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IDW] 幻觉残留 sg震荡波X sg普罗透斯 副CP sg星皇 X sg普罗透斯(激拆慎入)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vpohan
我坏固我在。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5
腐指数: 259 螺丝钉
能量块: 451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8(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2
最后登录:2018-01-29

 [IDW] 幻觉残留 sg震荡波X sg普罗透斯 副CP sg星皇 X sg普罗透斯(激拆慎入)

IDW宇宙观镜像设定,雷者勿入,撸主只会炖肉不会煽情。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IDW 震荡波 普罗透斯 星皇 镜像
顶端 Posted: 2018-01-26 11:25 | [楼 主]
vpohan
我坏固我在。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5
腐指数: 259 螺丝钉
能量块: 451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8(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2
最后登录:2018-01-29

 

 幻觉残留

配对:SG震荡波XSG普罗透斯 镜像星皇出没(巨型ooc,拆卸预警,dirty talk预警,强拆预警,性瘾预警)

Part1
        震荡波将那架贵族飞机的机体压进几个循环前还坐在挡板下面的软椅里,手指稍微掐住那优雅扬起的脖子投入到一个热辣到点燃空气的吻,唇齿交战中电解液低落到彼此的胸口装甲上留下暧昧圆形水渍。顺着机体起伏曲线,震荡波采用了半跪的姿势用手打开议长的双腿,分开到极限,并且弯折起一条束缚在椅子扶手上。
        "我看到了,非常下流。"被震荡波盯着整个对接板面,淡粉色润滑液不断从接口流出顺着腿根流淌。陷入椅子无法动弹的议会首席普罗透斯任由自己最糟糕下流的一面展现,他感受到震荡波无机质目光的注视,流得一塌糊涂。科学家修长冰冷的白色手指直接插入那个湿润的接口划过内壁,拇指擦过肿胀凸起的外部节点并在上面打转,他抚摸挤压对方腿间的扇叶,大肆撩拨敏感点,随着动作更多粉红色润滑液喷流出接口,椅面上已经积压一汪液体。
震荡波发现了对方机体难以启齿的地方,当他刺激外部节点或者抚摸接口内壁的时候,他能感受到普罗透斯的饥渴。
        "现在拉开你的扇叶,慢慢地,让我看清楚你里面。"科学家直截了当开口毫不掩饰色情其目的。随后议长用颤抖地手缓慢拉开扇叶,向他展示接口内的美景,不断收缩的湿润内壁上是接驳纹路,上面点缀着生物灯,震荡波随着开合甚至看到了能源镜底端下更加私密的部位,而普罗透斯乖顺得令他忍不住施加更过分的要求。
飞行器散热扇嗡鸣也无法压制美妙的声音。
        "嗯……哈……"普罗透斯带着沙哑低沉的喘息,嗓音低沉沙哑带着粗粝和破碎感,他被固定在灾尔萨斯学院院长私人办公室的椅子上,挡板已经被心灵手巧的科学家剥离,完全袒露对接板面,毫无遮盖每个细节变化哪怕是轻微收缩接口的动作都被看到。他以为自己已经被迫习惯毫不知耻袒露对接部位,如同他曾经受到过的来自于另外一个位高权重者施加的玩弄一般。而当接口上那些敏感节点被科学家冰冷的手指撩拨的时候,普罗透斯感到久违的羞耻感,他湿透了且迫不及待被填满。
        "议长阁下,请看着我的所作所为。" 震荡波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握住对方往下滴液的手指将扇叶推得更开,直到接口内部的景象无法更露出更多被扩张到极限。他抬头盯着座位上下身狼藉依然英俊优雅的首席议长,对方眼角湿润折射着模糊的光芒蓝色光学镜涣散听到他的话语之后又聚焦滑落向自己,无论是绷劲嘴角还是咬住下唇的忍耐动作都被一一记录印在首席科学家精明得不可一世的记录模块上。"我喜欢你淫荡又压抑的表情,所以看着我。"科学家倾身握住议长腿根将嘴唇贴上充能勃起的输出管,亲吻舔咬侧面,听到更多压抑的声音和喘息。他在这场游戏中享受着上位者对他一切行为的默许带来的快感。
