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柱红】有关红蜘蛛和擎天柱的五次会面(8.15首楼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是个病号
只是一张纸而已啦w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1
发帖: 50
腐指数: 415 螺丝钉
能量块: 483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4(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02-12

 【柱红】有关红蜘蛛和擎天柱的五次会面(8.15首楼完结)

(注:本文CP为擎天柱/红蜘蛛,含部分天红。但因为作者眼里威震天是个正经的反派所以本文没有威红。)


Five times Starscream tried to hook up with OP and one time he failed.



“……然后我说‘这根本不可能,完全是胡扯!’我百分之二百敢肯定他就是想单纯上他,毕竟一见钟情这种东西真实说出来简直太假了,你也不会相信‘普神在创造我们时,在火种内预留了另一个人的位置’这种鬼话,对吧?”红蜘蛛小幅度挥舞着叉子,夸张地看着奥利安。


奥利安·派克斯努力从面甲上挤出点微笑来,他有点不太确定怎么对付盘子里那一堆能量碎屑——新式的烹调方式,红蜘蛛早前介绍道——他周围整个这过度装潢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很不自在。奥利安以为“出去坐坐”就是两个人在温馨舒适的角落里随便喝点什么,聊聊天了解一下对方。


“不过,话说回来,”红蜘蛛低头把面前那堆能量屑堆成一个小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从桌子中间拿过调料碟,“你真是相当可爱,”然后把里面紫色的液体浇在那堆能量屑上。能量发出嗤嗤的轻响,凝固了,他舀起一点来放到嘴里,抿着嘴冲着奥利安微笑,“其实想想,我并不怎么很需要那本书。铁堡人的智慧!——抱歉,无意冒犯——让他们写自然科学还要有所创新,实在是强人所难了。政客们……总之,也许我就是想和你搭句话呢!然后,你自己把检索单递给我的样子,好像这就是世界上最严肃的活计,就像造飞船的那帮家伙!那真是可爱,”红蜘蛛闪了闪光镜看着奥利安,然后压低了声音,“而且性感。”


“哦,咳嗯,呃,”好像突然被烫到,奥利安猛地朝后靠,撞到椅背上(可能这种高档场所从没想过货车变形者会出入其间,椅子太挤了),“谢谢,我猜?”


“哼嗯。”红蜘蛛笑了笑,低头吃起了自己的能量屑。一时间周围只剩水晶器皿摩擦轻碰和众人喁喁私语的声音。


“红蜘蛛——”“我在想——”两人同时开口,奥利安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示意红蜘蛛先说。于是红蜘蛛说:“我只是在想,你知道,我很少能有机会碰到你这样的人。大部分人见了我都毕恭毕敬,就因为我父亲(sire)在青丘位高权重吗?我说这一点都不公平。但你,你不一样,奥利安·派克斯。”


奥利安说:“啊,也许吧。很高兴知道你也对当下我们的等级制度不满……”


Anyway,”红蜘蛛伸手过去抓住奥利安的手,“我们应该拆卸。”


“呃,什么?”奥利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拆卸,机体关系,要不要我再换种说法?”红蜘蛛耸耸肩,“很明显地,我们相互吸引,而且好在我也不信什么先爱后做的鬼话。你不用爱我,这就是……成年人之间,找找乐子,别担心。”


奥利安坐在那,好像刚刚被雷劈懵了,红蜘蛛还光景发亮地看着他,嘴角带着甜蜜的微笑。多么甜美的画面,如果不是发生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他为今晚设想过很多不同的走向,但大多都以“他与红蜘蛛牵手告别”结尾,运气好的话也许能获赠一个吻,但不是这样,绝对不是。


“我很抱歉,红蜘蛛,”他慢慢把手抽回来,“但我觉得这样不太合适。从一开始,我就没想在你身上‘找乐子’。”


Neither have I.”红蜘蛛罢了摆手,“我是说,别太紧张,也别把这事搞这么严肃,好吗?没事的,就——”


“我觉得这样不合适。”奥利安坚定地说。


红蜘蛛坐了回去,深吸一口气,头撇向一边。两人继续在沉默中吃着自己的能量块。


“也许我该离开——”


“不,”红蜘蛛打断了他,“你猜怎么着,前几天,我刚好接到消息,我有可能要去水晶城读书了。”


“哦……恭喜你,”奥利安干巴巴地从发声器里扯出完整的句子,“嗯,那你还会回来吗?”他往嘴里塞了口能量屑,以防再多吐出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红蜘蛛盯着自己的盘子,撇了撇嘴,“谁知道呢。可能在那呆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也许永远都不回来了,”他故意咬着牙说,“不过这也都跟你没关系吧,既然你对我没什么兴趣。”


