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G1】记惊天雷的一次巡逻意外(触手/产卵/内窥)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抖s的银子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3
腐指数: 635 螺丝钉
能量块: 187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0(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03
最后登录:2018-02-24

 【G1】记惊天雷的一次巡逻意外(触手/产卵/内窥)


警告:本文内含异形生物/触手/产卵/失禁/内窥play
免责申明:他们不属于我,文章属于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没错,我就是ooc狂魔。




01


这本该只是一次平常的星际巡查。他不应该沦落至此。不该被.......

惊天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现在的处境,希望能找到突破口。

视觉传感,雷达,定位通讯系统,全都被关掉了。翻译过来就是看不见当前的处境,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别人也找不到他。惊天雷试图想办法从内部打开,但是失败了。看来这伙人很清楚赛博坦人的身体结构特征。手被扭在身后绑住了,之前发疯一样的挣扎过了,也没能挣脱。腰腹部感觉有被装上什么装置,虽然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但是肯定不是用来让他舒服的。腿部倒是没什么束缚,试着行走过,不一会就碰壁了,看来是被关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至于变形飞行什么的,那是更不可能了。

惊天雷觉得奇怪,既然这伙人熟悉赛博坦人,为什么不直接用抑制钳控制他的行动,而是用这么原始的工具绑着他,虽然也很有效......

[他渣的......]

惊天雷想骂人,但是他发现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一些哼哼,看来连发生器也被关掉了。这让他气的胡乱朝前方踹着空气,就当踹在那个炉渣红蜘蛛身上了。

惊天雷今天本来休息的,要不是红蜘蛛求着(或者应该说是强迫)跟他换班,他是不会到这片宇宙扇区来巡查的。也不会因为接收到一个霸天虎的求救信号,好奇想去看看,而被困在这个星球上。

[那个求救信号就是一个陷阱,而我上当了!这太丢人了,回去红蜘蛛肯定会指着我的鼻子嘲笑我的......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

惊天雷闷闷地想着,他甚至觉得他已经听到了红蜘蛛那沙哑尖锐的笑声———

“哐哐哐!”空间猛烈地一晃,打断了惊天雷的自嘲。地面开始慢慢向上移动起来,周遭的环境逐渐变得嘈杂,听起来像是很多人说话的样子。

[这下好了,众目睽睽之下,逃出的胜算又少了一些。]

当空间稳定下来后,惊天雷变得紧张起来,开始在芯里演算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不管是严刑拷打,还是分尸解体,都算是有个芯里准备了。但是,如果惊天雷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的话,他就会发现他的预演毫无用处。

惊天雷降落的这颗星球,是宇宙最大的交易黑市之一,迪西克拉斯星球。平时你在星际地图上是找不到这颗星球的,因为他可不想被银河议会追查到,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掩人耳目的方法。当他举行一些大型集市的时候,会开放空间入口,通常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能进入。一种邀请是发出邀请函请来,另一种邀请是市场需求非自愿请来的。惊天雷很明显没有收到什么邀请函。在黑市上,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易,科技,武器,宇宙人口以及一些其他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而可怜的惊天雷对这个星球并没有多少了解。

随着光线的一点点透进,惊天雷感觉到了他的视觉系统正在缓冲上线。等惊天雷看清他光学镜前的景象时,不禁愕然。这个地方简直太熟悉了,他不知道在塞星上看过多少回了。一个角斗场舞台。威震天喜欢在这里训练他得意的战士。惊天雷也有幸受教过几次,那真是受益匪浅。

蓝色的飞行战士现在囚于山顶(环壁观众席最高的地方),被关在一个不明元素制成的能量力场里,只有正面是透明可见的,可以俯瞰整个角斗场。还真是热闹,观众席都挤满了人。甚至都有没有安置座椅,来腾出更多的空间。到底是什么表演,能这么精彩?

正如许多节目的开始一样,一束聚光灯打在舞台中央。一个生物出现在光束中,几个摄影机器立即迎了上去,舞台上空悬浮的八面显示屏都是这个生物的特写......不得不说,虽然见过挺多宇宙生物的,但是这个实在是长得太奇特了,这算什么,就是无数触手的集成体,甚至看不清他的脸在哪,更不用提他是用哪里说话的了。而它(抱歉真的分不出性别,也许没有呢)此时正在发出一些很吵的噪音,应该是开场词吧。

惊天雷试着去翻译,但是他庞大的数据库里居然不包含这种语言。而对方很显然了解赛博坦人,自己却对他们一无所知。惊天雷不禁紧张地直冒油。

[啊———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能听到那个尖叫鬼尖叫的幻听呢!]

观众席突然一阵骚动,回应着那尖叫声。

[哈!还真是应景!多么讽刺......]

