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IDW】有关送货上门OR愿者上钩(救X漂,救X药,有拆,老救别闹的花絮)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蓝珑琼
Papa 的走狗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48
腐指数: 1327 螺丝钉
能量块: 28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65(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09-24

 【IDW】有关送货上门OR愿者上钩(救X漂,救X药,有拆,老救别闹的花絮)

此文是老救别闹的不和谐花絮~老救别闹:http://cybertronsaga.com/bbs/read.php?tid-8159.html1    大概是以往的经历的缘故,漂移对‘救赎’这件事没辙。
    或许是出自一种怀念或者自我治疗,漂移总是往医疗室跑,大概‘医疗’这种行为能让他联想到治愈,让他自我救赎。
    哦,当然医疗室的主管人救护车对于这种行为烦透了,你问为什么?还有什么比一个冷酷又理智的理性主义者,遇到一个天天念叨有关神喻的感性主义者更火花四溅的?更何况曾经的曾经,救护车所认识的漂移是多么正常一个小混混啊!后来?成了霸天虎。后来?又成了个汽车人剑士。现在变成一个神神叨叨的剑士。有什么比这看着更芯烦的!你还不如就当从前那个混混比较好呢,哼。
    所以,这一天在医疗室又看到漂移,救护车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就开始毒舌攻击。
    “哦,看来我们的神棍今天很悠闲啊,怎么没有去做你日常任务,去舔补天士的后挡板?”
    好吧,也许这个毒舌POWER已经是毁灭级别,如果换做任何一个TF听到这么侮辱性的言辞,足够以此为借口挑战救护车一百次。
    意想不到的是剑士今天精神状态颓废还是怎么的,似乎没意识到这句话的恶毒程度,只是随便找个角落靠墙坐下,光学镜盯着自己的膝盖一副出神的样子。
    “去了,没舔成。”
    救护车一时错手,差点没把正在维修的装置的线路剪断。他好奇的看向剑士,这可不是他正常的状态。
    “发生了什么事?”
    “通天晓来了,把我揍出来了。普神,都告诉他了只是练剑的时候补天士没站稳所以我们才滑到了,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噗,抱歉。但是这不是所有对吧小炉渣,这么点事不至于让你被打击成这样。”
    救护车还是了解漂移的脸皮厚度。话说,漂移完全是被补天士利用了。新一任的PRIME跟擎天柱不同,非常热情狂放,对于自己的感情也愿意120%的张扬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补天士跟通天晓关系相当好不是秘密,但是两人的关系只停留到朋友的程度并不是很多人知晓。哦,这都多亏了补天士利用任何机会摆明了自己跟大副之间不止有一腿,唯有当事人通天晓完全没有察觉事态。
    尤其在通天晓暴露真身之后,补天士更加兴致冲冲,但是奈何木头是无法用逻辑讲得通。所以,漂移完全是被他的损友利用,红果果的躺枪掉。
    话说协助补天士的时候就该想到自己会被躺枪吧,那么这个表现又是怎么回事?救护车有些好奇后续剧情。
    “为证明,我跟补天士只是纯粹的友谊关系,我让感知器教授帮我作证……哦,我当然知道如果让你作证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医官大人了解的点头,没错,他能证明漂移的确没跟补天士有一腿,通过鉴定双方机体上的电子脉冲是否有混入对方的脉冲这种方式。问题在于他虽然能证明漂移没有跟补天士有一腿,但是他也能证明都有谁跟补天士有一腿。相信他,对于刚才漂移说的那种事态而言,只会更糟。
    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救护车可不会在鉴定上说谎,他会全无保留说出来。哦,但是感知器就不一样,虽然感知器也不会说谎,但是感知器可以选择不说那些会恶化事态的部分。
    “好吧,到这里都可以理解,后面发生了什么?感知器教授说了不该说的?”
    救护车的追问令漂移举起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哦,感知器误会了我说的意思,我跟他说,需要让他帮我证明我的对象不是补天士,结果……”
