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 Pages: ( 1/4 total )
本页主题: 【IDW】【翼漂翼】Memento(8.13 29楼章七)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arctic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56 螺丝钉
能量块: 28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6-02-07

 【IDW】【翼漂翼】Memento(8.13 29楼章七)

应某人号召给漂呆发糖……但是我是个渣求不嫌弃T T
CP正逆无差


一.

漂移泡在油浴池里,全身的线路都在隐隐作痛,罪魁祸首用指尖触碰了他的颈部,力道轻柔地按压着那些敞露在外的电线,然后顺着颈部滑向他背部的装甲,摸到那些先前在地上擦出的刮痕和磨损时,他的动作放得更轻了。漂移不自在地挪向了浴池的另一端。
“别担心,漂移,一会儿回去我可以帮你打磨一下。”飞翼说着,而经历过今天十来场的搏斗训练,他身上几乎毫无损伤。
“然后明天你再弄出些新的上去。”漂移讽刺道,“说真的,这种时候你没必要跟着我的,你知道我逃不掉。”
他打开了飞翼放在他肩上的手。浴油蒸腾出的热气里有着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味,另一个TF亲密示好的举动却让他心烦意乱。多少年了,他与人离得最近的时刻是在杀戮,飞翼的陪伴和温柔相待让他很不习惯,他倒是宁可对方再把自己重重地摔在训练场的地板上。
“泡澡的时候你就别紧绷着了,小霸天虎,”飞翼对他的抵触感觉有些有趣,却善解人意地没有将对话继续下去,“我把池子留给你。”
湿漉漉的飞翼脚步渐远,漂移放空的思维中隐约还能捕捉到那个红白TF和同僚们一路打招呼的声音,然而所有前来沐浴的骑士都主动地避开了自己的隔间。漂移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没人愿意和一个霸天虎共处一室,除了那个一厢情愿的红白傻瓜。


早些时候。
“你在门口等我。”飞翼说道,雷神召开的骑士会议,漂移作为外来者并没有资格旁听。
“要不要拿根绳子把我拴着?”
“如果绳子有用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飞翼有些忍俊不禁,他在离开前给了漂移一个笑容,算是对先前那场争执的和解。

漂移仅用腿部装甲就能猜到会议的内容,新水晶城的领导者并不欢迎自己的存在,飞翼可能成了那位领导者所有怒火的靶子。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自己,未来的路途归于未知的黑暗,可是贫民窟的那个流浪者心中充满了愤怒,渴望着拿起武器做出改变,而如今他动摇了。
在飞翼将他带出医疗室、将这座令人赞叹的城市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他时,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飞翼走出议会大门时的表情并不愉快。漂移与他短暂相处的时光里未见过他如此严肃的样子,那个在争执中保持着理性与气度的骑士,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强硬让他跟来……

……
漂移猛地合上了光学镜,让自己更深地沉进池中。
他的大脑模块一空闲下来就总是在想飞翼,那个刚认识不久的骑士显然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意识到这个事实让他挫败极了。漂移的CPU里涌起一股近似愤怒的情绪。
明天,他想,明天的搏斗中他或许可以打败飞翼,然后像对方许诺的那样,放自己离开这座城、这颗岩石星球,独自前往幽深的宇宙。
他的逻辑模块小声地提醒他,飞翼的身手比他好得多,要打败他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他真心的想要离开这座仿佛梦境一般的城市吗?一个个的错误弹窗提示他飞翼在搏斗中对自己的技巧指点、飞翼的指尖触碰到自己时细小的电流涌动带来的刺痒、甚至是更久远之前的回忆……
漂移努力地将那一切都无视了。

……
进入飞翼的家让漂移感到窘迫。
他从未有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流浪的日子中他住在肮脏的街道中,居无定所,甚至还要在休眠中担心突袭;后来的“死锁”住在霸天虎的战队宿舍里,可那也不是家,只是一个空旷孤独的铁盒,一个暂时的容身之所,现在他也失去了。
漂移的光学镜闪烁,他控制不住自己四下打量的目光,连飞翼拉着他的手在光滑的沙发上坐下,细心地替他打磨后背上那些凹痕也没有做出反抗。
飞翼对漂移的乖顺感到惊奇,但他很快读懂了对方的好奇和拘束,这个充满戾气的霸天虎无意间流露出了天真的一面,这让他觉得此刻的漂移简直像个幼生体一样,在情感方面无助而脆弱。

