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AHM】 俘虏   MOP  有伤风化 激拆慎入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EVIL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7
发帖: 900
腐指数: 5640 螺丝钉
能量块: 2155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7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15
最后登录:2016-01-26

 【AHM】 俘虏   MOP  有伤风化 激拆慎入

俘虏

      擎天柱低头不语,专注地吃他面前的小份额能量块,他根本不想吃,或者说吃不下。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芯情,或许是因为长期掩藏在装甲后的面容暴露的原因,或者是他无法忍受周围的人群安静的、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眼神,众多又露骨。他只想尽早离开餐桌,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外。他渴望独处,渴望威震天给予他哪怕只有几分循环的思考时间。如果坐在他对面的霸天虎领袖愿意的话,那么他将感激不尽。

     “你看起来相当不高兴。”威震天甚至没有抬头,他搓掉粘在手指上的能量屑,优雅的从餐盘下抽出两张干净的餐布,一张递给Prime,一张留给自己用。

    “觉得霸天虎的伙食不好么?对于俘虏来说我给你的待遇是特别的。”他从自己的餐盘里取过一块能量块放到擎天柱的手中,意味深长的轻擦过擎天柱的手背,满意的看着前汽车人领袖僵直的身体,Prime很快的恢复了平静,轻声道谢。“谢谢。”他的答复很简单,没有就伙食问题给予评价。

     “我承认我提供给你的能量配给不能满足你的机能需要,但是我是为了避免你逃跑,避免你伤害我。”威震天笑笑,喝了一口柠檬味的能量稀释水。“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的话,大可以提出来,大家都在。”他指的是周围所有在场的霸天虎,阶位三级以上的都有资格与威震天在同一间餐厅进食,Seekers、震荡波、声波、磁带军团、挖地虎,每一位称职的霸天虎成员都没有用芯吃他们的午餐,尽管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做自己的事。事实上,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首领同擎天柱的交谈上,这变成了一种期待,一种好奇。

   “我很满意,威震天。”Prime面无表情地说,身体向后倾去,没有吃威震天递给他的能量块。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施舍,霸天虎们除了少数几位,其他人根本看不出其中的奥义,看不出两派领袖之间暗暗的角力。在表面,威震天会让擎天柱占上风,他会用一些小语言小动作触怒对方。起初,Prime会反驳威震天,有时甚至是措辞激烈的,但是霸天虎既没有动手打他,也没有开口羞辱他。威震天一反常态的谦虚而行,这使得擎天柱大为不解。但是很快Prime就发现,威震天只有在当着其他人的面才会故意表现的恭谦有度,仅仅是表面上。

   Prime记得他是怎么登上报应号的,由声波亲自压着他的双臂。汽车人因内部叛变遭受重创,威震天重重地压在他的胸口上,一拳砸碎了他右侧的光学镜头,扭断他的肩膀,粗暴又残忍的撕开他胸部装甲,当着全体霸天虎和汽车人的面夺走能源宝。然后他决定第一个处死擎天柱,漆黑的融合炮抵在Prime火种舱上方。擎天柱谈不上有多痛苦,他大量流失能量,双腿和双手都被磁力锁紧紧得扣住,能分辨的只有威震天暴戾的脸和汽车人同伴们对他的呼唤。他等待属于自己的终结,可它迟迟没有发生。

    他还记得威震天是怎么粗暴地拽着自己的胳膊把他举起让彼此平视,他还记得威震天是怎么用近乎温和的语气吐出他残酷无情的威胁。他威胁擎天柱要把所有汽车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当着他的面熄灭火种,他还威胁擎天柱霸天虎的其他成员会怎么对待那些长的较为漂亮可爱的汽车人时,擎天柱动摇了。

     “你想怎么样……”他问,带着领袖的尊严。

    “我改变主意了,Prime,我要你臣服于我。”威震天贴着他的接收器旁轻语低喃,同时命令声波随意处死一位俘虏。声波选择了较为年长的铁皮,毫不犹豫的注入脉冲能量,他不可能打偏,铁皮会很快死去。这是对擎天柱最后的打击,Prime剧烈地挣扎,以至于受伤手臂的内部零件都开始脱落。擎天柱紧紧的抓住威震天的胳膊,他高声叫喊。

