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MTMTE#21附錄小說"The Sound of Breaking Glass"翻譯 (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eabevella
看到黑影就開槍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9
发帖: 1518
腐指数: 11135 螺丝钉
能量块: 48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07(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12
最后登录:2017-11-14

 MTMTE#21附錄小說"The Sound of Breaking Glass"翻譯 (完)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星火 执行加亮操作(2014-02-03)
嗚喔喔喔!!!!!諸君我好高興!!!!!
檔板跟狂飆終於洞房花燭了!!!!!!!! (等等)

於是開始興奮的翻譯附錄小說。目前先翻第一頁。預計明天中午能趁開會時翻完剩下的!(且慢)
因為翻得很快,所以之後還會有潤色,現在還請多多包涵不通順之處。
那麼,請服用。

The Sound of Breaking Glass


「這味道真刺鼻。」Minimus Ambus輕點自己的鼻側,重新校正嗅覺探測器。「這是太空橋的味道嗎?」

Rodimus回答:「太空橋的傳送距離越長,發出的味道就越重。至少Wheeljack是這麼說的。」

他們兩人正站在Tyrest的主控室中,看著Brainstorm、Grapple和Inferno翻找著太空橋的殘骸。

「你覺得Tyrest成功了嗎?」Mininus說。「他是否造出了通往塞博坦樂園的道路?」

Rodimus想要聳聳肩,但他的機體在經過天譴開關的摧殘之後依舊十分虛弱無力。「我不知道塞博坦樂園長什麼樣,但Skids說那個傳送門的確是帶他去了某個地方。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講啥『我看到了一顆巨大火種,它利用感覺與我對話…』。」說著,他猛地一扭自己肩部的液壓系統,讓它們回歸正位。「Rung認為他經歷了某種跨語際感知,天知道那是啥。也許過段時間他會--Grapple!把那東西小心的放下!」

「你正在忙,」Minimus跨開步伐準備離開,「我們稍後再談。」

Rodimus按下耳旁的通訊器開關。「讓我發幾條通訊就好。」

通訊一:「Perceptor,我認為現在的首要要務是找到Tyrest的通訊室。他的電腦能夠—不,你聽我說。如果他不管身在何處都能夠連絡到那些執法尖兵的話,那我們肯定能用它聯繫上塞博坦,對吧?」

通訊二:「不,依舊沒有…Ratchet,如果我們找到Pharma的屍體,我一定會告訴你。我會通知你。對對,這當然。Tailgate的情況如何,有什麼消息嗎?不不,我了解。和我保持連繫。」

通訊三:「Max,把船停在外面就好。隨便哪都行!你說什麼聖地?喔,是火種脈啊。好吧,你看到熔煉池旁的那個高塔了嗎?把船停在那旁邊。」

通訊四:「我正在笑,沒錯!而且因為這樣—Minimus正在用奇怪的表情看著我。算你狠,Perceptor。等你讓它能夠運作後通知我。」

Minimus這才發現,Rodimus在這三分鐘內所下的命令比他在過去十二個月裡總合起來的還多。「你看起來快要倒下了。」

「我沒事。」

Minimus戳了戳他的船長的上臂。一大塊金屬零件連著板金扣件應聲脫落,啪地一聲掉到地上。

「我才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打攪Ratchet,你說對吧!」Rodimus小心翼翼地離開那堆由自己身上零件所構成的小山。「他現在正在為Tailgate的事操心呢。」

在Tailgate倒下後的四十分鐘內,以工程師、醫官、與機械師組成的小隊便在Pharma的醫務室裡搜索到了能治好四種惡名昭彰的塞博坦人絕症的解藥。在平時,找到機體老化或是火種遲滯症侯群解藥的博派絕對會歡天喜地、手舞足蹈地大肆慶祝。但在此時,Tailgate死亡的倒數計時正一分一秒地歸零,他們僅僅有時間稍為露出微笑,然後便立刻把那些解藥放到一旁,繼續開始搜索。
「但你的確是累了。」Minimus堅持。「你已經精疲力竭。」

