展的方向。

于是救护车开始摩挲他翅膀与机体连接的地方,小飞机抖得更加厉害,却抬高身子继续寻求抚摸。

说真的,救护车觉得药师的反应真是可爱极了。他能感受到药师埋在自己脖颈的吸气声,有点痒,但是感觉不错。看起来药师在用感官欺骗自己的神经,在用气味麻痹自己,劝慰自己这就是那个真正的救护车。

救护车识破了这点,他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他邪恶的本性显露无疑,却又完美地隐藏。他装出遗憾的语调,轻轻对怀里的人说:“你要知道,我并不是你芯里所想的那位呀。”

效果很好。他听到怀里的tf的抽气声,紧接着他的重量塌下来,胳膊也紧紧圈住了救护车的后背。救护车好奇他接下来的反应,双手向后抚摸他的后背,像是要提醒他真实的存在。

“……不…”药师终于说话了,带着浓重的鼻音,好像隔着浴缸。他抓得更紧了,整个人都要挂在救护车身上。

救护车内心异常愉悦,却故意掰开药师的胳膊,向后迈了一步,让他能看清楚自己嫌弃的脸。他看着药师发红的面甲和瞬间耷拉下去的机翼,他知道该怎么做。

“不?那么我就离开了。”他转过身,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他想要那种效果。

就是这种效果。药师突然一步追过来,抓住他的手腕。医生从不发抖的手此时抖得像坏掉的发动机,但力道坚定。

“不!你不要再走了!”药师的声音把自己都吓到了,“这次不会……”

“那你有什么可交换的呢?”

“…交换…?”药师看起来快急哭了,连手劲都软了下去。“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药师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他不知道对于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会不会对救护车有同样效果。

“…你们以前…是怎样的?”救护车歪了歪头,提出疑问。

再一次被提醒眼前的人并不是真正的救护车,药师芯中莫大的悲伤占据了上风。但紧接着,一股积攒了半生的欲望腾升起来,席卷了他的脑模块。他可以实现自己的梦境了。

药师没有回答,他松开了牢牢牵着救护车的手,将自己送上。他试探地环上救护车的脖子,垫着脚去亲吻对方的唇。

触碰上的一刹那,药师深刻感受到了梦境与现实的不同。救护车的唇是有温度的,他浅浅的啃咬,不敢做得过火。他生怕救护车再一次离开,留下他一个人。

而救护车则比他入戏许多。他受够了药师小心翼翼的舔舐,抬手按着药师的头更加深入这个吻。他在自己的世界可没少做过这样的事,但也从没在伪装下做这样的事,他现在兴奋极了。

药师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救护车的舌侵入他的口腔,药师不想放过救护车的任何动作,他配合着,让他在自己身上拿走一切所需的,他要做的就只有服从。如果这能让他得到想要的,他什么都愿意做。

救护车贴近了他。他们的前置面板紧贴在一起。救护车的手向下滑,轻叩面板。药师的面甲有些红,因为自己独特的构造,他的面板不像常人可以控制向侧面滑开,他的面板只能手动掀起,像是什么机关。

药师羞于开口,况且救护车正霸占自己的唇舌,他也没法开口。药师打算沉浸在这个吻里,但救护车似乎没这么大的耐心。

他主动打断了液体交换,留下药师一个人气喘吁吁。

“我亲爱的,如果你不想认真,那我尽可以离开。”

如他所想,关键词一出,药师便什么都不顾了。药师是真的害怕,他的机翼不像之前那样骄傲地立着,连膝盖也弯曲起来,他抬头用光学镜与他对视,一副示弱的样子。

“等等…”药师下了决心,他转过了身。但救护车不给他这个机会,立马过去把他转了回来。正好卡在挡板掀起来一半的位置。

药师的脸一下就红了,局促地愣住不知道目光放在哪里。

救护车非常喜欢眼前的景象,还没解放出来的输出管抵在挡板内侧,他小小地吹了个口哨。

药师的脸更红了,他立马用两只手挡着下面,不敢抬头看救护车。

救护车真想搬个椅子来看看他究竟能保持这样多长时间,但他的小兄弟则不是很同意。

“你说过要像以前一样的,继续啊。”救护车抬抬下巴。

对的,像以前一样。他要自己实现这个谎言。药师按捺自己的羞耻心,想要移开手指,但他的手好像和挡板焊在一起一样动弹不得。他在心里咒骂自己不合时宜的羞耻心,他从没在别人面前这样过…他从来没用过这里…因为救护车他从来都没有…

