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The Rose (飞翼X药师 )   OOC 私设 拉郎 请务必注意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阿五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4
腐指数: 225 螺丝钉
能量块: 400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50(小时)
注册时间:2015-05-15
最后登录:2016-03-27

 The Rose (飞翼X药师 )   OOC 私设 拉郎 请务必注意

The Rose (飞翼X药师 )

私设 拉郎 请务必注意

01
枪声。
绽放了火种。
橘红点金的浮空栈道在他面前铺开,延伸向深蓝色的虚空。
他转过身,身后是同样没有尽头的路,他此时就站在路当中。
尔后,道路两边深如无底的渊弘恐吓着他,让他只能选择迈步前行。
?永无止境,他不会累,不会饿,不知道时间,也不敢停。
他害怕,怕自己只要一停下来小憩,就再也分不清前后的路径。
咯哒。
他抬起了自己脚。
脚下是不知道多久以前,被他丢下的一颗螺丝钉。
……
他将一根手指变成了量尺,将这尺立在光镜前,看似笔直前进的道路,就在尺子的边沿外,溢出了微小的内弧。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奇怪,如畏如憎,如笑如哭。
……
他的机体向栈道之外侧身而落,骤然静默的世界里,风声都被吞噬殆尽。

02
这是一片死域,地面上弥漫着硫磺色的雾气。当他醒来,他不得不把自己的伤口壹壹修处理补。
死无可死,缝隙中流出的能量液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顺着流畅的曲线滑落到脚底,再从另一边违反定理的逆向流回去。
或许还不如就留在那条循环往复的栈道上,至少不用忍受这不知前路何处的恐惧。
他走走停停,目之所及始终如一,浓雾之中偶有一闪即逝的影子,他却如何都追之不上,喊也无应。
是信息录入错误,还是这地方真的有其他的活着的东西——
他不想再抱有期待,只是麻木的在这苍茫中走走停停。

03
有太阳。
他将手遮搭在光镜上,抬起头看着。那太阳也对他灿笑,有些刺目,但难掩美丽和明亮。
一个大大的拥抱淹没了他,他惊而挥拳,太阳就跌倒在地。等到那晃人的光晕逐渐褪去,他才发现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塞博坦机械生命体。
[朋友,你还真是热情。]
坐在地上暂时还没打算起来的家伙抚着面甲上被击中的地方,看起来并不怎么生气。
[我没想到还能碰上其他人,我是说——我死过一次又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地方来以后,就再没见过其他的同族了。]
背着巨剑的骑士有些不知所措,他已经太久没有跟人交流。在决定牺牲,并且真的回归火种源以前,他从没想过死亡之后的世界是这样枯燥而又了无生机。
医生看了他两眼,一个在特尔斐所见过的身影浮现在他的成像区,他们太像,以至于他的节点开始隐隐作痛,双腕也仿佛要离体而去。
这拳他挨的并不冤。
医生这么想着,绕过地上那堆已被贴上标签的可废弃品,然后第一次觉得,其实就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游荡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身后,来自新水晶城的骑士坐在地上,他那太阳般的笑容消失了。
没有呼喊和挽留,他就这么看着他,渐渐消失在雾霭的包裹里。

04
当浓雾里的黑色影子第一次冲出来袭击他,他才算是知道了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些赛博坦人的残肢断臂被不知名的力量纠结在一起,胡乱安放在中间部位的头雕上,痛苦的表情依然清晰,但他早就没了发声器。那些破损部位流出的能量液甚至未到脚踝,就被其他的伤口吸收回去。
天——
如果他受伤了,损毁了,就会被这怪物同化吸收吗?他的人生已经足够恶心,不需要变得更恶心了。
许久没有转换过载具模式的小飞机瑟瑟升空,又被骤然加大的重力拉扯着轰然坠地。
巨大的冲击解除了他的变形形态,他惊慌失措的想要爬起,却发现足踝的轴承在事故中卡死。
[哈嗞——哈嗞——]
他瞪大眼睛看着,那些包裹着变质能量液的手爪正抓向他的腿,他早就知道的,无论逃到哪里都改变不了的,无法反抗的结局。