漂移从未得以亲眼见过“品味”一词所代表的含义,但他觉得飞翼的家显然配得上这个词。
他的目光触及到房间一角摆放着一架子的书籍,阅读板整齐地排列在一起,泛着银白色的光泽;墙壁上随意又和谐地挂着一些饰物,那是漂移从未见过的美丽……这一切让他无比真切地意识到,这个城市正活着。
飞翼曾告诉过他,跟随着光明之环的骑士们离开赛博坦的多数是学者和科学家,他们带着文明的火种,在这个乌托邦中让那些火种生长、壮大。
文明和创造活在这座城市里,没有战火和死亡将那些绚烂的成就玷污。

“充电床在你左手边的第二个房间里,”飞翼开口道,他又善解人意地补充,“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先参观参观。”
漂移的目光被某些鲜艳的颜色吸引住了,与环境的坚硬不同,那些颜色属于一叠柔软的织物。
“……我能看看那个吗?”漂移迟疑着开口。
“啊,那个啊,”飞翼默许了他的请求,“那是挺久以前了。一艘有机生命的商船迫降到这颗星球,不巧遇上了那些奴隶贩子,我放走了他们,于是他们送给我这块画毯作为礼物,上面织着他们母星的创世传说。”
飞翼说了一个音节很长的名字,而漂移想起来,那个星球的生命受战火波及,已经灭绝了,飞翼显然与外界隔绝已久。他沉默着没有接话,打算将画毯取下来仔细地瞧一瞧。

“小心——”
飞翼的提醒晚了一些,那块画毯比漂移想象中的大、也沉重很多,等他反应过来,柔软厚重的织物已经劈头盖脑将他罩住,他倒在地上和毯子纠缠成一团。
骑士的话语中藏着无法遮掩的笑意:“普神在上,要是早知道一块毯子就能放倒一个霸天虎……”
他蹲下来,将漂移的脑袋从织物中扒拉了出来。
霸天虎的脸上写满了恼羞成怒,他推开企图帮着收拾的飞翼,自己踢开盖在腿上的毯子一角,站了起来。
“我自己能给你收拾好。”他小声说。
“行、行。”飞翼做了个你自便的手势走开了,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画毯掉下来的时候一定是带下了放在柜子边上的其他东西。
漂移的音频接收器听到“咔哒”一声细微的脆响,他僵硬地望了望骑士的方向,对方正坐在房间的另一头啜饮一杯高纯,他的面前还有一杯,漂移心想那或许是给自己准备的,总之,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不对劲。
漂移弯下腰,地板上躺着一个小小的玩具,一个超迷你版本的飞翼,惟妙惟肖,然而在自己不经意间一脚踩下后,已经损坏了一半。CPU发出了一阵无声的哀叹,漂移将那个小小的玩具藏在手心里,打算自己试着修复后再悄悄放回去。
他装作自然地向那个放着充电床的房间走去。

“漂移。”飞翼叫住了他,“你的手里是什么。”
“什么也没有。”漂移张开了自己的左手。
“另一只。”
漂移叹了口气,将右手也张开。
看清楚霸天虎手中的东西后,骑士的光学镜微妙地闪了闪。
“你想要?”
“谁想要了?!我只是不小心把你弄坏了。”漂移反驳道,“我是说,把你的这个模型……我会给你修好的!”
骑士揶揄地笑道:“哦?我可不这么认为,送我这个模型的人,他的手艺是最棒的,没有人能够复制。”
飞翼从漂移手中拿回了残破的模型。
“光明之环的骑士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这样的模型,我知道这挺幼稚的,但是不可否认地是,这让我们的社团更像一个家庭,每一个个体都紧密地连系在一起,每个人都是特别的。”

漂移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骑士的迷你模型上。
家庭,连系……这些陌生的概念又一次汹涌地向他涌来,CPU中泛起的嫉妒和渴求如此强烈。这一次他没办法将它们无视。

TBC

漂呆别着急,你也会有你的专属diy模型的嘤嘤
[ 此帖被arctic在2015-08-13 16:27重新编辑 ]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IDW 漂移 飞翼
顶端 Posted: 2015-07-28 16:34 | [楼 主]
谷雨清明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7
腐指数: 250 螺丝钉
能量块: 384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7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5-11-17

 

别人不和漂呆共浴居然让他如此失落…漂呆你这个逻辑很有爱,说后来谁负责陪你洗的(不对
顶端 Posted: 2015-07-28 17:27 | 1 楼
arctic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56 螺丝钉
能量块: 28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6-02-07

 

二.

