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2】【Ezio/Leonardo】我的男友是丧尸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马甲掉了
战斗吧,在普莱姆斯身边!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5
发帖: 299
腐指数: 2230 螺丝钉
能量块: 1230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17
最后登录:2017-11-22

 【刺客信条2】【Ezio/Leonardo】我的男友是丧尸

× 真是丢脸的标题;

× 起源是被转发了无数次的WB——"我和前男友度过了很多艰难的时光 甚至只有一个苹果时 他愿意将虫眼咬掉 好的地方留给我 然而僵尸爆发后 他电话我说了句"还是各自逃吧" 手机再也不通 直到我在路边看到那个皮肤腐烂大半的僵尸 正在掏着一具尸体的心脏 见是我 他一愣 啃掉了心脏已经腐烂的那块 把剩下的递了过来"。

--------------------------------

男人在黑暗中有些惋惜地看向墙边一块平整好的翁布里亚白土坯。从尺寸上看,应该是一幅很重要的画作,这种大小必须特地去威尼斯订制。几天前那个人也帮自己搬过一块类似大小的到住处。土坯实在太大太重,强壮如他额角也渗出了汗水。那个人放下土坯时开玩笑道,谁说画家没有战斗力来着,这么重的家伙完全可以当凶器了。

想到这里,男人暗自笑了笑,在昏暗的房间里谁也看不见。窗外隐隐传来非人非兽的咆哮迅速抹去了脸上的表情。他咬了下嘴唇,用力推倒了油画用土坯。粘土不是石块,碎开时的声音像隔着厚实的被子,沉闷而喑哑,但是他依然惊出了一身汗,男人像受到惊吓的兔子僵立着不动,仿佛自己没有动静就能假装周遭的死寂。无光的空间里,所有的感官敏锐得几乎传达给大脑错误的信息,等待了好一会才再迈出了一步。

男人觉得自己距离被逼疯并不远了。这样懦弱的自己能在这样的黑暗中做什么呢?不会战斗,不会躲藏,甚至奔跑不出两百英尺就会上气不接下气,跟他那位强壮的朋友完全不能比。当下除了用土块把窗户的缝隙填上,他哆嗦的双手得几乎拿不起比画笔、调色盘、刻刀更重的东西。
 
白色的粘土把窗户上的棱格和缝隙填了个密不透风,令人畏惧的咆哮似乎也暂时性的远离。男人坐回桌子前,小心翼翼地点亮了蜡烛,小小的烛光照亮了男人凌乱的金色头发。以往他会嫌弃室内不够亮堂,现在却会因为光明的造访而畏缩。屏息凝神再听了一会,判断没有进一步的危险后,男人抽出纸卷和鹅毛笔,迟疑了片刻,写下了第一个字。

“我是列奥纳多·达·芬奇,现在身处米兰的某个画师行会,在被Ezio救出之前住在斯福扎堡附近的会馆。我是应米兰大公之邀前来为米兰教堂设计绘画的。一切进行得很顺利,直到昨天异变为止。发生得太突然,就像摩西出埃及的前夜,也许上帝遣天使对各家各户做下屠杀的标记,而Ezio之前在门楣上的鬼画符恰好起到了羔羊血的辟邪作用……”


达芬奇抱着满满一兜食材和画材回到位于米兰大街的临时住所。对于除了研究和绘画之外的事物毫不上心的金发男人而言,因为混放导致错把胡萝卜当画笔沾颜料、把调色盘当烤饼咬一口是家常便饭,却丝毫无法改变他的坏习惯。
 
就在走近大门时,一个熟悉的高大背影出现在他视野中时,达芬奇高兴地快跑了几步。

“Ezio Auditore!”他喊出一个佛罗伦萨人的名字,而名字的主人转过身,放下兜帽遮掩下的嘴唇上翘到一个可以迷倒大多数女人的弧度:“哟,列奥,我等你很久了。”

“抱歉抱歉,我估计你应该是今天会到,所以特意绕了个远路买了些食材。”

“你会下厨?”