   “放开他们!我臣服于你!”擎天柱不记得自己当时是用何种语气向威震天陈述的。他重复那句话,直到威震天命令声波放下武器。Prime无法忽视汽车人芯中的绝望,他被Seekers押制,动弹不得。他近乎哀求威震天,他愿意做任何事,只要能换得他的战友们生存的希望。霸天虎怎么可能让擎天柱那么轻易的如愿以偿呢,威震天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要不是惊天雷和闹翻天支撑着擎天柱,恐怕当时他会直接瘫倒在地。威震天认为Prime有很高的俘获价值,因为Prime懂得如何使用能源宝。而威震天也很乐意享受老对头对他说一不二时的表现。他很大度的放过了所有汽车人,至少让他们都活着,但是他将毫无武器防备,缺少能源和极度疲劳的汽车人通过太空桥传送至塞伯坦,狂潮机器昆虫驻扎的铁堡废墟中央。可擎天柱明白,这是威震天给予他承诺最好的反馈,他无法要求更多,他被简易的修复后押上报应号,关押在一间旧仓库内,整整十几个循环都无人过问,这到给予了Prime足够的思考时间,好让他应对接下来的拷打。

   “你吃的太少了,我可以考虑增加你的能量配给,如果你愿意更服从我一些的话。”威震天重复他的言论,发现面前的擎天柱并没有听他说话,最近Prime陷入思考回路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

    “Prime……”霸天虎抬高发声音量,提醒对方。擎天柱对Prime的称呼相当敏感,他即刻回神,薄薄性感的嘴唇上还沾着少量粉色的能量碎屑。

    “什么?”他紧张得回问。

    “我说,你需要多吃点儿。”银色的霸天虎霸指指擎天柱手里的能量块。擎天柱自然是想也不想就直接吞了下去,他不愿向威震天表现担忧和软弱,他会试着调节自己的芯情,或许他还有活着离开的一天。

   “我很好,你对我的关照出乎意料。我别无要求。”他刻板的陈述,别过头。不想见威震天坐在他对面时那张表现得过分殷勤的脸,他一回头就看到在旁边偷看他的红蜘蛛,红蜘蛛立刻紧张不安地坐直身体,机械性得往嘴里塞能量块。红蜘蛛对擎天柱的畏惧由来已久,但是更深刻的是因他毒打擎天柱后遭受到得惩罚。

     擎天柱被俘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被关押在旧仓库,威震天一直没有来看他,或者来羞辱他。只有声波象征性得修复了他的机体,拆掉机身上所有的武器。失去能源宝的擎天柱等于失去了强大的能量来源,每天磁带都会送给他低于一位正常成年TF的能量配给,不给他吃饱,也不饿死他。擎天柱即使想反抗也没有足够的气力,就这样他在仓库里居住了大约足足有一个月循环,每天都有人来打扫。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来访者既不是威震天,不是声波磁带,也不是清洁工。是霸天虎以速度和美型著称的空军指挥官红蜘蛛,当时擎天柱正在深度充电,他是被粗暴得踢醒的。红蜘蛛奚落他,羞辱他嘲笑他。但是擎天柱连哪怕一丝惊恐都没有流露出,这使得站在胜利顶端的Seeker彻底地出离愤怒,他不敢用氖射线伤害擎天柱,所以他拳打脚踢,享受尊贵的Prime无力地倒在他的脚下痛苦的呻吟。

   红蜘蛛揍了他很久,Seeker在力量上远远不及擎天柱,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Prime打的偏题鳞伤,自己也累的半死。他责怪擎天柱挑唆天火离开他,他责怪汽车人对霸天虎的冷酷无情,好吧……到底是谁对谁冷酷无情。他打累了,瘫坐在地上告诉擎天柱,他会想办法把天火救出,恳请威震天不伤害他高大的恋人,他甚至都准备了长篇的说辞。这时情擎天柱觉得,面前华丽的飞行器到并不像平时表现的那么乖戾和残忍,至少他是真芯的爱着天火,痛恨带走天火的所有汽车人。可纵使他有柔情的一面也改变不了威震天给予他的处罚……当声波发现满身伤痕近乎休克的擎天柱时,就注定了红蜘蛛对威震天和Prime的恐惧。据说红蜘蛛被威震天揍得三地球周都下不了充电床,惊天雷和闹翻天不得不轮流照顾他们的僚机,那几天红蜘蛛痛苦的呻吟声隔着几条通道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擎天柱是不大了解威震天处罚属下的手段,他记得他从深度死锁昏迷状态重新上线后,中央处理器首先分析出面前魁梧的大块儿头便是威震天,震荡波和声波站在他的身后。