「我只不過是累了。但其他人卻已經死了。你有看到外面的情況嗎?那裡有幾百具屍體—那可是光明圈一半的居民。就算我對此無能為力,但我至少能試著修好太空橋。」

Rodimus猛然轉身,看著Inferno從他身邊衝過去,並朝著太空橋的某個著火部件噴灑泡沫。當泡沫用完時,Inferno開始用腳踩踏著火的部分。隨著一聲金屬哀鳴, Tyrest寶貴的拼裝太空橋又有一部分掉到了地板上。

「也許太空橋不要被修複比較好。」看到Rodimus臉上的驚恐表情,Minimus緩慢開口。「如果它修好了,也許大家就會認為我們的損失是值得的。『雖然船被攻占,也有人員死亡,但至少我們找到了去塞博坦樂園的道路。』我不希望這樣。你呢?」

突然,周圍傳出了興奮的歡呼聲。Rodimus和Minimus轉身,正好看到Brainstorm從天譴開關的旁邊繞出來,一面把他的手提箱高舉過頭。那名武器專家的欣喜之情即使隔著面罩也能清楚感覺到。他小跑步著離開了控制室,只在途中暫停腳步,戲暱地戳了戳Minimus  Ambus的鬍子。

「一點輕重緩急的觀念都沒!」Rodimus透露出不贊同的語氣。「那麼,Minimus—抱歉,Magnus—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在想,唔,你有沒有找到我的外裝甲?」

「沒有頭的那個?」Rodimus指向房間的另一端。「在儲藏室裡。我想你會想要把它拿回來。」

「謝謝。」Minimus再度轉身準備離開。

「Magnus,等等,聽我說。當情勢還複雜時—當我被連上天罰開關時—你與我,我們…」Rodimus欲言又止,伸手摸了摸他額頭上被撞出的新凹洞。「我們那時都坦承相對了,是吧?我把Overlord的事坦白跟你說了,然後…嗯。」

Minimus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我會有所行動的。我會—」

「做出補償。你是這麼說的。」

----------------------------------------------------------------

聽到破裂的玻璃聲,Rung將視線移開桌面,向上仰望。他看到了Fortress Maximus正把腳從一個展示用的高純度能量瓶上移開。這真的不是Max的錯,因為要不在Swerve那一片狼藉的酒吧裡踩到什麼易碎物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謝謝你願意見我。」Fortress Maximus在Rung的對面坐下。他歪頭,發現那名駐船心理醫生面前的反光玻璃碎片長得很像方舟五號。「如果能在你的辦公室和你見面,我會覺得很高興的。」

「我的辦公室裡全躺滿了執法尖兵的屍體。」Rung一面說,一面將一杯飲料推向對面。

Fortress Maximus緩緩轉著玻璃杯中的室溫高純度能量,一面看著裡面的粉紅色液體隨之高低起伏。「我得到了個機會。一個新職位。Rodimus對我處理執法尖兵攻擊時的表現很滿意—這真是荒謬。我唯一做的事就是讓他們攻下了整條船」他啜飲了一口手上的飲料。味道很糟。「總而言之。他提供我一個新職位。」

「恭喜。我為你感到高興。」

Max又喝了一口能量液。「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接受它。」

Rung把他朋友手上的空玻璃杯擺成側躺的樣子。它能當作一個不錯的後燃器。「你不認為這是你應得的。」

「我知道我沒有應得什麼。這和我是否應得沒有關係。重點是我是否痊癒了。那次的脅持事件—那已經過去了。我的意思是—該死,我說起來很簡單,但…」他在椅子上稍微縮起了機體。「我終於覺得有做自己的感覺了。感覺就像是回到了Overlord攻擊Garrus 9之前。」

Rung把眼前的拼裝模型撥到一邊,將雙手手肘放到桌上。「你沒有『痊癒』,因為你從來就沒有患病過。但你現在已經開始詢問這些關於我以及你自己的問題,這是個好現象。Max,我認為這很好。」

「但你認為我會再次失控嗎?」

「我認為你已經準備好迎接各種意外的挑戰,就和我們之中的任何人一樣。」Rung伸手橫越桌子,將他朋友緊握的拳頭放鬆攤開。「但答應我一件事,若你的思緒有任何不受控制的時候,請來找我。我會待在你十層甲板下的位置。」

