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 Pages: ( 2/4 total )
本页主题: <SG小说无责任翻译>机器恐龙与地下城(2011.07.08十四楼蓝字完坑!)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Ice
咪啪~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106
腐指数: 12350 螺丝钉
能量块: 214748364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20(小时)
注册时间:2011-07-26
最后登录:2017-06-26

 

哦哦又看了蓝字更新~~~

小飞虽然暴躁,但是遇到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很冷静嘛~~~不愧是小飞~~

》横炮在飞过山跌进另一片利刃中之前,一把抱住了这个受伤的汽车人。
又是萌镜头啊~~抱吧抱吧,你看小飞都受伤了,赶紧的公主抱出去吧!!!(喂你够了。。。。

还有后面的检查伤情什么的,暧昧呀呀呀,暧昧赛高!!!(有吗?

继续等米线姐姐勤劳翻译= =++
顶端 Posted: 2011-05-03 18:21 | 10 楼
Ice
咪啪~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106
腐指数: 12350 螺丝钉
能量块: 214748364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20(小时)
注册时间:2011-07-26
最后登录:2017-06-26

 

有更新!!

那啥,觉得啰嗦挺有魅力的呀,倒是补大爷。。。。。你好囧,不过是能量棒你就被骗了。。。。

接下来小飞和补大爷去了什么地方啊。。。。可别对小飞毛手毛脚啊(喂你说什么呢)期待中。。。。
顶端 Posted: 2011-05-09 21:44 | 11 楼
威蜘蛛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0
发帖: 156
腐指数: 1062 螺丝钉
能量块: 849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3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30
最后登录:2014-06-14

 

翻译辛苦了~~~
钢索的话~~~我笑了~~~钢索好可爱捏XD
顶端 Posted: 2011-06-02 00:36 | 12 楼
买小床
飘感!!!!!!我爱飘感!!!!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742
腐指数: 3810 螺丝钉
能量块: 1363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10-13
最后登录:2016-07-06

 

小飞和横炮感觉不错啊嘿嘿嘿。米线加油啊啊
顶端 Posted: 2011-06-09 23:03 | 13 楼
米线儿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5
发帖: 384
腐指数: 2481 螺丝钉
能量块: 214748364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181(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16
最后登录:2017-11-15

 

(上接7楼)


补天士惊讶地眨眨眼:“钢锁?是……是你吗?”
“嗯?哦,是啊,就是我,钢锁……但是远远不同了。”钢锁懒洋洋地看着上方,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打着下巴。“准确一点,应该说是‘远远超出你们这些家伙的层次’了。无论如何,很明显我,钢锁还是有自己独特的语言习惯。但是不能要求太苛刻,对吧?尤其是因为这次升级还包括了……”
钢锁胸前的一块装甲嘶嘶地转动开来,露出里面的一颗跳动着的、闪着红色光芒的能量球。
啰嗦擦了擦他的独眼,盯着那东西:“我的天……这是余烬?你是活的?!”
“所以,独眼龙,看来我,钢锁,现在拥有了我,钢锁的设计者曾经否定掉的,被遗漏的细节。”
飞过山挪到横炮旁边,微微倾身:“现在我们要怎么办?”他小声问道。
横炮慢慢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我说,这还真是意料之外啊。”补天士朝着钢锁迈了一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什么,这三个家伙也许给吓傻了,但是我可懂得把握时机。欢迎入伙,钢锁,希望你不会因为我之前说过……或者做过的什么感到不快,毕竟那时候事情没发展到这一步……对吧?”
钢锁歪着头,露出一种几乎是茫然的表情。
“噢,亲爱的补天士,谁能责备你这样的态度呢!毕竟,你是在跟一个……你怎么形容来着?一头‘没脑子的蜥蜴’在打交道呢。”
“唔……”面对钢锁带着威胁意味的话语,补天士不敢再虚张声势了。
“噢,你的判断很精准,小伙子。我曾经是一只充满愤怒与痛苦,只会狂吼乱叫的动物,一头愚蠢的野兽。”
补天士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嗯,是啊,那么现在让一切都过去……”