   威震天声称擎天柱是他的所有物,任何人都不得企图伤害他。当时Prime浑身冷冰冰,无力的躺在修复舱内看向天花板,他的芯属于汽车人,他关芯他的伙伴们。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从威震天口中套出同伴们的消息。

   “那么你今天是想去看看我的能源宝,还是想帮助霸天虎一统天下?”威震天命人收掉他与擎天柱面前的餐盘,拽着擎天柱的胳膊向餐厅外走去,其余霸天虎仍旧一动不动,只有等他们的领袖和领袖的新宠离开后,他们才会真正的开怀大吃在高谈阔论一番。威震天拽着擎天柱一直向前走,把喧闹抛诸脑后,他们转了一个弯,这样其余就餐中的霸天虎才会彻底的看不到他们。威震天突然很用力地推开擎天柱,Prime撞在合金墙上,吃痛的呜咽。

    “我给你尊严,给你在我掌控之中的自由。那么你!”破坏帝欺身压上,按住Prime啃咬他的脖子,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摩擦擎天柱能源接口上方的装甲。“你什么时候能表现的更加服从我!”

    Prime一动不动,没有抵抗,但是芯底本能的抵触威震天的触摸。威震天吻的很霸道,很用力,互相摩擦的头部装甲一定会留下痕迹,但是没人敢说。Prime调暗光学镜,侧过头好让威震天更加放肆地亲吻他的脖子,这算是对霸天虎领袖的回答。

   “我的同伴在哪儿?”他问,双手轻轻地搂住威震天的肩膀,他知道只有给予适当的回报,威震天才会对他妥协。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展到如此不良的关系?

  “如果你愿意更深层服从我的话,发自内芯的话。”威震天停止他的啃咬,熟手地拆掉擎天柱的下腹装甲,那块儿白色的装甲是被他故意拆松后装在原处的,只要他高兴,他随时能占有擎天柱。但是他的这个做法引得Prime极度不满,擎天柱开始紧张地四处张望,伸手挡住私处入口,阻止威震天的手指探入。他这么做直接惹恼了威震天。

   “不要企图探究我耐芯的底线!”他一把将擎天柱推倒在地,把下腹装甲扔还给他。“你是我的俘虏,Prime……是个奴隶。只要我高兴,我可以让你为任何一个霸天虎提供性服务。”他恐吓对方,但没有得到任何他想要的反馈,擎天柱的回答反让他更生气。

   “如果这么做能得到同伴的确切消息,我愿意为任何一个霸天虎提供性服务。”他毫不畏惧地抬头直视,深深的望进威震天猩红色的光学镜内。只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威震天才会暴露出对汽车人前领袖强烈的独占欲。他不喜欢被下属看见他对死对头扭曲的情感,又爱又恨,因为他在捕捉到对方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想过要置他于死地。

    “别让我太失望。”威震天妥协了,俯视擎天柱。纵使他强暴他,占有他,甚至用鞭子抽打他的身体,Prime都不会表现出有失一位贵族风度的事来,他傲气风骨是一位真正的领袖。

   “我服从你威震天,那是因为我同伴的性命在你的手中。”擎天柱冷酷无情的说,看着报应号最高指挥官转身离去,留他独自一人。

   直到威震天离开后,擎天柱都无力地倒在地面上。他麻利迅速地安装自己的下腹装甲,拧紧,防止在行走过程中脱落。午餐时间即将结束,很快通道上会布满霸天虎,霸天虎们不敢奚落报应号上唯一的汽车人,他们也不敢伤害他。因为有红蜘蛛和机器昆虫的前车之鉴,说道机器昆虫,他们因拿擎天柱开低级玩笑被关了几天紧闭。威震天对Prime的尊重和宽容有目共睹,擎天柱除了不能去指挥室和武器库外,他可以在报应号内随意走动,但这不代表他是非被监视者。威震天亲自为他植入定位芯片,在一定范围内,威震天可随意查视擎天柱的体能和系统转换频率,清楚的知道他做了什么,摄入多少能量。破坏帝喜欢不动神色全方位的占有擎天柱。

