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 Pages: ( 5/6 total )
本页主题: [IDW]Megatron does the Lost Light 威震天上了失落之光(9.5更新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heshanshan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4
腐指数: 885 螺丝钉
能量块: 69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7
最后登录:2017-06-04

 


注:虽然飞毛腿在黑暗赛博坦之后就离开了失落之光,然而为了拆,原作者表示让我们假装他还在失落之光上吧。



威震天上了飞毛腿



在威震天走进训练室里打算享受片刻宁静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他本以为里面不会有其他TF,但飞毛腿正在房间中央的垫子上,他那狂野而优雅的动作令威震天的火种停了一拍,眼前的景象使他下腹内的燃料箱几近融化。

一个真正的战士。一个斗士。幸存者。

威震天环顾四周,没有那个TF的独特宠物的踪迹,于是他放松地靠在身后的墙上观赏着。飞毛腿此刻宛如液体的黄金,在那块垫子上闭着眼睛摇摆舞动着身体。他并未流露出察觉到威震天到来的迹象,但前暴君能肯定那个TF心知肚明自己正在被他所注视。他的判断在几分钟后便得到了证实,飞毛腿停下了动作,睁开了闪耀无比的海蓝色光学镜,直接对上威震天的目光。

“怎么?”金色的TF质问道。

威震天差点没控制住自己高兴的笑声,这比他忍住一把将那个TF推倒在垫子上的欲望还困难。“虽说没按着计划表来,不过现在既然只有我们两个在这里……”他的话音逐渐减弱,观察着飞毛腿对他的提议会如何回应。

“也是有一阵子了。自从上次和你打过之后我可学了几样新招数。”飞毛腿双手掐在胯骨上,双脚分开站立。他头雕上每一道线条都传递出挑战的信号。

“我很荣幸你还记得。”威震天边说边从墙边撑起身体。“我更期待能尽快见识到你新学的东西。”

飞毛腿充满自信地勾起了嘴角。“我还记得上次你也是这么的急不可耐。”

他试图去抵抗身体的战栗,可飞毛腿那从喉咙间发出的满足笑声永远都会对威震天造成影响。如果没有这位毒舌的年轻家伙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帮他保住这条命,那么他早期在角斗场混饭吃的日子绝对会糟糕得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对飞毛腿为了汽车人而离开他而感到气愤,不过现在——

不,了断旧事并不急于一时。此时此刻,他只想要那明亮耀眼的头雕靠过来。

“角斗场的规则?”威震天问,踏上了垫子。

“胜者处置败者。”飞毛腿答道,随即出招。

自己不仅老了而且还缺乏练习,威震天在向后闪避时想到,勉强避过了伤害颇高的一击。飞毛腿又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接着斜过身体,再次发起进攻。他们全心全力地厮打,没有任何保留。威震天拥有更大的体型和攻击范围作为优势,但飞毛腿的速度更快,且毫不留情。第一发挑逗,一下在他变形模块接缝处的轻抚让威震天想起他现在究竟是多么的兴奋。唤起的欲望如潮水般卸下了他所有的防御,在反应过来之前,飞毛腿已经把他按倒在垫子上了。他哼了声,那个战士用整个身体锁住了他。

“弱逼。”飞毛腿沙哑地骂道,然后吻住了威震天。

威震天发出了一声低吼,双手抓住另一个TF的腰,将他拉得更近。他咬了下飞毛腿的嘴唇,之后断开了这个吻。“是我让你赢的。”他的输油管像是被谎言而惩戒似的,一个近乎刺痛的愉悦信号传到他的接口里。

飞毛腿一路向下啃咬抚弄着威震天的身体,直到尖锐的指尖开始刮擦着对接面板的边缘。“自己打开,不然我就扯开。”

整个传感器系统难耐地尖叫着,威震天就算想管,也完全管不住自动收起的面板。“上吧。”

“瞧,你从来都是这么急不可耐。”飞毛腿戏弄道,两根手指插进了充分润滑到令人羞耻的程度的接口内。

威震天重重喘了口气,后背高高地从垫子上弓起,万幸的是飞毛腿今晚没有折磨他的兴趣。两根手指被抽了出来,一声轻响回荡在房间里,飞毛腿再次凑近了威震天,笑着在他眼前舔掉那两根手指上的润滑液。