漂移迈进医疗室的时候还有点不情不愿的,上一次在这里醒来的场景还记忆犹新,虽然他不愿承认,但他打开光学镜的那一瞬间的确是受到了惊吓,毕竟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被陌生TF以审视的姿态围观着、全身上下还被重置了一番……
“我说了,这点小问题根本不需要找大夫。”
“漂移,你身上正渗着能量液呢。”飞翼好心地想去替他拭去那些淡紫色的液体,漂移猛地躲开了。
“我经历过比这严重得多的。”
“行了,有自虐倾向的小霸天虎,我向你保证,医生只是看起来有点严肃,实际上他是个温柔的人。”
“我又不是在担心这个!”漂移说完猛地住了嘴。
他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有了一种向面前的骑士敞开心扉的倾向……这很危险,漂移不爱倾诉,将自己的恐惧和弱点暴露在别人面前是个毫无益处的愚蠢举动。然而,那些惧怕孤身一人的情绪和面对他人带有敌意目光时的自我厌弃最近悄悄地又冒了头,这让他不得不花上大力气来控制自己。

“飞翼,你下手还真挺不留情面啊。”医生一边熟练地焊接着漂移身上的伤口,目光带着揶揄瞥向飞翼。
“你可冤枉我了,这是战斧干的好事。”
“战斧?”医生发出了一声叹息,“我可以猜到那场面。”
高大的骑士曾经在会议上强烈地反对过飞翼想把漂移留下的意愿,他对霸天虎的厌恶之情丝毫不比他们的领袖来的少,甚至在散会后还试图劝说飞翼改变心意。但是出乎飞翼的意料,今天在训练场的时候,战斧主动提出和漂移对战一轮,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漂移惨兮兮地被打趴在地……

“行了,小霸天虎,虽然我对你们派别并无好感,但看在你被战斧虐待了一轮的份上,这个算是给你的奖励了。”
医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串着几颗迷你能量球的细棒,递给了漂移。
“可好吃了。”
漂移看到躲在一边捂着嘴的飞翼,骑士身上大大小小的桨叶都颤抖起来了……自己这是被取笑了。
“我不需要这个!”他体内的风扇因为某种尴尬的情绪呼呼地加快了旋转,“况且那个大块头对我做的远称不上虐待。”

“——我几乎要开始喜欢这小子了。”
战斧不知何时站在了医疗室门口,光明正大地偷听着医生和病人间的对话。他走过去,拿走了医生手里给漂移的奖励,一把塞进嘴里。
“听好了,小朋友,一个忠告,”他口齿不清地说着,“当大夫给你奖励的时候最好别拒绝……因为这玩意儿真的很好吃!”
漂移看着鼓着腮帮子大嚼的高大骑士,有点怀疑他和刚才那个把自己胖揍一顿的战士是不是同一个TF……


“我承认你说的没错,大夫是个温柔的人。”
离开医疗室后,飞翼只是带着漂移静静地往家的方向走,漂移难得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他让我想到了一位有过一面之交的故人。”
“也是个医生?”
“没错,他曾经在罗迪昂有一间免费的问诊中心,我猜你从没去过那里。”
“是的,我没有。”飞翼轻声说道,“抱歉。”
他拉住漂移的手,力道轻柔地按压着对方的掌心,“不管怎样,我很高兴你这么想,”他说,“过去的几天里,我注意到你一直在回避其他的骑士。”
“他们根本不愿意看到我出现在他们视线里。”
“漂移,其实你并不像你自以为的那样不受欢迎。”飞翼的另一只手放在了漂移的肩膀,他将这个显得有些踌躇的霸天虎拉近,直视着对方光学镜中的蓝色光芒,“他们在逐渐接受你,至于雷神……他并非不通情理的人,只是他并不像我们中的大部分那样与霸天虎交集不深,他需要时间。”
“……你总是这样么?”漂移把头扭向一边,用一种可疑的小声说着。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漂移飞快地说,“咱们还走不走了?”