       新晋议员震荡波漫不经心站在聚会角落,就像参加的并不是自己的晋升庆祝会,他被不同目光打量,或不屑或攀附或好奇;老议员们正在评估灾尔萨斯首席门徒的价值,这位惊才绝艳的门徒也在打量着整个赛博坦站在权利中心的一群。震荡波从来没有把议员的身份放在芯上,不过是失败者灾尔萨斯为学生留下的一笔补偿。他的电子大脑最近刚刚得出赛博坦将因为能源枯竭而毁灭的推测,眼前鼓舞生平在他看来是讽刺。
       他想过有大贵族抛来橄榄枝,却没想到抛出橄榄枝的是议会首席普罗透斯。星皇失踪之后他的接任者守天成被迅速架空了一切领袖权利,普罗透斯权势滔天被贵族们簇拥就像是领袖本身。
        "议长,你的润滑液正在失禁,湿的一塌糊涂。"震荡波嘬一口扇叶边缘的液体,向议会长展示指尖黏腻的液体,然后抹在对方胸口光洁装甲上“……我该塞住它,为你解决一下麻烦?”科学家嘴唇顺着输出管线滑下靠近那枚粉红色的节点,节点胀起饱满的弧度令人忍不住摁压,他用灵活的软金属舌撵过肿胀节点,面前的机体瞬间绷劲一股热流喷溅到科学家面甲上。
        “啊···啊哈···震荡波——!哈呃——啊啊!”议长看不到科学家的动作,但是一瞬间被推向了过载,觉得面甲快要烧起来了,呻吟声有些失控也更加甜腻。某些更远的记忆被翻出来,星皇在拆卸方面对普罗透斯做过更多糟糕的事情,当对方用环穿过那处敏感又脆弱的外部感受结点牵拉摩擦时,年轻的议长哭着过载了。
       领袖愉悦的声音成了普罗透斯的噩梦。
        "…够了…哈啊…停下,我下午有一场新闻发布。"发声器带着沙哑喘息,普罗透斯一点不想知道自己机体的某部分有多下流,被舌尖舔舐的时候会有多美妙的快感,议会长双腿颤抖得厉害觉得还是尽快结束和震荡波的游戏吧。他挣动绑在手上的锁链,表示抗议。
但科学家不打算就此结束游戏,他们之间合作关系变质之后震荡波变得没那么好说话,身下蓝白色飞行器散热器嗡嗡作响腿间流得越来越多的液体,过载过一次的接口变得狭窄紧致,震荡波毫不犹豫将舌尖挤进接口内来回摁压舔弄吮吸敏感结点,用行动拒绝了议长的要求。强烈的刺激让普罗透斯几乎尖叫,机体不断颤抖摇晃着臀部远离舌尖又被抓回来固定住胯部。科学家听到更多断断续续音质一流沙哑又性感的呻吟更加卖力
       "啊!……普神嗯啊…停……"飞行器短促尖叫再次被推上过载,大量润滑液喷出来,挺立输出管射出的繁殖液溅到桌面上。接连两次过载让飞行器瘫软在宽大的院长座椅内部。
       "游戏没有结束。"震荡波将手指插入大张的接口内狠狠压住外部节点抽插,顶着一脸糟糕的液体深吻普罗透斯将一切抗议噎回对方嘴里。
       “学院是我的地盘,我说的算。”
[ 此帖被vpohan在2018-01-26 15:45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8-01-26 11:29 | 1 楼
vpohan
我坏固我在。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5
腐指数: 259 螺丝钉
能量块: 451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8(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2
最后登录:2018-01-29

 

Part2
       "啊……哈啊…啊嗯…拆我……求你……求你"普罗透斯跪在星皇面前抬高臀部,接口内塞着高频震动的玩具,他完全陶醉在接口被全方位刺激的美妙感觉,哀声祈求大声喊叫。只有更多的快感被给予才能得到满足,议员不得不向他的领袖,他快感的掌控者,低下头放弃自尊。随后领袖将那些碍事的玩具抽出,看着那开合的小洞流出更多润滑液,还有孕育舱内回流出的繁殖液将输出管插入开始猛烈撞击。
         "我相信你的理论,我从未听过如此全面有见解的想法,震荡波。"普罗透斯站在铁堡议会大楼天台,身后是升起的恒星他的身影如此耀眼。"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我们需要你的才华和智慧,阻止能源枯竭。"