    Prime无奈的想,站直身体整理身上几处被撞歪的装甲,起身向报应号的资料室走去,与其说那是资料室不如说是图书馆,霸天虎也不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无用之辈,其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也爱好文学。擎天柱不可能主动帮助威震天解析能源宝的用途,更不可能参与霸天虎的能源抢夺工作,他无所事事像只被囚禁在巨大牢笼里的鸟,只需服从只需展现威震天想要看到的与众不同。最终他选择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图书室内,用智慧填充他受伤绝望的芯,用时间冲淡他对夜幕降临后的恐惧。

   报应号如此之大,比方舟号更为先进,硬件设施更加完善,每一个通道的转角口都安装了精密的孔型摄像头。威震天坐在主控制室的中央处理手头繁琐的文件,查看前几日声波等人提交的日报,目前看来霸天虎是大获全胜的,但是震荡波也犀利的指出他犯了严重的错误,他宽恕了所有的汽车人,让他们活着离开。他完全可以摁倒擎天柱当着他的面处死其余的俘虏,但是他当机立断的决定同意擎天柱的提议。擎天柱说他愿意做任何事,这句话充满诱惑力。当时威震天扣住Prime的下颚审视他的战利品,高贵、华丽、强大。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赏擎天柱痛苦的哀求他,对他俯首称臣的表情,他一直是充满强烈霸占欲的,所以……现在,他无法忍受有其他人对擎天柱表现出过多的情感,哪怕是厌恶的情感。他命令霸天虎尊重擎天柱,因为Prime应当得到尊重,所以他处罚弹片。他命令霸天虎不得伤害擎天柱,所以他毒打红蜘蛛。他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对Prime关心的无微不至,是因为他想打动擎天柱对他强烈排斥的芯,但是效果不甚明显。

   他看向主控制室的荧屏,擎天柱整朝资料室走去,他一有机会就会去。实际上阅览群书是威震天的爱好,但是他现在很忙,没有时间再去发挥他的余热了。不过当他取得胜利之后,他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驯服擎天柱,让他成为彻头彻尾的奴仆,为他效力,由他享用。因此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从同一个通道不同角度拍摄的擎天柱影像,Prime高大挺拔,走路的姿势轻巧优雅,他拥有一张淳朴而英俊的面容。威震天用手撑住下巴,轻轻摩擦自己的嘴唇。他抢走了Prime的面罩,为了能更好的观察他。他确实从擎天柱暴露的脸上察觉出了不少令人惊讶的表情,很快Prime就发现了这点,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过多的流露给霸天虎看,他压抑的怒火的样子让威震天着迷。

   第一天,当威震天宣布擎天柱为他所有的第一天,Prime表现的很不自然。他避免和任何霸天虎正面接触,包括威震天在内,他躲在自己狭小的舱室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着两天没有进食。声波向威震天汇报擎天柱可能开始绝食的情况。起初威震天没有理会,但是一周后他亲自探查俘虏的情况,只见Prime脆弱消瘦的背影孤独的占据着舱室的一角,他回头看着威震天,唯一不变的是只属于塞伯坦领袖特有沉稳又高傲的目光,看似很不满威震天的到来。

   是的,他相当不满。接着,威震天命令他进食,擎天柱自然不会听他的,威震天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劝诱对方别把自己活活饿死,他警告擎天柱,不要想通过死来摆脱汽车人失败的事实。他完全可以将流放的汽车人抓回来,虐待折磨在杀死。他看到了擎天柱的动摇,但是不够彻底……Prime还没能完全的服从自己,他的内芯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残酷的现实。威震天用自己的行动提醒他,你是属于我的,你必须听我的。他抓住擎天柱将他按在餐盘面前逼他吃东西……结果适得其反,擎天柱能常年与威震天对抗靠的可不光是头脑和强大的信息处理器,他是优秀的角斗高手。他们扭打在一起,打翻桌子。但是霸天虎很快便赢得主导权,毕竟汽车人有整整一周没有进食了,他体内的能量储备甚至不到原有的30%。威震天没有很生气,但是他决意给Prime严厉的处罚……他把擎天柱抗在肩膀上带回自己的休息室,一路被少数几个霸天虎看到。他们很惊讶,但是又不敢出声。

   Prime被固定在直立的充电床上,威震天用一条细长的鞭子狠狠地抽打他。每一鞭都抽打在擎天柱柔软敏感的接缝上,真的很疼,但是他连一丝呻吟都没有让威震天听到。威震天问他为什么不屈服,擎天柱冷漠的回答,汽车人不会因恐惧而屈服时威震天理解到,他面前的塞伯坦人比以往任何一个星球都值得他去占有。