“来硬的?”金色的TF问道,立下一个昭示着疯狂的暴力宣言。

“来硬的。”威震天表示确认,双手在飞毛腿挺起身的时候拉过了他的肩膀。

“本来应该让你跪着,不过我一直都乐意看你失控时的表情。”飞毛腿的输出管深深地插入进去,威震天高声叫了出来。并非因为疼痛,而是仅有几个TF曾进入到如此之深过,从未有任何一个TF像飞毛腿这样粗暴得无可挑剔。尖锐的牙齿再次啃咬上威震天的颈部。“没有保留。”

“那就像你说的样子用力拆我。”

哦炉渣,就是这样,威震天在飞毛腿咆哮着开始抽插时心想。他呻吟着,双手紧紧攥着那黑色的腰臀,锋利的装甲在他的胸前留下一道道几乎疼痛的痕迹。传感数据在他的管线内奔腾,他没有选择忍耐。训练室内充满了装甲互相撞击出的火花和威震天低沉的哭叫。飞毛腿的换气系统在他紧咬的齿缝间发出嘶嘶的气声,他的燃料舱拍打在威震天的燃料舱上,每个动作都倾泻着对罪恶淫欲的渴求。无力抗拒的绝顶高潮随着蜂鸣的信号席卷而来,即刻便击败了他。

“真他妈的爽。”飞毛腿叹道,又抽插了数次,同时威震天在他的身下弓起身体高声喊了出来。

他们瘫倒在垫子上,威震天懒洋洋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了表示满足的笑声,然而这笑声也逐渐失去了音量,留给他们的只有为了过热的身体降温的风扇转动声。空气中满是臭氧的气味,飞毛腿压在他胸口上的重量令他感到愉悦。

“我们可以就在这儿充电。”几分钟后,飞毛腿嘀咕道。

“又一个八卦丑闻将会诞生了。”

飞毛腿哼了一声,之后抬起了头。“你正在搞一整个飞船的TF,你觉得被别人抓到我们一起会是什么丑闻吗?”

“你的宠物呢?”

“Bob?”飞毛腿笑了,朝威震天的左后方指了指,那儿有数量相当多的垫子随意堆放着。“他一直在打盹,从你进来我给他打暗号叫他不要攻击你开始。”

威震天往那边看了看,他的光学镜惊讶地睁大了。有那么一会儿,他只能干巴巴地瞪着完美隐藏的一坨机械昆虫,不过之后他便笑了笑,转头望向飞毛腿。他想不出来可以说些什么,于是拉过对方深色的头雕,给了飞毛腿一个亲吻。




下章预告:威震天上了开路先锋

译者的废话:首先很抱歉这么久都没更新,我本来是打算把第七章和第八章一起翻完后再发上来,这样本来是完结了,然后刚刚发现原作者居然写了第九章……啊这真是要上遍失落之光吗……
顶端 Posted: 2015-06-22 12:15 | 40 楼
小西瓜
什麼廢話都不用說......有愛為最高!!!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1
发帖: 2549
腐指数: 12548 螺丝钉
能量块: 1297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13

 

蟲子表示:尼們好吵我要睡覺啊(盯著看)
哈哈哈好久沒看到更新~一來就來這麼火辣的~~下一篇好期待!!!!Trailcutter!!!!!!
我的微博~

以愛、青春與熱血,灌溉腐、黑暗與墮落之心......
顶端 Posted: 2015-06-22 21:11 | 41 楼
丁扑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12
腐指数: 2765 螺丝钉
能量块: 275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84(小时)
注册时间:2013-09-08
最后登录:2017-08-15

 

每一次看到威总被那啥,我就觉得好不科学……
PS:我觉得用“睡了”好像比“上了”更贴合实际情况?从词义的角度来说?(捡起一点节操的碎渣)
顶端 Posted: 2015-06-27 22:57 | 42 楼
heshanshan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4
腐指数: 885 螺丝钉
能量块: 69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7
最后登录:2017-06-04

 Re:[IDW]Megatron does the Lost Light 威震天上了失落之光(9.5更新完结)

威震天上了开路先锋





威震天按下了开路先锋门旁的呼叫按钮,之后等待着。鉴于几周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曾以为这个TF反对和他对接,然而开路先锋发了条内置通讯问他之前的邀请是否还作数。

威震天冲着门生气地皱起了眉头,再次检查了他的计划表。对,时间没错,地点也没错。

///直接进来,门开着。/// 开路先锋用内置通讯说道。

威震天打开了房门,眼前的景象令他十分惊讶。开路先锋一脸愁容地坐在他的恐惧泡泡里,嘴高高地撅着。

“嘿。”

“嗯,嘿。”威震天回应道,往房间里走去,关上了房门。“怎么回事?”