当惊天雷再次看向舞台的时候整个机都僵住了。

[这....这.....我的火种源啊,这是红蜘蛛?!那个今天翘班的红蜘蛛?!]

像是回答了他的疑惑,大屏幕上都是红蜘蛛那张欠揍的脸放大的特写。

[普神在上,他怎么会在这里?他都翘班了干嘛还要跑这里来被抓???他傻的吗?傻的吗?傻的吗?]

惊天雷他还指望红蜘蛛能及时发现他不见了来救他回去,毕竟那个紫色的傻瓜是靠不住的。现在好了,唯一知道他在这片区域的人也困在这里了。

过度的紧张和气愤,惊天雷已经没有办法好好思考,只觉得脑电路隐隐作痛。唯一安慰的,至少知道了自己还没有吓得出现幻听。

“啊!!你们这些悲剧的垃圾!!我要求你们立即放开我!!知道你们惹得是谁吗!霸天虎最伟大的领啊————”

即使被舞台地面下伸出来的触手牢牢捆住,红蜘蛛果然还是要嘴欠一下的,但是他们没能让他把牛吹完。

不过这一下惊天雷知道那个腰腹上的装置是干什么的了。红蜘蛛被这个装置窜出来的电流电到一瞬间静止了,还惨叫了一声,很惨的那种,以往在威震天拿融合炮对着他的时候才能听到。这让惊天雷更紧张了,油箱似乎都发疼了。

这时候,触手松开了对红蜘蛛的束缚,任其瘫软在地上,痛苦的呜咽。

观众席又爆发出一阵骚动,欢呼着另一个生物的上场。

看起来是一个有机生物,长得有点像…..怎么说呢,曾经在地球的时候,那些碳基形容的一种叫恶魔的生物。尖尖的獠牙和长长的舌头,嘴里源源不断地流着不明的粉色粘液.....呕...真恶心。

惊天雷开始有点同情红蜘蛛了。

他的长机可谓十分厌恶有机生物,现在要和一个恶心到极点的有机生物肉搏,赢了也会留下芯里阴影了。

什么,为什么知道他们等下要决斗?这不是很明显吗。角斗场,观众,强大的战士。这怎么看都像,一个宇宙黑市强行抓人过来进行决斗表演,来满足观众席上这些芯里扭曲的变态的一种娱乐消遣。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就好多了。只要赢了就行了。

舞台上摄影机器人全方位直播着。

发觉到有人靠近,红蜘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还没直起身子,对面那个恶魔就迅速冲了过来,一把按倒了红蜘蛛,长长的舌头混着粘液在飞行者的面甲上一顿乱舔,并试图钻进嘴里。红蜘蛛顿时觉得油箱内一阵沸腾,恶心至极!反手就是一拳,打翻了这个恶心的生物,向后跳开很远一段距离后,正准备用氖射线炸了这个玩意,却想起武器被卸下了。

“渣的!”这一瞬间的犹豫,让那个恶魔再一次发起了进攻,长长的舌头就这么直直地甩了过来。

“啊——”红蜘蛛吓得尖叫着向后一闪,躲过了攻击,却还是沾上了恶心地粘液。

“你!你这个…口流废液的有机渣渣…”红蜘蛛忍无可忍,打开了胸甲,朝恶魔的脑袋射去了几枚迷你导弹。“哈哈!爆头!尝尝这个吧!你个丑八怪!”

爆炸扬起的烟雾散去,恶魔却是完好无损,身边渐渐消散一层橙色光圈。看来是防护力场。

“什..什么?!”惊讶之余,红蜘蛛快速将双手变形成能量脉冲枪,对着恶魔一阵猛击,却都被立场拦截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

恶魔渐渐逼近,红蜘蛛害怕地向后退去。“啊啊啊啊!!!你别过来啊!!!”

在恶魔再次扑上来的时候,红蜘蛛闭上光学镜一个本能的过肩摔,将对方甩飞。

突然,这位霸天虎明白了。用武器不行,就用武力。

于是红蜘蛛运用自己的格斗技巧,来了一场真人快打,观众席也兴奋了起来,喝彩声此起披伏。很快,恶魔在这场肉搏中败下阵来,被一只手掐着脖子,另一只手抓着脑袋,准备来个头身分家。

惊天雷都想要为他的指挥官欢呼了。

“呃啊!!”突来的电击打断了红蜘蛛手里的动作,地面升起无数根触手,将红蜘蛛的双手提过头顶,固定起来。

惊天雷近乎要冲出去呐喊“这不公平!”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远比“不公平”令人唏嘘。

“嘿!你们耍赖!胜利是我的!我的呃啊——”被输了的红蜘蛛气愤地挣扎着,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更多的电击。

几轮电击下来,红蜘蛛脑袋都快冒烟了“不!不!求你了!求你…..别电了!我,我服输…..”

