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IDW/SG】《The Name》(药师与镜像药师的故事)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ittleladie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1
发帖: 247
腐指数: 1425 螺丝钉
能量块: 518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909(小时)
注册时间:2014-02-04
最后登录:2016-05-03

 【IDW/SG】《The Name》(药师与镜像药师的故事)


【警告:重口味暗示有。】
【隐Tarn/Pharma。救护车/药师】












【注】
Trauma:SG世界的药师
Emergen:SG世界的救护员。
First Kill:SG世界的小护士。




《The name》


——这个地方没有名字。

传送门依旧闪烁着微光,但没过多久就熄灭了。大法官曾经说过,这扇门是“罪人之门”,只有那些像他一样清楚自己罪孽深重的TF,他们的余烬才会被门扉另一边的世界所接受。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颇为符合标准。

折断的机翼还在疼痛,但胸口之下那种空荡的感觉则更为恐怖。Trauma灵巧而迅速地处理了那些管线,确保自己不会死于能量液流失。他仍然记得First Kill将自己的上半身丢进传送门时候那恐怖而得意的笑容。

以及Ratchet光镜里那一抹懒洋洋的不满。

“我本来可以给他的上半截装个轮椅的,跟把天护文工团那个迎宾员焊在一起。”

那白色的恶魔如是抱怨道。

他没看到Emergen。他曾经以为——有那么一段时间——以为这个曾经属于把天护的TF能够理解他的恐惧和绝望。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Emergen在那些善良天真的家伙中间正如同他在这些恶魔中间一样格格不入。

他伤痕累累的手指抠在冰凉光滑的地面上,慢慢地爬着。这片平台很宽,平台之外是数颗怪异的星球,看起来就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大脑模块。一颗巨大的光球悬在空中,他不知道那是什么,看起来明亮……而且温暖。但并不是恒星。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白色的机体。

那个机体躺在传送门的另一边,头部完全损毁了。大脑模块完好的那部分落在不远处。虽然涂装不同,但机体结构和他的基本一致。而且那双手——棒极了,那双手和他的一样,有把电锯。

也许他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具躯体,从上面拆下必须的零件,修好自己,然后离开这里。

但Trauma的视线没办法从那对洁白的机翼上挪开。那里有个医生的标志。红色的十字花。他自己机翼上曾经漆着欺扯人改造实验室的标志,恐怖的余烬碎片的图样。

但他很想做一个医生。

曾经很想。

他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的,或许是因为Ratchet——他无数次试图逃开那家伙,但那家伙偏偏就是对自己爱不释手。

你是我最好玩的玩具。那白色的恶魔曾经在他耳边低语,而当时他喑哑无声。

但在所有那一切之前,在疯狂和战争笼罩他们的故乡之前,他曾经想要成为一个医生。

小心地,他打开这个TF的胸甲,像是被烫到一样骤然缩手。

在原本应当是余烬舱的地方,有一朵浅蓝色的火焰,行将熄灭,但犹在挣扎着燃烧。

×××××××

×××××××

——应当有这么一条基本的礼仪:当一个TF一心求死的时候,别浪费时间去修理他。

Pharma吞下一声咒骂,睁开眼却看到一张熟悉得令他生厌的脸。涂装颜色不对,但别的都没太大差别,天哪他讨厌死那个表情了,当初在德尔塔兰的时候他每天都能在镜子里看到那个表情——因为患者康复或者好转了而开心地微笑,几近如释重负。

他曾经是那样的。

曾经。

他那时是什么样的蠢货啊,以为自己能够在战争中救死扶伤。但后来他只想自己早点死掉。

“如果你死了,我就去找那只红色的小车子。”Tarn曾经这样在他耳边轻声细语,“我想把那个叛徒在他眼前杀掉的话应该可以说服他,你觉得呢?那只小车子确实很嫩……”

他一直都想要死。在目睹了DJD做过的一切并经历了DJD对他做过的一切之后,死是最容易的事情。

但他不能忍受自己死掉了却把其他TF留在特尔斐。那就像在手术台前怯场一样不可原谅。

于是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然后是更多错误的选择。他起初无法掌控局势,后来无法掌控自己的计划,到最后连自己的头脑都无法控制了。

当Ambulon对他大声地说出“那个DJD医生”的时候,最后一点理智也咆哮着远离了他。

他只想逃走。

但那扇门拒绝了他,他意识到自己无从逃离这可悲的处境。

于是他决定逃离生命本身。

××××××

“——嗨。你能听见我吗?”