「十層甲板下?」

「我的辦公室就在艦橋的十層之下。我想當你接受了二副的職位後,那會是你待的地方?」

「什麼二副的職位?Rung¬,那個新職位—它意味著我必須離開失落之光。」

----------------------------------------------------------------------------------------------------------------------------------------

Rodimus在走進自己辦公室時忍不住以手掩面,他不想看到自己漆在門框上的火焰圖案。他會在現在的混亂情況安頓下來後請Atomizer幫他把房間重新裝修過。這裡不再會有以火焰裝飾的入口,過份鮮豔的粉紅牆壁,或是自我吹捧的獎牌:這裡只會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些適當的燈光,還有一個用來記下那些被火種吞噬獸、執法尖兵、或是Overlord奪走生命的船員名單。

Overlord。

當Rodimus稍微鬆懈心防時,當他不忙著出風頭、塗鴉、或是亂噴漆的時候,這個名字總是讓他想起那些因為他不敢拒絕Prowl而失去性命或是深愛之人的船員們。Overlord讓他想起了Pipes、Rewind、Chromedome、Lockstock、以及Lancet。但有一個人的面容一直浮現在那些人之前。那是Drift。他們就是在這裡、在他的辦公室裡展開他們之間最後一次的正式對談。

「展開調查?」Drift站在門口,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你說展開調查?」

Rodimus把他拉進辦公室,並把門鎖上。「我得做些甚麼才行!大家都在問各種問題!當你想要拖延時間時該怎麼辦?當然是展開調查。」他洩氣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這個調查會指出一些線索讓我為此負責。喔,我的天,我都要覺得反胃了。我這次真的徹底搞砸了。」

「我能解決這件事,Rodimus。真的,我能解決。」

「這是我的錯,不是你的。那時我們兩人都在Prowl的辦公室裡,他想要說服我,說將Overlord帶上船是件『正確且適當』的決定,你說這個想法簡直是愚蠢至極。」

「我真的說得那麼直?」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讓你參與這些討論。他根本就不信任你。」

「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正是為了在現在這種情況,也就是當事情出錯時,能夠有補救措施。這裡有個現成的前狂派讓你當做替罪羔羊。」

「這種事不會發生。我會為這件事負責。你的名字不會出現。你花了許多年才得到大家的信任,你不能因為我而拋棄這一切。」

「Rodimus,如果你對船員坦白你所做的一切,那一切就完了。這場探索之旅就會因此畫下句點。我們永遠無法找到塞博坦騎士團。」

「不,這只代表某人會替代我的職務。也許是你?還是Ratchet?我不知道,反正有人會接手。」

「我知道不會有人接手!」

Rodimus猛地抬頭。「你知道?」

「我不這麼覺得。」

「你說你知道不會有人接手。你這是什麼意思?」(譯註一)

「這很難解釋。」Drift解下他的大劍並將它放到桌上。「你還記得我在塞博坦上差點死掉的事嗎?我那時和Vector Sigma近在咫尺。」

「記得…」Rodimus有些遲疑的回答,他不確定這個對話的主題會通往何處。

「當我把這把劍插進自己的火種時,我看到了一些東西。」

「什麼東西,幻覺嗎?」

「或許吧。但這比較像是一種感覺,我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這個感覺抽像且稍縱即逝,每次我想要將它喚起重新思考時,它都變得更加隱晦難懂,但Rodimus,有件事是確定的。就在一年,或是五十年之後,某個東西將會降臨,除非我們找到塞博坦騎士團,否則我們將無法阻止它。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否認為這又是『Drift和他玩的那套把戲』,因為我確信你必須繼續領導下去。人們來來去去,他們也會因死亡離去,但你必須在這裡,否則我們終將註定失敗。因此最簡單、也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讓我背罪。」

「我不會讓你為我做出這種事的。」

「我這麼做不是為你,而是為了大家。」

-----------------------------------------------------------------------------------------------------------------------------------