        震荡波见过截然不同的两种画面。
        无论哪一个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年轻富有野心的科学家从议会长身上看到了领袖特质,公众愿意将普罗透斯当做星皇遇难后的实际政权接班人并非流言。他无意识收集着普罗透斯的资料,比如现任领袖有多么看不顺眼这个得力助手,而阿特拉斯恨不得将其取而代之,以及······足以令对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怪癖。
         此时双腿大开扭动着胯部腿间狼藉的蓝白色飞行器与震荡波记忆中的某个画面重合,他见过那些残酷又美妙的音像资料,意识到前任领袖和首席议员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介于爱情和仇恨之间。
         星皇享受拆卸普罗透斯的过程,画面上的议员如同铁堡底层的娼妓般哀嚎、浪叫、求饶。领袖录下了每一个细节,如何让议员坐在自己腰上起伏操弄自己,如何用小玩具让他情绪崩溃,甚至——更加亲密,年轻的普罗透斯议员嘴里含着领袖大尺寸的管线吞吐舔舐取悦着,事后领袖大概给了下线的议员一个吻落在头雕中心。
         即使在首席议长与领袖矛盾日渐升级的时期,没有任何一盘成为他弹劾议员的舆论武器。
         方舟一号失踪后普罗透斯出于某种目的保存了这些录像。
         震荡波不动声色监视着议长的动作,看着对方面对音像资料自渎,用艳场上也少见的下流玩具玩弄着自己,呢喃前任领袖之名。
         这是他见到的最扭曲、最悲哀的关系。
         光鲜背后总有阴暗面,每个人如此,普罗透斯也是如此,并且他的阴暗面肮脏得吓人。
         领袖亡灵成为首席议员的一部分挥之不去。
     震荡波放任自己沉迷偷窥行为,幻想将议会首席被摁在地上用玩具和输出管强拆,他会压抑喘息或者破口大骂,当然也有可能在享受快感迎合和抓紧理智克制间挣扎,即使面对端坐在会议席位发表演说的议长也没有一刻停下幻想。他甚至思考前任领袖是否将见不得人的小玩具塞进普罗透斯潮湿敏感的接口里,坐在领袖席位上居高临下看着年轻的议员努力忍耐的表情,随后逼着他议会大厅众人视线之下过载一次又一次。
         他也会这么做,科学家模糊的道德观并不觉得愧疚。
         手指还在挑逗着飞行器最敏感的地方,装点着红色气流带的腰部装甲已经轻轻扭动追逐着他的手指。议长双腿抖得厉害,震荡波终于打算做点实际行动满足他的上司。
          "新闻发布会是一个骗局,破坏者打算枪击议会首席造成恐怖效应,领袖似乎想要拿回一些权力默认了行为。"湿润的接口内已经由四根手指同时进出,它们按压甬道定戳挤压能源镜,普罗透斯断断续续喘息甚至发出啜泣忍不住咬紧进出的手指脚尖绷紧再次被玩弄到过载。
         "啊——啊呃!ah……unm……"繁殖液正随着他胸甲腹部淌下来,浑身都布满冷凝液反射湿润的光泽,普罗透斯听不清楚震荡波后面说了什么,他当然知道会有人搞破坏新闻发布会根本不是重点,只是手段。快感砸得他脑子发晕,始作俑者震荡波正看着议长过载时淫荡和快慰交织的面孔慢慢抽出手指。"普罗透斯,你被手指操射了两次,该如何惩罚你?"震荡波看着桌面上繁殖液的痕迹,目光深暗视线移到对方腿间,
        议长神色茫然沉浸于过载快感内,恍惚间落入过去的噩梦中。