“我一想到你五分钟之内就会过来,所以……”开路先锋朝泡泡比划了一下。

“这是自愿的,开路先锋。”威震天说道,坐在了那名TF对面的充电床上。“如果你对我没有欲望,并且不想和我对接,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做这件事。还有其他的TF也拒绝了和我对接,我没有——我不会强迫他们。”

“不是为了这个。”开路先锋咬着他的下唇,威震天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让他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绪。“你也知道……我的意思是,这挺火辣的,对吧?这件事。还有我已经听说过那些故事了,我知道你很棒,而且没有一个TF受过一丁点儿伤,连意外的伤害都没有。”他耸了耸肩。“不过我还是被吓得不行。”

威震天思考了一会儿。“还有其它的方式可以分享快乐,我们可以完全不触碰对方。”

开路先锋冲着威震天眨了眨眼睛。“哈?”

真缺乏想象力,威震天默默地想,忍住没说出口。“我会演示给你,不过如果你让我停下来,我就会立刻停下来。”他等开路先锋点头同意,然后躺在了充电床上。

威震天闭上了光学镜,用一个普通的抚摸作为开始,就像他正独自在他的房间里,而且需要解决一些压力,完全地放松下来,无人可以打扰他享受此刻的时光。手指滑过变形部件装甲的缝隙,一阵阵兴奋的火花逐渐在他的脑袋里点燃。威震天的双手来到了更加私密的地方,指尖在腿间游走,挑逗着对接面板的接缝处,之后又来到的大腿内侧。

一只光学镜在房间对面传来轻吟的时候睁开,紧接着又闭上了。开路先锋咬着下唇,光学镜亮得不行,拳头在他的腿间紧紧攥着。威震天笑了起来,把双腿张得更开,手上的动作进了一步,一根手指轻弹着面板。他收起了对接装甲,输出管和接口暴露在空气里。他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使用输出管,不光是因为他比较喜欢用这个,而且从视觉角度上也更加刺激。

威震天用拇指揉捏着底下的敏感节点,他的输出管越发地高扬。开路先锋再次发出了喘息声,威震天睁开了光学镜。那个TF全身都在挣扎,两个膝盖夹得死紧,然而还攥着拳头。

“如果你想摸你自己的话,我并不会介意。”

开路先锋呻吟着,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却仍然在犹豫。威震天闭上光学镜,手指环住自己的输出管,他撸动了起来,拇指在顶端划过然后向下。又一声啜泣响起,威震天偷偷瞄了眼开路先锋,得意地笑望着那名TF伸了两根手指在他的接口里开始抽插。威震天配合着他的节奏,臀部向上往自己的手掌里顶。

开路先锋弓起了身体,哭喊出声,同时浪潮般的情欲刷过了威震天的全身。他咆哮着,看着开路先锋手上相同的动作,加快了速度。强烈的过载很快便来临,对接液高高地喷射,他晕眩的平衡系统使他晃了晃身体,倒了下来。

威震天听见开路先锋过载的高喊,朝房间对面的TF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舒服了?”

“嗯哼。”

他们两个双双瘫倒着,威震天扬起嘴角,让自己的输出管变得再次充满活力,然后转为刺激他的接口,直到润滑液在他的装甲上留下一道闪亮的痕迹。

当那个代表恐惧的泡泡终于消散的时候,开路先锋从房间的另一端走了过来。












威震天上了漂移






救护车没有向任何一位领导打招呼就离开了,更别提下船的许可。医官就这样离开了飞船。威震天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也无法责怪这名TF,毕竟他们是在一艘疯人院里进行着太空穿梭。威震天最不希望的就是救护车的归来。失落之光没有预设航线,所以他居然能够找回来,也是件不容易的事。不过更大的问题是为什么?问题的答案在穿梭机的舱门打开时,一名出人意料的红白色TF跟随医官走到了停机坪后出现了。

“死锁!”

蓝色的光学镜瞬间褪了色,深色的手掌半握住他的大剑,漂移一动不动地站在坡道上。

“漂移。”补天士纠正道,大步流星朝走过去,抱住了他。“漂移!我真高兴你回家了!”