   擎天柱在威震天的休息室内躺了三天,三天后威震天对他的态度有明显的转变。他要求擎天柱把口罩脱下来,回报是告诉他其余汽车人的近况……擎天柱照做了,顺从的解除面部护甲递给破坏帝,威震天将机器昆虫传送来最新的汽车人俘虏监视报告交给擎天柱。等他看完后一手抬起Prime的下巴。

   “正视你的实际情况,回报越多,我告诉你的才越多。”

   从那天起,擎天柱便和威震天同吃同住。威震天给与他最高军官的厚待,他可以随意在报应号内行走,除了几处特定的地点。他不担心擎天柱逃跑,他的能源被限制,而且他也不会飞。威震天用他仅有的耐心试着打动擎天柱,但他失败了……当威震天在下属面前对擎天柱彬彬有礼时Prime给他的回馈也同样无趣,到了晚上他就放下自己伪装的优雅用言语和肢体行动挑逗对方,得到的是Prime的蔑视。那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保持在主人和单纯的奴隶之间。但是军队是充满对性的饥渴和拆的欲望的,很快内部就流传他和擎天柱不实的绯闻,他们说擎天柱用他高超的床上技术俘获威震天,让威震天对他俯首称臣,要什么,就给什么。真是笑话,霸天虎领袖被他的那群属下编造的谎言逗乐了,怎么可能呢。他想,他为什么会想到要去强暴擎天柱呢。但很多事情,往往就发生在风口浪尖。那一夜他惯例的去激怒擎天柱,Prime已经变得适应周围的环境,他从表面上表现的服从威震天但字里行间总是透着那么股讽刺。威震天突然想到了报应号内流传的虚假信息,他将Prime面对着桌子背对着他铐在桌子上,伸手抚摸面前好看的机身。

  然后强暴他……

  威震天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他不知道擎天柱是不是也从中获得了快乐。他搂着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的Prime躺在充电床上,前所未有的温柔,他哄着对方下线入睡,处理器盘旋着之前的种种。觉的自己真是被面前的家伙腐朽了内芯。他不后悔,因为他是威震天。

   “声波……”他联系情报官,光学镜却盯着屏幕上走动的擎天柱。擎天柱已抵达资料库,正在和值班的吊钩交谈。“提交汽车人俘虏本周的详报,5循环内交给我,不得有误。”

     吊钩是算不上健谈的TF,但是他是首批认可擎天柱存在的霸天虎,也是首先向Prime伸出友谊之手的霸天虎。他并不是每天在图书馆值班,但是自从擎天柱成为威震天领袖的俘虏后,他修长优美的身影便会时常出现在这块空荡荡的宁静之地。擎天柱会拿一到两块数据板坐在离入口最远,距眺望窗最近的座位上,他会看一会儿书然后对着身旁整巨大的落地窗向外凝视。天河星海,美妙绝伦。他却无暇欣赏这份美景,他的战友,他的兄弟姐妹们。他还没有从失败的打击中彻底抬起头颅,威震天在消磨他的意志,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威胁或者侵犯。他的机体似乎还隐约残留着过载后的痛楚,在纤细的回路中灼烧他的火种,在深度充电时像梦魇笼罩着他的躯体,这是焦芯和不适应造成的。他正在努力改善这一点,用他软化的行动使威震天妥协。

      他并不是那么的讨厌威震天,霸天虎领袖有很多可取之处,但是他的性格更加暴虐残忍,霸天虎们都畏惧他,因他高大的身躯和威武魄人的气度。尤其是擎天柱明明芯理清楚,威震天不是从一堆无名小卒里突然蹦出来跳到他面前,他与威震天曾有一面之缘,彼此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但是造势弄人。他们相互残留的仅有的模糊的形象也在战争中消耗的无影无踪,直至今天。

    如果他还有选择的话,不过能源宝没有给他选择的权利。如今,在报应号上,Prime为争取最后一丝挽救同伴的希望而努力着,他可以放弃Prime的尊严,去奉承讨好威震天,但前提是威震天能给他值得付出的条件。他因这种抛弃自尊的想法懊恼,痛苦,躲在图书馆最后一排座位避免别人接近。这里没有摄像头,没有监视。他会捂住自己的脸埋进膝盖里,浑浑噩噩的幻想这一切都只是梦,是能源宝编制的幻象。然后抬头,面对深邃迷人的银河星体,迷茫的寻求出路。

