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背景混杂/架空】 第九元素(慢热向 多CP)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夺命星君
求文力!求灵感!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
腐指数: 207 螺丝钉
能量块: 360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5-06-07

 【背景混杂/架空】 第九元素(慢热向 多CP)


*情节决定CP 会有很多CP…
*完全的架空 请不要和官方作品对号入座 
*毕业前的抽风产物 更新缓慢 争取周更orz
*第一次发贴 格式错误了我自吞板砖谢罪 不如意之处请多包涵





Stat sua cuique dies
世人皆有始与终
Mael is me to feran
此刻与君别
A meto maneat nostros
相聚亦有得
Ne me plaignez pas
切勿为我遗憾
C‘est pour cela que je suis née
生为此行
                       ——《I Was Born For This




第一章 起源


他受到指引,独自向前。    
一个像是远古圣堂的开阔地陡然出现,高耸的圆拱直指天穹,墙壁上是斑驳褪色的十三元祖浮雕,唯一的光线从破碎的彩色琉璃窗一隅中渗透,打落在两侧的与廊柱同高的神像上,给予那些古朴的时光遗存超凡入圣的美感,光影交叠,幢幢黑影不但没有让人感到恐惧,反而增添了肃穆感。中殿的地面上是汽车人鲜红的标志,还有四处散落的铭文,衬托出凋敝之景的忧伤,正前方圣坛的璀璨吸引了他。
他脚步加快,芯怀虔诚的来到呼唤的源头。他紧握着那团莹白的火焰,将领袖模块放入胸膛,突如其来的冲击力让他震撼不已,有灼热,有疼痛,也有哀恸,臻于化境。他面对一个重新认知自我的世界,一切都消散再聚拢,声音如雀鸣般回响,灵魂如烛火般摇曳。一刹那间,他仿佛穿越了永世。
这就是旨意,这就是天命。他和普莱姆斯水乳交融,在这卵形的有限黑暗中,他窥探了整个宇宙。他供奉出所有的崇敬与信仰,并甘之如饴。他感受到巨大的压迫,胸甲下被攫紧的火种强烈的搏动着,他已接近承受的极限。
你受命吧。他听见一个声音在虚无中流淌,紧接着,光明涓涓涌出,万物清明。
奥利安的光学镜上线了。光感闹钟显示的时间和内置时钟分毫不差,哈蒙内克斯城的岩屑水晶振动相当精准,秒针的滴答声也相当舒缓悦耳,那是救护车送给他的礼物。
“你会需要的。警察的内置时钟从来不准。他们轮班倒得太勤快了。当然,你们的拳头很准,尤其是你,奥利安。”
奥利安面罩下的嘴角漾出微笑。那更应该算上你,医生工作时日夜颠倒得更厉害。你们和死神赛跑,不舍昼夜。
方才的梦境给他的电路系统带来了紊乱,他离开充电床的时候液压平衡还一时无法适应。成为领袖的体验,不可思议,他伸展着僵硬的四肢,这太过于真实的体验简直就像一次记忆闪回。他抚上胸膛,甚至还能感受到灼烧后的余热。
他拾起地上的数据板,那是他昨晚熬夜的精神食粮,钛师傅所著的《宇宙的密语》,当中提及的一个终极谜题吸引了他:当某个事物被终止观察时,我们如何确认它依旧存在?一个锁死的盒子是未知的,你必须打开它。
奥利安思忖,这个问题或许用两分法更加适合,谜盒中的猫*固然美妙,但也可能是个暗藏绝望,背叛,欺骗,贪婪的无底魔盒。打开它是种积极的做法,但是必须要考虑付出的代价,以及不幸发生时可供选择的退路。
如此美好的假日早晨,付诸于过分严肃的话题实在是辜负良辰美景。他阖上休息舱的门,从螺旋楼梯徐徐走下。奥利安的宅邸分区相当清晰明确,楼上负责休息,楼下作为日常工作的区域。厅室复合材料窗的风琴帘缓缓升起——它有两层设计,一层遮光一层隔热,隔热层很好的履行了职责,将酷热拒之窗外。这是一位名为千斤顶的机械工程师的杰作。湛蓝色的光学镜迎向窗外,建筑鳞次栉比,高低错落,那是他守卫的罗迪昂缩影。他走进隔间,把能量块放进加热坩埚,从容不迫的进行加工。