一双火热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背,药师差点摔到地上。救护车一只手推着他的肩膀靠向墙壁,另一只手拉扯他遮住隐私的手指。

背部靠上墙壁的冰凉触感终于让他松了力。救护车毫不费力就拉开了他的手。他们贴的太紧了,药师努力想向下看,但他的视线被救护车的胸甲阻挡,只能凭感觉猜测对方的动作。

救护车掀开了药师的挡板,凉飕飕的空气蛰得药师直往后缩。救护车用两根手指试探性地触碰药师湿漉漉的接口,那火热的地方比救护车猜测的湿润许多。

药师看起来既兴奋又害羞,脸埋到救护车的颈侧。救护车抓紧了药师适合把握的腰,继续探进那处私密的洞穴。他戳开保护叶片,浅浅地进入,又退出来,带出来更多的润滑液。药师想缴紧自己的腿,但救护车的腿卡在他的两腿之间,他只能无力地挺腰。又一次浅浅的进出,药师发出哼叫,很轻微,但是因为他的头部贴紧了救护车,救护车听得一清二楚。

他需要更多这种可爱的反应。他直接把在保护叶片外面画圈的两根手指插进了接口,叶片顺从地打开,入口被水滋润的足够饱涨,发出黏稠的水声。

药师已经期待许久,他发出满足的叹慰,调整底盘位置让接口更好地承载手指的侵入。手指弯曲着,擦过每一个可以引起机体战栗的敏感节点。救护车能感受到药师的腿夹得更紧了。

“你很湿,稍微弄弄就这样了,还这么听话。你们经常这么做吧?”救护车眯着眼睛,声音掺着杂音。

“呃…”药师没有回答,他咽下否定,他此时只用撒谎,他需要让自己沉浸在谎言里。

“我相信他从没这样做过…”救护车抽出了手指,捞住对方立马垮下去的腰。他一下把药师掀到了旁边的金属桌上。对于一架飞机来说,药师重量太轻了,身形也过于纤细,好像经不起折腾。

药师趴在桌子上,刚才捂着挡板的手上沾满了润滑液,一时没法撑起身子。

不过不劳药师费力,后方的救护车靠了过来,前推他的膝盖让他将底盘抬高。药师的面甲挤在桌面上,很难受,但他毫无怨言,他很开心,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他都乐于接受——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触碰他的保护叶片,不可能是管子。药师意识到了那是什么。救护车正在舔他的接口。

这太过了。清洗液一下涌了上来,药师的光镜没能盛住它。药师努力想回头,但桌子实在是太滑了,他的胳膊也没什么力气。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救护车的舌剥开保护叶片,顺着缝隙滑进内置管道。他抬起光镜,却只能看见一对立着的机翼在剧烈地抖动。

后方类似咋舌和吞咽的声音听得药师恨不得关掉音频接收器。但这一切都是他开的头,何况对方是救护车…

“……”节点反馈的快感使药师几次差点下线,他毫不在意自己的音量,他已经压抑太久了,这时需要好好释放。

“其实外面根本没有什么'能把你打成筛子'的守卫,对不对?”在关键的一刻,救护车收了手,突然问出一句。

药师已经蒸发成泡沫的脑模块根本没法运作,他呻吟着,膝盖已经滑了下去,以一个非常不雅的姿态瘫在桌面上。

救护车沉思了一刻,把桌面上的tf翻了个身。本来看起来已经没力气的小飞机突然坐起来拉住了救护车的手臂,将救护车拉得一踉跄。药师伸出另一只手摸上救护车还没解放的前置面板,抬头看着他。

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挽留他,以前错过的,他只能现在来偿还。即便是这样的方式。

救护车发出叹息,他为现在的发展感到满足,他愿意陪他演下去。

救护车打开了面板,他看着药师痴迷的神态,芯里充斥凌虐的欲望,多么可怜啊。

救护车把他压回桌面,将他的双腿扛在肩上。药师没忍住发出惊叫,与其说是吃惊,更不如说是惊喜。他勾住救护车的脖子,将他拉的更近。他笑出声。如果谎言能满足他的欲望,他愿意永远活在谎言里。

“呃——”轻笑变成了闷哼,救护车的输出管直接没入了接口。药师把它吃得死死,活动底盘让管子研磨自己的内部。他要感受救护车的全部。

救护车开始动作,药师的内部又紧又湿,再加上药师自己努力的配合,一切都很顺利。

他记不得像上次如此顺利的对接是什么时候了。救护车难得感慨起以前的日子,莫名伤感。

但显然有人比他更伤心。呻吟声掺杂了啜泣,药师在哭。

救护车吃了一惊,但他最爱的场面,一个是别人的惨叫,另一个就是别人的哭喊。这不是惨叫又不是啜泣的声音引起了救护车的不满。他觉得挫败,但他是个耐心的医生。

“我亲爱的小鸟,你在哭什么?”