他似乎闻到了自己电路烧焦的味道。

电击果然没有继续了。换上更多的触手卷上了红蜘蛛不停发抖的双腿,拉成M字,摄像机器给对接面板来了个特写,红色的面板缝隙中溢出了些许淡蓝色的液体……

惊天雷第一次这么清楚得看到长机的对接面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也许....应该别过头去不看,但是不看对自己收集信息不利......还是看吧,同样是飞机,他有的我也有,怕什么。

经过一阵芯里斗争,蓝色飞行者决定继续观察下去。

场上。恶魔凑近红蜘蛛,舌头在小黑脸上试探地触碰几下,看对方只是偏过头咬着牙忍耐,便大胆地整个舌头舔了上去,在面甲上留下粘腻的粉色水渍。舌头舔过面甲,顺着脖颈,细细地舔舐塞星人裸露在外精密又敏感的零件,即便红蜘蛛内芯十分抗拒这种行为,机体却还是因舔弄而微微颤抖。

“啊!炉渣的—唔呜—”

当湿濡的触感覆上对接面板时,红蜘蛛惊呼着想要躲避,却被绕上来的触手伸进了嘴里,撬开了牙关,卷上了舌头,口腔内壁以及喉咙深处的发声元件被延伸出的一些细小的触手照顾着,分泌出大量的电解液从合不上的嘴唇溢出,流满了下巴和胸甲。

恶魔的舌尖在对接面板缝隙间扫来扫去,渗出来的润滑液都舔掉了,却怎么也打不开对接面板。舌尖又在大腿连接处仔细扫荡寻找打开面板的暗扣,也没有收获。恶魔立即转移了目标,捧着红蜘蛛的头雕,将舌头伸进被触手撑开的口腔里,一路向下直抵油箱,将大量粉色的粘液顺着舌头灌进油箱,用舌头搅拌粘液与能量液混合均匀了才抽出来。

“呕—呕—”

一想到机体里即将循环恶心有机物恶心的粘液,红蜘蛛崩溃的清洁液顺着面甲流下,产生了剧烈的反胃冲动。

粘液混合能量液循环进了机体。不知道这粘液到底有什么成分,竟能让机体渐渐发热,体内的散热叶片不得不开始运作,发出微微地轰鸣声。

恶魔此时再一次舔上对接面板,红蜘蛛只感觉自己所有的感官系统都在集中反映那根舌头对他对接面板的所作所为,其他的部件都软绵绵地没有运作的欲望。触手也化出细细的分支,钻进零件间的缝隙进行安抚,特别是那两扇大翅膀的连接处,一定能让飞行者舒服。红蜘蛛还想抵抗一番,但脑模块却接收到机体准备好的信息,自动打开了对接面板。

得逞的恶魔用手轻轻抚摸着裸露出来的接口,像是在触摸一个宝物。恶魔嗅了嗅接口,用两根手指翻开保护叶片探了进去,小幅度地搅动,舌头对着外置敏感节点舔舐吮吸。强烈的快感冲上红蜘蛛的脑模块,他不禁向后仰着脖颈,拱起腰身,将接口再向前送去以得到更多的爱抚。恶魔用舌尖抵着外置节点狠狠研磨,红蜘蛛的眼前闪现出一片雪花,他就要过载了!————

[不!不!别停下!]

恶魔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中断了即将到来的过载,红蜘蛛扭着腰肢难耐地求着解脱,但是恶魔并没有继续动作。

等到机体稍稍冷却一点,恶魔又抚上红蜘蛛的大腿,舌头扫了扫外置节点,便直径插入接口,舌面的倒刺刮擦着内壁的敏感节点,带来酥酥痒痒的快感,触手也帮忙按压着外置节点,甚至释放出微电流助兴。只能任其玩弄的红蜘蛛再一次攀上了过载的高峰——

“唔!唔!唔!!”
被再次压下过载,红蜘蛛不满地抗议着,大腿极力想合拢去摩擦那一点自我安慰......不过只是徒劳挣扎。过一会恶魔又将舌头送进接口,这一次直接顶到了次级油箱的入口垫片。被压下两次过载的飞行者,机体想要过载的欲望被这几下顶撞,又掀了起来。

“求你!这次让我过载吧!这太难受了.....不!不!别停下!给我!”

“呵呵,还没到时候,小可爱,一会再满足你......等到它彻底发挥作用...”

惊天雷已经痴迷的神情被恶魔这一句话给拉了回来,这个恶魔居然会说话!而且能听懂。但此刻惊天雷宁愿他听不懂这污言秽语......

恶魔持续刺激着红蜘蛛,每每到了过载之际就停下动作。

第十五次过载不成,这让红蜘蛛快疯了,也顾不上什么电击惩罚,全力挣脱触手想要一次过载,不然他的逻辑电路板都要短路了。

恶魔按捺住躁动的塞星人,点点头:“嗯....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乖乖别动,接住你的过载,这将十分疯狂......”