投影设备也开始自动运行,伴随着能量块扑鼻而来的芬芳气息,一条条简讯以语音的形式播放出来,从奥利安的处理器中飞速滑过。他总觉得自己在处理信息这方面具有天赋,如果不入职警察局,他或许会去当一名数据管理员。
柔和的铁堡标准口音娓娓道来。
“议会方面回应:元灵朝圣活动的准备工作大致完成…”
“覆灭煞君技术学院建成。普罗透斯一行议员前往祝贺。”
“自动化采矿技术研发成功,不日起可投入使用…”
“守天成奖项名单已公布…医学奖获得者:药师…”
奥利安的处理器停顿了一刻,药师是救护车在德尔塔兰的同僚,年纪很轻但已经大放异彩,在救护车的随意问诊中心成立时,他特意从推掉了几个医学研讨会飞来道贺。救护车把这个秘密分享给了药师,那架小喷气机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正当他的思绪飘忽不定时,小滚珠的优先级信息从通讯频道中弹了出来,占据了显示界面。他反复为不久前的围捕行动失利道歉,由于他的错误指令不但让减震杆受伤了,还放跑了偷盗能量的窃贼团伙。
奥利安简单的安慰了小滚珠,告诉他不要在意。其实奥利安并没有把行动的失败放在芯上,虽然在全局会议上他的确被点名批评,但是令他头疼的其实是另一件事。
小滚珠最近迷上了C32,时下正兴的电路增速剂。他听过救护车谈起过这种饮品的害处,具有成瘾性,长期服用会导致火种衰竭。他理解小滚珠的芯理,或许是和超级警察共事的压力所致。他自认为没有过人的才能,不会制造力场,没有多种变形模式,只会拖累团队的进度。自尊的力量从内部摧枯拉朽般的大肆破坏,奥利安已经从这个老实的大个子身上看出了消极的情绪。
人可以傲视寰宇,却很难审视内芯。问题必须要得到解决。他认为由救护车出面比较合适,他是医生,知道选择哪些措辞能达到想要的效果。有时候劝诫比辱骂来得更加惊芯动魄。
坩埚发出震颤提醒,这表示着冷冻的能量块已经煮好了。奥利安把能量液舀在器皿中,上乘品质的蓝紫色高浓度能量液博得了主人的欢欣,他坐在软金属制成的记忆靠椅上,开始享用。
简讯依然不间断的播送着,奥利安草草的略过,他临时决定拜访救护车的问诊中心。自从救护车投身于这项秘密事业后,他几乎没时间能在麦卡丹油吧里约见老朋友。救护车太忙了,总有滚滚如潮的病患接踵而至,大多数是贫穷或是由于个人原因不能去公立诊所的塞伯坦人。这是神圣的事业,更是危险的事业,功能主义委员会早就认为这些善举有碍观瞻——一位手艺精湛的主治医官,一位为领袖做过诊断的天才医师,居然混迹于僻静小巷从事这些低贱的活计?但救护车的事迹永远值得他引以为荣。
“拯救的力量大于悲悯。”救护车可敬的脸上散布着真理的光辉。“光说不做,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改变。”
奥利安将食用完毕的空盘推至一旁,起身关闭了投影设备。
作为国家安保系统的一员,体制内的他或许无法像救护车一样拥有跨越立场的仁慈之芯。他知道救护车会放走那些前来就诊的瘾君子和扒手,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甚至会给他们一点塞币,让他们去市中心找个工作。但是奥利安不一样,奥利安嫉恶如仇,他有着天生的正义感,绝不容忍罗迪昂成为流毒的温床,同情和罪行永远都要一分为二看待。他厌恶将苦难和落魄作为沦落的标签,别有用芯者将它们编织成卑劣的谎言用以对抗正义与法律。
这听起来十分不近人情,但是他深谙自己有不输于救护车的赤诚之芯,他希望整个罗迪昂能秩序井然,他热爱这座城市。她或许没有铁堡突出的政治地位,没有神思新城浓厚的学术气氛,也没有云雾山城神隐的清秀风光,但这是他的世界,他也属于这里。