"没有我的允许你就过载了,普罗透斯议员……"领袖摁住个头小自己很多的议员,从对方腿间接口流出的液体在地上聚积,将对方玩到接口喷射令星皇有些意外,议员的敏感淫荡程度有点令人惊喜。他将满手繁殖液涂抹到飞行器大腿白色漆面上,压住趴在充电床上无意识颤抖的机体,舌尖细细梳理对方背后裸露出敏感元件的线路。
        "我该怎么惩罚你,不听话的小荡妇?"
        "……对不起…对不啊哈…嗯啊……"普罗透斯大口喘息着一边颤抖着,全身沉浸在过载余味中,他快烧坏了体内却依然空虚饥渴。
        "用你的嘴把射出来的东西舔干净,普罗透斯。"领袖傲慢地命令他听话的议员清理床上的液体。白色飞行器颤抖着腰开始用舌尖一点一点舔掉粉红色繁殖液,那些飞溅得到处的黏腻液体使他被迫爬过去清理,裸露的对接口被操到完全分开,无法合拢,随着翘起的臀部摇晃,接口无意识收缩往外流着他灌进去的高淳。领袖收拢对接挡板将自己火热粗大的输出管抵上议员的接口慢慢插进去直到进入最为敏感的孕育舱口。
        “啊——啊啊····呜哼···啊哈·····”飞行器弓起腰小声尖叫,内壁搅紧对方的输出管,领袖享受着议员接口,里面软金属又湿又热它们吮吸输出管壁,伴随缓慢撞击内部金属粘膜被拖拽出接口外部。
        普罗透斯第一次被迫骑上星皇宏伟又狰狞的输出管时他没有想到从此将失去什么,从一根手指扩张到被玩具肆意玩弄接口和输出管,直到无法通过一般拆卸过载,满足机欲的开关被领袖握住,败退只是时间问题。
        "呃嗯…………prime哈啊……呃唔"议员面颊滚烫手臂撑着充电床伸出舌头舔舐墙面上溅落的繁殖液,表情淫荡艳丽,一根灼热滚烫的东西挤进他的接口,他熟练收缩金属肌肉夹紧管子开始扭动胯部跟着节奏扭动求欢。
        "啊呃……哈啊………慢一点哈啊…呜…"领袖的对接设备比三根手指带来更剧烈压迫,又粗又长的输出管用力撞击着他,过载还没降温余韵还在,敏感通道收紧包裹管子然后被撑开一直撞到底部开始缓慢又有力的摩擦,普罗透斯浪叫着扭动胯部回应撞击被顶得起伏不断。
        "你是谁的婊子,普罗透斯?"
        "你的……你的…呃啊啊——!"普罗透斯哭叫着向领袖祈求,他意识不清的脑模块中只剩下满满过载讯号。
        "又是谁在操你"?
        "prime……啊哈…nova…my·····prime…"
        "求我普罗透斯,求我满足你。"
        "求你……操我……求你呃啊……把我操射……什么都好······求你····"
        "淫荡的议员,希望这次你能长点记性别再撩拨主人的底线。"领袖深入插入繁殖舱内狠狠碾磨着敏感点最后释放繁殖液,大量液体使得小体形飞行器平整漂亮的腹部装甲隆起,漆面掉落。
        "啊……啊啊嗯……是···是的·····"没有碰前面普罗透斯就已经通过接口过载了一次又一次,再次从接口干到高潮,不断过载的疲倦和痛苦消磨殆尽他的快感。普罗透斯什么也没有射出来,也没有什么可射,系统报错和疲倦令他痛苦不堪。
将议长扔在交合液之间nova prime居高临下看着对方。
       "认清楚自己的位置普罗透斯,或者说你比较喜欢这样的惩罚所以三番两次犯错,没有人能反抗我,记住这句话。"
       普罗透斯腹部繁殖舱往外排除一股股繁殖液,液体弄脏了床面,他的意识已经陷入锁死,视线模糊看着领袖则推门直接离开。