    结果??
    “结果他解开装甲,跟我说:‘来吧。离我下次实验还有一个塞时,动作快点。’”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漂移,这实在是,哈哈哈哈哈!!!”
    救护车笑的眼泪都彪出来了,他拼命拍打着手术台,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爆笑的冲动。
    漂移悲愤的抬起头:“这一点都不好笑!!”
    救护车揉着肚子憋笑道:“咳咳,这不是好事吗,被告白是值得庆祝的事。”
    “告白个头啊!我吓傻了,呆呆问了他一句被你的伴侣知道怎么办,他竟然回答我说放心,不会让他知道。我从没跟他提过任何要求,所以一旦提了他一定不会拒绝。”
    哦,这就挺严重的。救护车怜悯的看向漂移,第一,感知器有伴侣——虽然不知道那是谁;第二,从感知器的语境来看,他对漂移予以所求完全是为了报恩。
    “哦,孩子,想开点,还会遇到更好的。”
    救护车走过去蹲下,拍了拍漂移的肩膀劝说道。
    “不是那样。”漂移沮丧的喃语着,“我还以为他们是我的朋友,是的,我一直觉得他们很高兴做我的朋友。其实不是这样是吗?除了你,在这艘船上我竟然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哦,看看他,这个小炉渣,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缩在角落里沮丧极了,这情景真的让老医生挺想K他的。
    “很遗憾,我也不是你的朋友。”
    医生回答,从他一向冷漠的表情,你无从分辨他是在认真还是说笑。
    “我,还有擎天柱,我们是你的家人。在擎天柱带回来你的那天,在我治好你的那天,过去的那个小混混已经不在了。好吧,虽然你后来加入霸天虎的事让我们很生气,但是我知道你是抱着理想跟希望去战斗,为了舍弃曾经颓废又浑浑噩噩的自己。遗憾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你好像跟当年没有多大差别,还是个没长大的小炉渣。”
    “哦,救护车,你就不能对我说点好听的?就跟上次药师……”
    漂移打住了话头,因为救护车的脸色变得相当可怕。
    不能提起药师,尤其在确认药师自那个事件都没有死之后。
    这让漂移隐隐感到嫉妒,能让这位嘴硬心软的医生动摇的,除了擎天柱恐怕就是药师了。擎天柱——那是理所当然的,救护车跟擎天柱认识的时间能追溯到战前擎天柱还未获得领袖模块,还没有任何一个其他拥簇者。以至于就连威震天都认识救护车,那时候他跟擎天柱还是朋友,是擎天柱为他们做的介绍。
    但是有关药师的事,漂移就不太清楚了。他唯一能清晰回忆起来的是当他为了阻止药师开枪,一剑斩断药师双手后,救护车看着沿飞船下落的机体时所露出的惊愕表情。
    为什么惊讶?为药师开枪?为自己砍断药师的手腕,还是为药师的‘死’?后来漂移没有问,因为他跟救护车都以为药师死定了。漂移不喜欢别人问他有关飞翼的事,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没有去追问有关药师的过去。但是,药师还活着,而且对救护车依然相当的执着。
    “能跟我说说药师吗?”漂移伸出手去碰眼前过于严肃紧绷的面孔,“他,曾经是你的朋友对吗?”
    “……”
    “救护车,这不公平。你说你跟擎天柱是我的家人,你们知道我所有的事,但是我却对你们知之甚少。我了解擎天柱,当然,尽管大部分是侧面了解,自从他成了名人他的很多事都不再是秘密。但是你的事我却一点都不知道。药师差点杀死了你,我差点杀死了他,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碰上。你不能让我对他一无所知,这会导致我失败。救护车,你得对我公平点,别让我这么容易被干掉好吗?”    救护车不知道这个小炉渣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从霸天虎身上?还是当混混的那段时光?但是不可否认,轻轻抚过自己面庞的手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是的,都是过去了,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他不想说,只是讨厌别人对自己了解太多,这侵犯了他刻意营造的医生的独立性与距离感。但是既然漂移给了他理由,那么他没有拒绝的道理。