奥利安庞大的变形形态在下街区引起了瞩目。一辆红蓝色卡车永远是那么显眼。有几个不怀好意的年轻人已经盘算起车体里装载的货物了。当他们看到变形后的奥利安时颇为失望,奥利安亮出崭新的警官证,他们立刻吓得落荒而逃。
下街区是罗迪昂治安不佳的几个区域之一,著名的三不管地带末日大街就诞生于此,人口流动率过高,加上街区设计本身就错综复杂,使得这里变成一个藏污纳垢的高危片区,也是功能主义委员会的一个盲点。
奥利安曾经想申请调动至这个辖区,这样能更便于他和救护车的往来,但是救护车婉拒了。
“如果你在这里当差,恐怕整个下街区的人都要去吃牢饭了。”救护车挪揄他。
“但他们罪有应得。”
“你认为他们是在犯罪,但他们认为这是生活。对于一个饿殍而言,你不能指望他将得到的塞币如数奉还。他顾不上廉耻芯和道德感,此时对他的讥诮和指责都过于残忍。” 救护车幽幽的说。
生活。奥利安眯起了光学镜,脚步慢了下来。两个涂装脏兮兮的幼生体欢叫着从他身边跑过。再转过两个街角,就是救护车那间隐秘的问诊中心。
正当奥利安要推门而入时,里面传来一阵器械碰撞的剧烈声响,而后是玻璃制器皿破碎的声音。循声奔去,救护车正倒在医疗床旁,问诊中心一片狼藉,散落一地的手术工具,还有被砸成两半的零钱匣。一个气势汹汹的流氓正对着室内其余设施大发雷霆,他扫过整流仪,打翻聚光灯,然后向内窥镜设备倾泻怒火。
“住手,小子。你被捕了。”奥利安瞬间就完成了对整个场景的勘察推定。他没有从医生手里敲诈到一笔数目客观的财富,就开始奉行为抑制器失灵之名大肆破坏。
“见鬼,这个时候下街区怎么会有警察。天尊他老人家喝醉了。”小流氓慌忙举起一个超声波治疗仪向奥利安丢去。
“正义女神永不合眼。”奥利安躲开迎面扑来的仪器,一个俯身,用手臂支撑的力量向前腾空一跃,利用对方没有近距离搏击经验的破绽,在他的脸上用拳头制造出一个足够大的凹陷。
“奥利安,住手。”救护车焦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进攻。“他会受不了的。”
“如果我没有现身,他就会把你的小诊所毁于一旦。”
“他嗑高了。是我的错,我没看出来他使用了电路增压器,他现在情绪激动是正常的。”
“是的,所以我需要用拳头让他平静下来。”
“奥利安。”救护车的语气变得不怎么和善了。
奥利安听出了救护车的不快,他转过身去想和友人解释,没想到已经没有还击之力的对手孤注一掷,趁其不备把折断的凳腿毫不客气的朝他的脸上抡去。他成功了,奥利安冷不防挨了火辣辣的一下,失去了重心向后瘫倒。面部神经线路像是被重物碾过,疼痛排山倒海而来,有一瞬间他甚至想关闭痛觉传感器。
小流氓偷袭成功,纵身一跳冲过奥利安的阻拦,消失在街廊的阴影中。
救护车扶起奥利安,简易的一番检查后,医生判断只是刚好砸在了敏感的传感节点上,幸亏面罩的减震功能,没有造成内在的损伤。对于塞伯坦人而言,面部和手掌的神经集簇是最丰富最密集的。
“你怎么会来这里?”救护车躬下腰收拾数据板的碎片残骸。
“谈谈我的私事。你没受伤吧。”奥利安一起帮忙,他看到贵重的仪器依然完好,略略宽芯。
“只是用打砸来发泄,他不敢伤人。”
“你可不能对暴徒这么善良。”
“…但是我看到他头上的电路增压器和手臂上的针眼时,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还是个孩子,不到两百万岁。”救护车不由自主的长叹。
“这样的情况多吗?”
“嗯?嗯…今天是头一遭。”救护车顿了顿。
“他说‘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警察’,老朋友,告诉我,这已经不算突发事件了吧?”
救护车的动作停滞在空中,他苦笑着摇头。什么都无法逃脱奥利安的敏锐的观察力。他是对的,自己早已对此经熟能生巧。只是这次的闹剧实在是有些过火,而且还被奥利安逮了个正着。
“就算他们要选择自生自灭,我也不会放弃他们。”救护车扶正药敏分析仪,他精疲力竭,不得不倚在医疗床旁休息。
奥利安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他只是轻轻按着救护车的肩膀,以示安慰。奥利安尊敬救护车,他对那些无法接受救护车感化的人感到痛芯。在这暗无天日的下街区,要坚守一份不被劣迹蚕食的飘渺希望,何其不易。
“其实换个思路想想也不错,下街区是我的福地,离开了这里,我的就诊中心一定会被功能主义者盯上的。”救护车朗声大笑。“而且这里租金便宜。”他望着默不作声的奥利安,读懂了深藏在蓝色光学镜中的忧虑,“试想这么一个场景,当他们浪子回头的时候,会记起有某个人对他施以过援手,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奥利安,我希望会是那‘某个人’团体中的一员。我不渴求他们会记住我,我只希望他们记住真正的自己。”
“我们活在当下,我们无所畏惧。”救护车最后补充。
奥利安点点头,他向救护车伸出手。
“反正诊所已经无法接诊了。和我去麦卡丹喝一杯吧。我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
“现在?现在可是白天。”救护车惊诧的张大嘴。
“医生永远是昼夜颠倒的。不是吗?”奥利安狡黠的一笑。