那个黑红相间的TF向他晃动着手指,那张脸恍如昨日,熟悉得令他开始头痛。

“别,别乱动——”对方伤痕累累的手指按着他的额头,“用这些废料给你拼出个脑袋来可不容易。”

这样说着的时候,那个TF摇晃了一下。Pharma起初以为是自己只有半边光镜,成像不稳定的原因,后来才发现是因为那家伙只剩下半个身体,胸口机舱以下都没有了,残破的装甲勉强支撑,一些枯竭的缆线拖在地上。但另外有一些地方的零件明显是被卸下来的。

用废料拼出个脑袋。这家伙刚才是这么说的。

“蠢货。”他喃喃道。

那个TF愣了一下。

Pharma注意到对方的机型和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你干嘛不拿我的零件去把你自己修一下?”

一个笑容。一个熟悉得令他火种都开始发痛的笑容。他曾经有一段录像,是他和救护车在一起的时候拍的,那时候他们还会那样欢笑。

“因为那样我只能救我自己。”对方的声音也很像他,过去的,那个还没发疯的他,“而这样我可以救我们两个——要尽可能地救更多的患者,你是个医生,我想你懂的。”

那家伙小心地碰了碰他的机翼,就好像那上面的红十字是某种神圣的印记。

痛苦涌起,从胸口直到唇齿之间,Pharma很努力地才没有尖叫出声。

要尽可能地救更多的人。

你是个医生,你懂的。


缓慢地,他动着手指,扶住了那个摇摇欲倒的躯体。

“我懂。”他轻声说。

那句话轻柔如同耳语,但在他那终于得到一寸宁静的火种里,这两个字更像是已然沉聚了整整十年的绝望嘶喊。

××××××

××××××

他们寻找零件,修理彼此。这附近有数座传送门,有些传送门的附近散落着残骸碎片。Trauma起初猜测他们会不会找到第三个飞机医生,但这个担忧并未成真。

“不是每一个宇宙的我们都会走这么远。”Pharma说,“我在特尔斐如果要杀掉自己,也不过就是一念之间的事。”

他点头表示同意。

两只飞机医生比较了彼此之间的很多相异和相同之处。在听了Trauma描述他们宇宙的Soundwave之后,Pharma差点笑得瘫在地上。然后他报以这个宇宙的Ultra Magnus的真相,他们又是一阵狂笑。

他们也谈论Ratchet。当其中一个小心地提起话题,而另一个也觉得自己能够承受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交谈,放轻声音,仿佛他们所爱和所恐惧的那个身影就在不远的地方。有时候他们也会谈论特尔斐,但Pharma不太能够忍受那个。就像Trauma无法忍受谈论德尔塔兰。

当他们需要走远一点去寻找零件的时候,Pharma不放心把黑色飞机留下。于是他抱起对方——还好他们都是轻质合金的机体——有那么一瞬间,在相贴的机体间有种带着温度的寂静,那种寂静让他们两个都开始不安。

Trauma先岔开了话题。

“如果你把我留下。”他说,“你也许可以飞远一点去看看。”

白色的医生摇摇头,“不行。我不会把你自己留在这儿。”

那张像极了他年轻时候的脸庞稍微靠近了一点,“为什么?”

一声苦笑。

“不为什么。你就当我是控制狂发作了吧。”Pharma答。抱着黑色飞机慢慢走向地平线上隐约的建筑物。

他没法解释,尽管他清楚是为什么。他们把他留在了特尔斐。他看着救护车的背影转身消失。他看着他们的飞船起飞一去不回,他倒在雪地里看着天空,看着,看着,看着,直到霜花爬上他的光镜,直到落雪覆盖他的双眼。

一想到如果他离开的话,这家伙——这个像过去的他一样的蠢货——会被留下来,他就无论如何也迈不开双腿,更不用说展翅高飞。

或许是读出了他的表情——如果他那张残破的脸上还有什么表情的话——黑色飞机伸手揽住了他的脖颈,靠着,头徽和他开裂的额头轻轻相抵。

“谢谢。”

那两个字如同温热的刀刃直抵胸口。Pharma不由得怪笑起来,如枭鸟哀鸣。

×××××××

×××××××

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废墟里,他们安顿下来,并比较了各自手中血债的数量。

“我杀了我的病人,一个接一个——有时候他们并不想死。”Pharma低声说着,更近乎喃喃自语。他正在修理黑色飞机的循环泵,手指稳定不见一丝颤抖,“有时候他们的火种就是不肯熄灭。有一次我看着那不肯熄灭的火种发了疯,Max……我本来应该偷走他的齿轮。但后来我换了个更软弱的家伙,送他回归火种源。”

他的镜影安静地听着。

“我杀过很多无辜者。特尔斐的那些病人,还有后来光明之环的那些信徒,我协助大法官杀掉他们……”Pharma的手指顿了一下,“但最糟糕的,是Ambulon……当他说我是DJD的医生的时候……”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那种感觉。