“欢迎回来,漂移,”通天晓硬邦邦地说道。“还有你,救护车。”

救护车朝通天晓哼了声作为回应,威震天没有动作,尽力地避免往他的方向看去。他能清楚地感受到救护车的光学镜里射出的无声威胁。威震天并没有伤害漂移的打算,他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他,十分惊讶而已。他还模糊地记得最后的战斗中剑士的身影,不过那时候他们的距离没现在这么近,因为威震天把死锁派给了骚动当二把手。

补天士头一回派上了用场,他一边拉着漂移走出了停机坪,同时还叽叽喳喳说个没完。通天晓给威震天使了个眼色,接着沉稳地跟上了前面两人的脚步。

“还用我说吗?”救护车生气地吼道。

威震天把视线转向医官,挑起了一遍的眉毛。“不用,但是如果你在我欢迎你归来之前就向我发出威胁能让你好受些的话——“他抬起一只手,做出了“请便”的手势。“那么一切随你意。”

救护车哼了声。“随你个后挡板。”他一只手指指着威震天的鼻子。“无论如何你都让那孩子不开心了。我会了结你。这不是一个威胁。”

威震天笑了。“欢迎回家,救护车。我们都十分想念你。”

蓝色的光学镜皱得更紧,救护车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嗯。”他转过身来,突然大步离开了停机坪,留威震天独自在他的装甲里纠结着。

处理这事儿不难,真的。威震天只需要不主动打扰漂移,偶尔擦肩而过时表现得亲切些,然后尽他最大的努力别吓着他。他的换气口重重地吸了口气,接着呼了出来,火种的跳动比往常强烈。

〜|〜

威震天不经常去油吧。对于一个连高纯——甚至中纯都无法享受的TF来说,去那儿毫无意义,可这是漂移的迎接派对,不去的话会被人当做在蔑视他,或者说威胁他。两种都不是他所想要的结果。威震天大部分时间都坐在一旁,露个面,时不时和其他TF聊上两句。他就坐在那儿,并不扎眼。

直到喝高了的夺路用力拍了拍漂移的肩膀,用足以穿过人群噪声的音量喊道。“威震天!啥时候轮到漂移啊?”

“轮到我?”漂移示意他安静些,接着问道,头往他的方向凑了凑。幸好他是油吧另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清醒的TF,威震天想,鉴于他心里明白夺路在说什么。

“不!”补天士大叫道。“不,这次我要第一个来。”

“第一个什么?”漂移问。

“你以前已经有过一回了。”背离说。“老威也得轮着来。”

威震天因为自己的名字被乱改乱叫而沉下了脸色,然而其他人都在热烈地欢呼起哄,音量之大逼得威震天减低了音频接收器的增益。阻止他们也毫无意义,他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漂移满脸茫然,威震天心想现在不跑更待何时。他站起身,但所有人都理解了成相反的含义。漂移是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主要是大伙儿和补天士在对抗,而在另一位船长和漂移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被推到了威震天的面前。

“什么?”漂移问到,抬头看着威震天。

“船长和船员对接。”威震天答道,漂移的光学镜闪了闪。扫一眼就知道周围全被喝茫了起哄的傻瓜们包围了,跑都没地方跑。他们不需要真正去对接,但这些家伙不会让他们两人独自离开油吧的。威震天举起一根手指朝大门比划了一下,漂移的光学镜张得更大了,不过他居然还挤出了个苦笑,在一片欢呼声中跟了上去。人们一路把他们两个护送进电梯里,威震天整个过程中都保持着沉默。

人群后面传来补天士的尖叫声。“别干啊!漂移!”然后电梯门关上了。

“呵。他们知道的太少了,对吧?“漂移从电梯遥远的另一侧说道。他透过头雕的缝隙偷瞄着威震天,一只手揉着他的后颈。

威震天双手抱胸哼了声,那些很久都未曾想起的遥远回忆翻涌了出来。死锁被按在墙上,头往后高高仰去,咆哮着达到过载。死锁在他身上扭着腰,在威震天无助的呻吟声下得意地笑着。死锁的哭泣声回荡在房间内,他的大腿夹在威震天的头上,舌尖尝到的是浓郁黏腻的润滑液。

令人眩晕的兴奋从威震天的腹部燃起,他不得不重启发声器后才做出回答。“的确。”