“没错,我到米兰之后学会了几个新菜谱,正好可以做给你尝尝。”

年轻的刺客嘴角抽搐了一下,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当迎上朋友期待的眼神时,他又狠不下心拒绝:“噢,亲爱的列奥,你总能让我惊讶。是什么菜?”

“番茄炖鸡蛋。”

“还有呢?”

“油炸鸡蛋凉拌番茄。”

“……还有吗?”

“最后这个你一定料想不到!”

金发友人微笑着推了推斜戴的红帽子,而Ezio则悄悄地分腿站稳以准备抵御冲击。列奥做出这个习惯性的动作通常对刺客而言,不是什么好征兆。

“番茄蛋花汤!”

几百年后,被圣殿骑士牛顿所证明存在的地心引力终究还是没能战胜蕴藏在刺客膝盖里那钢铁般的意志力,褐发男人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笑得很轻松:“很不错,改天就能品尝到你的手艺了。”

“哈,不用等到明天,今天晚上就能做出来。”

真的不用这么快,我真的不是跟你客套!虽然Ezio内心如此呐喊,终究还是没能说得出口。画师迈上台阶准备开门的时候,忽然瞥见友人手里拿了根沾了红颜料的画笔:“诶,那只笔是?”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啊,这个。你家的地址太难找,想悄悄做个标记,正好你的画笔晒在外面……”

顺着朋友的视线望去,门楣上的确有涂抹过的痕迹。仔细辨认后,列奥笑道:“看不出来你挺有绘画天份的,这只大龙虾真漂亮,前螯相当有力。”

“呃……我画的是一只小鸟,那是它的翅膀。”

一瞬间,米兰的傍晚时分安静了下来。如果Ezio面对的是毕加索而不是达芬奇也许能找到知音,只能怪乔凡尼早生了他五百年。

“……啊哈哈哈哈!外面挺冷的,我们进去吧。”

刺客挺感激友人在这个时候把话题岔开,如果没有加上后面一句话。

“我这就去做饭。”

艺术和胃,我们可怜的佛罗伦萨刺客不得不在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寻找不存在的救命稻草。


写完一个小段落,男人抬起头紧张地张望,室内只有他一人和一堆画架工具。蜡烛拉出众多的影子,仿佛有很多形体在男人身后缓慢又无律地移动,当他猛然回头,却又静止不动。

笔伸向墨水瓶,因为长时间的神经绷紧,画师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恢复到用右手书写。

“第二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开门透气,并且向我的邻居们打招呼。”


“马可先生,您今天也是这么早。”金发男人瞥见老人身后木门边飘过的衣裙,有些惊讶,“夫人的腿,可以起床了吗?听医生说她需要卧床……”

后半句话就像被锋利的刑刀斩断般,横死在列奥纳多的喉咙里。他看见的并不是“站立”的邻居老太,而是以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诡异姿态爬出家门的肉块。呈现出青紫色的皮肤和睡衣仿佛只是个结实的麻袋,装盛了一包曾经是人类的汤料,没错,事后画师回想起来,如果真的要打比方,措辞严谨地形容下来只能是“失去常态半流质可自主蠕动的肉糜”了。

等男人抬起头的时候,肤色和他夫人一模一样的马可先生大张着嘴巴——以一名年纪超过五十岁的老人而言绝非寻常的开合度——朝他扑来。画师头一次觉得腰部以下的肢体根本不属于自己,哪怕在佛罗伦萨被押上宗教法庭也从未有过的感觉逼迫他后退,有人在这个时候用力把他拽向屋内。人类的恐惧在这个时候达到了顶点,男人尖叫着,惊慌失措地试图摆脱那只手,却被门槛绊倒,和拉着自己的不明物体一起摔倒,慌乱间大门被踹了一脚关上了,恰好把马可先生的假牙以及马可夫人喷射出的不明液体挡在了门外。

“列奥,你冷静点!喂,列奥纳多!”