       “啊······嗯哈······让我清理干净它们······?”普罗透斯沉迷于记忆和现实带来的双重刺激,他由内部向外崩溃损坏,外表光鲜内芯腐朽。星皇离开的时候,有一部分也随之离开了,徒留空洞欲望无法填满,权利毫无作用。他含住震荡波手指嘬取上面的液体,凑上前用舌尖舔舐对方下巴上半干涸的润滑液痕迹。
       彻底失控了。
顶端 Posted: 2018-01-26 11:48 | 2 楼
vpohan
我坏固我在。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5
腐指数: 259 螺丝钉
能量块: 451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8(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2
最后登录:2018-01-29

 

Part3  
      "哦——选择呆在普罗透斯身边?多么愚蠢和不明智,震荡波,你不是在伪装成无害的石油兔子就是真的疯了。领袖接权人跪在星皇面前摇晃挡板求着被干的时候,只是领袖养的婊子,叫床的声音响彻一层楼。"达·阿特拉斯脸上带着虚假的笑容挪揄看着震荡波。
      “如此淫荡荒唐,他让你在床上爽到了没有?”
      "如果你爬上前任领袖的床,获得的成就未必会比普罗透斯的多。"震荡波抛下脸色难看的议员阿特拉斯离开人群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能得到领袖的垂青难道会是毫无用处的装饰么,泄欲工具和得力助手间有直接差距,普罗透斯的政治把控能力令阿特拉斯万尘莫及。他很狡猾却有自己的底线,并且在肮脏政治内为良性留下了余地。
       除了他还是灾尔萨斯的学生时无意见过躺在办公室地板上,系统锁死浑身指印咬痕,腿间布满繁殖液干涸留下斑痕的普罗透斯议员,所有人看到的只有首席议员的强大和狡猾。
躺在震荡波面前余烬波动微弱的机体如同幻觉。
      领袖将议员拆得七零八落下线锁死,因为对方在议会上义正言辞驳回了他的法案,一场漂亮的语言仗,震荡波一点也不奇怪领袖为何会觉得窝火。
      人口括增计划星皇志在必得,谁都无法阻止。
     "不要试图武逆我 普罗透斯,人口括增计划必须执行,他们是赛博坦向外扩张的主力军。"星皇看着消失整整七个循环日的议员重新坐在办公室,腰杆笔直涂装崭新,他露出些意味深长的微笑弯腰将对方困在椅子内,直视那双锐利的蓝色眼睛。他知道自己造成的损伤远远不是七个循环日就能痊愈的,议员笔直的腰正在颤抖。
      如果议员不是那么固执,万般阻止实验计划甚至设计偷走原型体,自己也不会用虐待来收拾这不听话的议员,他会享受温柔对的拆卸过程,自己其将亲吻对方倔强的嘴唇,它们比议员嘴里锋利的话要柔软。
   当然nova没有成功,震荡波的私人消息网表明除了在床笫上议长从未反抗过领袖的命令,其他时候依旧不怎么听话。
       科学奖将输出管头部抵上入对方开合的接口外缘缓慢推入, 管子感受节点被内壁挨个摩擦吮吸发出叹息,手扶住普罗透斯的腰开始抽插,深入内部能源镜垫圈。每次力道精确摩擦上每一个节点,抵上最深处孕育舱口垫圈,感受金属内壁过于急切的吮吸挽留又抽离,然后狠狠没入。首席议员喘息变得更加破碎个动情,扭动胯部去迎合管线,装甲与桌面摩擦留下一道道漆痕。
        "你实在是太棒了议长,夹紧一点。"震荡波一边抚摸着对方腰上气流带一边缓慢撞击紧致火热的接口,利用自己高大的喷气机体型压住贵族飞机的散热扇,空出的手握住议长充能的输出管刻意用手指关节突出的地方刮过敏感带。他的手指可以触摸到每一个细小伤口,并且毫无怜悯意思的施加力道刺激,身下机体反而起伏更加兴奋。
        "唔嗯——咕呃……啊哈………"已经从束缚脱离的议长趴在桌面上抬高底盘接口含住科学家的输出管头部,腿间的接口湿得一塌糊涂随着撞击发出液体摩擦声音,过多的润滑液顺着腿根流了一地,浑身上下都在漏液一般。"ah………"被输出管碾压着内部每个敏感点,他很快被推上又一次过载,搅紧管线机翼翘起整个机体痉挛颤抖"啊哈——啊啊——"
       震荡波收紧腹部将输出管往深处插,头部抵在孕育舱外部一颤达到过载,繁殖液射入孕育舱深处,更多的则是倒流顺着普罗透斯白色的大腿淌下来。
       "呜嗯——"混合物顺着普罗透斯的接口滴落,输出管抽出带起一条黏腻的线,议长趴在桌上连手指都不想动,浑身电流中流淌着过载之后的满足感,科学家管线还埋在接口内,他知道这是对方还想再来的意思。就像是不经意又或者本就是故意为之,普罗透斯搅紧接口中依然充能的管线,科学家热辣的目光瞬间落到他们胶合的位置上。
        震荡波喜欢逼迫普罗透斯做出羞耻的事情因为他知道他会完美达到自己的要求,普罗透斯禁欲主义者风范只是伪装,面具下欲壑难填。抱起四肢快要失控的议长,他重新顶弄那个温暖的地方,头部摩擦通道底部的敏感点舌尖舔过飞行器脖颈轻轻舔咬线路。震荡波揭开了光明的一角便再也无法抽离视线,沉浸于感官愉悦中。
       "唔哼……哈啊啊……啊……"普罗透斯无力挣扎发出几声嘶哑的尖叫,随着身下的撞击无意识呻吟已经完全脱力瘫倒在震荡波腿上任由科学家为所欲为,接口夹着输出管下意识收缩着,火热满涨感让普罗透斯的通道酸麻,这次深得可怕腹部似乎凸起一块。他该反省为何会陷入与震荡波的拆卸关系中,灾尔萨斯对首席门徒只有一句评价——冷静的疯子。那张冰冷无机质的冷酷面孔,大概余烬中流淌的都是逻辑策略,这些引起了自己的渴望吗?
       "你只有才床上被干的时候才老实么,普罗透斯议员?"领袖抽动管线一次比一次用力操弄着飞行器。飞行器低声喘息着扭动胯部,淫荡得就像性奴,但是星皇知道这只是他不愿意搭理人的惯用伎俩。抽出管线领袖掰过议员的脸亲吻对方嘴唇,温柔并且认真。
       "方舟号明天起飞,等我回来。"
       "yes……my prime……"