2    
    其实有个很大的误会在里面,救护车跟药师从来都不是朋友。    凭良心说,救护车是个相当高傲的人。好吧,虽然你不常看到老医生的这一面,但是谁都有年轻的时候不是吗?
    跟其他医生不同,救护车几乎没有正规上过学。他自学了汽修跟外科医疗,他是在非法行医之后很久才给自己通过关系弄了个证件,在他准备开始合法行医之时不得不弄一个学位的当紧,才不得不进入医学院。鉴于他卓越的技术跟奥利安帮他找的关系人物,他免掉了大部分学科,只要修几门理论课就能拿到学位。显然这样的‘成就’让医学院的其他学生羡慕加嫉妒的同时,又无比崇拜。   
    是的,崇拜。只要你见过救护车动手术的情景,你就会有点相信功能主义的说法了——有的机天生就有了特定的使命,这种天赋别人无法学来只有羡慕的份。
    药师?药师就是那所医学院的学生,正规途径进去的,跟其他学生没有两样,比较特别的是药师的成绩全院校第一,仅此而已。
    哦,别责怪救护车没有注意这个医学院的学生,天才多的是,但是这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当时救护车唯一放在心上的就是怎么弄到手一个合法执照。
    所以,严格来讲药师跟救护车并不熟。
    “那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漂移一边轻声问着,一边将抚着医者面甲的手指缓慢的,悄悄的向下微微移动,扫过颈部,划上背部的机甲。嗯,其实他很想多留恋一下医生的脖子,但是剑士知道对衔接头部的部位过分挑衅会引发一个TF下意识的警觉,他不想让医者从回忆中醒悟,察觉他的小动作。
    “不怎么愉快的认识方式,现在想来,那大约不是偶然,而是形式夸张一些的自我介绍。”
    医学院发生了爆炸,很多学生遭受爆炸冲击并受伤,当时能行动的TF自发组织营救跟紧急治疗,而领导大家进行紧急救治行动的就是救护车。好吧,学院里的教授们的确对于怎么处理疑难杂症相当娴熟,却丝毫没有处理大量伤员跟组织现场营救的经验,他们大多没有遭遇过此类危机的经历。
    能帮上忙的学生真心的少,很多优等生面对形容凄惨的伤员——尤其那些伤员还是他们认识的人,只能拿着手术刀颤抖不已。在这种情形之下,有一个TF协助救护车控制了场面,并且跟他一起为近百名重伤患者进行了紧急手术。
    “听起来是个好人不是吗,你又为什么怀疑他跟意外有关?”
    漂移知道自己的手指不该去描绘医生背部钢架的轮廓,从医者略微烦躁的动了一下后背可以看出,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察觉了。漂移略微停了一下,见自己没有被厉声斥责或者推开,这才继续悄悄将手再度下滑。
    “因为在我为他的手术技巧而惊讶,忍不住称赞他的手艺之后,他说了一句相当可疑的话。”
    救护车现在还记得那时候的情景,年轻的药师一直板着脸听完他的称赞,突然扬起一个相当罕见的笑容。
    “果然,你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注意到其他人,救护车。”
    ……!!
    的确是相当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句话,就算是机体刚刚热起来的漂移也忍不住觉得冰寒入骨。
    但是当时的救护车并没有想那么多,大概在他看来,有个谁因为想接近他不惜去弄这么一场盛大的‘壮举’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所以当时的他只将这句话当做嘲讽。很遗憾的是药师说的相当正确,救护车的确‘看不起’在医学院里没有实践经验的大部分学生,如果不是这种场合,不是亲眼见到药师的手艺,他不会去注意这样一个TF。
    所以,救护车说了一句现在想来相当让他后悔的话。
    “的确,没有更早注意到你是我的损失,我想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
    漂移忍不住浮现出怜悯的表情,就连那只不老实的手都停下来。
    “他误会了是吗?”
    联系前因后果,药师以为救护车在知道自己本性之后接受了自己的‘自我介绍’,甚至以为救护车所说的‘共同之处’是在更为深邃又黑暗的方面上。
    “是他想的太多了。”
    救护车微微皱眉,这个小炉渣跟他挨得有点太近了吧,这几乎是在自己的音频接受器旁边说话。
    “后来呢?他怎么爬上你的充电床的?”
    这问题有点问得不像话,救护车刚想训斥漂移,却发现有那么两只不听话的爪子一只正在自己后背上像抚慰孩童一般轻轻扶着,另一只却顺着腰侧继续往下移动。
    情况有点不对啊?老医生没有动,等着看胆大包天的小鬼还准备玩什么花样。
    “那天我们都喝多了……”
    “哦,得了吧医生,你心知肚明,喝多了的恐怕只有你,他是故意的是不是?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是谁先提出喝的,地点又是谁选的?你看到他喝了很多,你又是怎么确定他真的喝进去了?”
    看到漂移一脸兴奋,救护车忍不住抽死这个幸灾乐祸的熊孩子。
    “好吧好吧,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也没对他多做防备,毕竟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酒品相当糟糕,就算是擎天柱也不愿意在我真喝醉的时候招惹我。漂移,你的手在摸哪里?”
    一把抓住不老实的描画着他对接板的手,救护车简直无语了,这小炉渣才是喝高了对吧!
    “嗯,我是在模拟,对,在模拟当时那家伙是怎么从你简直用无懈可击来形容的外机甲上找到打开它的暗扣的。”
    救护车气笑了,他想,他应该好好整治一下这个无法无天的小炉渣。
    “你弄错了,他没有找到什么暗扣。”
    说着,救护车抓住漂移的肩膀,一把将他按在地上。    “是我自己打开的。”
    嗯?啊???这个发展跟漂移想的不同,令他忍不住瞪大光学镜愣愣盯着笑的相当狰狞的老医生。
    “你要记住,不要跟医生比拆卸技巧,不管是不是在醉酒的情况,我都能把一整个机体拆得只剩下螺丝,还颤抖的求我继续呢。”
    ……等等这什么情况!有什么森森的不对!!正常的医生哪去了快给我穿越回来啊啊啊!!
    漂移内芯囧囧有神的呐喊,可惜,普神他老人家去同人展了还没回来。