「嘿,你們兩個在這裡幹嘛?你們該不會是在…趁火打劫吧?雖然我對Fort Max這個手腳不乾淨的傢伙做出這種事並不感到意外,但沒想到竟然連Rung也墮落了?!」

Swerve滿面春風地晃過房間,翻身躍過酒吧。他把腳跨在高純度能量液幫浦上,然後面朝下地倒趴在另一側的吧檯上。一秒後,一個車輪從酒吧後方滾了出來,繞著Rung的腿轉了三圈,然後躺了下來。

「別浪費你們的核心能量液,」Swerve蹣跚起身。「我一點傷都沒!」

「你看起來似乎…又有精神了。」Fortress maximus說。

「那是因為我救了一條命,Max,一條命哪。Tailgate會活得好好的!」他朝空中扔了一塊能量零嘴,但還差一點就能用嘴巴把它接住。「誰說我不能同時當冶金師和酒保的?」

Swerve的笑容在看到門口的剪影後就消失了:那個剪影包括了一顆頭,一雙腿,一雙手,還有一個手提箱。

「我希望和那個話匣子私下談談。」Brainstorm從廢墟中抽出一張吧檯椅坐下。「Swerve,你會把這地方整理好嗎?」

「對呀,我是打算這麼做。」

「很好。因為人們會在這裡出沒和說話,我需要你把音頻接收器調靈敏點。」

「為什麼?我要偷聽什麼事?」

「我認為…」Brainstorm轉頭確定Rung和Fortress Maximus已經離開了房間。「我認為有人動了我的手提箱。似乎有人把它給打開了,我想知道是誰。」

「放輕鬆。你該小心那個沒有頭的傢伙。」

Brainstorm笑著拍了拍Swerve的肩膀,牽動了酒保的舊傷,讓他忍不住縮了下身體。Brainstorm繼續放聲大笑,最後Swerve也加入他的行列。Brainstorm抓住Swerve的後頸,將他朝自己的方向拉近。「這不好玩。趁我不在時打開手提箱是件十分不恰當的舉動。」他爬下椅子。「那麼…如果你發現什麼可疑人物就通知我。知道嗎?」

Swerve點頭—但Brainstorm發現他並沒有表示同意的意思。Swerve的注意力因為點頭的動作被引導向下,來到Brainstorm正透著綠光的胸甲縫上。在Swerve能開口前,Brainstorm便用手提箱擋住漏光,一溜煙地逃離了房間。

------------------------------------------2-----------------------------------------------

直到確認能量傳導的確達到預期的效果,以及位於腰部、膝蓋、和肘部的重要關節也都對他的碰觸有反應後,Ratchet才離開Tailgate的身邊,讓他在病床上好好睡覺。廢棄物清除專家的機體在他胸口與後背的穿刺傷被修好後看起來煥然一新,有如重生一般。很不幸地,這只侷限於他的外表部分。在抗鏽蝕劑緩解肆虐的電子壞死病之前,他的機體已經受到了極嚴重的內部傷害,以至於他在Tyrest控制室倒下時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有人對著一個裝著釘子的罐子打了一拳似的叮噹作響。

在施打抗鏽蝕劑前,Ratchet將用來保存能量液、機油、以及油化物的閥門與活塞打開,好將Tailgate機體內的液體全都放乾。Swerve取走了一些廢液,說是要測試一些東西。(Ratchet心想,Swerve對這方面有興趣是不錯,但他可沒有放棄自己正職的打算。)現在他只需要等待Tailgate已恢復活性的火種自我修復,直到它能夠在不依賴生命維持儀的情況下維持機體為止。

「Ratchet,你好。」Minimus踩高蹺似的艱難又有些怯生生地走進房間。「這件裝甲很容易脫下,但卻十分難穿上,特別是在只有我一人的情況下。不知道你是否能協助我。我會告訴你整個流程,讓你知道正確程序。」

「我很驚訝你竟然在我沒察覺的情況下接近我。」Ratchet跪下檢視Minimus的右腿和Magnus裝甲的連結處。他用流暢的動作按下十三個隱藏壓力閥,讓裝甲自動立起、更緊密地包覆Minimus的腿。