药师听到了这个称谓,愣了好一会,再也憋不出了,抽泣声越来越大。

“…我只是觉得…很开心…”药师捂紧自己的脸,尽最大努力把清洗液憋回去。但清洗液从缝隙里涌出来,在桌面上凝聚成闪光的一摊。

“…哦是吗,是因为你心爱的医生,在抛弃你这么多年以后,依旧没联系过你吗?他怕是已经把你忘了吧?”救护车挺腰,让管子更深入药师体内。

药师听闻更难过了,想要反驳却又说不出话。接口被刺激地不停收缩,救护车被吸得爽了,又顶了好几下。

啜泣声被撞得零零散散,呻吟和哭声的结合,救护车突然喜欢上了这样的声音。他希望听药师哭得更难过,这样他会更兴奋。

“你有没有想过,你在他身上投放那么多精力,但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你,甚至…”救护车停了下来,他能感受到药师的悲伤,接口一度缴紧,救护车又忍不住抽插数次,逼出更多带哭腔的呻吟。

“…哈哈…甚至他根本不把你当朋友。他现在就可能在外面和他的小男友忙着幽会。”

药师的心结被戳中,悲伤吞没了他,他开始挣扎。他自以为可以沉溺谎言,却被谎言打了耳光。

这才对嘛。挣扎啊,痛苦啊。救护车按着药师,狠狠进出,力道之大带的桌子都开始发出声响。

“呃…啊…你不是他……”药师努力挤出这几个字,他看着这个和救护车长得一模一样,所作所为却完全相反的tf,内心的恶意汹涌而出。“…你…出去啊…”

“刚才是谁拉着我让我不要走的?”救护车更卖力地与身下人对接,行为更像是强拆而不是正常的拆卸。

药师快被累积的快感压垮了,那脆弱的谎言正像外星生物一样想从他的火种舱钻出来。

太疼了。他不知道是身体上还是芯理上的痛,在这一刻所有的痛苦都涌上来。廉价的清洗液不停地掉落,他不再掩饰。痛苦是如此尖利,遮掩它的手都会被刺痛。

救护车得到了他想要的。药师很痛苦,他哭得极度伤心,不停地咒骂他,光镜中满溢的仇恨要将他吞噬。

救护车爱死了这个。

终于,在最后快速的冲刺中,救护车过载了。他将对接液全部灌在药师的次级燃料箱里,药师完全被他捅开了,张开的接口不断吐出多余的液体。

救护车清理好自己,满眼笑意。即便在最后,那小飞机还想掐死他,可惜那绵软无力的手根本对他构成不了任何威胁。

药师带着仇恨和屈辱下线的。救护车将他抱上充电床,连接好充电线。之前想要掐断他脖子的想法被取代了,他现在觉得,让这个医生活着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架小飞机的名字。

“晚安,医生。”

【END】

(即便到最后药师也并没有被任何一个救护车记得呢(笑))​​​​
顶端 Posted: 2017-12-17 23:10 | [楼 主]
百无一用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56
腐指数: 290 螺丝钉
能量块: 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9(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6
最后登录:2018-02-23

 

这篇……太扎心了【虽然拆让我看得很爽】
顶端 Posted: 2017-12-23 12:37 | 1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真的是……扎心扎到透心凉啊。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7-12-23 13:27 | 2 楼
医生366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8
腐指数: 50 螺丝钉
能量块: 185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0(小时)
注册时间:2017-10-05
最后登录:2018-02-20

 

顶端 Posted: 2018-01-01 16:54 | 3 楼
cherry68
TFS新人,讚嘆此坑這麼大這麼深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5
腐指数: 185 螺丝钉
能量块: 4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1(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07
最后登录:2018-02-24

 

扎心……扎的好痛………
顶端 Posted: 2018-02-11 12:50 | 4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3:5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