谁都没反应过来,钢锁突然变形了,恐龙的脚步踏得地面一阵摇晃。他的身体猛地一探,利齿一口咬住了补天士的左手,让这个汽车人发出痛苦的尖叫。恐龙脑袋猛地朝后一拉,只见补天士蹒跚地后退了几步——他的左手从手腕处被扯断了。
“呃……呃啊……”
钢锁一口把战利品吐出来,眼看它顺着露台边缘滑落下去。他转过身大力地挥动尾巴,砰地抽中补天士的胸口,声音响彻山洞,补天士啪地撞上啰嗦,两人一起摔在了墙上。
“所以你原谅了俺钢锁是一头愚蠢的野兽!”他吼道,接着变回机器人形态,慢慢地转头看着横炮和飞过山。
“噢,不要怕……我,钢锁,可没有忘记你们。”他几乎是轻言细语地说:“就如你们看到的……我,钢锁的前世——姑且这么叫吧——的本性,仍旧隐藏在我的体内,而一直压抑它可不健康,知道吗?毕竟,有时候原始的暴力比文明的方式更有用……而现在,我,钢锁,完全拥有了这两者,真是太棒了是吧?”
“你看,钢锁,”横炮放缓气息,举起双手显示自己没有敌意,“我们不是非要战斗不可……”
“噢,我,钢锁,恐怕有必要。你看,有些事远比汽车人和霸天虎小争执要重要多了……现在你们四个都是必须尽快清除的障碍,这样计划才能得以顺利进行。魔力水晶想要你们离开,而我,钢锁,实在难以反对它的意见。”
“好吧,废话少说!”飞过山大吼一声,从子空间拔出玻璃瓦斯枪,“我们人数是你的四倍,蜥蜴怪!”
钢锁停顿了一秒。他还是野兽的时候会不假思索地攻击,但是他的新形态赋予了他战略的头脑。一声低沉的几乎不可闻的细语飘过山洞,好像只有钢锁明白了这些奇怪的词汇——虽然无法理解它的意思,却能感到其中充满了威胁和毫不掩饰的攻击性。
“你这么想吗?”钢锁笑了,“你确定?”
当水晶开始用它独特的不规则方式旋转起来的时候,整个空间都跟着摇晃起来。四道橘红色的光线从魔力水晶表面发射出来,照进它下方破烂的零件堆里。每当一道光束消失,就有一具残破的躯体摇摇晃晃地从残骸堆中站起来。

每一具僵尸都步履蹒跚地前行着。它们的外表几乎已经无法辨认,只能看出是曾经是塞伯坦人。领头的这个装甲几乎掉光了,只剩下了悬挂着的能量供应系统和一些主要零件。
在它旁边,一具布满弹孔的机体正用右手拿着自己的头颅前进着。在它背上有一面只剩半边的机翼,表明它曾经有过飞行器的变形形态。
这些景象是如此的可怕和反常,然而另外还有两具机体却更直接地吸引住了在场塞伯坦人的注意力。
其中一个外表和横炮有些相似。他们机体的主要结构大致是一样的,胸前折叠着的引擎盖显示他的变形形态是一辆地行车,但是细节上又有很大区别。比起横炮的棱角分明,他的轮廓线条更加柔和。他的标志和涂装颜色几乎跟面前的汽车人完全一样,但是表面的绿色锈痕却让它看起来更加暗淡和苍白。相比之下,他的脑袋就和横炮不怎么像了——他的面部没有嘴巴,还戴着一副已经破碎的护目镜。一道伤口贯穿了他的躯体,其中包括曾经是他余烬仓的位置。他胸前伤口处的装甲向外翻开,说明是被什么东西从背后朝前整个刺穿。
另外一个由深蓝和铜灰色组成,但也同样因为锈蚀而褪色了。他的脸从鼻子以下全都毁坏了,露出满满的电线和纤维,随着这个家伙蹒跚的步伐而不断摇晃着。他的机体上布满了好几十个弹孔,有好几个清楚地将他的机体射了对穿,其中有一个正中他的额头。尽管他的外表如此残破,颜色也不一样,但是不可能被认错。
“飞过山……”啰嗦的目光在这两个汽车人中间来回移动,蓝白色、没有下巴的恐怖怪物正瞪视着自己,而红色装甲的汽车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幽灵”,“所以……你没疯!”
“好吧,我承认,横炮……这比我想象的要奇怪些。”飞过山嘟哝着,“所以要是那是我,那么这个和你涂装相似的就是——”
“浸透。”横炮悄声说。

 