Minimus看著Ratchet自信滿滿地在他的另一隻腿上重複先前的動作,按下十三個壓力閥。「你知道多久了?」他小聲地說。

「你和裝甲的事嗎?喔,已經有一陣子了。」

「怎麼可能?這套裝甲裝滿了注意力分散晶片…」

「那玩意大概只有五秒鐘的作用。」Ratchet起身,拍了拍雙手。「你還不如拿鏡子和煙幕代替,效果大概也差不多。說真的,你竟然認為我會被這種把戲騙住,這真是太傷人了。」

「你一直都保持沉默…」

「為什麼我要說出來?『嘿,Ultra Magnus,我知道你的秘密。』我幹嘛把這種事說出來?這能成就什麼?我也沒和其他人提過這件事。」

「你知道其他的Magnus?」

「Suture,Datum,Ramp,Blockus—一直到原本的那個Magnus我都認識。」

「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我能確定他和你不一樣。」

Minimus看來很受傷。「無論如何,謝謝你的協助。我想我能自己穿剩下的部分。」

「每個Magnus都不一樣。」Ratchet繼續說,他擔心自己表達錯了意思。「但因為人們已經認定他們是同個人,他們會不自覺地默認這些不同之處。我認識你的時間比你之前任何一個適任者都要久,雖然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怪,但也許正因如此,對我而言,你就是真正的Ultra Magnus。」

Minimus點了點頭,或許是表達理解,或許是表達感激。就連他自己也無法確定。但當他離開醫務室時,他覺得自己無比高大,而這和他腳下踩的外裝甲毫無關係。

Ratchet轉身面向存放屍體的冰櫃,將鑰匙插入其中鎖孔中。這裡面存放著的機體和停屍間裡其他的屍體不同:他是活著的。

-----------------------------------------------------------------

「發生點什麼吧?」

Rodimus像是在試洗澡水溫度似地將腳輕放在月球表面上。「沒。什麼都沒發生。」他改用腳跟稍微用力地壓了壓。「還是啥都沒發生。」

「你確定這是正確的地點嗎?」Getaway 站在正於地上幾呎處飄浮著的博派機動醫療車(M.A.R.B.)上問。

「山脈位於我們的左方。」Rodimus一面喃喃說著,一面用拇指比著地平線。接著,他手腳並用地趴在地上,臉頰貼著銀色地表,想要偵測出一點微弱熱度或是從遠方傳來的活動。「這整顆星球在我上次從M.A.R.B.下來時瞬間被點亮了。從這裡一直到地平線的那一端,有好幾百萬顆的火種咻的一下都亮起來了,就像一片閃著電漿藍光的海洋一樣!」

「雖然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Getaway說,「但火種脈通常不會在亮起後熄滅。一旦燃起,他們就會保持下去。」

「是這樣沒錯,但它們通常也不會因為被別人踩了就被點燃。」Rodimus坐在Getaway的M.A.R.B.邊緣,掃瞄著眼前這片堅持保持暗淡無光狀態的地表。這片固執維持休眠狀態的火種脈就像是在標記著他個人的另一個失敗。「話說回來,如果表面火種沒有被及時收割的話,他們也會…雖然蒸發並不是正確的說法,但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也許我們錯失了機會。」

Getaway跳下來,戳了戳地面(不會有人想放過測試自己是否為潛在Matrix適任者的機會,是吧?),然後又坐回Rodimus的身邊。察覺到了對方的沉默,Getaway半開玩笑地對著Rodimus的上臂「砰」地敲了下。「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Rodimus從自己腰間的暗格拿出Matrix碎片。「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行動。」他將那些充滿碎紋的殘片散佈在地上,「但我覺得我們應該做些什麼來記下在月衛一號上逝去的失落世代。」
「我希望我不用因為亂丟垃圾的罪名逮捕你。」Rodimus和Getaway轉頭望向新來者的聲音。另一台M.A.R.B.朝著他們的方向駛來。