……
“来吧,我带你去找点乐子。”
飞翼在两人都补充完能量后提议道,漂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我以为雷神跟你说了不能让我在居民面前出现。”
“不是民用场所,我猜你不知道我们有个骑士俱乐部吧?”
这下,漂移简直是大吃一惊了,“你们还有俱乐部?骑士不都需要遵守清规戒律什么的吗……”
飞翼大笑了起来:“我们的确需要遵循骑士守则,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得抛弃音乐和快乐,你跟我来了就知道。”

出乎漂移的意料,骑士俱乐部大极了,角落的桌边三三两两坐着几个红白涂装的骑士,他们小声地交谈着,手里还拿着阅读板;俱乐部的正中央有个大舞台,上面摆着一架巨大的音响,正放着一首悠长的赛博坦民谣,底下的骑士们摇摇晃晃地跳着自得其乐的舞,说实话,舞姿有点一言难尽……
“我都不知道你们有这么多人……”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呐,漂移,”飞翼显得心情好极了,“我们的社团可比你想象中的大,不过——”
飞翼的话没有说完,台上的音响突然切换成了一首激烈的乐曲,一群等待已久的骑士欢呼着围了上去,而原先跟着慢节奏摇摆的骑士们有一半悻悻地退了下来,剩下的一半正努力地跟上新曲子。漂移看到了第一次在医务室醒来时在场的那位红白骑士,对方正往吧台的方向走去,而漂移可以对普神发誓,他听到了一声不屑的哼声。

“雷神最初招募光明骑士的时候,有一部分的追随者是从镇天威时代就与他结识的同志和战友,也有相当一部分的追随者是后来人,他们都是些年轻又充满了热忱的家伙,自愿为了保护赛博坦的文明和未来而加入社团。”飞翼解释道,“大家都是以相同的目标和理想聚在一起,但是、呃,你知道,每个人的喜好还是不同的……”
“那你更喜欢哪种?”
“什么?”漂移惊讶地看到飞翼露出了有些窘迫的表情,“我?我不常跳舞,我跳得不好。”
“你在骗人。”
漂移想起飞翼在搏斗中那些敏捷灵巧的动作,其中的精准和利落是自己望尘莫及的,如果说这个骑士会被几个小小的舞步打倒,他倒不如去相信威震天的变形形态其实是台显微镜。
“如果你想跳舞就尽管去吧。”飞翼占据了角落里的一张空桌子,“我猜你们霸天虎的娱乐活动比我们这多得多。”

可那些并不一样。漂移想,霸天虎们的娱乐节目就和他们的战斗作风一样,狂热而暴乱。他想起俱乐部里大出风头的seeker们,红蜘蛛是目光的焦点,他走到哪里身边总伴随着乒呤乓啷的骚乱;还有他的前长官,骚动,喝上了CPU以后喜欢把手下的杂兵揍得零件乱飞……以及漂移自己。“死锁”也试过喝得烂醉、意识不清地弄坏过别的TF的接口,然而当他在冰冷的充电床上醒来时,会有那么片刻的时间他不确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于是那份不确定被他转化成了战场上冷酷的杀戮,仿佛只有如此他才能让自己坚定不移。
在不知不觉间,漂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将霸天虎称为“他们” 。

“你别开玩笑了。”漂移跟着飞翼坐下,“一个人跑到骑士堆里跳舞,我还没那么傻。”
“别怕,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激将法对我没用。”
“漂移,我带你来这是为了让你放松放松,你确定要坐在这跟我浪费时间?”
“……我可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漂移嘟哝。
飞翼叹了口气,朝漂移伸出了手。
“来吧,如果你敢笑话我,明天的训练你就知道后果了。”