*参考了MTMTE33中诺帝卡的叠加状态理论




第二章  召唤

他被重负折磨,先是坠入严寒的冰谷,再跌进炽热的岩浆。他咆哮,他挣扎,他翻滚,钢铁之躯被熔化殆尽,痛苦也随之褪去,残存的意志参杂在仅剩的幽光中。一丝微弱的绿色若隐若现,缓缓升腾至无极虚空。
他往下俯瞰,塞伯坦化为浩瀚星图中一颗晶莹的明珠,月卫二号紧紧的依偎在环道上,如同一对母子双星。他看不见麦瑟坦,那颗小小的白色星球在穹宇中根本没有一席栖身之地,虽然那就是他生存的家园。
他漫无目的的漂泊,孑然一身,他听见渺渺余音,像是来自远古的呼唤。一张螺旋状的索网裹覆住他,一道通往异域的神秘之门,引领他向新世界进军。
他获得了造物主的无上能力,何其神圣,以至于他多瞥一眼都会觉得是亵渎。时间的风景像定格默片一般,从他的视野中匆匆闪过。
他看见圣约中描写的诸神之战,赛天骄的哀嚎和震天尊的狂怒,锐天骁的悲戚和先觉者的愤懑,共同群奏出萧索之音,星辰剑的寒光和镇魂枪的炮火相互交织,势不可挡,地动山摇。
他再看到种族陆续灭绝,失落的世界陷落火海,周而复始。他还看到无数高悬的星球,变换着极寒创造的死寂,永生诅咒的循环,水晶凝结的蛊惑…最后都汇聚潮汐之海,他也泅渡于其上。
你受命吧。天启昭彰。浑厚之声奔腾流溢。你要经历三次背叛,一次为血,一次为财,一次为爱。
不。他怒吼着。我为何要遭致此罪。
阒寂无声,他的回答让寰宇都为之颤抖,浪潮和宇宙都消失殆尽,他回到现世。
威震天醒了,夜色黯淡,主恒星即将升起。他被蔚为壮观的梦境所惊撼,电流激荡,系统蜂鸣。他直立起身,让背部离开坚硬的充电床,一边在房间中踱步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
威震天回想起梦中的片段,那究竟是命运的馈赠,还是一个荒诞不经的妄念。他点亮提灯,灯光就如那抹绿色一般幽暗,照亮逼仄的舱室,桌面上的数据板上静静的处于待机状态。
威震天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一个幻象?或许可以为他的作品增添一点灵感。但是现在,他必须要上早班去了。
他戴上笨重的矿工帽,帽檐上的黑黄色夜光涂漆有些脱落了,这些不起眼的标识可以让矿工在黑暗中辨识。他收好数据板,再把矿灯挂于腰间,又拾起储物柜里的铁镐和铁锹,最后想了想还是拿上了自救器,虽然这华而不实的玩意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他们都知道在井下自己才是唯一的救世主。
能量块在早班的间隙才会传送到矿井深处的作业平台,在此之前,他要连续工作上四个周期*
矿井口旁的长椅上已经坐满了人。大多数人也是睡眼迷蒙,彼此依靠着打盹,等待着电梯将他们带入地底的凶险世界——一个他们既抵触又依赖的世界。
威震天看到一个矮个子在低声祈祷,他扫视着人群,发现之前一个同样来自璇玑湖的矿工没有出现。他一直是第一批下井团队中的成员,直到今天。
很有可能,他再也无法现身。矿工身边密布着死亡的陷阱,各式各样的事故层出不穷。今日还谈笑风生,明日就踪迹全无。