“你们以为新生的塞伯坦余烬们都是从哪儿来的?土里长的吗?”钢锁笑了,“变异体,没错,变异体就是我们生产线的中介……它们走遍了各条隧道和高辐射区,搜索任何可用的材料……甚至更多的,怎么说来着?半成品,把它们运回这儿,让魔力水晶把它们分解,然后重组出新的机体,赋予它们新的余烬!这就是为什么古代会有这么多葬礼在这个区域……是为了让变异体可以找到它们。”
“那些象形文字。”横炮嘟哝,“所以它们才是对称的,因为这就是一个循环过程……”
“很聪明。但是创造一个新的生命需要的是一具新的机体。也许魔力水晶会给予一具报废的机体以有生命的假象,但是原生体才是真正的主角!为什么——”
“抓住他!”补天士大叫一声,朝钢锁冲过去,飞过山立即效仿。
“你打断了,我,钢锁的演讲!”
在两个汽车人捉住这头正在发表演说的恐龙之前,钢锁用恐龙形态的尾巴变成的大棒击中了他们。补天士和飞过山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去,只差几公分就会掉下满是熔岩的悬崖。“你们这些可悲的、微不足道的庶民怎么敢不尊重我,钢锁锁锁锁锁锁锁锁锁——”钢锁的大喊变成了野蛮的咆哮,身体向后一翻,变成了恐龙形态。这头野兽摇晃了一下,明显因为这意料外的变化而疑惑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想我们正占了先机!趁现在!”飞过山大喊。
飞过山的喊声引起了“僵尸们”的注意。无头的僵尸挥舞起它的脑袋呼啸着砸过去,飞过山险险地勉强避开。受到这一系列动作的刺激,其他僵尸也慢慢地聚拢过来。

补天士比僵尸缓慢笨拙的攻击快得多。他一边腾挪旋转,闪开了骨架僵尸的爪子,却又滑到了蓝色飞过山僵硬的踢腿前。僵尸的脚与补天士的腹部短暂地接触了一瞬,要不是他闪得快,这一脚就够他受的。无论如何,靠着前进的推力,补天士飞驰离去,这次攻击仅仅比擦刮稍微重了那么一点儿。

眼看着目标已经跑远,僵尸们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啰嗦和横炮。
趁着亡灵们注意力转移的当儿,飞过山和补天士轮流朝着钢锁开火,一边躲避着他的牙齿和利爪。尽管他们人数更多,加上机器恐龙刚刚那一瞬间困惑,却仍旧没有什么胜算。不惧疼痛,毫无畏惧,恐龙形态的钢锁已经让他重生前残忍无情的兽性重新占据了躯体。

“浸透,能听见吗?”横炮对着拖着脚步朝他走来的前伙伴大喊。“是我啊,横炮!你记得啊啊啊啊啊啊!!!”
浸透回以一声咆哮,取代了语言上的回应,伸着双手迎面扑来。横炮吓了一跳,被浸透蹒跚着撞倒在地。他的双棍转动着滚去了相反的方向。这个已死的汽车人双手掐住了横炮的脖子,越来越用力。横炮用拳头不断敲打着这个没有生命的怪物,想靠打击它的关节来阻止进攻,却一点都没有让这个怪物退缩。横炮感到自己的系统在逐渐冷却,感知功能也减弱下来。


横炮一边努力反抗他曾经的伙伴,一边启动了火箭包。两人一起微微上升了几英寸,然后彻底失控地冲了出去,擦着地面在整个山洞里横冲直撞。可怪物的双手只是稍稍松了点力道,仍旧紧紧掐着它的猎物不放。横炮本想飞到空中再把僵尸摔到地上去,看来并没什么效果。
直到他们撞断一根残破的石柱,两具机体才终于分开,摔向了不同方向。横炮慢慢找回知觉,挣扎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快速自检后发现他的情况并不乐观,刚才的撞击毁掉了他的一扇门翼,火箭包也严重损毁,应急系统正在迅速阻断燃料从它的底部飞快流失。
不仅如此,他的对手也恢复了。浸透已经站了起来,刚刚的事件对它似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只见它缓慢地转过身,再度朝着横炮直直地走过去。

被僵尸飞过山和无头尸体逼进角落的啰嗦也好不到哪去。用热武器射击很难阻止他们,啰嗦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些活死TF逼到了悬崖边上。僵尸们的移动太缓慢了,从它们身上根本窃取不到什么速度,它们行动僵硬的,凭着一种永不停歇的惯性继续前进着。
啰嗦躲开了僵尸飞过山的进攻,却又不小心凑到了无头僵尸的面前。怪物狠狠地挥起脑袋砸在啰嗦的肩膀上,头骨的撞击过后紧接着是野蛮地一咬,破碎的牙齿嵌进了啰嗦的装甲里面。啰嗦把一声尖叫从喉咙里憋了回去,双手抓住了这个怪物的胳膊,身体先是猛地前倾,随即向后倒去,突如其来的重心改变让僵尸失去平衡,两个TF一起向前跌到了地上。
在外力的作用下,怪物的牙齿从啰嗦的肩膀里拔了出来,它的机体也顺势从悬崖边上翻了下去。等到第一个进攻者跌出了视线范围,啰嗦站起来,在他自己、悬崖和僵尸飞过山之间保持出一定距离。
在密室的另一端,钢锁疯狂地四处张望,想要找到活着的那个飞过山,但这只是让他的脑袋撞碎了另一根柱子,落了一脑袋的灰尘和碎屑。他的小爪子徒劳地拍打着脑袋,摇晃着把碎屑都清理掉。