角落里,饮下一口能量液的骑士差点把饮料吐回杯子里。
“大夫,我没看错吧?飞翼去跳舞了!”
医生回头,看见霸天虎正将他们年轻的骑士从后边搂在怀中,手把手地带着他跳舞,飞翼的节奏慢了半拍,于是舞步显得与环境格格不入,但是骑士背后的机翼微微地翘起着,显然是心情不错。
“战斧,你对我们的意外来客怎么看?”
“我活了很久,见过太多的狂热分子,他们坚定地主张着宇宙扩张和种族清洗,也见过那些以伤害弱小为乐的暴力狂……漂移哪种都不是。”高大的骑士表情严肃了起来,“飞翼算是个有些叛逆的骑士,有时候我确实觉得他乐观过头了点,但不能否认的是,他总能看到人性中好的那一面,而且他的判断大多数时候都是正确的。”
医生沉默了下来,他让战士接着述说自己的看法。
“早前在医疗室的时候,漂移拒绝了你的好意,我觉得他可能是在害怕。”
“害怕?”
“接受别人的好意让他害怕,我不清楚是为什么,可能与他的过去有关吧……”
“如果社团打算找个心理医师,我觉得他们该找你,战斧。”
“受宠若惊,大夫,我真是受宠若惊。”
骑士用能量杯碰了碰医生的,一饮而尽。

舞台上的音响又放起了赛博坦民谣,看来慢节奏党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舞池的一角,飞翼又掌握了主动权,面对面搂着漂移跳起了一言难尽的舞步,时不时踩上漂移的脚,但是两人脸上都笑嘻嘻的。
顶端 Posted: 2015-07-30 10:45 | 2 楼
arctic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56 螺丝钉
能量块: 28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6-02-07

 

Quote:
引用第1楼谷雨清明于2015-07-28 17:27发表的  :
别人不和漂呆共浴居然让他如此失落…漂呆你这个逻辑很有爱,说后来谁负责陪你洗的(不对


后来一群汪骑士会围着猫漂共浴的!【别信
顶端 Posted: 2015-07-30 10:46 | 3 楼
谷雨清明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7
腐指数: 250 螺丝钉
能量块: 384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7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5-11-17

 

……耽误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马踩的,漂呆不要过多占用医生的时间哈哈哈
顶端 Posted: 2015-07-30 20:43 | 4 楼
Ramiel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1
腐指数: 275 螺丝钉
能量块: 848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4(小时)
注册时间:2011-12-23
最后登录:2016-04-03

 

跳舞的画面感强烈hhhhhhh
以及那位不屑地哼了一声的,脑海立刻浮现出和医官一起在医疗是里仅仅出现一格的那位

此篇里的Axe出现新的萌点
顶端 Posted: 2015-07-30 22:16 | 5 楼
arctic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56 螺丝钉
能量块: 28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6-02-07

 

三.

“动作还是太慢!你的对手不会站在那等你攻击。”
“来啊,碰到尾翼给你加两分,副翼加五分!”
“我都把自己送到你手边了,你还是一分都捞不着。”
漂移向飞翼猛冲过去,手几乎就要触碰到骑士白色的装甲,然而自己的动作在飞翼眼中像是放慢了一般,骑士轻松避开他的同时,还不轻不重地敲击了他的腿弯。
“注意你的节奏,漂移,节奏。”
飞翼算得上是个相当严厉的老师,从训练开始的第一天起漂移就知道了,而每一次的训练都提醒着漂移,飞翼不仅仅是个温柔友善的神职者,他也是个立场坚定的骑士、一名有原则的战士,是站在与自己全然相反的立场上的和平主义者,他如果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还会对自己露出关切的表情吗?
——如果你能战胜我,那么你可以自由离开。
当时他们之间还有些剑拔弩张,那是飞翼真实的目的吗?
可那些示好的举动,鼓励自己去和其他骑士交朋友,俱乐部的音乐和舞蹈……