「逮捕我?」Rodimus說。「這代表我現在想的事情是正確的嘍?」

Fortress Maximus在空中停下,露出微笑。「新任的泰瑞斯特合法委任執行官向您報到。」

「你的決定很好,Max,這是個好決定。雖然Tyrest失心瘋了,但這不代表我們沒有正事要處理。」

「謝謝你相信我。」

「我很高興能夠接受你的感謝。但事實上,希望這件事發生的是Magnus。他說他的繼任者應該…」這時,一個身影從Fortress Maximus的身後走出,讓他的話語就此打住。

「Red Alert?」

「船長,我希望能夠向你道歉,因為--」

「停。別道歉。在我的船上不需要這樣。」

「但我無法想像我決定讓自己離開的舉動造成了多大的困擾。」

「胡說,你那時遭受了很大的壓力。你說你無法信賴我,但這只是更加證明了我身為領袖的無能。」他的內心想像Ultra Magnus正聆聽著他,並因為他所說的話語睿智點頭的模樣。

「Ratchet讓我很快就恢復了。」Red Alear說。「我知道光明圈有一部分的人會留下來,而你也打算讓Tyrest留在這裡,我--」

「我們已經在醫務室打造了一間嚴密的牢房,」Rodimus打斷他,指了指Tyrest基地的大略方向。「我們是將Tyrest的機體穩定下來了,但直到我和高層人員談過話之前,他不會有醒來的一天。前提是我能連繫上高層,而他們也決定了該對他有何處置才行。」

「Rodimus,我的重點是,我希望能留在這裡。」他舉起一隻手阻止Rodimus即將發出的抗議。「我們知道到處都有流亡的狂派。我能幫助光明圈防禦可能的攻擊行動。我已經在想,我們可以將那些…他們叫作什麼來著,執法尖兵?我們可以重新設定那些執法尖兵,讓他們成為月球的守護者。」

「我認為月衛一在你和Fort Max的手中會是個安全的地方。但你一定要和我們保持聯繫!」

「Rodimus,這其實才是我們前來的真正原因。Perceptor正在找你。」

Rodimus打開通訊器,對著火種脈的方向點了下頭,「抱歉,我以為我會忙著…」他抬起頭。「Perceptor有什麼事?」

------------------------------------------------------------------------------------------------

「你說過一旦我能讓它重新運作,你就要利用它來聯絡塞博坦。」Perceptor指著那片佔據了通訊室整片牆的螢幕。

Rodimus轉了轉脖子。「這玩意也太大了吧。」他揮手要Getaway,Red Aleart和Fortress Maximus都過來。「有誰想要在失落之光上裝一台這玩意的?」

「我希望將這套通訊系統複製下來,除了那個大得誇張的螢幕外。」Perceptor坐到控制台前的椅子上。「但首先…船長,我們現在正在呼叫Kimia。」

Rodimus雙手一拍。「很好!太好了!讓我們嚇Bumblebee一跳吧!」

「我希望他沒事。」Red Alert說。螢幕上充滿了雜訊。

「他當然會沒事啦!我打賭在我們離開塞博坦的四十八小時之內,他就已經說服了中立派,讓狂派們痛改前非,並讓自己成為塞博坦戰後第一個民選領袖。等著吧,他隨時都會對著我們揮舞他的小手杖,告訴我們新黃金年代的…」

Getaway是第一個在一片雜訊中看出某個圖像的人。「那是什麼?某種標誌嗎?我確定這絕對不是博派標誌。」在標誌下的字出現後,他馬上將它們讀出來。「歡迎來到塞博坦共和國。」

「看吧?」Rodimus轉身面對大家。「看吧?他重建了母星。我們的小Bee真是了不起。」

「那不是Bumblebee。」Fortress Maximus說。

「別告訴我在螢幕前的是Prowl…」Rodimus喃喃念著,轉身再度面對螢幕。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正面帶笑容俯視著他的Starscream的模樣。

「天哪,天哪,這真是個令人驚喜的意外。」

------------------------------附錄---------------------------------

身為純機械生命體,Outrigger從來沒體驗過什麼叫作上氣不接下氣¬,但在走廊上跑了整整半哩,加上穿越火種脈對他那頗有年歲的機體的確是件十分操勞的運動,因此當他跌跌撞撞地衝進Red Alert的辦公室時,他得彎著腰,雙手緊抓著門框,過了好一段時間後才恢復到能夠開口說話的狀態。