“嘿,我知道了!”补天士笑了,“阻碍他的视线,打他眼睛!”
两个汽车人一起朝这头野兽的脑袋开火。激光对他的装甲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强烈的闪光对视觉造成的干扰让他不得不关闭光学镜头重新定位,努力地以此弥补他的恐龙形态有限的处理功能。
钢锁痛苦地嚎叫起来,为受阻的视线乱晃个不停:“俺,钢锁,看见你们就杀掉!”

“那够耽误他一会儿的了!”飞过山喊道,“坚持住,横炮,我就来帮你!”
飞过山转身,举枪瞄准,飞快朝着那具骷髅僵尸毫无防备的背部开枪,同时补天士也对僵尸飞过山施以全部的火力。因为刚刚的粗暴着陆,横炮还没找回平衡,但仍旧用他的棍棒施以连续的攻击来把浸透困住。能量脉冲穿透了僵尸的机体,但就算它们意识到了攻击,也没有任何反应。每一发射击或者进攻都打掉了它们的金属装甲和线路原件,但是不管被破坏的部分有多重要,这些僵尸面对攻击的反应最多也就是微微抽搐一下。
“你他渣的要怎么才能杀掉根本就没有生命的东西?!”补天士在开火的间隙里大声喊道。
“没有生命……”飞过山转向补天士:“噬铁虫……把噬铁虫瓶子给我,快!”
补天士把瓶子从挡板后面的子空间拿了出来:“省着点,要是打持久战的话我们还得用!”
“那可不是我的计划!”
飞过山用力把瓶子朝他的镜像版尸体胸前丢去。瓶子碎掉了,无数个像螺丝一样的小东西粘到了这个怪物身上。
“你他渣的在干什么?!你在让它们变得更强,你这块愚蠢的挡泥板!”
“哦是吗?你自己说的……噬铁虫只会吃掉没有生命的金属,再重造鲜活的金属,要么治愈伤痕或者制造更多的噬铁虫——”
当面前的怪物停止了蹒跚的脚步,补天士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只见它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吼,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而这些家伙仅仅是一堆没有生命的金属!”
噬铁虫纷纷钻进这个怪物的装甲,从里面开始啃噬。僵尸抓扯着自己的胸口,绝望地想把这些入侵者赶出去。可是它的动作只是让噬铁虫成功转移到了手上,它的手立刻碎裂成了一堆细小的螺母和螺栓。这个没有生命的飞过山转过头,充满仇恨地盯着活着的飞过山,冲了过来。
汽车人一把抓住僵尸伸出的手臂,猛地一拧,整只手臂就被扯了下来,上面仍旧依附着不少噬铁虫,它的机体则是朝反方向倒了下去。补天士变成汽车形态,开足马力,推进器喷出了火焰,撞上了僵尸飞过山,让这具正在飞速消逝的机体撞上了另一具。那具只剩骨骼的僵尸听到了响声,转过身来,但是来不及躲闪,被僵尸飞过山撞个正着。两具机体重重地摔到了地上,碎裂成了一大滩金属屑,从内部分裂成一堆堆零件,伴随着最后一声绝望的哀嚎,一起消逝了。
“嘿,横炮!要我‘递个手’吗?”
飞过山把那条仅存的胳膊朝浸透扔了过去。这只怪物僵硬地攻击,将飞来的抛掷物打开了,可是这短暂的接触已经足够让噬铁虫爬上它的手臂。
趁着曾经的同伴散架的时候,横炮赶紧爬起来,噬铁虫顺着浸透的手臂爬进它的身体一阵狼吞虎咽。横炮一言不发,怀着恐惧和遗憾地看着自己曾经的朋友的最后一片金属化为灰烬。
“飞过山……”他叹气,转身朝他的队友走去。“我们回去之后,记得提醒我为那个低级趣味的笑话揍你一拳。”