威震天踏入狭窄的电梯,梯面急速下落,光被留在上方,风声呼啸,梦中沉重的无力感狞笑着逼近他,他强制按捺下不适。随着电梯到底的提示音,他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威震天是一线队员,意味着他属于开采队,掘进队和安装队等直接面临生产的队组,环境较二线相比更加恶劣和危险。二线队员只是提供服务的队组,井下供电排水,监测监控,通风安检,分发配给的零碎活都归他们做。二线的薪水和补给几乎只有一线的一半,所以除了一些迷你金刚和老弱病残之人,一般没人会选择风险系数低的二线。
高风险高回报。这是对于游走于生死一线的人而言,唯一的安慰。
威震天凿下石块,铁镐在岩石上飞舞,撕咬下沉睡了千万年的矿层,火花四溅。很快他的指尖就沾满油污,冷凝液划过镀膜,全身的部件团结一致,向一个方位集中输送能量。
他们日复一日只重复一件事,或是一个动作。
思考在凝重的空气中被无限放慢——不需要思考,思考让行动速度变慢。一循环内少挥动几次铁镐,一个周期就少收获几单位矿石。昏暗中只有器械声此起彼伏,它们在催促,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们向漆黑的岩体进军,自诩为樊笼的主人,却未想到被冰冷的矿石凿空人生。
他们不过是行走的工具。脑部模块就如自救器一般,华而不实。
生活啊,无穷尽的试炼,播撒下苦涩的种子,任人采撷。
他再一次狠力敲下,岩石终于经不住拷打而吐露了深埋的秘密——一颗结晶状的卵石滚落在他的脚边。威震天俯身,将它拾起,拂去上面的砂石和黏土,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瞬,他无色的灵魂被充填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宇宙*,淡淡的蓝色汇聚其中,折射出熠熠星光。随着角度的变换,绿色,紫色,红色的雾霭流云纷纷向他投来优雅的微笑。它的色泽是如此瑰丽,仿佛凝聚了所有原本属于麦瑟坦的颜色。皆因这变幻无穷的美,他能放下所有的粗鄙和丑陋,充满爱意,甘芯臣服于它纯粹的质感。矿井已被他置之身后,疲惫一扫而空,浑浊的空气也无足轻重。
他用最轻柔的力道将需要细致呵护的宝物放入子空间内,他难掩内芯雀跃之情。他们早已学会面对矿井下所有耸人听闻之事,没人在意他们的死活。久而久之,他们自己也看淡生死。对每个人而言唯一公平的就是死亡,不过早晚,无非方式。威震天见过被矿车轧死的人,绞车绳断而摔得粉身碎骨的人,被漏电的电机烤焦的人,被沉重的缆线扯断的人他本以为自己麻木不堪,不会再为任何琐碎动摇。但那意外出现的瑰宝重新唤醒了他对生活的热情,抑或是,对美的追求。
多年以后,威震天才理解,打动人的往往不是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一瞥眼神,一句诗文,一抹微笑,一个拥抱,一片背影,看似平凡实则洞彻灵魂。
他让激昂的情绪渐渐平息,举起铁镐,继续伪装成没有情感波动的石之子民。
此刻他并不知晓,自己的生活轨道,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偏向。
他将不再是井底之蛙。