漂移笑了,除去不同的装甲和蓝色的光学镜以外,有那么一瞬间,他再次成为了死锁。“所以是和全部船员,嗯?”他十分紧张地绞着手指,死锁因此又变回了漂移。

“大多数。我认为这是件有益处的事”。威震天将重心转到另一只脚上,手指轻轻在上臂敲着节拍。

电梯门开了,漂移笑了出声,威震天走在前面领着他穿过大厅往自己的房间去,同时努力不在那笑声里听见死锁的影子。他已是和以前不同的TF了,漂移也一样,不过他们俩确实有过一段历史。威震天能感到身体管线中不断刺激的热流,死锁一向善于激发情欲,他们从未在让对方疯狂这点上失败过。接下来的对接不会有任何困难阻碍,而且这的确曾帮助他身边的TF们放松下来。

当他们刚一踏入他的房间,威震天拍了下控制面板锁上门,一把将漂移拉到身旁。蓝色的光学镜睁大了,但漂移没有躲开,于是威震天用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抓住了一条红色的大腿,将体型较小的TF举起来贴到自己身上,如同他们曾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他们互相啃咬着对方的嘴唇,往充电床走去,锋利的爪子嵌进威震天肩膀的接缝处。意料之中地,威震天放下漂移,下半身楔进那双大腿之间。这个吻宛如风暴,和那些年前没有不同,可是——

缺了点儿什么。漂移的能量力场里没有名为饥渴的光芒。也没有强烈的欲望覆盖写入他的面板,威震天意识到。噢,在他背上抓挠的爪子是多么熟悉,漂移在他身下扭着臀部的动作也是如此,还有那锋利的牙齿无法挑剔地擦过他的下唇。

那么,为什么他会在冷却中?

威震天抬起头,视线碰上了漂移没有性欲的温柔蓝色光学镜。他低笑了一声,躺到了另一边。漂移也转了过来,头靠在威震天的上臂,嘴唇勾起了一个微笑。“我们可以不做。”

“我不会介意。”漂移立即回答道,他较小的头部舒适地依偎着威震天,能量立场舒缓下来。

威震天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随意地抚摸着漂移的身体。他伸出一根手指勾过变形接缝,笑着听见漂移的风扇响起转动的声音。“我曾有很长的时间都在生气。”

“我在你派紧闭过去的时候就发现了。”

“不对。”威震天再次和漂移对视。“不对,是在那之后。当我派出赏金猎人的时候,比起你离开他,我更气骚乱把你逼走了。紧闭本来应该让你心甘情愿地回来。你离开了我才是我生气的理由。”或许是因为你伤了我的心,但他不打算大声说出来。

漂移愣住了,而那份在贫民窟时就被发掘的勇敢精神仍留在这个TF的体内。他迎上威震天的凝视,轻柔地说道。“你离开了原本的道路。”

威震天也只能同意。“我不怪你离开我了,从今往后。”

他们沉默了片刻,威震天的手指在漂移的腰部轻轻揉捏着。“我听了你的演讲。”漂移说道,他的声音几不可闻。

“是‘擎天柱’的演讲。”威震天平静地纠正道。“这是交易的一部分。”耸了耸一侧的肩膀,伤痛缠绕在他的火种上。“你离开是正确的。”

“你站出来也是正确的。”漂移说,威震天再次对上了他的光学镜,听见了他声音里的苦涩。“我们离原本的目标越来越远,成为了我们所反抗的。尽管我们最初的举动并没有错。”

威震天摇摇头。“不,我不曾后悔过。“他举起手,覆上了漂移的脸颊。“有几件事情我没有做错。”

漂移笑了。“那么......大多数船员,是吧?至少它没有在我离开的时候生锈。”

威震天也笑了,接着再次压在漂移身上。优美的双腿抬了起来,缠住了他的腰,他俯下身再次进入一个亲吻中。这次很缓慢,温暖而真实。漂移的手滑到威震天的后颈,抱住了他,这次没有用他的爪子。威震天低吼了声,轰隆隆的声响从他的胸膛传出,他一只手的指尖来到了漂移头上最敏感的地方。漂移喘着气,打断了这个吻,臀部往上拱着威震天的身体,欲望充满了他的能量立场。威震天的嘴压在颈部的敏感线路上,轻轻地啃咬着,而不是像他们以前喜欢的那样制造着伤口。漂移呻吟着,双手紧紧地抱住威震天的肩膀。

“重新开始,可以吗?”