奥利安只能努力让自己的视线停留在除红蜘蛛外的任何地方,然后含糊地点点头。他想张嘴说点什么,但又怕一开口跑出来的只是啜泣和静电杂音。普神啊,他把一切都搞砸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红蜘蛛所想的和他一模一样。



于是,以上就是红蜘蛛约炮生涯中的第一次败局,也是他面对奥利安——擎天柱的第一次败北。






“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奥利安·派克斯。”红蜘蛛站在那,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光线,一样的姿势和表情。不,有什么东西变了,他说不出来,但红蜘蛛不一样了。对方轻轻放下一沓数据板,歪头冲他笑了笑。重逢的喜悦本应冲得他晕头转向,然而此刻他虽然脑模块糊成一团,却感受不到过多的快乐。他慢慢站起来,恍恍惚惚地握了握红蜘蛛的手,“你回来了?”


红蜘蛛狡黠一笑,“实地考察。我和天火在这待一段时间,收集点数据再回去。今天正好来资料库,就来看看你。”他指了指身后,一架大型白色运输机坐在桌前读着什么。奥利安觉得一瞬间自己的发声器锈住了,但没有。他听见自己在邀请红蜘蛛吃晚饭,但那好像发生在几百万光年之外,他眼下经历的一切如同一阵模糊的回音。


“我也是这么想的,”红蜘蛛说,“正好天火也要去看看他的朋友。”而一瞬间奥利安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红蜘蛛又冲他笑了笑,然后转身朝天火走去。天火,天火和他是那种关系吗?红蜘蛛当年说的话隐隐在他接收器旁回响。“没什么严肃的。”他不知道该同情还是羡慕对方,也许有点轻微的幸灾乐祸?眼下他的火种被一种空洞的疼痛攫住了,他不由自主地盯着两人的互动。


红蜘蛛跑过去——他之前走起路来就这么轻飘飘的吗,这是飞行者一贯的优雅吗——运输机抬起头来笑着看着小飞机。红蜘蛛附身冲他说了什么,他的手轻轻搭在对方面甲上,然后,然后他们的嘴唇贴到了一起,也就是那轻轻的一下,一个谜团解开了:他们互相爱着对方。奥利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坐下的,他能做的就是躲在柜台后面,看着两个飞行者充满爱意地道别。一个多年来沉甸甸地压在他芯上的石头突然滚落了,他恍惚地坐在那。


“所以,你晚上想去哪?”



最终他们落脚到了一个温馨舒适的油吧里,红蜘蛛用一根rust stick*搅和着能量液,过一会儿这杯饮料的甜度就会超出愉悦的范围,但没人在乎。
rust stick:一种TF零食)

他们坐在那,一个光线暗淡的小角落里,音乐不会太吵,人也不多,他们要聊聊天,了解一下对方还是怎么的,就像奥利安许多年前设想的那样。


“这些年你在学什么呢?”奥利安握着杯子靠进沙发里,他和红蜘蛛之间隔着一张桌子。


“地质学,那也是我和天火认识的机缘,”红蜘蛛冲他眨了眨光镜,“不过最近我也在往军工方向努力,技多不压身嘛。”


“军工?”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几年前的一条震惊塞星的消息,如今已经湮没在如海的数据档案中了,“抱歉,是有关你父亲……”


“昨是今非了,奥利安。”红蜘蛛盯着自己的饮料。这里光线昏暗,看不出红蜘蛛已经有些老化的涂装。他还是那么漂亮,但机体上的许多细节告诉旁人:确实是昨是今非了。


奥利安盯着他的光镜说:“我很遗憾……”


Not as sorry as I am.”红蜘蛛先低头看着自己的杯子。


Yes of coursesorry……”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总之,总之,奥利安……暴风雨就要来了,”他划着自己的杯沿,“但奇怪的是,我却到这里来,见了你一面。我想见你一面。”


奥利安不知道该说什么,许多年来他都在悄悄等待这次重逢,很多时候他不敢设想那会是怎样的情景,而有些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会不由自主地想,他会说什么,他要对红蜘蛛说么……对不起,我很想你,你还好吗,我一直都在……然而最后他说的是:“你还有我的通讯频率吧?”