    现实是残酷的画卷,擎天柱需要面对的不单是惨烈的真相,更是他根深蒂固来自远古塞伯坦的自尊,他重重的接起却无法轻轻放下,他知道是时候忘却一些不必要的自持,可又无法兑现。擎天柱看着自己的双手,修长又灵巧,他靠每天翻阅的书籍数量来计算他被俘虏的时日,来推断威震天对他的耐芯。时机成熟之时,他会牺牲自我的一切利益拯救同伴。

   一循环后擎天柱离开档案室,Prime路过修理室时听到红蜘蛛在同惊天雷攀谈,他们认为威震天是被自己用下贱的,不上台面的能力迷惑了芯智。这太讽刺了,擎天柱厌恶的想,迅速离开。擎天柱一直是位忘却自身利益和需求的领导,他把大量的精力消耗在如何拯救塞伯坦如何抗争霸天虎上,这种贬低他人格的言论让他相当的恼怒,可又无可奈何,他回忆起威震天那夜所作所为,无力的靠在舱门的入口处——他和威震天公用的卧房,他无处可去,这里是羞辱他最好的温床,也是他疲劳芯酸时守护他的净土。

    不需要密码,简单的一个指令,威震天的房间只有少数霸天虎才能允许被进入,震荡波和声波名列其中。桌面上摆放着小碗能量块,因为Prime从来不会主动走进霸天虎公用食堂,只有威震天拽着他的胳膊半胁迫他进入时,他才会配合地坐在一大群敌人中间。所以每当霸天虎的领袖不能当众表演他对擎天柱的宽容时,磁带兄弟就会负责定时往房间内递送能量块。洁白的餐盘,3份能量块,一张纸巾和一杯稀释水。

    他依旧吃不下,他依旧无法接受威震天给予的施舍,他到宁可被拷打,被折磨。他坐在柔软的软金属沙发上,面对空荡荡的卧室发愣。威震天的房间相当整洁,这是擎天柱在过分无聊和无奈的情况下才发现的。唯一凌乱的只有靠观察窗角落里的办公桌,堆满数据板和报告。汽车人失败后霸天虎占领整个地球,他们在短短的两地球月内获得了无数的能源,宝贵又充足,足以报应号维持一整年的机能。他们恐怕射杀了大量人类,俘虏了更多。

     这都是他的过错,擎天柱拽着疲惫的身体走向清洗室。他打开所有的灯,所有的排气系统,用滚烫的淡碱水冲刷他罪孽深重的机体,Prime抛开强大的假象,环抱自己曲身而坐,升腾的蒸汽和倾泄而下的清洗液模糊了矢车蓝的光学镜,你分辨不出在精密、纵横交错的细软管和镜片之下的蓝色里掩藏的是什么。

    忽视液体涌进输出管道时牵扯的细微刺痛,他动手洁净自己,擦掉装甲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踏出能量浴池面对镜面中的形象大为费解。看着他失去掩藏内芯的口罩下的脸,属于奥利安的脸,成为Prime后能源宝唯一留给他的记忆,是一张朴素算得上清秀的脸,带着内战前的稚嫩。原来他还是那个奥利安,还是那个有着自我意识和思想的档案局管理员,微乎其微的,从Prime的胸腔迸发出的苦痛溢满他的身体。他苦笑着挡住自己的光学镜,笑的支离破碎。

    你啊你啊,他浑身颤抖,持续了数十秒。半饷重新站直身体,沉重又无力地叹气,擎天柱在没有擦干身体前就走出浴室,惊讶的发现威震天正靠在充电床上看着自己,没有用惯有的嘲讽粗暴的口气迎接他。他回来的很早,比平时要遭太多太多,在没有遭受侵犯的那几个夜晚,擎天柱会很快躺在沙发上进入充电模式,他下线时威震天没有回卧室休息,他醒来时威震天已经离开,突如其来的会面让他紧张不安。

     “威震天……”他主动开口,却一动不动,安静的能听到清洁剂滴落在地毯上的声音。

     “我以为你会在档案室带到深夜,你不是很讨厌我么。”威震天悠闲的一脚翘上充电床,芯情愉悦地看着擎天柱。“你弄脏了我的地毯。”他故意责难,光学镜聚焦在红蓝白三色卡车的大腿根部,残留的清洗液顺着Prime修长的双腿向下滴落,在柔软的地毯上凝聚成暗色的小水洼。