「他剛剛動了!」

Red Alert扶起Outrigger。光明圈的成員不應該都是些擁有完美機體的種族嗎?他們不都是些閃耀著聖光,烤漆明媚動人的超級塞博坦人,並且應該擁有比他們背上所攜帶的大劍還要銳利致命的身心才對?(譯註二)

「抱歉,Red。我應該要先連絡你的。但我知道你不喜歡使用通訊器,因為你認為那會干擾你的--」

「腦波,是是,沒錯。別管那個了。到底是誰動了?」

「Tyrest!」

「我不是不相信你,」幾分鐘後,Red Alert在他們一同走向月衛一醫務室的路上說。「但除非有人給予他適當維修,Tyrest會永遠保持癱瘓狀態。也許你是看到了晃動的影子?」

「醫務室裡沒有什麼影子。」Outtrigger指向角落鎖上的房間。「你自己看看。告訴我這是幻覺。」

Red Alert往前踏進了一步。突然,他變得警惕起來。「他究竟是怎麼動的?抽搐?還是機體痙攣?」

「不,都不像。那個動作看起來十分地…自主。」

Red Alear檢查房門,它依舊是好好鎖上的。接著,他將一隻眼睛貼在窺視孔上。

「是他的手指,」Outrigger繼續說。「他右手的手指。他似乎想要握拳。」

「通知Fortress Maximus,」Red Alert說,他的臉依舊貼在門上。

「為什麼?我該對他說什麼?」

「告訴他,Tyrest已經不在了。」(譯註三)

(全文完)


譯著一:這段話Drift用了現在式「Someone doesn’t」,表示他認為這件事是確定的。Rodimus抓住了這個語病質問他為什會確定。Drift想要改口說「 won’t」,也就是在這種狀況下會用的未來式,但已經來不及,於是他才透露自己看到的預視。不過這種狀況的對話在中文沒有明確的時態差異,所以稍微修改一下原文。

譯註二:這段不知道是不是JR有意無意要諷刺McCarthy的Drift mini裡描寫的日漫鋼彈聖光騎士團XD

譯註三:原文是「Tell him Tyrest has gone.」基本上是「他已經走了。」的意思沒錯,但因為是JR,總覺得其中有鬼……(被JR害妄想症)

譯著三的註解:越想越不對,還是改成中文也是雙關意的「不在了。」
[ 此帖被eabevella在2013-09-28 23:28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3-09-26 00:42 | [楼 主]
e58046011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89
腐指数: 886 螺丝钉
能量块: 1093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7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27
最后登录:2017-10-01

 

斷在這裡好像某種Kink文斷尾!<- 完全歪掉了
好想看JR大手出MTMTE劇本全集...翻譯辛苦了!很通順很好看!
IDW死忠,戰前呆萌P內戰黑P通通到碗裡來!
顶端 Posted: 2013-09-26 00:55 | 1 楼
Sapphisces
ZZZZZZZZZ~~~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1
发帖: 234
腐指数: 1250 螺丝钉
能量块: 89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09(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09
最后登录:2016-04-02

 

六子好效率!!!六子你是小天使!!!!
JR的文字总能让我从恨不得杀死他的怒气中全然熄火…天哪,这个该死的英国男人总讲着那么残酷的故事,却又总用温柔的笔触营造出一种"事情还没有糟糕透顶"的错觉
六子翻译的也是流畅优美!六子小天使加油!!

倔强又叛逆的孩子,可是我就是喜欢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1:31 | 2 楼
小西瓜
什麼廢話都不用說......有愛為最高!!!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1
发帖: 2549
腐指数: 12548 螺丝钉
能量块: 1297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13

 

哇噢噢噢噢噢噢大大超效率!!!!超幸福的啦~!!!扭著瓜馬甲繼續坐等~~!!
我的微博~

以愛、青春與熱血,灌溉腐、黑暗與墮落之心......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2:55 | 3 楼
eabevella
看到黑影就開槍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9
发帖: 1518
腐指数: 11135 螺丝钉
能量块: 48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07(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12
最后登录:2017-11-14