“好。”漂移抽着气答道,之后露出一个浅笑。“正式地欢迎我回来。”

威震天哈哈地笑了。“如你所愿。”他不知道这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导致什么后果,然而他十分迫切地想让漂移了解到他的欢迎之情有多么真诚。

新的装甲总是会带来一些等待被发现的全新敏感点,威震天已经找到了一个。亲吻顺着漂移的头到脖子一路往下,威震天舔了舔那个尖角。漂移在那一点被温柔地吸吮时呻吟着,然后抽了口气,他的面板在威震天夹住它时打开了。

“炉渣的。”漂移喘息着拱起背。

“你着急吗?”威震天问道,之后转为刺激另一个尖角,再次吻上漂移的双唇。

“不。不急。”漂移的手收紧了,威震天击中刺激着敏感的传感器顶端,他能感觉到装甲上那滑腻的润滑液。

威震天一直等到漂移在他身下呜咽着扭动身体,接着继续向下。他用嘴吻过漂移的颈侧,牙齿刮蹭着,带有几分他们过去热衷的疯狂气息,他依然不停刺激着。

或者说他尝试继续下去。

漂移抓住他的头,手指攥住头盔的边缘,他的光学镜变成了最深的蓝色,迎上了威震天的目光。“也许我有那么一点儿着急。”

威震天收起他的对接面板,输出管直挺挺地弹出来,蹭过漂移裸露的装甲。他自己的风扇卡住了,可此时漂移的光学镜已然紧闭,低沉的嗓音响了起来。“我想这回我们可以更加没有耐心一些。”

漂移痛苦地扭动着,试图控制住他不由自主地胡乱捕捉着威震天输出管的接口。也许有些东西从未改变过。威震天用一边的手肘撑在漂移身上,握住他的腰,接着用输出管捅开了接口。接口的边缘被打开,然后立刻收紧,漂移的风扇转得更快了。

“疼吗?”威震天问道。

“不疼。太棒了。好久没有过了。”

威震天没有动,过了一会儿,漂移放松了下来。“行吗?”

“渣的,行。别玩了。”

“他说我在玩。”威震天咕哝笑着。普神啊,他的管线快着火了,他的输出管几乎在抽搐,而漂移居然说他在玩?“我绝对不可能在玩。”他开始缓缓地推入,在漂移浑身颤抖的时候笑了起来。“现在好点儿了吗?”

漂移张开嘴想回答,却只能发出混乱的呻吟声,威震天抽出,然后再次插入。极其细致的接口包裹着他的输出管,层层收缩挤压着。漂移又湿又热,他的接口紧紧地箍住,令威震天的系统被快感的火光占据。

“快动。”漂移喘了口气,扭动着他的臀部和背部。“威震天,求你了!”

没有人会拒绝这个请求,威震天呻吟着开始了动作,声音低沉而洪亮。他后退些许,然后更用力地插入。一次又一次,直至每次抽插都让一波愉悦的浪潮席卷过他的身体。他们两人动作的节奏和快感让人无力思考。威震天能听见的只有自己风扇的刺耳声响,和他们对接面板结合时金属和金属的碰撞声。漂移安静了下来,威震天低下头舔弄着他头上的敏感点。他能通过漂移的动作中感觉到他的急切渴望,渴望过载。威震天更用力地挺动着,低吼着,传感器网疯狂鸣叫着,强烈到刺痛的快感从他输出管的根部逐渐涌起。

“求你了。”漂移低声恳求道,他的爪子刺进了威震天的背。“求你了。”他的大腿在威震天的跨上颤抖着,接口收缩得更紧。

威震天再次低吼了一声,咬紧牙关对抗那快感的浪潮,深深地埋进去,努力刺激着全部的敏感点,带给漂移他所渴望的东西。

漂移高高地拱起背,仰头尖叫着。在威震天的输出管被绝赞地吸住的时候,那过去的遥远回忆与现在的情景融合为一体。接口挤压然后释放,威震天放弃了思考。他往后退到仅仅足够再次插入的程度,最终深深埋了进去。漂移的呼吸顿住了,他再次哭喊出声,接口榨取着威震天在他身上的到的释放。他整个人融化在较小的TF身上,伴随一声悠长的低吟,至高的快感占据了他的身体。有那么一会儿他已不知道身在何处,直到漂移柔软又满足的呜咽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威震天低下头,温柔地吻住了漂移的下唇,然后从他体内抽出,躺在他的身边。较小的TF四肢大开,呼吸急促,光学镜关闭。“感受到了我的欢迎吗?”