       科学家握住飞行器瘦窄的胯部零件最后一顶结束这从过载将输出管抽离接口,松软扇叶完全张开无法合拢,他微笑着亲吻议会长湿润的眼角,感受到对方情绪由内而外的坍塌,蓝色光学镜下面压抑着控制欲。
        就这样,堕落到我的手里。震荡波冰冷的手等着握住一枚逐渐坠落的温热余烬,只有通过这样的方法他才能劝服内心翻涌的偏执疯狂接受无趣的世界。
       普罗透斯大口喘气降温,清洗液顺着眼角往下流淌,脑海里面乱糟糟的画面定格在起飞的方舟一号。他渴望的是被拖进黑暗面中,这样才得以释怀所犯下的罪。
       领袖没有归来,首席议员对他隐瞒了宇宙空间风暴到达的确切时间。
       没有人知道。
[ 此帖被vpohan在2018-01-26 15:33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8-01-26 13:10 | 3 楼
zdy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565
腐指数: 10160 螺丝钉
能量块: 4073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91(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28
最后登录:2018-02-20

 

好吃的拆!带感的关系!!
顶端 Posted: 2018-01-30 21:02 | 4 楼
百无一用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56
腐指数: 290 螺丝钉
能量块: 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9(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6
最后登录:2018-02-23

 

冷cp出好文,这个大波好强势啊
顶端 Posted: 2018-02-01 13:59 | 5 楼
伯恩ed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
腐指数: 20 螺丝钉
能量块: 91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29
最后登录:2018-02-22

 

好辣的议员啊
顶端 Posted: 2018-02-02 22:01 | 6 楼
maoyangyang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6
腐指数: 203 螺丝钉
能量块: 93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0(小时)
注册时间:2017-08-06
最后登录:2018-02-18

 

写的太棒了,回忆和现实无缝穿插,看的我幻肢都要断了
顶端 Posted: 2018-02-12 21:15 | 7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3: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