 3
    漂移不想被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正常的TF都想去拆别人而非被拆。更何对于一个前霸天虎高等指挥官来说,拆别人的经验更丰富一些。
    哦,我知道你想提飞翼,飞翼不一样,虽然很多人以为他们有什么,但其实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漂移觉得自己就连有那么一点点的遐想都是对那位圣者的侮辱。正因为如此,漂移才更对这位光明之环的祭祀念念不忘。
    不可否认,漂移对白色的机体情有独钟,究竟是因为飞翼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不代表同样是白色机体的救护车就能这么理所当然的拆他,当然不!
    “救、救护车,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
    漂移试图坐起身,怎么说他都是个剑士,臂力远大于救护车,所以此时他还没有太大的危机感,总觉得随时能从中脱身。
    可惜,他低估了救护车的专业性。该死的,还有什么比一个医生更了解机体的了?
   “哦,不,我想我没有误会,小炉渣。”     救护车说着,灵巧的手指轻轻一扣,已经将他左臂的外装甲歇下来。在漂移还没来得及惊讶时,那只手已经在梳理暴露出来的管线,令剑士呢喃一声后舒服得失去再度抬手的力气。
   “你是想听我跟药师的故事不是吗,那天喝醉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想知道。”
    另一只手则划入他侧腹部机甲的缝隙,漂移再度呻吟一声,普神,这个老家伙怎么知道自己这里最敏感……唔,救护车之前一定拆过自己这种型号的机。
    “他跟你一样自以为是,洋洋自得还不怀好意。”
    医者带着笑意说着,嗡嗡作响的风扇让漂移有点头晕目眩。
    “他亲吻我的头雕,我的机体,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沿着我的机体悄悄的往下。”
    处理器之中不由自主的构成那副画面,剑士忍不住眯起眼,被自己的想象逼得浑身发抖。哦,那该死的混账,当初不该只是斩断他的手。
    “他用舌头勾勒我的装甲缝隙,祈求我自己把它打开。对,就像这样。”
    “嗯——!!”
    漂移忍住差点冲出口的呻吟,抬手想去抓救护车的头雕,制止他的舌头在自己的装甲上为所欲为。但是伸出的手很快被俘虏了。救护车的五指与他的五指穿插交叠,在他指缝间缓慢的滑动贴近——普神,这远比任何一种露骨的调情更让他火种膨胀。这种无比亲密,仿佛……被爱着的……错觉。
    “我被他逗笑了,问他在做什么蠢事。”
    另一只手打开了他的对接面板,漂移还有一只手可以用来抵抗挣扎,但是他大脑模块运作混乱,不知道该不该去阻止。
    好吧,他想。他渴望着什么,听着救护车跟药师的故事,他嫉妒的快疯了。他不甘心只是做个听故事的旁观者。
    “他说了一句很好笑的话。”
    救护车的音调有些恐怖,迫使漂移不得不对上他的光学镜。
    冷漠,是的,纯粹的冷漠,没有任何激情在里面,残酷得让人心惊胆颤。
    “他说他喜欢我,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一种难以言喻的冰冷跟痛苦侵袭漂移的火种,大概是场景的类同,与救护车的讲述过于逼真细腻,以至于漂移产生了一种错觉,被冷漠拒绝跟伤害的并不是药师,而是他自己。这让剑士火种抽痛,神经紧缩,连散热扇都几乎停止转动。
    “……啊!!”
    趁着漂移分神的机会,那让救护车一直赞叹不已的灵巧手指已经划入漂移的机体内——是的,那精巧的,本来属于药师的手。
    “我告诉他,这不可能,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哦,我喜欢他的手跟他的卓越医术,除此之外,他没什么能吸引我的。”
    嗯……!!剑士闭上光学镜,试图蜷曲身子逃脱搅动着他的手指,但是显然他还不够竭尽全力,医生的机体更加贴近他,完全将他夹在地面之上无法行动。
    “但是他说不要紧,他说只要一次就好,他不要求更多。”