红蜘蛛想了想了,积攒了十五次的过载一次爆发,这实在是....

“等下,我看还是算了,不要过载了...哈啊...等...等..啊!!!”

恶魔从身下掏出一根不容小觑的生殖器,贴上小可爱的接口来回磨蹭,尽量裹上润滑液,然后一把扼住想要逃离的腰身,一插到底。接口被撑到一个从未有过的宽度,输入管内壁的零件被拉扯的勉强连接在一起。红蜘蛛疼的整个机身都僵直了。

“啊..小可爱,一会儿要过载,不会儿不要过载,真是任性呢。不要怕,我马上带你去过载的天堂......”

还没等身下人适应这过分的尺寸,恶魔撤出一半,又狠狠顶了回去,撞翻了次级油箱的垫片,摩擦着卡口,然后快速地抽插了起来。不一会儿,机体积攒的快感盖过了疼痛,啪啪作响的电路告诉他过载就要来了,红蜘蛛期待又害怕。

恶魔将舌尖重重压蹭在外置节点上,红白飞行者尖叫着迎来了过载。之前积攒的快感就像一场湍急地海啸,呼啸着冲刷着脑模块,冲垮了逻辑模块,刺激地机身止不住的颤抖————

“不..要..动..了..我..我刚刚已经过载了啊!停下...恩~啊...不要了....啊!!!”

在粘液的作用下,过载了一次的机体像是打开了最高敏感度,每一次触碰都能带来强烈的快感,所以恶魔还没抽插几下,红蜘蛛又一次尖叫着过载了。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不要过载了....哈啊...啊!!!”

“不行了!求你了!够了够了!放了我吧,嗯~啊!!!”

“受不了了,真的不行了,不可以再过载了...求你了...啊啊!!!”

“别碰那里了...啊...停下来你个炉渣...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呀!!”

“再过...过载就...就要坏了啊...求,求你别再...再刺激我的接口了...呜呜呜...啊!!!”


.............


红蜘蛛尖叫着,哭喊着,求着恶魔停下来,这简直就是过载地狱!软弱,无助,在一个陌生又恶心的有机生物面前不断的过载,而最可悲的是,自己的机体还是帮凶,恬不知耻地紧紧绞着那粗大黏腻的生殖器,还为每一次剐蹭到敏感节点而欢愉......真想启动体内的自毁程序,如果这种东西存在的话。

不知过载到了第几次,红蜘蛛觉得自己的脑模块可能已经烧糊了......除了随着过载溢出呻吟和不停颤抖着机体,他已经做不出多余的反应了。

突然,身后传来的剧烈异物感让红蜘蛛清醒了几分。几束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他的后挡板伸了进去,他试图夹紧排出管阻止触手的入侵,但是这一动作同时也夹紧了前面的输入管,恶魔被这一挤差点缴了械,便提起赛星人的腰,加速了进攻,螺旋进出,碾磨着内壁展出来的敏感节点。红蜘蛛被蹭的光学镜直冒雪花片,浑身瘫软使不上力气,触手毫不费劲地摸到了废液储蓄箱,试图探进阀门。

“不!不要动那里!不要动那个地方啊!这太过分了!.....不!!!”

恶魔最后加速冲刺着,机甲缝隙间摩擦着线管的触手也在这一时节变幻成细小的钩子,狠狠扎进赛星人脆弱敏感的线管里用力拉扯,细密难忍的疼痛一下子刺激地红蜘蛛再一次过载,温热的润滑液泼洒在恶魔生殖器的头部,恶魔愉悦地重重一插,抵着油箱口射进满满当当的白色繁殖液,将腹甲撑得微微隆起。

恶魔满足地拔出生殖器,看着不断呜咽抽搐的小可爱,恶作剧地去拉扯堵住排出管的触手。

“不......不...求你了,别这么做,这太令人难堪了——啊!!!”

恶魔嬉笑着拉出触手,已经被挤坏的阀门失去了支撑,轻易地脱落。大量的废液从排出管涌出,同时多余的白色繁殖液也从输入管被挤出来,流了一地。当众失禁的感觉让红蜘蛛绝望地闭上了光学镜,强制下线了自己。即使只有一会,红蜘蛛也想逃避,不去面对现实的不堪。



02

直到恶魔下台,惊天雷才收回目光。消化起接收到的差点让他脑组件爆炸的信息。

这,并不是角斗,这,只是表演。

红蜘蛛打一开始就不会赢,这些打斗只不过是为了增加”性趣“的作秀......