怎样才能让处于情绪失控边缘的同伴恢复正常?如果你的答案是压倒直接吻上去,那么只能遗憾地说——你丫丫小说看太多了。门外还在不断地响起指甲刮擦木条的声音,刺客啧了一声,采取了最简洁有效的方法——给了画师一个结实的、终生难忘的……头槌。

下一秒,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画家就抱着脑袋趴在地板上喊痛了。疼痛是一剂不错的清醒药方,待脑内的嗡嗡声消失后,金发男人才虚弱地念出了友人的名字:“Ezio……额头好像肿起来了……”

“也比被那位马可先生亲一口来得温柔百倍。”

Ezio明显感觉到朋友哆嗦了一下,他用力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然后赶紧翻身跳起来,把就近的桌子、椅子、石膏像什么的一股脑推过去抵住大门。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冲上阁楼,不一会就听见关天窗的乒乒乓乓声音。

“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回折腾了好一会,刺客坐在楼梯上喘气,他习惯性地抓了抓湿漉漉的额发。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男人那时候正在洗澡——昨天晚上画师的模特累得直接睡着了,被长黑尾巴的朋友画了满身的小鸟——汗水和洗澡水顺着脸庞,划过锁骨一路暧昧地向下,“刚才关阁楼的时候,我眺望了一下,不仅仅是你的邻居,整条街上都是那些恶心的东西在蠕动。”

“我……也不清楚。昨天傍晚一切还是正常的,仿佛一夜之间掉进了地狱。”缓过劲来的画师看着从刺客结实的肩臂滑落的汗水有些发呆,“Ezio,你……”

“什么?”咬着丝带已经开始扎头发的男人不解。

“小鸟都没有了,好可惜。”

“差点就没洗掉好不好!”

门外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声中断了两人极为不靠谱的对话,Ezio半眯起眼睛凑近大门看了看,尔后径直走向摆放着刺客外衣和装备的沙发:“我想我们需要搬个家了,你的邻居们太热情了。”

迅速穿戴好之后,尝试了一下袖刃,Ezio回头却看到试图抱起画板、画夹、油画箱等等无数东西的朋友,他苦笑了一下,让画师把这些东西都放下。

“相对于你的血肉,我觉得外面的怪物们应该不会喜欢吃你的画。放下,我们迟早可以回来拿。”刺客顺口说了后半句谎话。

大门的门闩已经快掉下来了,两人准备好按照Ezio的计划冲出去。刺客打量了一下手里空空如也的列奥,总觉得不太放心,摸着下巴思考了最后几秒,低声喃喃道:“或许让你拿着点东西会更好……”


不多的几段文字,让男人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按了下额角,再拨了拨有些暗淡的灯芯。

“我们逃了出来,非常狼狈,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每一条巷道,每一座房屋,不断地有奇形怪状的怪物涌出,没有见到除了我们之外的第三个人类,也许整个米兰已经沦为一座死城。

我从未见过Ezio对人表露过绝望,哪怕是那一天在佛罗伦萨的市政广场。他不断地把我从怪物口中夺回来,外衣几乎被怪物的体液毒液染得看不出原本的白色。天黑之前,我们抵达了我现在所处的这座宅邸。Ezio坚持要独自前往大教堂,也许那里存在着能抵抗恶魔的唯一希望。”


终于把袖刃机关上的污秽擦干净,再重新复查了一遍,金发男人把护甲拎起来,却迟迟没有交给Ezio的意思。
 
“现在去米兰大教堂不是一个有建设性的想法。”

“我们现在的位置往东南方向,到那里只有几条街的距离。无论这些东西是恶魔或是怪兽,教堂里可能会有幸存者,或者知情者。”男人耸了耸肩,从朋友手里取回武器扣上,“我们无法逃离,那就去试试解开谜团。父亲曾经说过,‘你要主动出击’。”

达芬奇抓住对方的手腕:“让我一起去。”

男人缓缓摇了摇头:“不,你在这里更安全。怪物们似乎刻意避开这座房子,天很快要黑了,我不能带你冒这个险。”

“如果教堂里没有援军,没有真相,如果你就此回不来了……”

你要留下我在这个所谓安全的地方守着不存在的希望发狂而死吗?