红蜘蛛看了他一会,摇了摇头:“之前不小心丢了。”


奥利安点了点头,好在他还留着红蜘蛛的。他把自己的给对方发了过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联系我。”他说。


然后红蜘蛛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那双薄薄嘴唇下的尖牙利齿藏着多少没说完的话呢?半晌小飞机点了点头,把杯中剩余的饮料一饮而尽,说:“也许我该走了,天火可能已经在等我了。”


“嗯,嗯。”奥利安也点点头。


于是红蜘蛛起身,在桌上留下自己饮料的那份钱,最后向奥利安点头致意。突然奥利安有种预感,他们将很长时间不再见面了(哪次不是这样呢),他有种急切地想向对方说点什么的冲动,他站起来拉住红蜘蛛的手臂。


“红蜘蛛,我……”对方猩红的光镜在暧昧的灯光下缓慢地燃烧,他在等什么?“关于你父亲的事,我真的很遗憾……”


“哦,”红蜘蛛把手抽了出来,“都过去了,奥利安。都过去了。”


看着红蜘蛛离开的背影(他的翅膀),奥利安又坐回了原位。也许他该回复一下那个卡隆角斗士的邮件,有何不可呢?对方对体制改革也是挺有见地的……



“所以,你们没事了?”天火看着靠在窗边的红蜘蛛,关切地问道。


“没事了,早没事了,就是随便聊了聊。”红蜘蛛看着窗外,随便回答着。


“嗯,你今天回来的真早……”天火话没说完,红蜘蛛就眯着光镜瞪了过去:“几个意思?”


“我就是有点担心,没别的了。”天火坐过去,把红蜘蛛挤在怀里。小飞机叹了口气,挪到天火腿上:“别担心,至少别担心我了,担心担心回去之后的星际考察吧!”


“那有什么可担心的?就我们俩,多好,跟你到哪我都乐意。”天火把下巴搁在红蜘蛛头雕上。


“嘁,那你就等着被我卖了吧。”红蜘蛛合上光镜,嘴角却忍不住勾起来了。他终于在天火怀里磨蹭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把头雕窝进对方颈窝里。





插曲


红蜘蛛发了疯似的扒着汽车人基地的大门:“走开!我要见擎天柱,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你们这群炉渣快放开我!跟他说红蜘蛛要找他!”


汽车人守卫们已经被他搞得很不耐烦了,皱着眉说道:“擎天柱现在非常忙,而且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吧?来路不明的TF要是想见他就能见的话,霸天虎早就胜利了。我们在这儿站着就是为了挡你这种人的。”


“你们什么都不懂!”红蜘蛛嘶吼着,然而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奥利安的通讯频率已经接不上了,打他从那颗该死的异星回来,塞星已经天翻地覆了。暴风雨已经来了,但他关心的不是这个。


“求你们了,求你们了……我得见他,奥利安·派克斯,擎天柱,随便什么……你们得去救救他……求你们了……”


守卫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冥冥之中他们都这么觉得):这个飞机绝对不能进去见擎天柱。



于是,还能怎么办呢?好在在乱世中,总有好几方势力一起逐鹿中原。那一派叫什么,霸天虎?蠢名字,为什么会有人用deception来作为自己的派名?


但眼下,就算他们叫霸天猪他也不管了。他要救天火,没别的了。


他得去救天火。



那么,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通俗读物的作者正在绞尽脑汁地为他的小说想一个开头。现在气氛已经够了,人物也刚刚好,我们的两位主角坐在方舟后的小山崖上,迎着夕阳,缓慢地交谈着。这个开头应该更戏剧性,最好以一个人坠落山崖失忆作为开场,然而可惜的是,我们的主角之一——坠崖失事者并没有一个“最初的回忆”点:他醒来,他存在,然后他开始生活。也许这几个短语顺序可以颠倒一下。


于是,红蜘蛛和擎天柱坐在山崖边,这距离他们上一次坐在一起已经过去了四百三十九点二三五七万年了,不过红蜘蛛对此一无所知,眼下他知道几件事:一,他们处在战争中;二,汽车人救了他;三,他想多和擎天柱聊聊。而对于擎天柱而言,“自由归属众生”,如其所言,他得尊重红蜘蛛的意见。


至于他是不是庆幸二人的重逢是在对方失忆的情况下发生的……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质疑我们伟大的领袖了。


“我认识你才不到一天,真奇怪,但我又觉得我们好像已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红蜘蛛靠在他身边,红蜘蛛的手搭在他的手里,红蜘蛛的机翼轻擦着他的身侧,哪一样不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然而红蜘蛛失忆了,红蜘蛛是霸天虎;擎天柱不再是奥利安了,擎天柱是汽车人领袖。时过境迁,什么变了什么没变,有时候也许还是不要想清楚更好。毕竟,现在不是直面过去错误的时候……吧?