Trauma开口了。

“就好像你最后留下的,最后一点勉强可以算作是理智的东西,也完全没有意义了。”

白色的机体抬起头来,看着他。

“你知道。”他说,语气笃定,但终究带了点疑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深红色的手指覆上蓝色的手指,稳定了指间的细小焊枪。

“Ratchet要我设计生化武器。”Trauma说,声音空洞而遥远,“他说,如果我能设计出足够好的生化武器,我就可以不必待在他身边。于是我做了,我那时候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他不再折磨我。我设计出了他想要的东西,他们——他们用那东西横扫了四个星系。包括上面所有的原住民和所有的把天护战士。然后Ratchet带我去了战场,拖着我从所有那些尸体中间走过,从那些尸体里挑选出他最中意的一对机翼,焊在我身上。”

微顿。

一个带点嘲讽的轻笑。

“就在那天我彻底崩溃了。他再怎么折磨我,我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于是他把我丢到了特尔斐,给First Kill还有Emergen打杂。”

Pharma听着。

“Emergen……”黑色飞机的语气里带了某种微妙的痛苦,“Emergen曾经对我来说很特别,他对我很温柔,就好像他身上还有一点过去把天护留下的影子,那个时候我一心求死,而他把我从绝望里拽出来,我甚至以为那可能是爱。”

焊完最后一个节点。Pharma停下动作,和他的镜影手指交缠,安静聆听。他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他自己辜负了特尔斐,他猜得到镜像另一边,特尔斐会如何辜负Trauma。

“我联系了DJD——Dance Just Dance——把天护文工团——她们也是情报员。Tarnie(塔恩妮)承诺会带我们逃离特尔斐,我和Emergen。但是到了那天,我发现Emergen和First Kill都在,还有Ratchet。他们伏击了来接我们的把天护游击队。DJD逃掉了。不过我没能逃掉……Emergen当众吻了我,嘲笑我的天真和愚蠢,他问我是有多蠢才会以为他真的在乎我。然后他当着所有欺扯人的面拆开了我的装甲。”

声音戛然而止,寂静如铁横亘。有些记忆无法变成言语,仅仅只是回望就已经苦不堪言。

手指缠绕手指,轻轻地,Pharma握着黑色医生的手,放在自己机舱下方一点的地方。

“Tarn。”他说,“我的宇宙里,DJD的头目。叫做Tarn。”

他没有说更多,也并不需要。Trauma敏感的手指摸得到装甲上的每一处裂痕,每一处撕扯后留下的伤疤,甚至可以感觉到下面那不正常的,从未修复过的损伤带来的高热。

一瞬间的哀伤之后,孩子气的笑容突然出现在黑色飞机的脸上。

“你那边的塔恩。”他说,“也会把后挡板涂成粉红色,然后在面具上抹口红吗?”

“……………………………………”

狂笑声突然席卷了废墟,将所有的寂静都一扫而空。

笑够了,Pharma突然想起,问道,“对了,你那边的Overlord长什么样?”

“Overlord?把天护里只有Overload,在加入革命之前是跳脱装甲舞的。”

×××××××

×××××××

第十七天,他们已经基本上修好了彼此的机体损伤。但是都没有返回传送门另一边的打算。

“如果你想去找Tarnie……”Pharma轻声说,却看见黑色飞机摇了摇头。

“Ratchet会为了这个追杀他们的。倒是你……”

Pharma摇头。他无处可去。他们都无处可去。

“这里有五颗星球,还有十几座传送门。”Trauma伸手轻抚对方的机翼,“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

“只是不能回头。”白色医生苦涩地说。

“嗯……我们世界的Megatron,曾经写过一首诗。当他投笔从戎加入革命的时候。”Trauma眯起光镜,“我很喜欢那首诗,我想我可以背给你听。”

“有趣。我也知道一首据说是Megatron写的诗。”

“那我们可以一起读了。”

×××××××

×××××××

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是该吹响号角的时候了。
告别那些我们曾紧握的珍宝。/点燃那些我们曾守护的城垣。

当时光将余烬染成霜白,/当时代将火种燃成烈焰,
唯有漫漫长夜会令我们停步。/纵然滚滚硝烟也无法令我们停步。

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是该吹响号角的时候了
前路漫漫,/前路漫漫,
道远途长。/道远途长。
尽管我是如此地深爱着你。/尽管我是如此地希望留下来。