明白这一现状的惊天雷开始感到一丝沮丧,自己等下可能,不,是肯定跟他们的指挥官一个下场。刚刚热起来的机体直接被这个结论给浇凉了。

就在惊天雷缓神的期间,一个新的选手上台了。

哦!这个巨大的半机械昆虫,惊天雷认得,是拉科津星球的进化产物,保留的有机部分依旧令人不爽。他想起自己基地里的那些机械昆虫,觉得没那么讨厌了,甚至还有点想念他们。

大虫朝着观众席示威地吼叫了几声,张开两瓣上颚,吐出长长的吸管式口器,唾沫横飞。

突然,几只粗长的触手拔地而起,向山顶延伸。惊天雷害怕地向后躲了躲。但触手并不是朝他来的,而是向他旁边的什么地方伸去,像是卷住了什么东西,拖了出去。一抹蓝色在惊天雷的面前划过。定在了舞台上。

嗯?这个蓝色的人看着有点眼熟啊......长得跟他们家的情报官似是的,要不是听不懂主持人的话,还以为这这里是塞星呢,净遇见熟人…….

U球的这就是声波!不,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声波为什么会被抓......该死的!他非常想知道!但是现在最紧要的,还是看声波能不能带自己逃离这里。

想想,声波是情报官,平时打仗主要靠磁带部队冲锋陷阵。现在磁带部队不在,而且肩炮也被卸载了,身上也戴着同样的束缚装置。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本事。带着面罩总是很冷静的样子,不知道他面罩后的表情是不是也这么冷静。即使面对这种境况也没有挣扎,难道,他有什么对策?也许这位高冷的通讯官有什么必杀技。

正当惊天雷打算观望他们的情报官打算怎么殊死抵抗的时候,声波向后退了几步,朝红蜘蛛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径直向观众席跑去。
........................

诶?不是.....诶?就这么理所当然的逃跑?

震撼于声波光明正大的逃跑行为,在场的各位都给愣住了。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大门外面一阵吵闹的声音过后,声波被两个守卫架着胳膊给扔回来了。

会场起了一阵唏嘘。惊天雷已经不知道如何吐槽了。难道声波其实是个天然呆?

大虫又吼叫了几声,似乎被声波藐视他的行为给激怒了,屈起后腿,蓄力一跳,重重地踩在声波的胸甲上,磁带舱门被砸出了一个凹陷。声波发出痛苦的闷哼,能量液瞬间溢出了面罩。大虫子接着又是一脚,踹飞声波,将声波踢到了红蜘蛛的附近。声波勉强地支撑起上半身,爬到红蜘蛛的身边。

“红蜘蛛——醒来——我需要你——”
声波开启了音浪震频,企图将红蜘蛛震醒过来。根据分析来看,独自作战,胜算实在太低。

红蜘蛛是上了线,光学镜闪烁了几下,迷茫地看着声波,一副完全没有清醒过来的样子。声波晃了晃红蜘蛛的肩甲,却没能得到更多的回应,而大虫又在开始了新一波的攻击。

“红蜘蛛——无用——”
紧急之下,声波将红蜘蛛举起来,扔出去砸那只大虫。还没砸到大虫跟前,就被地面的触手拦住。声波也被身后突来的触手绑住,双腿被扯开,拉开成一字马。 还没来得及挣扎,对接面板被走来的大虫毫无怜悯地扯掉,剧烈的疼痛逼得声波一声惨叫。

“放开我——立刻——”
触手无视了声波的”命令“,顺着大腿探进接口,扒开了保护叶片,你甚至可以看见输入管内壁敏感节点所连接成的蓝色光带。

大虫提起声波的腰,将接口凑到红蜘蛛的面甲上。貌似体内粘液的作用还未消散,红蜘蛛自觉地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吮吸着声波的外置节点。挡板连接处被生生扯去的刺疼还没褪去,混合着接口被舔弄的快感,刺激地声波微微颤抖着。

“红蜘蛛——停—停—下,住口——”
沉迷于接口的红蜘蛛完全听不见声波的叫停。舌头滑过保护叶片,伸进输入管,时而浅浅地抽插着,时而舔弄着接口附近的敏感节点。声波想合拢双腿,但是触手将它们拉地直直的,越挣扎扯得越开,大腿连接处像要断裂了一般疼痛。

红蜘蛛放过接口,转而来到了输出管卡槽,将面甲贴近嗅了嗅,扯出了管子,舔了舔嘴唇,将管子一口吞含住。

”哼嗯……“
声波努力压抑住差点叫出口的呻吟,而红蜘蛛却像是要逼他叫出声来,一边娴熟地吞吐着声波的管子,一边用手指伸进接口搅弄着。

”红…蜘….蛛…...”
声波用力地攥着拳头,紧绷着机身。对于平时对接经验并不丰富的情报官来说,这么刺激的快感很快就让他招架不住,轻哼一声就射进了红蜘蛛的嘴里,没来得及吞咽下去的交换液溢出红白飞行者的嘴角,顺着下巴流进了颈窝。惊天雷只觉得自己又刷新了对长机的认知。