擎天柱想冲他笑笑,但领袖不笑,领袖有他的幸运口罩。他只好微微攥了一下对方的手。没人告诉红蜘蛛,领袖和来路不明的TF(比如空降汽车人HQ的失忆的霸天虎)拉着手不是什么合适的举动。也许红色警报正坐在监控后面气得元件过热,也许警车正一脸阴沉地计划跟擎天柱来一次对谈,也许爵士正在休息室一边喝高纯一边琢磨用这个小事四两拨千斤扭转战局,也许救护车正着急四处找红蜘蛛回去做检查……不过鉴于此刻还是二人的quality time,所以世界,闭嘴。


“我们的确认识很久了,红蜘蛛,”擎天柱沉稳地说,“战前我们就认识了。”而我也变了很多,他默默地想。


“哦?”红蜘蛛想问很多问题,比如他之前是怎样的,他们是什么关系等等,但突然一个疑问击中了他的处理器,“那我假设我们是朋友关系……我为什么没有加入汽车人?”


从擎天柱露出来的那一点点面部表情可知,这个问题问得不太好。


理念不同,方式不同,想把这个谎圆过去有无数种大义凛然的说法,毕竟真相太复杂了,现在天火也已经离开了汽车人,解释只会让当前局势更加迷乱。红蜘蛛应该知道真相,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也许在等等?以及不,这里面没有擎天柱的私心在作祟。


毕竟,领导模块并不能让一个人更成熟,它会给你信心,给你身边所有人信心,但不,它不会让你成熟,只有世事会。


“我们是朋友,但那会儿情况很复杂。战争开始的时候你不在塞伯坦上,”尽管早前红蜘蛛已经预料到危楼将倾的局势,他父亲在暴动中的不幸就是鲜明的例证,“等你回来之后……四处动荡……我没能及时与你取得联系,导致你倒向了霸天虎。”


红蜘蛛挑了挑眉,这话里几处生拉硬拽的地方他暂时选择不予置评,不过,“那汽车人和霸天虎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呢,到底?”


擎天柱看向远处的红云,“本质上,我们都是为了和平而战,但理念与方式有所区别。霸天虎……他们在前进道路上失去了理想,因征服惯性而化为被动。”


“所以,你们要消灭霸天虎?”红蜘蛛问。


战争就是这么运作的,擎天柱想道,但这样一来,他们也屈从于战争,变成了“手段”(或说过程)的消费品了。“但所有人都该有第二次机会。”他轻声说。


“啊,那我猜我就是那个幸运儿了。”红蜘蛛扯起嘴角,擎天柱没有再接话。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Boss 
bot。”爵士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是吗?”擎天柱反问。


“嗯哼,行动代号我都想好了,就叫‘救赎中心’。你应该抓住它——他,为我所用,你明白的。”


擎天柱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要再想想。


不过,问题来了:这个救赎的对象是谁呢?


或者说,是谁更该抓住这个所谓的“第二次机会”呢?



红蜘蛛身上的确有许多值得探索的奇妙之处,呃,抽象意义上的。


擎天柱很乐意和他继续深入交流一下,特别是当晚红蜘蛛待在属于领袖的寝室里,喝完最后一点高纯,光镜发亮,满怀期待地问他自己是否能多留一会儿的时候。


但擎天柱的回复是:“我也很希望如此,但你的机体还需要充电,目前超负荷的运转很有可能对日后造成什么永久性损伤……”之类的。说真的,每一次拒绝红蜘蛛都令人痛苦,而红蜘蛛只是让这拒绝愈发艰难。但奇怪的是,擎天柱对这种疼痛带有一种上瘾般的痴迷,他在享受这种自我惩罚吗?


于是红蜘蛛离开了,他捏了一下擎天柱的手,然后转身出去,关上门。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我们都知道是什么了。最后,红蜘蛛飞走了。那么,红蜘蛛脑袋里在想什么呢?这个狡猾卑鄙的霸天虎在恢复记忆后一定第一时间就开始琢磨什么诡计了!铁皮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么,擎天柱在想什么呢?