“漂移,你走神了!”
伴随着飞翼呵斥声而来的是一阵剧痛 ,又一次地,漂移跌倒在训练场的地板上,光学镜前一阵闪烁,他忍不住发出了呻吟,毫无防备地挨上这么一下是狠了点。
“你还好么?”飞翼意识到漂移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好痛……”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骑士向地上的霸天虎伸出手。
漂移握住了飞翼的手,并没有顺势站起身,灵感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他拽着骑士的手,用力往下一使劲,打算趁飞翼不备将他压制在身下,扳回一局。
就在他动手的一瞬间,骑士露出了堪称狡黠的笑容,他顺着霸天虎的方向倾倒,然后在漂移压制过来前抢先抓住对方的手臂举过头顶,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骑士的腿与霸天虎的纠缠在一起,漂移使劲挣扎着,依旧无法挣脱飞翼的束缚。
“想用偷袭这招,你还差得远呢。”飞翼笑眯眯地凑近了漂移,“学着点吧,小霸天虎。”
漂移难堪地别过了头,一方面因为自己愚蠢的失误,而另一方面……飞翼实在凑得有点近了。
在俱乐部里相拥着跳舞的记忆措不及防地闪现,飞翼脸上也带着笑,看起来傻乎乎的,错乱的舞步踩痛了自己的脚,金黄色的光芒透过光学镜只落在自己身上,他难以形容那股突然冒出的烦躁心情,一针细小如针扎般的疼痛扎进了火种舱最深的地方。
“行了,别得意了。”漂移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骑士,没有理会对方再次伸出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嘿,你等等!”
漂移大步走向训练场油浴池的方向,飞翼赶紧跟上了这个突然闹起脾气的霸天虎。

飞翼看着漂移全身浸泡在散发着芳香的浴油中,只露出光学镜看不出情绪地瞪着自己,他有些好笑地举起了双手以示投降。
“行了行了,我下次教你一招高明的偷袭,你先好好泡个澡吧。”
过去的几天中漂移总是在泡澡的时候一个人呆着,飞翼一如既往地给了他足够的隐私。
“飞翼。”
骑士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隔间门后的时候,漂移叫住了他。
“怎么了?”
漂移没有说话。
“你还需要什么吗?”
霸天虎依旧沉默。
“你……想要我留下?”
骑士突然间明白了漂移的沉默,但他并不确定,也并没有掩饰自己惊讶的神色。
“不愿意就算了。”

漂移自顾自地沉了下去,直到他感受到另一具温暖的机体贴上了自己的后背,然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自己的音频接收器边上轻笑,那个声音离得那么近,那种针扎般的痛感又出现了。
“漂移,你真是非常非常的有趣。”
骑士做出了不负责任的评价,丝毫没有打算解释的意思。
飞翼细细地替霸天虎清洁机体的每一处关节,确保漂移下一次动起来的时候不会有丝毫的不适,做这一切的时候,他依旧保持着一个环抱的姿势。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漂移说,声音几乎轻不可闻。
“我不知道,但你看起来很需要一个拥抱。”
飞翼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真诚。漂移不得不绝望地承认骑士说得没错,这个聪明的家伙看穿了自己,看透了自己一直以来渴求的一切。他始终是死胡同里恐惧又不安的流浪者,期盼着拯救,期待着……爱,这些他没有资格再拥有的东西。

“下面的你自己来好不好?”
飞翼放开了他,哗啦啦的声音响起,骑士开始清洁自己的关节。
漂移转过身注视着红白机体流畅的线条,以及那些展开的机翼,浴油从细小的缝隙里淌下,内部线路若隐若现。这景象很美,漂移暗暗赞叹,他承认自己向来对飞机有些迷恋,这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他也曾经有过几位载具形态为战斗机的情人,但是这是飞翼……他不一样。

“哎哟!”飞翼大幅度地颤抖了一下,肩上的叶片受惊吓似的立了起来。
漂移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弄疼了飞翼,他只是轻轻触碰了骑士的翼端,这是他在搏斗训练中暂时无法做到的事。
“好痒啊。”骑士小声地抱怨,却没有对漂移的动作表示出反感。
漂移得寸进尺地捏了捏飞翼的翼片,让浴油淌过那平滑的表面。
“我得五分。”
他又好奇地碰了碰骑士的尾翼:“再加两分。”
“别耍赖。”骑士对霸天虎难得的幼稚举动表示无可奈何,“相信我,你不会想来一场浴池搏斗的,你会输得更难看。”
而漂移对此的回应是又捏了飞翼的翼尖,满意地听着骑士发出舒适的叹息,自我放纵般地享受此刻的安宁。

“飞翼!原来你在这儿呢!”隔间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小个子的骑士毫无顾忌地跳进了浴池,激起了一片水花,“我都好久没有见你了,电台说我能在这找到你。”
他亲昵地和飞翼打着招呼,然后意识到漂移就在一边。
“哦,你也在这呢,霸天虎。”
他咧嘴一笑,撩了漂移一脸浴油。
漂移的光学镜闪烁着,面无表情地去了浴池的另一头。