刚过载的管子还没在红蜘蛛的嘴里温存多久,就被大虫扯了出来,管子的端口与舌尖拉出一丝粉色的细线。红蜘蛛恋恋不舍管子从自己的口中离去,手掌贴着接口一路滑过大腿小腿,直至大虫把声波换了个边,接口对着自己,头雕向着他。红蜘蛛开心地捧着声波的头雕亲吻起来,把面罩亲地湿漉漉的。似乎不满意面罩的口感,红蜘蛛打开了声波的面罩。

”不嗯——“
刚到嘴边拒绝的话给红蜘蛛一个吻给堵了回去。只能咬紧牙关防止红蜘蛛的侵入。但是比起嘴边的战况,声波更担心自己的接口。因为他感觉到一个明显比他接口大了不止一点的尺寸在保护叶片上来回蹭动,还时不时甩动拍打。声波试图放松自己的机身减轻伤害,但是当那个尺寸试图挤进来的时候,声波真个机都紧张了起来。不可能的,这个尺寸绝对进不来的,不管怎么扩张也接纳不下的。大虫并不管这个蓝色赛星人的接口能不能接纳,只是一个劲地往前挤。

”啊!!!唔嗯——“
身后的巨物才挤进来一个头,声波便忍受不住惨叫出声。红蜘蛛趁机将舌头挤了进去,掠夺着口腔的空间,试图挑起声波的舌头含住。被迫尝到自己交换液味道的声波说不出这是什么滋味,只能说他并不喜欢这个味道,便尽力躲避跟红蜘蛛的舌头接触,一场悄声的舌头追逐战在嘴里展开了。

大虫在成功挤进一个头后,一鼓作气直接捅了进去,撕裂的剧痛侵袭了声波的整个机身,握拳的手指狠狠地掐进掌心里,关节捏的咯咯做响。护目镜前跳出的红色的警示弹窗报告着机体的受损情况。声波听着体内输入管内壁传来零件断裂破损的吱呀声,无力地放弃了抵抗,任由红蜘蛛玩弄他的舌头。

声波的接口此时看起来真是非常的糟糕,保护叶片已经被挤压地变了形,叶片间的连接处断裂出一道伤口,渗出着能量液,滴落在舞台上。惊天雷别过头去,不忍芯再继续看情报官的惨状。

进来不是最难熬的,当大虫抽插起来的时候,才是真的苦痛的开始。每一次插入,声波就要重新体验一次内壁裂开的疼痛,即使敏感节点被剐蹭到产生的快感也掩盖不了原生零件被磨损的痛楚。

声波差点地咬上了红蜘蛛的舌头,还好红蜘蛛反应快,将舌头抢救了出来,不然可能就断在声波的口腔里了。红蜘蛛嘴不想闲着,便摸到了声波的磁带舱,将舱门翻折下来,舔上了其中一个磁带转轴,另一个转轴也用手指细致地照顾着。陌生地触感扰乱了声波的换气频率,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声波企图将磁带舱的感官放大来缓解身后酷刑所带来的痛楚,至少能好受一点。

大虫在一阵快速的抽插之后停下了动作,就在声波以为折磨了结束的时候,一个更大的东西挤了进了.......或者说是通过大虫的管子排了进来,而且一股一股的.....声波突然明白过来,大虫,正在他的体内产卵——

”住手——我无法孵卵——唔!!!“
但是大虫可不听声波的解释,继续将卵排入声波的输入管道内,有的卵还被硬生生给推进了次级油箱里头。直到实在塞不下了,大虫才将管子退出。过多的虫卵将声波的腹甲被撑地高高隆起,甚至还有半个卵露在接口外头,可以看到卵上精美的花纹。

在虫卵挤进次级油箱时候,声波的自御系统因为无法解析虫卵而让机体暂时进去了休眠状态。失去了红色光学镜光亮的头雕毫无生气地垂着,大虫用头蹭了蹭也毫无反应。绕着声波转了几圈之后,大虫便趴在一边,等着声波上线。


03

惊天雷脑模块飞速运转着,思考!惊天雷,思考!你可不想跟他们一样的下场吧。
你还有什么可以用的?音爆炸弹?不,这么狭小的空间,我会杀死我自己的。
这个时候有点羡慕那个紫色小子的能力了,真希望他在这......