满是伤痕的手心覆盖上画师颤抖的手背,而后用力握紧。温热,是活人的体温。

如果在此时对友人微笑,也只能是一种逞强。所以刺客只是撩开金色的发丝,轻轻吻在额角。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Ezio Auditore da Firenze,在这种事情上从未食言。

临出门的时候,刺客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个苹果扔给朋友。

“我只来得及带出这个,现在的口粮就剩下它了,你先吃了吧。也许在我离开的期间,你可以探索下这间屋子,看看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能让怪物不敢靠近。”

“Ezio……你……”捧着苹果的画师眼里带着深深的忧伤,“说实话。”

“……苹果挺好吃的。”

“说实话。”

“……下次真的不要再做番茄大餐给我吃了。”


写到这里,达芬奇搁下鹅毛笔。希望的崩溃通常比时间的流逝更为迅速,画师把屋子上上下下翻了三遍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天完全黑了下来,男人用土坯封住了窗户,无法知晓外面的情况,而Ezio也没有回来。

他不敢让自己去猜测Ezio遭遇到了什么,但是幻觉却一再地找上他。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握住手里的苹果,在这间偌大的冰冷空屋里,甚至呼喊都会带有回音的房间里,那是唯一还带有年轻刺客气息的存在。

Ezio。

画师把自己蜷成一团,瑟缩地塞进墙角的狭小空间,忍耐着漫漫长夜的刀刃来回切割神经。


黎明的光照不进这间如同孤岛的宅子,身为人类的生物钟还是唤醒了画师。用力揉了揉眼睛,缺乏日光的空间和深沉的长夜有什么区别吗?

达芬奇开始收拾手边的有用工具,一个计划渐渐在心里成形。他把油画的刮刀、雕塑的凿子等比较轻便的尖锐物插放到伸手可及的位置,用所能找到的蒙画的纱布把裸露的脖子包了个结实,他指望着自己不济事的时候能靠这层布头抵挡第一下冲击。最后,他把昨夜写好的纸卷塞进抽屉夹缝,把苹果吃掉,操起手边的通火棍,毅然决然地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我决定去米兰大教堂寻找Ezio,无论他现在是生是死,无论我将会是生是死。Ciao,我的朋友。”


即使没有听见怪物们的嘶吼,达芬奇也不敢放松警惕,握着棍子的手心渗出了汗。他努力学着友人的样子趴在转角张望外面的街道。

“啊,这不是芬奇先生吗?早安。”

“早安。”

惯性回答后,画师惊异地转过头。没有怪物,只有一对不认识的中年夫妇路过,妇人垂首侧目向画师微笑,彻底把金发男人弄糊涂了。难道昨天的所有遭遇都是一出演出或者幻觉?画师呆呆地注释着妇人远去的摇曳裙摆,上面细碎的彩色花纹就像波浪般,一圈圈扩散开来,蔓延至石板地面,夹杂着并不存在的嬉笑声音向达芬奇所站立的地方包围过来。花纹层层叠叠缠绕上四肢,越来越厚,越来越紧,犹如一只巨大的虫茧,在蜕变之前温柔地扼杀原本的形态和记忆;再下一次解开的瞬间变成吞噬他人血肉的怪物,转身就把迎面走来的刺客撕成两段,从结实的肩膀下口,慢慢咀嚼,看着那颗强壮的心脏暴露在空气中的每一次挣扎……

“喂,喂!先生,先生!!”

看到金发男人长长吐出一口气,路人们才放下心。前面达芬奇突然跪倒,拼命抓着脖子,人们不知道他到底伤在哪里,只能先把缠在脖颈的纱布取下来。

“芬奇先生,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呼吸稍微顺畅之后,金发男人虚弱地扬起头,白天里的天光几乎让他无法分辨面前的面孔,脸色苍白得吓人。脚步不稳地站起来,他低声问道:“……在哪?”