擎天柱站在原地没有动,领导模块的重量无情地压在他的火种上,他本来已经该习惯了。现在那个邪恶而神圣的遗迹正伸着触手舔舐抚慰着他的悲痛,他沉下来了。只有他才是身不由己……*   
*呃……嗯)

红蜘蛛飞回了霸天虎基地,威震天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目光一直追随到他快步踏进长廊。红蜘蛛问芯无愧。


拜托,他回来可不是“认识到了自己的卑劣,觉得自己不属于汽车人”这样毫无根据的原因,霸天虎依然比汽车人优越——他们懂得利用资源,他们懂得如何达成目的,只是眼下他们的方向暂时地受到了蒙蔽,他们的效率因为某些管理问题而降低。就因为他们“丧失理想”,他们就该等着被汽车人消灭吗?什么道理!哪有助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的。何况开弓没有回头箭,汽车人当年没有选择他是他们的损失,而红蜘蛛既然自己做了选择,也会为选择负责。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整理思绪,然后改变。


威震天只是老了……不是傻了。战争对每个人而言都耗损巨大,但红蜘蛛突然间感到信心百倍,他觉得自己已经抓住症结所在了。






要说擎天柱在这场战争中开过多少枪,那肯定是数不清了;要问擎天柱在这场战争中杀过多少机,那也是不好说的。擎天柱按下扳机,这个动作他已经做的非常熟练了。


然后不远处,红蜘蛛闷哼一声,被冲力砸进山壁,红色警报在一边惊魂未定,他冲擎天柱短暂地点点头,跑到遮蔽物后面去狙击了。这一切的背景音是威震天大喊着撤退,所有霸天虎起飞。现场烟尘一片,惊天雷和闹翻天在上空多盘旋了一阵,好像在找他们的空指,但兰博基尼兄弟和威震天的大喊在催促他们上路,于是地面上不一会儿就只剩下汽车人了。


擎天柱最后朝红蜘蛛被石块掩埋的地方看了一眼,也大喊了撤退。



然后,如你们所料的,擎天柱晚上偷偷溜出去了(或者他自以为是这样的)。


周围没有什么别的TF的信号,除了他和一个气息微弱的小飞机。Seeker们没有来找他,是威震天的命令吗?一个合格的霸天虎就该自己在困境中寻找出路,他可以想到威震天这样教训他的手下们。如果真是这样,此刻他很想隐秘地跟这位老朋友说声谢谢。


他关掉车灯,把一切信号都降到最低,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可能真的有点做贼心虚。但话说回来,这是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他不能见死不救,这有违汽车人精神。擎天柱想慢慢走过去,但发现自己芯急如焚。他蹲下一点点把砾石挖开,摸索着底下seeker残破的机体。


红蜘蛛的光镜还处于下线状态,他身上的涂装给刮得乱七八糟,腿部线路火花四溅,机翼也弯折了。他听说飞机的机翼是感知线路密集区,这一定得疼得要命。擎天柱把他从废墟里拖出来放在地上(毕竟他可不敢肯定对方想一上线就看见他的脸,或者说口罩),情不自禁地把手贴上了对方折损的机翼……


然后红蜘蛛光镜里的两团红光凶恶地定在他身上。


擎天柱赶紧把手抽回来,“抱歉,我只是想检查一下你的伤口,你的机翼好像有点不太好。”他伸手指了一下,又两手抬起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红蜘蛛没理他,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小飞机说:“那你能先从我身上下去么。”


“当然。”领袖跨到一边去,努力让自己无视刚刚对方声音中夹杂的杂音。他伤得真重,而自己想做的只是帮他处理一下伤口。


“也许我该帮你处理一下腿部线路?”他提出建议。


红蜘蛛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勉强坐起来说:“不用,我自己能行。”


擎天柱依然坚持:“但看眼下情况,让我协助会更有效率。”


“不行,你不明白,”红蜘蛛盯着自己的腿,摆了摆手,“如果被发现有人帮我处理伤口,威震天会起疑心的。”


擎天柱看着对方从子空间里慢慢掏出急救包进行简易修补,暗暗叹了口气。“那我还能帮你什么?”他温和地问。


Nothing。”红蜘蛛瞥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处理伤口了。但他的眼神里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擎天柱不敢多想,只能坐在旁边。他带的急救设备也得原封不动地带回去了,至少他不用向救护车解释为什么物资会莫名减少,不过这一点都没让他有任何释然。


“嗯,你可以靠在我身上,减少你的,腰部受力,”擎天柱比划着解释了一下,“减少能量消耗,缓解疼痛。”