    “嗯……啊……!救……救护车!”
    漂移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直到脱口而出的一刻,他才察觉自己本是想制止对方的语句,声调里竟然充满了欲望跟渴求。
    “我满足了他,就跟满足你一样,小炉渣。”
    救护车拔出手指,舔去手指上的湿润,这场景煽情得令剑士机体燃烧般滚烫。
    “当然他也试图反抗,你知道,他也有身为医生的骄傲,自认为对机体的了解已经炉火纯青。”    做……做了什么?漂移感觉到自己机体内什么地方被拨动了一下,此时他才察觉不知何时,医者的另一只手早已卸开他一半的胸甲,深入他的线路之中对他的机体作了什么,以至于他机体内压力升高,内部温度更加热得难以忍受。
    “但是显然他学的还不够好。”
    “啊~~呃!”
    进、进来了!不……别动……求你别……啊……啊……啊……不……不行了!!
    “应该没被人拆过吧,做的时候一直哭着求我停止,我停下来又哭着求我继续,是的,就跟你现在一样。”
    “呜……救……救护车……”
    漂移带着哭腔乞求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想求对方停下还是继续。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漂移的确有天赋,救护车相信漂移这方面的经验肯定丰富得跟他自己有一拼,依然表现得像个从未被拆过的原封,这让老战士兴致盎然。
    “但是他可没有被我干哭。他可是一直都保持上线状态,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漂移。就算哭出来,也不会就这么下线的对吧?”
    漂移呻吟着,哭泣着,被温柔的拆卸,却被下流又残酷的话语伤害。他有点恨这个医者,为什么就连拆卸的时候嘴巴都不能留情一点?但是他不可否认的又为这种刺激深深着迷,沉沦其中难以自拔。他不知道自己乞求了多少次,又被拆了多久,才终于获得了救护车的‘奖赏’,在一次又一次的过载后终于被允许下线。
    【啧,欺负过头了。】
    救护车头上划过冷凝液,终于在事后清醒了头脑。
    话说,还真没想到自己会像年轻时一样,冲动到失态,从这个角度来讲小炉渣的‘能力’上的确是超过他从前相处的对象。
    这违背了自己从不对自己患者出手的原则,哦,更重要的是,当初他还跟PRIME发过毒誓说假如他跟漂移搞上,那他就去舔PRIME的对接管。炉渣的,当时他怎么能想到自己跟漂移不仅仅是一面之缘,而擎天柱又变成了PRIME!
    我得想办法甩掉这个麻烦。救护车内芯琢磨着,怎么把今天的事当做没发生过。
    突然,一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困在地上爬不起来。剑士还在充电状态,但是表情却相当的安心温和。
    “好暖和。”
    他听到年轻的剑士呢喃着,好像只是梦语罢了。
    救护车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打开了通讯。
    “急救员,将我今天的形成安排改一下,都排到后面去。嗯,我有点累,想好好休息一下。不用担心,只是需要睡一会儿。是的,明天见。”
    -----------之后-----------
    “救护车,今天能跟我讲讲你跟铁皮的故事吗?”
    看着瞪大光学镜一脸欠揍样的漂移,救护车决定,还是拿起扳手敲他一顿比较合适。
    谁能告诉他摆脱小炉渣的快捷方式?急需,在线等!!
----------END------------
顶端 Posted: 2014-11-20 11:48 | [楼 主]
妖灬池麟
all hail megatron!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4
腐指数: 130 螺丝钉
能量块: 460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0(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5-02-24