“什么?”

“米兰大教堂……在哪?”

路人们面面相觑,有人指向一个方向,画师眯着眼睛看了几秒钟,推开众人向那个方向走去。

“芬奇先生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人们纷纷揣测着,从生病到失恋,从着魔到夜生活太丰富,全给八卦了个遍,只有一个小孩随口的一句比较接近根源中心。

“妈妈,那位先生是不是没有吃饭饿了?”


教堂的大门被推开了,工人石匠们还没上工。达芬奇的喊声越过空旷的礼拜堂,飘荡在支撑高耸尖拱顶的爱奥尼亚柱群之间。

“Ezio!Ezio!Ezio Auditore!!”

没有人回应,当男人停下呼喊时,安静得可怕,太阳穿过弥赛亚头顶上方的彩色玻璃照射下来,仿佛能听见阳光灼烧地面嘶嘶作响。
“Ezi……”

“那边的人。”有声音从画师侧后方传来,“你寻找的,打开前面左侧的门,就能找到。”

一个打扮奇怪的女人坐在祷告用的长椅上,却并没有在祷告。因为对方的衣着实在太怪异,画师在打开门之前忍不住回过头瞥了一眼,多问了一句:“您刚才所说的是这边?”

“当然不是,那是右!”

“呃,抱歉,我习惯性右转。”

对了,刚才那个女人的衣服,很像东罗马时期留下的雕塑。这个念头只是偶然闪过画师的脑海,因为接下来的时间里,有一种情绪牢牢掌控了他的行动和思维。

原本应该在多明我教堂里的那幅最后的晚餐竟然出现在达芬奇眼前。那个构图,那些色调,那种透视法,绝不会出自第二个人之手。但上面的十三门徒以及弥赛亚的形象和动作却几乎让达芬奇的心脏骤停。

圣徒们脸上柔和的色彩被肿胀的青紫所代替,摊开手的雅阁从尺骨向上露出白色的骨架,彼得的其中一个眼眶变成了黑洞,而抵靠着彼得的约翰,脖子以惊人的角度扭曲着,使他的脸朝向观看者露出微笑。原本是装满了食物的盘子,现在被各种颜色的眼珠、长短不一的手指占满。主依然一脸祥和地位于画面正中,窗外湛蓝的天空像光环一样盘在头顶,只是这一次弥赛亚的头并没有在他自己的脖子上。

有一种情绪牢牢掌控了他的行动和思维,这种情绪叫做恐惧。恐惧达到极点通常都会爆发出超级英雄般的巨大能量,简称,小宇宙。

金发男人以生平绝未有过的速度跑出了教堂,冲上米兰大街。街道上再一次密密地布满了行尸走肉,他不顾一切地甩开怪物们拉扯的手和利齿,原本装备在身上的刮刀、刻刀、尺子、钉子、……诸如此类的东西在此刻派上了大用场。画师以极为惊人的精准度把这些武器挨个扎进丧尸们的手、脚、脑袋,随手抡起画箱、画架、花盆就把怪物们打出半条街那么远。如果刺客此时在旁边围观,一定会考虑应该由达芬奇来继任托斯卡纳地区的刺客导师。

“好——可——怕——啊——我——怎——么——可——以——画——出——这——么——不——科——学——的——画——啊——啊——啊——必——须——全——部——重——画——啊——啊——啊!!!”

没错,小宇宙的另外一个别称叫,强迫症。

经过芬奇先生惊慌失措之下高超的迷路技能指引,他足足绕过了大半个米兰才回到原本距离大教堂仅仅只有三百米远的行会大宅。有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定定地站在围栏外,金发男人就像看见了基督显奇迹一样,发狂地冲过去。

“Ezio!Ezio!”

白色的身影似乎听见了喊声,缓缓地转过身,他的动作笨拙而僵硬,和那些人形的怪物没有差别。

“Ezio!你终于回来了!”