漂移窃笑了声,接着一边呻吟一边起身将自己塞进威震天的胸口。“多少有点儿吧。小睡一会儿之后,你可以完成这项工作。”

威震天笑着用双臂将漂移抱得更紧。这也十分熟悉,而一直缠绕在他火种上的痛苦消失了。他曾经毫无保留地信任死锁。他曾是那个威震天在充满暴力和动荡的战争初期可以安心一同充电的TF,那时他也十分荣幸地得到了相同的信任。漂移的系统逐渐冷却,他的身体更进一步地放松了下来,威震天微笑着哼了哼,满足地头靠着头,听着漂移的系统在充电时的细微响声。他仍旧可以拥有这些的事实带给了他希望。漂移愿意在如此脆弱的情况下躺在他的怀中,这使威震天更加坚定了他要比过去的自己做得更好的决心。他在其中一个尖角上留下一个轻吻,漂移动了动,嘟囔着什么,他的微笑变得更加明亮,接着也坠入了属于他的梦乡之中。




Fin


顶端 Posted: 2015-09-05 14:00 | 43 楼
heshanshan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4
腐指数: 885 螺丝钉
能量块: 69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7
最后登录:2017-06-04

 

最后这章漂移是全文字数最多的一个章节,也是我最喜欢的。原作者笔下的威总说话非常有五六十年代好莱坞电影里绅士的腔调,我只能尽力翻译出这种感觉,有错误请大家一定要指出来。
还有十分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更新,借口就不多说啦,希望各位看得开心,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话,请尽量去原文链接那儿支持原作者,谢谢~
顶端 Posted: 2015-09-05 14:01 | 44 楼
夕暮れ
「薄暗い光、嗫く虫鸣り、その夕べ色を...」
级别: 初级拆装许可


精华: 0
发帖: 74
腐指数: 2700470 螺丝钉
能量块: 400186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0-31
最后登录:2017-11-17

 

哇~~完结撒花~~~我好喜欢这个系列啊
顶端 Posted: 2015-09-09 19:09 | 45 楼
小西瓜
什麼廢話都不用說......有愛為最高!!!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1
发帖: 2549
腐指数: 12548 螺丝钉
能量块: 1297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7-11-13

 

居然最後以阿飄作結wwww而且感覺一下都把阿飄的牆頭都帶出來~結果居然都是很後面才有的牆頭啊啊啊啊啊!~
不得不說大家酒後的作亂真棒~(拇指)跟開路居然還是兩個互相自X~~作者超讚的~~不管是方式還是角色~~~
我的微博~

以愛、青春與熱血,灌溉腐、黑暗與墮落之心......
顶端 Posted: 2015-09-09 21:45 | 46 楼
catbug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26
腐指数: 9175 螺丝钉
能量块: 36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6(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2
最后登录:2017-08-11

 

最後一個居然是漂移!!!我死而無憾啊!!!!!翻文辛苦了!!!!好好看,我要再看一次!!!!!
顶端 Posted: 2015-09-09 23:26 | 47 楼
cimar
In his house at R'lyeh, dead Cthulhu waits dreaming.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4
发帖: 848
腐指数: 4710 螺丝钉
能量块: 9126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82(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03
最后登录:2017-10-29

 

“接口挤压然后释放,威震天放弃了思考” 这句谜之戳中了笑点hhh
整篇还是很有趣的,内容轻松花样繁多,虽然轻度OOC,但也是作者的个人理解,且是官方严肃基调的一个很好的对应。结尾还拔(政)高(治)治(正)愈(确)了一下。翻译辛苦了,非常感谢!
We shall dive down through black abysses...and in that lair of the Deep Ones we shall dwell amidst wonder and glory forever.  ——H.P.Lovecraft
顶端 Posted: 2015-09-10 22:17 | 48 楼
精分丧病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9
腐指数: 168 螺丝钉
能量块: 274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9-19
最后登录:2017-03-09

 

WOC好带感!!!双关的翻译简直不能更赞!~
顶端 Posted: 2015-11-09 21:56 | 49 楼
«234 5 6» Pages: ( 5/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04:5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