 

>> e58046011
謝謝,我也想看JR寫的TF小說,一定很好看(雖說如此Eugen我還是沒看XD)

>> Sapphisces
抱抱,身為六階戰士,這方面的戰力自然是一流的(老闆表示:)
這篇讓我從想要捏死JR瞬間轉變成想要熊抱JR(哪樣都很糟),如果中間有瘧,可是結局還是光明的就好了。
最後Fort Max和Red都選擇留在月衛一上當守衛讓人覺得有點溫馨又有點感傷。雖然感傷的是我那沉默的艦隊(Fort Max/Rung和Fort Max/Ambulon ;____;)。但看到Fort Max能夠面對過往,Red不再那麼偏執真的很感動。說起來他們兩個都是Rung的病人,看到他們都能夠克服這些難關大概才是Rung的希望吧。

Ask相關:阿,不過以後我就沒有看守小火種的任務,有點失落呢。通二卸除了執法官的職務,以後大概也不能在Ask上逮捕人了?XD

>> 小西瓜
瓜馬甲是什麼啦XDDDDD (做西瓜伏特加!)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6:17 | 4 楼
jhjhs11427
CATGIZI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4
发帖: 196
腐指数: 1410 螺丝钉
能量块: 1438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3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5
最后登录:2014-01-02

 

耶耶耶!!!謝謝奇異學姐!!!!我看完了!!!
原來真正詭異的是附錄!!!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6:41 | 5 楼
kochko
All Hail Decepticons !!!!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1
发帖: 372
腐指数: 3634 螺丝钉
能量块: 5477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06(小时)
注册时间:2011-02-20
最后登录:2017-07-16

 

必須碼起來!奇異太太你的燃燒太有愛了XDDDDD

》 Koch43 (blogger)   》 微博
TF粉。IDW霸王環鋸本命。巨雷擬人/真人電影/曲/娘化/蘇。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6:58 | 6 楼
小西瓜
什麼廢話都不用說......有愛為最高!!!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1
发帖: 2549
腐指数: 12548 螺丝钉
能量块: 1297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13

 

最後的衣架有點弔詭啊...我不相信JR會就這麼讓他走了...(同樣得被JR害妄想症...抖抖)

Ratchet也真的太能忍了!一直都知道真相都沒說出來...醫官大人果然才是最強的!!!Red Alert跟奶牛(別再叫人家奶牛了!)要留在Luna1這點真的好...有點神轉,不要啦Maximus不要走QAQQQQQQQQQQ~~

嗚啊啊啊啊啊大家都成長了嗎    但是我好擔心FA啊啊啊啊啊都沒有他的描寫QAQQQQQ Rung敗偷快去好好安慰FA啦QQQQQQQQ FA千萬不要再做什麼傻事了,好好活下去QQQQQQQQQQ

接下來...很怕又是暴風雨前的寧靜...JR大人啊拜偷你別再開虐了...敗偷繼續當愛的戰士好嗎?wwww
我的微博~

以愛、青春與熱血,灌溉腐、黑暗與墮落之心......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6:58 | 7 楼
rapheal_milo
小蓝飞机 小白面包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0
发帖: 169
腐指数: 68767 螺丝钉
能量块: 103200777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1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04
最后登录:2017-10-05

 

「他右手的手指。他似乎想要握拳。」

就是说现在这个脑洞Tyrest也是马甲,真正的Tyrest跟阿通一样,在很久以前就死掉了?这样可以解释他发疯的原因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7:01 | 8 楼
eabevella
看到黑影就開槍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9
发帖: 1518
腐指数: 11135 螺丝钉
能量块: 48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07(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12
最后登录:2017-11-14

 

>> jhjhs11427
JR超愛文字附錄這玩意...懷疑他每集都想放...

>> kochko
完蛋了這周六真的要努力畫稿才行阿阿

>> 小西瓜
這集最虐的要算是FA了吧TAT

>> rapheal_milo
又是警車搞得鬼? (啥事怪他準沒錯)
顶端 Posted: 2013-09-26 17:20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塞伯坦

Time now is:11-24 00: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