人类的情绪在绝望的夹缝挣扎时,原来感情真的可以超脱一切。生命危险已经全然无法阻止金发男人的奔跑,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个唯一的存在。

白色的鹰,孤傲不逊的鹰。从第一次见到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只会为一个人……做番茄炒蛋。

英俊的脸庞失去了人类正常的肤色,紫红的血管纵横浅浮在灰色的皮肤之下,脖子侧面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大量的血迹凝固在兜帽以及胸前。达芬奇站在友人面前,等待着致命一击的降临。

Ezio艰难地从身后的口袋里掏出一团东西,递给画师。

那是一颗心脏。

刺客向前挪动了一下,颤巍巍地把心脏放进朋友的手心。

——我只来得及带出这个,现在的口粮就剩下它了,你先吃了吧。

“E……Ezio……”金发男人的肩膀微微的抖动着,像在拼命忍耐着什么,过了几秒钟,他终于忍不住……用全力把心脏砸到佛罗伦萨男丧尸脸上。

“混蛋!!你就这么讨厌吃番茄吗!!!”


“这是什么鬼?”黑袍男人努力保持自己的脸看起来平静,哪怕在他身后已经在燃烧着整个地中海波涛汹涌的幻象。

“我的新小说,前几天苹果摔地板上的时候自己播放出来的影像,从里面得到了不少灵感。喂,我说,你觉得怎么样?写得不赖吧?哈哈,没想到我还挺有天赋的吧?来,叫我一声多才多艺的最高导师试试?”

“你居然把这种东西写进CODEX?”

“这可是苹果给的启示啊,当然要一字不漏地写进去了。我说Malik,这篇的名字干脆就取叫《我的男友是丧尸》,如何?”

耶路撒冷分部馆长默默地操起稿纸整个糊在黎凡特最高导师脸上。

“NOVICE!!!!!!”


密涅瓦走进房间,猫头鹰扑扇着翅膀降落在她肩头,叽叽咕咕地似乎在打什么小报告。

女神一脸疑惑地走到PS3跟前摸了摸,热气还没散去,点下按钮,一张盘自动退了出来。

“该死的,朱诺这个家伙又用我的苹果播放专用机玩生化危机!”



END.
一切活着的生物是介于神和尸体之间的存在。
顶端 Posted: 2013-02-03 18:01 | [楼 主]
930006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7
腐指数: 99 螺丝钉
能量块: 459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4-02-08
最后登录:2015-02-28

 

支持一个
顶端 Posted: 2014-02-15 20:36 | 1 楼
彩色画纸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0
腐指数: 560 螺丝钉
能量块: 818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62(小时)
注册时间:2012-03-31
最后登录:2017-08-04

 

题目下的第一个小短文看的真是让人忍不住哽咽一下,心里堵得厉害……所以说,爱到底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要有爱这种东西……
文章写的悲喜交加啊!大起大落!魂淡前面和结尾起落太大了啊!!把我的感动还给我啊!!
MOP本命!op受最高!!
顶端 Posted: 2014-05-02 21:02 | 2 楼
琥珀lily
CPU升级中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76
腐指数: 420 螺丝钉
能量块: 845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98(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16
最后登录:2017-07-15

 

给lz顶一个  暑假去打兄弟会
顶端 Posted: 2014-05-24 21:45 | 3 楼
物理妄想
什么都不是。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9
腐指数: 64 螺丝钉
能量块: 45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9(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5-03-08

 

全程笑晕 大大无论是正剧还是恶搞都好精品

【一瞬间,米兰的傍晚时分安静了下来。如果Ezio面对的是毕加索而不是达芬奇也许能找到知音,只能怪乔凡尼早生了他五百年。】这句一定不是二太爷写的是朱诺在吐槽吧hhhhhhhhhh
顶端 Posted: 2014-11-26 10:48 | 4 楼
十万元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123
腐指数: 16590 螺丝钉
能量块: 60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44(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3
最后登录:2017-11-09

 

跌宕起伏的心情啊!文看的炒鸡爽,赞一个
顶端 Posted: 2014-11-30 13:04 | 5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3 02:3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