红蜘蛛没答应,但也没拒绝,于是擎天柱靠了过去。


他勉强接上了漏液的管线,对机翼就无能为力了。如果他是地球上的某种(软体)猫科动物,说不定还能扭着够得着。而擎天柱发现这个想象十分诱人。


所以,就这样了?这个短小精悍的会面同以往一样似乎毫无建树,几百万年过去了,两个机依然不幸地还在原地打转。红蜘蛛推开擎天柱的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今晚的月色真美啊,“美丽的家乡塞伯坦呀,在巨大的金属圆月下……”几百万年前,他们渡过了两个不那么愉快的夜晚,而在此看来,那段岁月几乎像是上辈子的事了。彼时几百年的分别已经让两人有种强烈的物是人非之感,但现在想想,真是无足轻重又幼稚得可爱。不过话说回来,又到底是怎样的爱才算得上沉郁顿挫、怎样的爱才轻如鸿毛呢?


“现在贸然用推进器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这里是中立区,我先载你一段吧。”擎天柱摊开手。


红蜘蛛摇了摇头:“我们是敌人,记得吗?”那双猩红的光镜再次带着讥讽的色彩扫到他身上。“当然。”擎天柱又说了一次。


但总觉得像是意犹未尽,如果就此卡断,今夜莫名地像是浪费了。要说再见,至少也要有一套完整的道别。


于是擎天柱跨前一步,手臂环过对方的腰,小心不碰到机翼,以及确保整套动作在五纳秒内完成。咔啷一下,红蜘蛛稳稳地贴在他的车窗前了。


实在是天作的机缘!红蜘蛛愣了一小会儿,然后才抬手抓住擎天柱背后的排气管,勉强算是一个拥抱了。另一个荒谬的狂喜突然袭上了领袖的芯头:他终于摘下了红蜘蛛一层媚俗的面纱。奇怪的是,按照他们几百年来相处的时间计算,二人的关系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熟悉的地步。


“你知道,一开始我只是气不过而已,后来……”


“后来你恨我。”擎天柱指出。


“哈,是。”红蜘蛛抬头看着他,稍稍抽离了一点,多么熟悉,好像他下一句就要冒出“今是昨非了,奥利安”。然而红蜘蛛说:“我真是傻了,被威震天传染了,常年和闹翻天、尖头部队在一起的后遗症。”


“嗯,我想我得稍作更正,那可能是我们都很傻”


“是吧。”红蜘蛛的手挪到他的天线上,然后往下扯,那双神秘的嘴唇就贴到了他的口罩上。一双在战斗过后满是裂纹的嘴唇和风尘仆仆中沾满烟灰的口罩相遇了,这样的真实还有浪漫生存的余地吗?擎天柱觉得这是他经历过最惊心动魄的一次亲吻了。片刻后,他夹着红蜘蛛的胳膊给口罩解了锁,露出那张他隐藏多年的、属于奥利安·派克斯的脸。



令人芯醉的重逢结束后,擎天柱又悄悄(或者他自认为是这样)地驶回基地。果不其然,红色警报在门口等着他。


“很晚了,红色警报。”擎天柱问候道。


“是的,领袖,很晚了。”红色警报抬头盯着他。


“红色警报,你辛勤敬业的精神值得嘉奖,但毕竟身为安全主管,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过度操劳。请多注意休息。”擎天柱一本正经地给予鼓励。


红警又盯了他一会儿,“谢谢。我无权质疑您的行为,领袖,我相信您,然而我也希望……”他顿了顿,“您也不要过度操劳,毕竟汽车人没了您可不行。”


“嗯,谢谢你,红警。晚安。”


“晚安,领袖。”红警最后看了擎天柱一眼,转身回了基地。







红蜘蛛侧躺在地上,机翼向后冲着激光牢门,能量液在他身下干了一片。狭小的囚室里还有一张床(确切说来是钉在墙上的一块钢板),但那对飞行者来说太小了。早些时候救护车来过,替他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眼下红蜘蛛完全不想挪动,下线光镜,下线传感器,他就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但毕竟这里不是霸天虎的囚室,他突然有点想念被威震天关禁闭的日子,至少只是禁闭。但那些都一去不复返了,就在不久前的一瞬间。


也许明天,也许几个小时候,汽车人就会宣布他们胜利了:消灭了邪恶的暴君威震天,收押了霸天虎余党……他和他的僚机们还活着,声波和震荡波在后方生死不明,他现在是霸天虎领袖了,按理说来。然而为时已晚,他早前就失败了。


“红蜘蛛。”当然,擎天柱一定会来。领袖此刻已经踏进牢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在地上碎成一团的飞行器。他看到了什么?