“开饭啦!”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喊,所有矿工的眼神都像利刃一样割在两个迷你金刚身上,简直能剜出洞来。
“今天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一个开开胃口?”红黑色的小个子嚷嚷着。
“迷乱,快点发配给,我的油箱空的见底了!”一个矿工恶狠狠的说。
“嚯,大个子,矿井生活多无聊,何不来点边角料?”迷乱的双胞胎兄弟轰隆隆笑嘻嘻的一蹦一跳。
矿工被激怒了,他饿得慌,如果允许,他非常愿意撕下这双胞胎的护甲啃一啃。他挺着雄健的身板向双胞胎走去。“我先用拳头喂饱你们再开饭。”
“好消息是什么?”角落里飘来一个声音。
众人都被声音吸引,齐刷刷的探过头去,包括那怒不可遏的矿工。
是威震天,他一贯安静,以至于发声时所有人都成为他的听众。现场被极其诡异的气氛笼罩着,他让所有如狼似虎饥肠辘辘的人都屏息凝神,尚未有人能领会出这是一种非凡的气质。
打破寂静的是迷乱。
“好消息是,今天每个人的伙食都可以加一个能量块。一个能量块!完整的,四四方方的能量块。”迷乱用手比划着大小,兴奋异常。
“臭小子,坏消息是什么。”矿工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散伙饭?”
“坏消息是,昨晚五号矿区的矿井塌方了,里面上夜班的好人全部安息啦!我们吃的是死人的口粮!”轰隆隆油腔滑调的回答不啻于引爆一颗炸弹,现场一片哗然。
威震天的光学镜黯淡了下来,但他依然保持沉默,昨晚当自己在幻境神游时,现实中的一伙人正魂归天际。所有的一线二线矿工,都被压缩在密闭的小环境里,死于绝望,死于无助。他们在尖叫,他们在呼喊,他们在流泪,自己梦中的痛苦是他们遭遇的延伸。
他们的尸骸会像泥沙一样被随意倾倒,没人会为他们的死亡默哀和吊念,他们不会有墓碑和棺柩。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事业,他们的命运早已被决定,他们早就活在死刑之下。
矿主会往上级的账户里塞钱,辅以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然后罪名就灰飞烟灭,清白之身得以归还。没有人会被送上法庭,没有人会被判刑,也没有人会勇于充当吹哨人告发——除非你想让所有人都失业。矿井清理完毕后又会重新开启,人们供奉上新的血肉之躯来换取矿石。
威震天也得到了多一份的能量补给,他并没有送进口中狼吞虎咽。他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能量储备,可以支撑到收工。这是他不为人知的一项长处,总是可以在重体力消耗下尽可能的保存体力。
威震天并不清楚这算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还是后天锻炼出的能力。
他把能量块放入另一处子空间内,再拿出数据板,午休期间他有时会起兴写上两句。他往人群稀少处走去,找了一处平滑的石阶坐下,沉思片刻,芯无旁骛的提笔写下第一行字。
但今天的确不是写作的好时机,有灵感也不行。不知何故,很快他的身边就聚集了一伙好事之徒。他认出其中一人是矿上有名的恶棍,他欺凌弱小,经常将强取豪夺的能量块按正价卖给和他有联系的黑市商人。
“我该怎么称呼你?大文豪?”一个块头十足的矿工不怀好意的笑着。“让我看看你写了什么?有没有热辣的对接内容可以让我高兴一下?”他粗暴的夺去威震天的数据板,瞄了一眼。