 

噗呲那么萌收了吧.......无需快捷方式了!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It was never mind ,It was never be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顶端 Posted: 2014-11-20 12:15 | 1 楼
karusel
葬礼不是为了哀悼死者,而是为了让生者可以跨越悲伤……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78
腐指数: 494 螺丝钉
能量块: 488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5(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11-19

 

好棒!!!!!腹黑9好棒!!!!!!!!

不过小蓝你后面竟然把拆跳过去了,作为拆卸饥渴癌症晚期压力很大啊,太敷衍了啊啊啊啊!!!我想看漂呆被老救玩弄的一次又一次过载啊!!太敷衍了!!!
顶端 Posted: 2014-11-20 13:52 | 2 楼
钥匙
爵士就是这么讨人喜欢!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
腐指数: 15 螺丝钉
能量块: 451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0
最后登录:2014-11-22

 

这个行云流水的拆机体手法,啧啧,不愧是老救w
以及……漂移这么可爱还是收了吧!!!
carry on my wayward son…
顶端 Posted: 2014-11-20 23:04 | 3 楼
蓝珑琼
Papa 的走狗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48
腐指数: 1327 螺丝钉
能量块: 28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65(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09-24

 

Quote:
引用第2楼karusel于2014-11-20 13:52发表的  :
好棒!!!!!腹黑9好棒!!!!!!!!

不过小蓝你后面竟然把拆跳过去了,作为拆卸饥渴癌症晚期压力很大啊,太敷衍了啊啊啊啊!!!我想看漂呆被老救玩弄的一次又一次过载啊!!太敷衍了!!!

那个,楼主的下限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的,真的
顶端 Posted: 2014-11-22 00:09 | 4 楼
夏天殿
我不在这里,我不曾离开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84
腐指数: 448 螺丝钉
能量块: 485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06-29

 

拆卸细节在哪里啊啊啊TAT
I exist ,I'm eternal
顶端 Posted: 2014-11-22 13:20 | 5 楼
烟纹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73
腐指数: 375 螺丝钉
能量块: 270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3(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3
最后登录:2015-08-01

 

唔。。。为什么看完之后有一种不满足感?(有点欲求不满的说。。)
顶端 Posted: 2014-11-22 19:45 | 6 楼
砂羽自由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1
腐指数: 387 螺丝钉
能量块: 185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8(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04-30

 

这个老救的腹黑程度简直可以碾压药师和船上所有人……但是好帅啊!!!超帅的!!!(能量液满地
顶端 Posted: 2014-11-24 22:34 | 7 楼
大泷沁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63
腐指数: 334 螺丝钉
能量块: 186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11(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9
最后登录:2017-10-16

 

老救,别傲娇,摆脱神马的就别想了,直接接手吧
顶端 Posted: 2014-11-24 22:58 | 8 楼
种马君
挖穿赛博坦!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25
腐指数: 405 螺丝钉
能量块: 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4(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10-31

 

求每一次详细描述!!楼主你可以的!
————☆
顶端 Posted: 2014-12-02 09:33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10:5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