“哈,一只手!”补天士笑了,“我们太帅了,帅得冒烟!没人能找SEEKER的麻烦!”他大吼一声,朝天开了一炮以示庆祝。
飞过山和横炮一起鄙视地瞄了补天士一眼,连吐槽都懒得说。
“愚蠢的汽车人,你们的把戏没有用!”钢锁咆哮着,对着这群重新聚集起来的战士们发起了进攻。环视周围的情况后,他的光学镜头闪烁了一下,庞大的身体朝横炮和飞过山猛冲过去,猛烈的撞击让他们跌坐到了平台上。他的尾巴一扫,脑袋一撞,把啰嗦和补天士打飞向另一方。“俺,钢锁,杀掉你们!”
飞过山试着想重新站稳,但是却被钢锁的尾巴一抽,直接飞起撞到了横炮身上。他们俩一起滑到了平台边缘,绝望地想抓住一线生机,可是却无法控制下滑的趋势。横炮的左手抓住了悬崖边缘,右手抓住了飞过山。两个TF挂在悬崖边上命悬一线,他们的变速箱和活塞因为过度运作而发出轰轰声,在密室里面回荡着。
混乱中补天士撞上了啰嗦,两个汽车人四肢纠缠着跌在了地上。在他们手忙脚乱地试图分开的时候,钢锁转头看着他们,脸上挂着几乎是邪恶的微笑。这头野兽转身跨过两个发抖的汽车人,在几步外转过身,接着再度发起进攻,在这两个汽车人爬起来之前狠狠地踢了他们一脚。两个汽车人被踢得向后滑去,他们不断地试图抓住什么,同时眼看着身边的碎片从悬崖滑落,掉入虚空。

钢锁发出一声胜利的嚎叫,叫声在密室里回响着,随着他变回机器人形态的时候变成疯狂的大笑。他把来复枪上堂,走近悬崖边,俯视着他的四个对手。
“现在的情形真是危险啊,你们说呢?”
飞过山向下看了一眼,随即就后悔这么做了。先不说下面地狱火般翻腾的熔岩,他完全看不出这峡谷究竟有多深,底部又有些什么。
“我,钢锁,抓住你们了。这不怎么公平,我,钢锁承认,但你们是自作自受,对吧先生们?”
“你忘了一件事,钢锁!”啰嗦朝上喊着,一边努力抓稳。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横炮正试着把飞过山拉到平台边缘。红色的汽车人抓牢了平台,放开了横炮的手。
“你?”钢锁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啰嗦身上,“那么,请告诉我,是什么?”
“你忘了你有多不中用!”啰嗦笑了。
让飞过山意外的是,钢锁确实被惊讶到了:“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你的愚蠢让你丧失了判断力!”啰嗦吐了口唾沫,“你指望我相信,能有那么一微秒,你不会把事情搞砸吗?就你,一个用非法软件编程,由一堆废铁片焊在一起的集合体,能消灭我?”
“伙计,闭嘴!”补天士小声警告道。
钢锁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缓缓地、不慌不忙地朝这个挑衅的汽车人走来。他身体各处的关节开始抽搐,装甲板也开始前后滑动。
“一块大水晶把你摇晃了那么一两下,你就能突然就变成天才了?”啰嗦继续说道,“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还不明白吗?你就是在自欺欺人!所以你才觉得一块发亮的石头能让你变聪明,你最多也就是个强壮的傻瓜!噢,等等……你应该蠢得听不懂讽刺吧!相信我,那感觉绝对棒极了,你这个螺丝脑袋的白痴!”

钢锁的机体开始摇晃起来,仿佛他的野兽形态马上就要破壳而出。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介于两个形态之间,既不是恐龙也不是机器人,就这么直直地走向啰嗦……
然后他停下了。
“俺……我,钢锁,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啰嗦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钢锁找回了理智的语气,倾身看着这个汽车人:“想靠激发怒气来逼迫我,钢锁变成更凶残更原始的形态?老实说,我,钢锁期待你能做得更好。”
钢锁用他长着利齿的脚一脚踩在啰嗦的手上。
啰嗦咬紧牙关,努力掩饰住他的痛苦:“我没有试图让你发怒。”
“拜托,那么,请告诉我,刚刚那挑衅的目的是什么?”钢锁拧了一下踩着啰嗦的脚。
“为了让你分心。”
“你在开玩笑吧!”钢锁笑了。“从哪儿?”
“从我这儿!”
飞过山的喊声把钢锁的注意力从啰嗦身上吸引了过去,机器恐龙扭转上身,举起加农炮朝这个进攻者射击。啰嗦手上的压力减小了,这使得他可以集中精神,吸收了钢锁转身的速度。
机器恐龙的动作停止了,这一瞬间飞过山的肩膀撞上了他。雕像一样的机体摇摇晃晃地向前踉跄了几步,但还没掉下去。横炮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机器恐龙的脚踝,趁着钢锁的大块头向前晃动的时候用力一拽,这具僵硬的机体就像一尊倒下的雕像一样直挺挺地,从挂在悬崖边的汽车人身边掉了下去。就在掉出视线前的几秒钟,钢锁恢复了活动能力。
“我,钢锁,会报————仇————”
直到钢锁消失在星球深处熔岩的光亮中,也没人听见机体落地的响声或是零件摔碎的声音传来。