“你好,领袖,”红蜘蛛都没费芯要翻过身去看他一眼,“所以你今天想来点什么?”


领袖没接话,越过红蜘蛛,坐到了床上。这间牢房真是太小了,他得勉强缩着才能保证不踩到红蜘蛛身上。他低头看着红蜘蛛的脸,开口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吧?”


红蜘蛛想挑眉,但结果只是让光镜稍微亮起一点来。一个充斥着陈词滥调的开头会引向怎样的结尾?他很好奇。“不记得了。怎么?”他故意说。


“我很紧张。可能有点反应过度了。”擎天柱说。


“是吗?嗯,可惜我看不出这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你很好看,”擎天柱看着他慢慢地说,停了一会,“我应该这么说,‘你很好看’,这也是你想听到的、习惯听到的。但这不是重点,我觉得你,红蜘蛛,有点矫揉造作,虚与委蛇。”


“哦,”红蜘蛛面无表情,“所以呢?”


“所以我知道,其实你也有点紧张。你看起来翅尖都冒着自信,但你又有一种不确定感;你有很多假饰,但我看到的就是一个没有跟上机体生长节奏的幼生体。”

两人对视一阵。

“呃……”红蜘蛛扯了扯嘴角,“好吧,太尴尬了。虽然我应该被你这种欲扬先抑的手法打动,然而并不,谢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擎天柱点点头:“有。”他从那一点小空间里站起来,转身抓着床沿,把金属板从墙上扯了下来。


红蜘蛛目瞪口呆。


然后领袖把床板放到地上,把红蜘蛛放到床上(说真的,就是块金属板而已),自己罩在seeker上面,口罩向后收起:“I
m at your mercy now.

“你该清楚你现在是属于趁人之危——”


“还趁你不备。”


“对,还趁我不备。……不,鉴于过去五百万年里我都一直想尽办法勾引你,”红蜘蛛的手摸上领袖的腿部装甲,“严格说来,你没有。”


“很好。”擎天柱说着,手也伸到红蜘蛛两腿之间,“我希望你能知道,一直以来我都十分爱慕你。”


“是吗?”红蜘蛛的手贴到那块白色的对接面板上,“但实际情况是,根据我们过去的见面次数和在彼此生活中的缺席时间,咱们可能只算得上熟人而已。”


“没错,”擎天柱的手已经钻到了对方的面板下面,红蜘蛛咬着牙吸了口气,“所以我要向你提出请求,你是否同意做塞星新政权的护星公?”


红蜘蛛摸着对方输出管的手一下停住了:“你说什么?”“你是否同意……”“不,等一下,”红蜘蛛把手抽了回来,两只手,“……我以为这个位置威震天更合适来着。”


擎天柱沉默不语,面无表情,或者说努力保持面无表情。相持一会儿,擎天柱说:“你之前说的话我有想过,我觉得……该有人来见证改变。”


“也许声波更合适?”


“但我更想相信你。”


“好吧,”红蜘蛛放松下来,“现在你绝对是在趁人之危了。”他拉着擎天柱的天线,直到两人的鼻尖碰到一起,“不过我喜欢。现在,该上点正餐了,领袖。”



与众人所料想的相反的是,红色警报并没有经历所谓的“系统融毁”。此刻,他盯着监控器,爵士靠在一边摸着下巴。


“警车知道了吗?”红色警报问。


爵士敲了敲自己的护目镜:“我看到的就是他看到的,所以不光知道,他还参与了,火种联结的好处。说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红色警报明显打算跳过后半句话,在椅子上转过来冲爵士抱怨:“至少下次你们再有什么类似的计划,记得提前几个月通知我一下。普神,你知道那段时间每天监视领袖有多……”


“嗨,放松,”爵士跳过去拍着对方的肩膀,“这也是我建议你考虑火种绑定的原因之一。”


虽然红色警报并不确定他们俩说的是一回事。


不过无论是哪一回事,消防车都会很高兴的。




So, five times Starscream tried to hook up with OP and one time he failed, which is the last one.





“不过,为什么说我最后一次失败了?”红蜘蛛眯着光镜问。


“因为……我得指出,你的手段可能没你想得那么……无往不利。我是纯粹自愿的,所以就不能让你所谓的‘勾引’成立了。”擎天柱耸耸肩。


“所以你就是在变相说我缺乏魅力。”


“虽然事实与你刚刚的假设相反:你非常吸引人;然而这种魅力也确实会让准火伴缺乏安全感……”


“那只能说明你能力不足,完全不是我的问题咯。”红蜘蛛挑衅道。


“没错,所以我更得加倍努力了。”擎天柱坚定地说。




END



=============================================================================

感谢阅读!OOC、节奏不对、不流畅都是我的。冷CP继续推广!柱红,真的很好吃,很好吃,很好吃!!