我们注定会在远方重逢。/我们将会在远方重逢。
像追逐着飞过天空的鸟儿/像缠绕着蜿蜒远去的藤蔓
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是该吹响号角的时候了
告别那些我们曾紧握的珍宝。/点燃那些我们曾守护的城垣
抬头看/抬头看
前路漫漫,/前路漫漫,
道远途长。/道远途长。


End


顶端 Posted: 2014-12-11 00:09 | [楼 主]
汐麟哗啦
为什么喜欢【……】?缘分啊。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1
腐指数: 215 螺丝钉
能量块: 470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7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4
最后登录:2016-08-15

 

被逼成疯子的小药,和被作为唯一没彻底疯掉的机挣扎在一群疯子里的小伤,都被一次次打碎希望,一个比一个惨,还好结局还是有希望的。
总体很治愈,很可爱~
【涂口红的塔妮哈哈哈哈哈哈哈DJD文工团哈哈哈哈哈哈哈!
【脱装甲舞哈哈哈哈哈终于看到了Overlord与Overload的梗哈哈哈哈哈!
顶端 Posted: 2014-12-11 01:39 | 1 楼
寒幽幽
野生火種吞噬者注意!!!!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3
腐指数: 350 螺丝钉
能量块: 357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88(小时)
注册时间:2013-09-27
最后登录:2017-11-20

 

阿阿阿!大大回來了!!!!!小粉好想你啊!!!!!((尖叫
顶端 Posted: 2014-12-11 01:45 | 2 楼
稻禾
一株稻苗苗,不能吃:D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9
腐指数: 125 螺丝钉
能量块: 459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09(小时)
注册时间:2014-10-31
最后登录:2015-07-15

 

结合最后的诗歌(?)来看真的有些虐,不过镜像与正常世界线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角色历程都很坎坷...
希望能继续看到更多LZ的文!
顶端 Posted: 2014-12-11 04:17 | 3 楼
破仔119
弹破和通补是我的爱!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2
发帖: 1027
腐指数: 5645 螺丝钉
能量块: 906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67(小时)
注册时间:2011-10-31
最后登录:2017-11-21

 

两只小飞机在一起真是挺温馨的,看他们聊天
但是这逗比的气息从一些诡异的缝隙里飘了出来————
粉屁股的塔恩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跳脱甲舞的Overload简直棒极了

小黑猫你棒棒的!
不行了我先去笑会儿

愿这两只黑白小飞机在传送门后的圣地开开心心的
天塌下来,我顶着,你垫着。
顶端 Posted: 2014-12-11 11:20 | 4 楼
frank_杂兵
威老大永远在上面!!虎子永远在上面!!!那个谁不算!!!!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2
发帖: 113
腐指数: 770 螺丝钉
能量块: 844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57(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21
最后登录:2017-01-16

 

跨镜像CP大法好!
DJD文工团大法好!
就喜欢吃这种抹了糖的刀刃!
顶端 Posted: 2014-12-11 17:17 | 5 楼
elapuse
这世界上最强的力量是爱,而比爱更强的是霰弹枪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2
发帖: 76
腐指数: 600 螺丝钉
能量块: 460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21
最后登录:2015-12-09

 

从微博上滚过来wwwwwwwwwww
镜像药师比普通宇宙药师真是可怜千万倍,砝码那原本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Trauma那就只是可怜之人啊XD
……SG文工团的老大 你 其实就是一个穿着粉红内裤的星际偶像吗!
顶端 Posted: 2014-12-11 17:52 | 6 楼
影沧鳞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6
腐指数: 515 螺丝钉
能量块: 193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3
最后登录:2017-09-12

 

呜呜呜又虐又甜,愿他们俩以后的命运不会再坎坷。。呜呜呜。。。
人间最是留不住,朝颜辞镜花辞树。
顶端 Posted: 2014-12-11 17:59 | 7 楼
rajay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80
腐指数: 535 螺丝钉
能量块: 36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58(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5-06-18

 

正常線藥師還可以說自做自受,但SG那個就...(咳
至少結尾還有希望,找個已經打完仗或是還沒開打前的世界線,兩個都是醫生薪水不錯就款款快跑吧,那些釘子戶不都過得還不賴來著?
顶端 Posted: 2014-12-11 18:07 | 8 楼
火线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2
发帖: 1100
腐指数: 7062 螺丝钉
能量块: 2591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2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08
最后登录:2017-11-19

 

又虐又温情,我觉得他俩可以成为很好的一对儿!自攻自受很有看头的,而且有Trauma在,Pharma可以时常找到开怀狂笑的材料
我好想看看Overload的脱装甲舞!!!   
我等雷神众,必不辱使命……
诶?节操君,你不是去晒薄毯了么!
顶端 Posted: 2014-12-11 19:01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21:3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