默默地,四个TF把伙伴们拉回了坚实的平台上。有那么一会儿,这四个塞伯坦人——两个汽车人叛徒和两个擎天柱的手下,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默默恢复着体力,他们已经虚弱得没力气再互相打斗了。

就在这时,充满恨意的细语又回来了,但是这一次,这个声音很冷酷和清晰。
带着你们的小命滚吧。别回来了。
四个TF转身,刚好看到魔力水晶朝墙上射出两道光束。当光束碰触的地方,岩石消失了,露出两条弯弯曲曲向上倾斜的通道。
“要是我们不听呢?”横炮问道,小心地看了看那两条隧道。
你们已经没有噬铁虫了。
四个TF看了看密室里满地的机器人残骸,立即一言不发地迅速地分成两队。飞过山和横炮选了左边的隧道,啰嗦和补天士则去了右边。
魔力水晶在他们身后缓慢地旋转着,等他们通过之后,隧道入口立即紧紧地封闭了。

==============

“那么,感觉怎么样?”
补天士极不情愿地打开了光学镜头。瞬间他希望自己其实根本没上线,因为救护车神经质的脸正充满期待地凑在眼前。
“离我远点儿,你这个器官贩子!”
补天士猛地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钢铁拘束具牢牢地固定在手术台上。这并没阻止他继续尝试,因为他宁可面对100个钢锁也不愿意在救护车的激光手术刀下呆上五循环。“我自己能修理,找专业的医师,多少价钱都行!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打到你一桶噬铁虫都修不好!”
“嘿,我已经弄完了!大哥只是叫我修好你的手!”救护车看起来很失望,但是马上又活跃起来,“但是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装一台备用发声器!”他从架子上抓过一个东西,是一块油腻腻、脏兮兮,认不出是什么但是看着怪可怕的内置机械。“只要10循环,我就能把它装上,给你最——”
“不!我很好!我的手也很好!”补天士尖叫,“让我离开这儿,少废话!”

“够了,救护车。”
擎天柱的声音在手术室响起,两个TF都僵住了。一个阴影笼罩住了补天士,擎天柱的脸紧接着进入了他有限的视野。首领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手术灯的光芒笼罩着他的身形。
“考虑到之前发生的一切,你实在是非常幸运,补天士,”擎天柱自顾地轻笑了一声,按下手术台上的一个按钮,打开了拘束具。虽然身体得到了解放,补天士仍旧一动也不敢动,等着擎天柱把话说完。“你对我来说一直不过就是个墙上的污点,但是我最信任的顾问们似乎认为你很有潜力……只要你能清楚记得自己是个什么位置。”

补天士直直地盯着擎天柱,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当他握紧拳头的时候,却听一阵见金属间高速摩擦的滋滋声传来。“我的手!”补天士挣扎着半坐起身体,尽管做了手术,他的左手却仍旧没有装上。在原本应当是他左手的位置,一个可以自由旋转的圆锯粘在了手腕上。他已经用圆锯的刀锋无意识地在手术台上切割了好一会儿,那儿已经出现了一条很深的口子。“你对我干了什么?!”
救护车看起来很受伤:“你不喜欢吗?!但是几乎每个人都有两只手!再来五根手指?拜托,多无聊啊!你,现在……你看你现在多有趣!”