[诶,与其被羞辱致死,不如像个战士自我牺牲......至少我还剩下我的尊严。]
正当惊天雷准备对着力场墙壁来一发音爆炸弹的时候,膝盖弯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上来的触手缠住,给一把扯了出去。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惊天雷的面甲贴着了地面,他的光学镜跟前就是声波的背甲。平衡器缓和着刚才的眩晕,头雕动弹不得,被压得实实的。

[最终还是轮到我了吗.......]
惊天雷试图用余光看清自己的对手,但靠过来的却是那个触手主持人,“卡兹卡兹”地发出噪音。

[我的对手是他?不会吧......嗯???]
触手人在惊天雷的侧腰上随便摸了几把,居然轻松地打开了他的对接面板,这波操作让他很惊讶地睁大了光学镜。几束触手攀上了腰肢,将他的底盘托得高高的。一片阴影笼罩了过来,半透光的影子印在地面上,一个冰凉的触感抵到了保护叶片。

“等下——嗯?我可以说话了?不是,等下......哈啊......”
一根圆润的东西滑进了惊天雷的接口,没有疼痛,只是内壁被异物挤进来有些轻微的不适。惊天雷还没有“决斗”,观众席却已经炸开了锅,喧嚣不止。触手圈住惊天雷的脖子强迫他直起上半身,这让他在看到了大屏幕上放映的画面后,差点羞愤地自碎光学镜。

八面显示屏上,正展示着某赛星人的输入管内壁,而从目前的处境来看,这个某赛星人就是指的惊天雷自己了。惊天雷看不到身后,其实他此刻正被一个“透明人”给后入了,要不是“透明人”周围的空气有些扭曲,你几乎看不出他在那。一个迷你摄影机器人被安进了“透明人”的交配管里,直播着塞星人对接时输入管内壁的情况。

屏幕上的内壁是铅灰色的,上面分布着亮着微弱蓝光的敏感节点,弱光流进节点与节点之间内壁折叠所形成的凹槽,连成一条条光带。画面随着镜头的推进一路向上,到达了管道的尽头,那儿有一个环形的垫片,垫片附近密布了几簇光点。

惊天雷想别过头去不看这过于羞耻的画面,但是触手扼住脖子动弹不得,光学镜也没法下线。惊天雷不禁绝望地自嘲起来,即使轮到了自己身上,也还是作为一名“观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体内深处,对于这些玩弄做出诚实的反应。

镜头突然退回到接口入口,惊天雷感到体内的东西涨大了好几圈,撑得接口发疼。镜头再一次推进,周围的内壁褶皱被逐渐撑的平整,露出了敏感节点平时隐藏在褶皱下方的部分。交配管一路碾压着完全暴露出来的敏感节点长驱而上,直到抵到次级油箱垫片才停下。大量的快感脉冲,在没有前戏的缓冲下,如同闪电一般直击处理器,刺激地蓝色战士的腰不住地颤抖。交配管蹭过这些敏感节点时,它们都比原先更亮了几度,内壁也开始淌出淡蓝色的润滑液。

“呃.....”
惊天雷长大了嘴巴,呻吟却哽在发生器上叫不出来,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电解液只能顺着嘴角淌下。不等惊天雷适应,“透明人”又退到入口,再狠狠顶入,一次次准确地撞击在脆弱的垫片上,点亮了附近的光簇,而镜头则映下了管道内壁一次次被迫挤开接纳入侵的样子。

垫片被撞击的酥麻感顺着尾椎直延伸到头顶,润滑液大量地分泌,管子每捣进去一下都要挤出一股,接口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地上也积了一滩。交合处“咕啾咕啾”的水声刺激着蓝色飞行着的音频感官,内置散热片呼呼作响,高负荷运作着给机体降温以免烧坏。机体表面全是冷凝剂,惊天雷光学镜的红光暗下去了几分,但是输入管内的节点却被蹭的亮得发白。饱胀的满足感和酥麻的撞击很快就让惊天雷到了临界点,敏感节点像接触不良一般毫无规律地频频闪烁,终于内壁痉挛收缩地过载了。粉色的交换液喷射在自己黄色的座舱盖上,顺着罩面流下。

“透明人”的管子退去,惊天雷大口地置换着冷空气,接口还在间或地收缩着。没有留给战士休息的时间,触手拖着浑身瘫软的飞行者来到他的情报官背后,而可怜的情报官现在都还没上线。触手扶着惊天雷的输出管,毫无征兆地塞进声波的备用接口,排出管因前面虫卵的挤压应已经变了形,狭隘且扭曲的管道挤地惊天雷的管子生疼。惊天雷倒吸了一口气,听到了声波浅浅地呢喃。看来他们的情报官上线了。

“什么....好痛...住手...”
察觉到身后的异样,声波无力地扭动着腰肢想逃离排出管的侵犯,而他做出来的却像是在迎合惊天雷大幅度的抽送,搅地输入管和油箱内的卵”咔咔”直响,蛋壳似乎都挤出裂痕来了。大虫闻声警觉地跳了起来,想要推开惊天雷,却被地面如喷泉般喷涌而出的触手给淹没,拖下了地表。

”不!给我停下!不要——啊——“
体内传出几声“啪嚓啪嚓“的响声,无法挣脱的声波,只能拼命地摇头来表示抗议。堵在接口的虫卵随着大力地撞击掉落出来,剩下的虫卵混合着大量的能量液一个一个地被排出体外,甚至掺杂着蛋壳的碎片。看来有些卵在刚才的强行后入中破损了。卵汁挂在暂时合不上的保护叶片上滴滴答答地流下,染得大腿内侧一片狼藉。

惊天雷盯着身下人的侧脸,禁欲的口罩被打开,清洁液流满面甲,嘴巴一张一合地换着气。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和情报官来了一发,还是很不寻常的一发,但是留在声波体内被挤得发疼的输出管告诉他,事情正在发生...........