05
彗星一样的剑光穿透了怪物的核心,那颗头雕在用火种驱动的力量里气化成烟,红白色的骑士也已把剑收起。
[你为什么会在这。]
医生看着那双明黄色的光镜,这是他与那个剑士最不相似的位置。
[净化。]
骑士的声音有些伤感,但失去头雕的断肢只是断肢而已,他走到那堆依然保持着活性的尸骸前将它们尽量斩碎,然后点燃。橘色的火光映在他的面甲上,他的悲伤如此真实。
[啊!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骑士微笑着转过头看他,目光澄澈,毫无芥蒂。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难道不用先说自己的名字吗]
他的脚坏了,他没法跑,他也不该在这个时候触怒这个骑士。他这么想着,然后干巴巴的回应。
[飞翼,我叫飞翼,来自新水晶城。]
他歉然而答,将受伤的医生打横抱了起来。
[总之,先离开这吧,过高的温度会把附近的怪物都引过来,数量一多,要怎么跑也很伤脑筋。]
医生的手摁在他的胸甲上,凝固成一个僵硬的动作,不知道是想推拒,还是想抓紧避免自己摔下去。
[药师。]
[嗯?]
[我的名字,药师。]

06
他们在一起的第107循环周期。
药师来往于融合怪的残骸跟飞翼近乎碎裂的机体。
从特尔斐之后,他第一次庆幸自己是个能力过硬的医师。
飞翼躺在地上,他的大部分零件已经碎成一滩齑粉,但是他还活着。他的感官都还在,即使它们已经不在原地。
这是新奇的体验,他试着想要指挥被药师按色码摆好的属于他的手指,但那个小零件只是蹦了两蹦就被迫静止在医官手里。
[如果你没有一个重伤患的自觉,并想一辈子保持这个形态活下去,我会成人之美的,飞、翼。]
骑士眨了眨他那明黄色的光镜,微笑着接收了医官的好意。
这笑容让小飞机掰断了手上好不容易找来的二极管,他黑着脸不得不又一次返回到那堆让他恶心的残肢中——
这一次,他其实很愿意。
他从未想过还能过这样的日子,昨日的一切仿佛都以远去,忙碌里,他还是最开始的那个药师。

07
追逐中,并未好好修理的脚踝又一次出了问题,翅膀上橘红色的十字花跌落在污黑的尘埃里,身下的土地颤动着,身后怪物的嘶吼声越来越近。
药师对跑在前面的飞翼是一点都没有怨恨的。
落到如此境地,真的只怪他自己。
那些日夜折磨着他的回忆又一次侵袭了他的数据流,他趴在那努力的压抑着开始抽搐的嘴角,然后骤然爆发出悚人的笑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些碎石被卷进了换气扇里,他咳嗽了几声,然后接续笑下去。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
他愕然抬头,脸上狰狞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变换,下一秒他被去而复返的骑士丢了出去。
[无谓的放弃生命是最可耻的行径。]
我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可耻的行径——那你为了救我而放弃自己的生命,又是怎样的行径——
我也——值得——救赎——?
也许——
顶端 Posted: 2015-06-11 11:30 | [楼 主]
影沧鳞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6
腐指数: 515 螺丝钉
能量块: 193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3
最后登录:2017-09-12

 

唉唉唉没了吗?!飞翼又死了吗?!不要啊!
人间最是留不住,朝颜辞镜花辞树。
顶端 Posted: 2015-06-12 22:32 | 1 楼
garny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2
腐指数: 175 螺丝钉
能量块: 10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21
最后登录:2017-11-21

 

哇啊啊啊啊!甜甜甜好甜!飞翼真的就像太阳一样啊,感觉在特尔非被冻僵的小鸟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温暖啊啊啊可爱到窒息嗯啊啊啊
All hail lord Starscream!!!
顶端 Posted: 2017-11-02 11:04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10:5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