“我本来就很有趣,你这个变态!”补天士威胁地挥舞着他的新装置,圆锯旋转起来,发出刺耳的声音。“也许我应该让你也变得有趣些,把你给切成一个——”
“够了。”擎天柱的声音让两个争吵的下属都闭了嘴。“就算救护车愿意,他也不会给你一只真正的手。这个手术,就像你生命中的所有东西一样,是因为我的仁慈才得到的。这就是对你失败的奖赏。要是再让我失望,你要担心的就不止是救护车的实验了。”擎天柱顿了一下,露出一个威胁的笑容:“往好的一面看……也许你能用你的新装置剃掉你的脸上那个蠢玩意儿。”
补天士在身后咬牙切齿的声音在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听来,简直就像是正在离开一座歌剧院那样美妙。

=============

“好消息,我的陛下,我们的队伍获得了八头机器恐龙,数量增长百分之八百。”啰嗦尽可能地露出一个他认为友善的笑容。他只得到了基本的维护,很多零件仍旧疼痛得抽抽。但就算是滑车的马虎修补,比起补天士面对救护车来总要好多了。
擎天柱敲打着面部装甲:“那么钢锁呢?”
“我恐怕钢锁已经消失在了塞伯坦最深处,我的陛下。他太疯狂了,要是他没有死掉,补天士和我一定已经被他杀了……”
擎天柱猛地伸手掐住啰嗦的脖子。他把这个个子稍小的机器人提离了地面,瞪着他。
“然而,我宁可选择一台忠心的杀戮机器,而不是两个愚蠢的失败者。”他把挣扎着的啰嗦拉进了些,光学镜头里闪着红光,“告诉我,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忍耐你的失职,而不是把你的脑袋摆在架子上郭文的旁边?你们俩一定有很多话可以说个不停。”
“是霸天虎!”啰嗦沙哑地叫道,“飞过山和横炮!要是我们不把钢锁推下悬崖,他就会落入这两个叛徒手里!”
啰嗦看到擎天柱的光学镜头中闪过一丝犹豫,接着汽车人首领的双手猛然收紧。啰嗦的光学镜头开始暗淡下来,他努力地把注意力放在擎天柱的力量上,正当他刚想窃取擎天柱的速度的时候,他感到首领的钢铁手掌松开了。啰嗦跌到地上,光学镜头发出噼啪声,重新亮了回来。

“这儿发生了什么?”
钢锁的声音。机器恐龙以他的野兽形态站在了大厅的入口处,他的尾巴凶险地扫荡着,一边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
“天哪,天哪……钢锁。刚刚有人告诉我你死了。”擎天柱低声说道,瞪着啰嗦。
“那太蠢了。俺,钢锁,摔不死的。”
“太好了。过来。”
有一瞬间的停顿。
“俺,钢锁,不想。”
啰嗦向上看着他的首领,首领没有说话,但是愤怒得几乎发起抖来。
“你……什么时候……想要什么了?!”擎天柱吼道,用手指着机器恐龙,“你存在只是为了执行我的命令!”
“不!俺,钢锁做俺,钢锁,想做的!”
“我最伟大的武器……有自我意识了,还敢挑衅我?!”擎天柱愤怒地指着躺在地上的啰嗦,“这都是你的错!你再一次证明了你就是个坏事的专家!”
装甲移动和零件重组的声音把擎天柱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回了钢锁的身上。机器恐龙已经变形成机器人形态,公然站在擎天柱的王座前。“您对啰嗦办事能力的评定非常正确……无论如何,他最近的几次表现确实不怎么样,所有事情都超出他能掌控的范围。我,钢锁,超级天才,愿意为您服务,擎天柱。”
“自我意识,挑衅,还有自大!我手下这样的家伙还嫌不够多吗!”擎天柱伸手抓住最近能够到的物体——一只空能量罐,然后把它砸向最近能砸到的目标——啰嗦。因为事发突然,啰嗦还没意识到要躲闪就被投掷物砸中了脑袋。
“我受够了!”擎天柱咆哮,“你们俩都去惩戒室呆上20循环!不……所有人都去!”
“我,钢锁,感谢您的愤怒,我的……陛下。”钢锁的语气更加自信了。他一边说一边大步走向方舟终端。“我确定整个军队都需要这样的训诫,但是我,钢锁,不需要,也不合适。”
擎天柱拔出他的四口来复枪瞄准了钢锁。钢锁注意到了这个动作,点了点头,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一个静声的手势。擎天柱眯起了光学镜头,死死地盯着这头突然变得能言善辩的恐龙。

“我的意思是,这不恰当,因为技术上说来,我,钢锁,只有几循环大,几乎是个原生体。就好像所有情绪不稳的孩子,我,钢锁,只是无聊罢了……”
钢锁懒洋洋地展开了一些图表和能量示意图,显示器发出的蓝光投射到他的机体上:“我的无聊源于我的天赋,大哥。要是我,钢锁,遇到了什么挑战,解决它们都不是问题。例如,方舟是艘迷人的飞船,但是我,钢锁,觉得它要是不在飞行中途因为燃料系统出错而坠毁,就会更加有用。”钢锁用手指在图表上点了一下,指出一堆乱七八糟的油泵和管线。
擎天柱转头瞪着啰嗦:“去确认一下。”
啰嗦恼怒地来回踱步,用自己的终端反复检视这些图纸:“还需要进一步证实……但是看来似乎钢锁……是对的。”