”嘭——轰——“
会场突来的爆炸打断了战士的小心思,炸弹的余波将他们掀翻到了地上。剧烈的冲击波让他们暂时昏了过去。惊天雷黑屏前最后看到的景象,一群尖叫着逃跑的混乱人群中,一抹黄色的身影向他们走来..........



04

惊天雷在一张干净的充电床上醒来,动弹了两下都觉的浑身酸痛。蓝色战士随即便对环境进行了一番勘察,虽然直觉告诉他这是一艘霸天虎战舰,但是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救援?还是另外一批强盗?毕竟在经历过那种事之后,什么都变得没那么可靠了。

惊天雷小心翼翼地探出房门。正打算侦查一番,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惊天雷,你醒啦~”
“太阳风?!你怎么......”惊天雷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
太阳风微笑着走近惊天雷:”不用谢。我们是兄弟嘛。”
惊天雷:“我是说....”
太阳风:“红蜘蛛和声波他们在其他房间。他们....很好,几乎很好。”

“......”
连续被打断两次的惊天雷默默地盯着太阳风,长呼一口气。
太阳风摆摆手示意:“好啦,好啦,你要说什么。”
惊天雷:“我能说话了?”
太阳风:“请说。”
惊天雷:“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太阳风:“心灵感应。”
惊天雷:“......”
“......好吧“太阳风耸耸肩,装出一副妥协的样子:“是我以前在红蜘蛛身上植入的定位芯片带我找到你们的,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危险恶心的......”
惊天雷:“你知道这个星球?”
太阳风:“常常在宇宙中巡逻,结交一些朋友不是什么坏事。迪西克拉斯星球,一个大黑市,还挺有名的。知道他的危险性,所以我带了充足的后援,我说后援是指这艘宝贝军舰,呵呵,她是最给力的!把这个恶心的星球炸的连渣都不剩,哈哈哈!”
惊天雷紧了紧眉头:“你炸了整个星球?!”
太阳风:“又不是很大......怎么,在他们对你们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还指望我留着他们?”
惊天雷:“......你说的对。”
太阳风领着惊天雷走到了餐厅,拉开椅子让他坐下:“你饿了吗,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吃的。”
惊天雷端起手边的能量液,又放下:“谢谢.....再一个问题,当时我们的定位系统都被关掉了,你给红蜘蛛装的为什么能逃过一劫?”
太阳风嘴里嚼着能量块含糊地说:“恩?哦~这个啊,因为如果他们能查出来,那红蜘蛛早就察觉了。这可是我用很贵重的东西跟震荡波换来的。不愧是震荡波,质量保证。”
虽然惊天雷很想问太阳风为什么要给红蜘蛛装这个东西,以及关于星球上发生的事情他到底看到了多少。但是气氛告诉他闭嘴才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剩下的问题,他要等红蜘蛛醒来,跟他推芯置腹地好.好.谈.谈。而想到声波,惊天雷脑海里浮现的是情报官清洁液横流的样子,不禁机体发热。这个事情不会这么容易翻过去的,对吗?至少......至少,红蜘蛛不会让声波杀了他的,是吗?
惊天雷沉浸在自己的内芯戏中,完全没有察觉,身后一个蓝色的身影正在慢慢靠近......

FIN

(最后结束的十分草率了.....因为文渣的我......真的词穷了TAT
这里说下,文里的机体是双接口设定,应该能看懂吧......)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红蜘蛛 声波 惊天雷
顶端 Posted: 2018-01-21 17:35 | [楼 主]
夕暮れ
「薄暗い光、嗫く虫鸣り、その夕べ色を...」
级别: 初级拆装许可


精华: 0
发帖: 76
腐指数: 2700480 螺丝钉
能量块: 400277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4(小时)
注册时间:2014-10-31
最后登录:2018-02-24

 

社保!!要是再有个闹闹,飞机套餐就齐了(´▽`ʃƪ) 假装自己是现场观众,不不不,想成为那个恶魔( ͡° ͜ʖ ͡°)✧
顶端 Posted: 2018-01-24 23:52 | 1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呃,老天爷啊,这可真是……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8-01-25 10:05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3: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