     “这是我的过错,我会试着去弥补。”擎天柱很快恢复他一贯的态度,如果威震天激怒他,他还是会反击。如果威震天对他保持友好的态度,那么他也会表现的更加顺从,像个仆人。“我致歉。”他补充道,僵硬着身体走向沙发,慢慢的坐上去。沙发旁边有一张茶几,茶几本来不再哪儿,是擎天柱方便自己生活拖过来的。同威震天生活的每一天都让他觉得尴尬,尤其是前者曾经将他铐在办公桌上侵犯。

    “我不得不告诉你,霸天虎的大获全胜得要感谢你的同伴。”破坏帝不动神色的将话题转移向汽车人,擎天柱的战友身上。“我近期获得的能量块儿的数量,不是你能计算的出的。”这是大实话,从他的口气中便能判断。“你为我感到高兴么?我的俘虏……”威震天一手叉腰,一手放在自己下巴上,审视对面的战利品。擎天柱正在分散他的注意力,他开始喝稀释水。

     “我不可能为你的行为感到高兴。”Prime突然抬头,稀释水在他的嘴唇上留下闪亮的光泽。“我是名汽车人,我不会至生命的意义而不顾。”他凉凉的陈述,他本可以说的更多,但是擎天柱决定住口。如果他太过激烈地表达自己不满和焦急的情绪,只会使威震天感到厌烦。他正在巧妙的运用自身魅力引诱威震天就范,他会抛出有价值的信息换取短暂彻底的服从。

    “你很关心那些低级的肉虫。”威震天指的是人类。“我杀死了很多反抗我的人类,把他们聚集在一起。使用机器昆虫特质的有毒气体,他们死的很快。几乎没有痛感,这是我仁慈的地方。”霸天虎舔舔嘴唇,手放在胸口上。“可是我又超乎仁慈的流放了你的朋友。”他笑起来。“你不关心他们么?”他直截了当的说,聆听Prime体内的换气扇叶迅速的旋转,然后又悄无声息的归于平静。

    挣扎吧,威震天想。

    “我很想知道他们的情况,我仍然是汽车人的领袖,我坚信这点。”

    “那么我的汽车人领袖擎天柱。你记得不记得,你曾经恳求我宽恕你的部下,在我差点一个个毁灭他们之前。”

     Prime低头不语,表现出柔弱的恭顺。“记得。”他芯有不甘地说。

   “可你违背了你的承诺,你没有像你所说的那样服从我,屈服我。你难道敢说你的反抗是出于不堪受伤的自尊芯?”威震天口气很硬,没错……他只有当着别人的面才对擎天柱温和儒雅。“拿出你的诚意来,愿意做任何事情。”  霸天虎不想再玩文字游戏了,他没有很好的耐芯,他是个直截了当的塞伯坦人。威震天从胸口下方的暗槽里抽出一张光碟,光碟反射出绚丽的色彩。

   “臣服我!”他低吼,光学镜红的像要喷发的火山。“我或许会给你额外的奖励。”威震天突然柔声轻语,将光盘放在充电床一侧的置物台上,离擎天柱很近。

    “你希望我怎么做?”Prime毫不掩饰他渴望获悉战友近况的欲望,他看了眼光碟,继而直视威震天。残忍的霸主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人毛骨悚然。

   威震天放松机体,微微岔开粗壮的双腿。身体在灯光下散发着银灰色的光芒,刺眼夺目。他黑色的手掌按在充电床上,陷进软金属内。他一个人就占据大半张充电器械,慵懒的像头野兽,他眯起光学镜分析擎天柱的面部表情,饥渴地看着面前诱人的身体。他曲起自己的一条腿,下腹装甲随着动作的改变微微隆起,一只空闲的手抬高枕在脑后。用半威胁半命令的口吻说。“服侍我。”他拍拍充电床,看着通体僵直的Prime。

     “还是说你更喜欢在桌子上做?”