当擎天柱思索着当下的处境的时候,他的光学镜头变暗了:“钢锁,欢迎你回到汽车人团队——作为试用。”
“干得漂亮!”钢锁笑了,“我,钢锁,会证明我比你以为的更值得信任。”
“啰嗦?”
“是?”
“给我找些东西来破坏掉。”



尾声


群殴并不很介意霸天虎的栅栏。这儿很舒服,还有能量可以补充,那个叫红蜘蛛的家伙也不错,尤其是和千斤顶比起来。大脑模块的升级让他思考也变得更容易了,并且不再那么易怒。另外,他肩上的红色标志也比以前那个紫色的好看多了,即使它得靠白色的描边才能凸显出来。
但是四周响起的声音很不寻常。其他虎子恐龙们似乎都陷入安静的深层充电状态,他有点怀念起了吉加克斯城那些敲打和焊接的声音。
所以当他听到利爪穿过栅栏的咔嚓声,这声音显得更恐怖了。当他的栅栏门锁打开的时候,他无声地颤抖起来。突然倾斜进来的光芒让他的视觉感官短暂地失效。当视力再度恢复的时候,他看到一具朦胧的机体形状退去了光晕。
“钢锁?”群殴小声说道。
“嘘……叫醒其他人,我们得悄悄地……俺,钢锁,带轮子恐龙和虎子恐龙去一个秘密的地方。”



END



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芥末老师,小11,以及更多的英语达人们一路来的语言方面的帮助~~~orz
谢谢炮姐和其他考据派达人们帮偶补完和解答这篇小说中各种技术宅类的知识点TvT
谢谢你们~~m(__)m
另外,代表普神鄙视某S开头的那谁,你懂的,嗯。
[ 此帖被米线儿在2016-07-31 11:56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1-07-01 23:11 | 14 楼
买小床
飘感!!!!!!我爱飘感!!!!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742
腐指数: 3810 螺丝钉
能量块: 1363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10-13
最后登录:2016-07-06

 

。。。。。。。。。。。。。。。。。僵尸。。。。。。。。。天哪,现在满世界闹僵尸了么。。。。。
顶端 Posted: 2011-07-01 23:27 | 15 楼
果真姐妹
内心独白孤独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14
腐指数: 1395 螺丝钉
能量块: 841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61(小时)
注册时间:2010-10-15
最后登录:2012-07-03

 

现在对僵尸很流行= =|||
顶端 Posted: 2011-07-02 03:15 | 16 楼
Ice
咪啪~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106
腐指数: 12350 螺丝钉
能量块: 214748364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20(小时)
注册时间:2011-07-26
最后登录:2017-06-26

 

蓝小飞。。。终于出场了。。。。T T。。。死前伤的好厉害啊。。。。

》他的脸从鼻子以下全都毁坏了,到处裸露着电线和微纤维,随着这个家伙摇摇晃晃地每走一步,而不断颤动和摇晃着。他的机体上布满了好几十个弹孔,有好几个清楚地将他的机体射了对穿,其中有一个正中他的额头。

5555555555555!!!!哭着跑走!!!
顶端 Posted: 2011-07-02 20:23 | 17 楼
买小床
飘感!!!!!!我爱飘感!!!!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742
腐指数: 3810 螺丝钉
能量块: 1363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10-13
最后登录:2016-07-06

 

总算是出来了啊  
顶端 Posted: 2011-07-05 23:30 | 18 楼
heeroyuy
《暗夜之拥》发售中……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15
发帖: 416
腐指数: 3501 螺丝钉
能量块: 88046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06(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29
最后登录:2017-09-06

 

已经翻了这么多了啊     米线妹子真给力啊

花开花落,
再灿烂的星光也会消失,
这个地球太阳和银河系……,
就连这个大宇宙也会有消灭的时候。
TF的一生与这些相比,简直就象是永恒的事。
在那些漫长的岁月里,
战斗.受伤,爱与服从
命令与征服
欲望与背叛…
拆与被拆……
最后都只不过是存储在记忆扇区的一些数据而已……
===================================


圣.露西娅的腐化之巢
http://blog.163.com/lasonadora_jx/
拥有梦想就是幸福~~~~
顶端 Posted: 2011-07-06 15:09 | 19 楼
«1 2 34» Pages: ( 2/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塞伯坦

Time now is:11-24 00:4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