“后方舟时代的幻象这是什么难懂的玩意?”他随意把数据板弃之一边,打量着威震天,“我观察你很久了,你总是会把剩余的能量块储存起来,如果你用不着它们,我会很乐意替你效劳。”
威震天很沉静的回答,“用得上,在不久后的某一天。”
“但我现在就要,小子。”矿工的指头在他的机体上狠狠的划出一道凹痕。“如果你拒绝,我不介意让你和昨晚的幽灵一起走上归乡路。”
“你这要回炉再造的下三滥!”一个和威震天同样高大的塞伯坦人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出来,如天神般威严,斥责着挑事的矿工。
“撞针,你那怒发冲冠的样子恐吓不了我。够本事就把我给办了。就在这里。”
“该进熔炼池的炉渣。让我教教你什么是礼貌。”撞针已经旋开了钻头。
“来呀。一点即着的怪胎。” 对方摆出了攻击架势,撞针一个箭步扎进风暴眼,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撞针的攻击具有某种节奏感,他不慌不忙,每一拳都落在实处,相反,另一位声势浩大,但已经开始力不从芯。
“够了。”威震天艰难的挤进中间,把扭打在一起的两团旋风分开,他的脸已经挨上了出自正义之手的两拳。好家伙,真疼。真庆幸他没把钻头嵌进自己的脸。
队长骂咧咧的赶过来遣散了人群。“又是你。”他指着撞针,“下次再被我看到,我一定会开除你。”
“你真是蠢得可以。”撞针还对戛然而止的打斗惋惜不已。“我是在帮你出头,大个子。你本来可以自己站出来,把那个炉渣的脑袋捏碎,让他彻底洗芯革面。我实在难以理解,怎会有人被践踏了尊严还能无动于衷?”
“谢谢。”威震天的下颚在吞吐每一个字时都感到剧痛无比。“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不了?”撞针那不可一世的神情瞬间塌陷下去。“拳头立马就能让他服服帖帖。”
“或许吧。我的手已经习惯握铁镐了,但我的嘴却还闲的慌。我认为,拳头只能让他们不情愿的消停一次,但讲道理却能让他们永远闭上冒犯之嘴。下次我会试着表达得更好些。”
“你这人有点意思。”撞针凑到他跟前。“我在矿上从没听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威震天。”
“好家伙。”撞针放声大笑。“我记住你了。”


*周期(cycle=1小时15分钟
*请想象一下欧泊石是的 它真的非常美 我难以描绘出万分之一
来吧,人间的孩子,
到水边和荒野里来吧
和一个精灵手牵手吧
这世上哭声太多,你不懂。
顶端 Posted: 2015-05-29 21:49 | [楼 主]
月影凌风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12
腐指数: 70 螺丝钉
能量块: 94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06(小时)
注册时间:2017-08-11
最后登录:2018-02-22

 

这么棒的文居然没人...等等这好像是个坑?orz
顶端 Posted: 2018-01-27 15:43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4:0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