……
“这个给你。”
飞翼扔给漂移一个小包裹。
“这什么?”
“你就把它当做一个入乡随俗的小礼物吧。”
漂移捏着那个小小的包裹,对飞翼的话有些狐疑:“你什么时候有空去买的?”
“找朋友带的,小玩意儿,年轻人都喜欢。”

漂移埋头拆了起来。礼物这个概念对他来说有些新奇,在他的印象里只有庆祝节日的时候才会互赠礼物,而且这些习俗通常发生在上层社会,节日对他这样的底层阶级来说无非是偷能量块更容易些;至于加入霸天虎以后,他的收入倒是不错,还有了自己的金币存卡,但他没有可以赠送礼物的对象,而且对于霸天虎来说互赠礼物也显得过于多愁善感了,简直像个汽车人。
他拆出了一个小瓶子,看起来像是喷漆,一把折叠刀,还有一个精致的铁盒子。
“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他盯着喷漆问道,瓶身上没有说明文字,只有一个意味不明的图案。
“你试试看。”飞翼神秘兮兮地回答。
漂移摇了摇瓶子,向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按了一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部装甲大片大片地变成了鲜艳的粉红色,闪闪发亮。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啊?!”
“没什么用,就是好玩,”飞翼耸了耸肩,“有人想试试新涂装,但是又不想永久地更换,就用这个,只能保持几个循环的时间,自然挥发,清洁涂料,安全无害。”
“……听起来真无聊。”
“我以为你会喜欢嘛。”飞翼听起来有点委屈。

“这个呢?”漂移拿起了折叠刀,“真稀奇,你居然送我一枚武器。”
“抱歉漂移,刀具的部分我都设了密码,你用不了,但你可以用别的功能。”
飞翼用指尖点了点漂移胸口的霸天虎标志:“比如激光笔,假如你厌倦了这个标志,可以自己改一个图案。”
漂移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你以为这是激光笔刻上去的?”
“难道不是?”
“……每一个霸天虎标志都是撕下火种舱外壳的一部分做成的。”
飞翼的表情变得相当难以言喻。
漂移有些后悔自己提起这个话题,他不想毁掉现在的气氛。他低下头拿起最后那个小盒子,打开了它。

他看到了迷你能量球,色彩斑斓地挤在一起,每一个都散发着甜美的光泽。
“那天你在医疗室看起来很想要。”飞翼轻声说道。
漂移想说我没有,但他其实并不确定,或许自己真的表现得很渴望。
于是他什么都没有说,捏起一个红色的能量球塞进嘴里。
战斧没有骗人,真的很好吃。
顶端 Posted: 2015-07-31 16:06 | 6 楼
arctic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56 螺丝钉
能量块: 28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6-02-07

 

Quote:
引用第4楼谷雨清明于2015-07-30 20:43发表的  :
……耽误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马踩的,漂呆不要过多占用医生的时间哈哈哈



其实只是随手被我拉来当了NPC……不过洋妞那边真的有斧子和医生的配对= = 简直跟percival lancelot的配对一样莫名
顶端 Posted: 2015-07-31 16:08 | 7 楼
arctic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8
腐指数: 156 螺丝钉
能量块: 28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5-07-14
最后登录:2016-02-07

 

Quote:
引用第5楼Ramiel于2015-07-30 22:16发表的  :
跳舞的画面感强烈hhhhhhh
以及那位不屑地哼了一声的,脑海立刻浮现出和医官一起在医疗是里仅仅出现一格的那位

此篇里的Axe出现新的萌点


那位的脑袋真是看着莫名喜感啊,于是顺手摧残了一下这位老兄……
顶端 Posted: 2015-07-31 16:08 | 8 楼
小鱼
勤劳蜜蜂勋章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1
发帖: 233
腐指数: 1285 螺丝钉
能量块: 898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28(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18
最后登录:2017-05-14

 

很好看啊,漂移在新水晶城生活的细节
既然是发糖,那应该没有人死了吧
顶端 Posted: 2015-07-31 17:14 | 9 楼
« 1 234» Pages: ( 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1-22 11: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