   空气仿佛在彼此的胸腔里停止流动,擎天柱眼前是花白的光芒,接近休克的苦痛,身为Prime骄傲的自尊芯抽打着他脆弱的每一处传感器,擎天柱觉得下身的能量接口又微微的刺疼着,口腔充满对性的恐惧和本能兴奋而制造出的粘液。他缓慢的离开沙发一步步靠近躺在充电床上的银白色魔鬼,看着威震天的嘴角觉得火种正在撕裂他神经系统。没有选择,他本能的坐上充电床,手搭在威震天的大腿上轻轻抚摸,俯下身体轻轻啄吻对方。

注意:以下段落含有伤风化和极度色X描写……不喜欢的亲还请海涵。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0:54 | [楼 主]
ighcaveros
疾走的蓝色2B少年为了小zhang教授向前冲 苦逼断网中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1
发帖: 844
腐指数: 4475 螺丝钉
能量块: 78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001(小时)
注册时间:2011-08-10
最后登录:2017-08-16

 

大早上就看这么刺激的东西。。
下午上课又要走神了。。。
撒欢儿吧 少年 IDW啰嗦我的命

俺的猫塔  俺的画册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1:10 | 1 楼
tsestma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6
腐指数: 730 螺丝钉
能量块: 877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17(小时)
注册时间:2011-02-20
最后登录:2018-01-14

 

我的媽呀啊啊啊這篇真的太極致了呀!!!
糾結的威總與OP看了又難過又臉紅啊
出沒地:http://www.plurk.com/tsestma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2:05 | 2 楼
空格
All Hail Megatron !!!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464
腐指数: 2365 螺丝钉
能量块: 1040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29(小时)
注册时间:2011-08-14
最后登录:2012-12-23

 

在公司就不看黑屏了。。。
马克一下回家看 (捂脸)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2:56 | 3 楼
eabevella
看到黑影就開槍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9
发帖: 1518
腐指数: 11135 螺丝钉
能量块: 48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07(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12
最后登录:2017-11-14

 

唉呦,剛吃完午完就跳深夜檔...
威總的這個軟禁法比OP在#23裡對威總做的更有心理上的殺傷力(雖然讓威總自由地在Omega裡走動好像不可能XD)不得不受制於人,還要假意服從的感覺超糟糕...
不過威總對OP那種既愛又恨又強勢的感情真的是太讚了!!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3:27 | 4 楼
mickydoll
跟拖延症斗争中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631
腐指数: 3312 螺丝钉
能量块: 1039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76(小时)
注册时间:2011-08-04
最后登录:2014-07-15

 

所以大哥最后还是投入了V总的强大又温暖的怀抱了吗
大哥也爱上V总了吧?有木有有木有?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3:31 | 5 楼
水星枫露
塞伯坦……你终于得救了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37
腐指数: 756 螺丝钉
能量块: 843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95(小时)
注册时间:2011-08-19
最后登录:2014-09-02

 

有时候我觉着战败也挺好……捂脸窜……
All红,声爵,惊红闹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6:12 | 6 楼
逗逗东东
面瘫飚叔的第一次微笑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93
腐指数: 1505 螺丝钉
能量块: 944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4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21
最后登录:2017-06-30

 

太刺激了,
大哥这样的整日里板着一张毫无情欲的脸的tf,就需要威总这样霸道强大,近乎强暴式的摧残才行呀。。。
说是为了汽车人好,其实大哥你芯里还是渴望的吧。。。别纠结了,多和威总来几次就好啦,哈哈哈。
里面的小红好可爱,让威总打,我好心疼啊。
小红别着急,等大哥把威总服侍美了,你的天火哥哥会回来你身边的。
顶端 Posted: 2011-09-26 17:43 | 7 楼
mickydoll
跟拖延症斗争中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631
腐指数: 3312 螺丝钉
能量块: 1039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76(小时)
注册时间:2011-08-04
最后登录:2014-07-15

 

喜欢看大人的MOP激拆~
上一篇也很喜欢!
这一篇感觉能有剧情,期待大人能写后续呢
顶端 Posted: 2011-09-26 22:06 | 8 楼
Emma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83
腐指数: 1525 螺丝钉
能量块: 859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841(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03
最后登录:2014-06-13

 

不不不跟OM#23中的明爐燒鵝比起來,今篇密總明顯有禮多了(雖是裝的)
畢竟裝假意服從這回事密總比OP強多了

拆部份激萌/////////////

PS.SS私下去扁OP(偏又不給力打完自己都累死)再碎念BOTS搶走天火哥哥的橋段,SS你好可愛
顶端 Posted: 2011-09-26 22:56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1-23 23:3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