以及惯例w(摸

[ 此帖被是个病号在2015-08-15 20:52重新编辑 ]
http://weibo.com/1627235535/
顶端 Posted: 2015-08-14 21:51 | [楼 主]
cimar
In his house at R'lyeh, dead Cthulhu waits dreaming.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4
发帖: 848
腐指数: 4710 螺丝钉
能量块: 9126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82(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03
最后登录:2017-10-29

 

我的邻居和青梅竹马之间的修场hhh 白鹅切开真是比黑体还黑。阿红也有当年青春年少一心向善时!~
We shall dive down through black abysses...and in that lair of the Deep Ones we shall dwell amidst wonder and glory forever.  ——H.P.Lovecraft
顶端 Posted: 2015-08-14 23:00 | 1 楼
夹克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2
腐指数: 520 螺丝钉
能量块: 289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9(小时)
注册时间:2015-05-15
最后登录:2017-09-23

 

哈哈哈哈前排就座
顶端 Posted: 2015-08-15 10:02 | 2 楼
夹克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42
腐指数: 520 螺丝钉
能量块: 289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49(小时)
注册时间:2015-05-15
最后登录:2017-09-23

 

然而人爱的是让他哭泣的那个人【摊手
顶端 Posted: 2015-08-15 10:03 | 3 楼
是个病号
只是一张纸而已啦w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1
发帖: 50
腐指数: 415 螺丝钉
能量块: 4835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24(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02-12

 

更新~
http://weibo.com/1627235535/
顶端 Posted: 2015-08-15 20:52 | 4 楼
cimar
In his house at R'lyeh, dead Cthulhu waits dreaming.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4
发帖: 848
腐指数: 4710 螺丝钉
能量块: 9126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82(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03
最后登录:2017-10-29

 

所以全文没天火什么事   “今晚月亮很圆”,OP这么怂还是不是男人hhh 小红简直软(谜)!威震天说你们两个简直瞎了我的老年钛合金狗眼(摔桶)!
We shall dive down through black abysses...and in that lair of the Deep Ones we shall dwell amidst wonder and glory forever.  ——H.P.Lovecraft
顶端 Posted: 2015-08-15 23:44 | 5 楼
丶琥珀丶
Starscream本命!弥足深陷!痴汉! 窝就是那all红的畜生道【大雾】(๑′ฅω& ..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4
腐指数: 100 螺丝钉
能量块: 272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5(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11
最后登录:2015-09-12

 

写的超棒的!很喜欢!
柱子和小红经历了这么多[爱情长跑][划掉]总算在一起了,也算是初心不改吧
Starscream本命  只要有红的CP基本都吃^q^ 没啥雷点
欢迎扩列啊~


顶端 Posted: 2015-09-07 13:05 | 6 楼
garny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2
腐指数: 175 螺丝钉
能量块: 10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6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21
最后登录:2017-11-21

 

在看到天火坠机小红去找柱子寻求帮助的时候真的特别心疼……感觉如果真的见到了那也许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结局了呢……不知道如果柱子如果知道了小红在那时来找过他时会是什么心情呢?会懊恼吗?【好奇】
All hail lord Starscream!!!
顶端 Posted: 2017-10-22 16:33 | 7 楼
barricake
“我们相爱了九百万年。”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9
腐指数: 55 螺丝钉
能量块: 5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8(小时)
注册时间:2017-08-19
最后登录:2017-11-05

 

写得很好!非常喜欢!
看到最后真的是 曲曲折折 苦尽甘来。哎 真好
Decepticons,transform and raise up!
Autobots,transform and roll out!
顶端 Posted: 2017-10-29 08:17 | 8 楼
ouroboros2014
@该乌洛波洛斯 喜欢吃雷达父子丼,没什么好说的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34
腐指数: 230 螺丝钉
能量块: 23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99(小时)
注册时间:2017-06-28
最后登录:2017-11-20

 

看见被顶上来就来重温一下XD没什么好说的,鼓掌点赞,给作者打钱,柱红真的很好吃,请大家来吃柱红
人类早就完蛋了,我到底在想什么。我要去追龙,要当陈波切,我要发疯发到月卫一。
顶端 Posted: 2017-10-29 10:20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10:4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