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刺客信条1/变形金刚】Altair, Transform and Roll Out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马甲掉了
战斗吧,在普莱姆斯身边!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5
发帖: 299
腐指数: 2230 螺丝钉
能量块: 12301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1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17
最后登录:2017-11-23

 【刺客信条1/变形金刚】Altair, Transform and Roll Out

×发生了逗比的抄袭事件,有人抄了我五年前在TF的黑历史文替换名字后发到了AC,于是对着抄袭者吐槽时说了句“我现在就能写出阿泰尔变形出发”,接着就写了。

-----------------------------------------------------------------------------------

马利克·阿塞夫又在一个哪怕自己不是英雄也感到胸闷气短的清晨里醒来了。虽然他对于自己在若干篇有头没尾巴有脸没屁股的搞笑文里总是以睡醒作为开头提出过严正的书面抗议,可是不想为此费脑筋的作者觉得保持不穿衣服光溜溜的开端就像一段人生的新生,是非常有意义的,完全无视了耶路撒冷宣教长早就打娘胎里出来已经有三十还差四年的事实。

好了,我们把马利克的抗议书烧了。刚才说到哪里了?对了,是胸闷气短。但是这样一个形容词使用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完全不正确。因为他,马利克·阿塞夫在今天,在此时此刻,他不是一名由二百零六块骨头加六百三十九条肌肉组成的碳基生命体,而是全身上下经过一千零四十七个光电耦合器组以及三万三千七百八十二个末端传感器所构成的塞伯坦合金机体。

在睁开眼睛——或者使用专业点的词语修辞为“打开光学镜头”——之前,耶路撒冷宣教长不得不先舔了舔嘴角,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从后挡板的散热口抽入一股新鲜空气,再经过五脏六腑运转三十六周天之后,大喝一声。

“系统,启动!”

随之回应他的是另外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系统,启动。早上好,马利克。昨天晚上充电情况如何?”

“阿泰尔,如果你从我身上滚下去,我就会觉得好很多。”

“谁让你的充电床那么窄呢?我说过很多次,重新买张新床吧,马利克,多个充电的插头我们就不必每次都叠叠乐了。”

“没钱!就是没钱!”

“那就只好当作是自然灾害和天意,亲吻我的手指,真心诚意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只要你不要到耶路撒冷来,就不会有这种尴尬。”

“你搞错了一点,马利克。”

犹如挺尸般叠在黑发男人身上的家伙摇了摇头,还伴随着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次啦次啦”液压连杆运作的细微响声——可惜马利克只能看见对方的后脑勺,当然也亏得只能看见后脑勺,否则他的神之右拳早就砸中了对方的门面,而现在这个上下叠着不能动的姿态,他只能在想象中用幻之左手把对方投进熔炉大炼炉渣一百次啊一百次。

“不是‘我要到’耶路撒冷来,是因为圣殿骑士团在这里。我们在执行任务,所以条件艰苦一点要上,没有条件制造艰苦更要上,配合一点,好吗,阿塞夫兄弟?”

“配合什么,当你的充电床板吗!”

在马利克彻底崩断神经回路爆发之前,聪明的黎凡特最高导师巧妙地收敛住了过火的挑衅行为。他笔笔直地坐起来,与其说像一架机体的行为,不如说像一只坏掉的提线木偶——为了弥补这种行为艺术上的缺陷,刺客嘴里不断地发出“兹”“喀嚓”“兹兹——次——”“齐齐咔咔”之类的系列机械滑动音,假装自己是一名变形金刚。马利克也不甘落后,虽然也许他更多的是担心阿泰尔重新倒回床上又睡着,单手提着裤头站起身,来回查看自己的外袍被丢到哪里去了,还必须重复着“搜索目标,黑色宣教长外袍。发现目标,距离五臂远,距离四臂远,距离三臂远……发现白色伊兰长袍一件,系统识别,属于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碾压过去……”诸如此类毫无语调可言的叽叽咕咕。

两人终于在东拉西扯之中完成了一天早上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从裸奔裸聊到穿戴得人模人样,或者今天得使用机模机样更为妥当,至少可以让圣殿骑士追捕他们的时候能少一种借口,名叫有伤风化罪——马利克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短促音节,阿泰尔立即毫不犹豫地转身就扒同僚的衣服。

“你在干什么?”马利克尽量保持面部表情平静如没和好的死面团,塞伯坦机体控制表情的末端传感器比人类想象中的少。黎凡特的最高导师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你的信号音不是在提示我你需要上厕所吗?我这是在打算帮你解开裤子。”

“……上厕所的提示音比刚才那一声长多了。”

“是吗?你再重复一次?”

“哔——”

“你看,你用了两个破折号这么长的音节,对我来说解析出来就是上厕所的意思,你自己发错了信号,别怪我理解错。”

“嗯,对,我只怪自己太富有同情心,没在十七岁那年放任你在约旦河里淹死去见普神。”

“好吧。”阿泰尔松开了同僚的衣服,“你本来是想传达什么。”

“该摄取早间的能量了。”

“哔—”

“这是你尿急的意思吗,阿泰尔?”

“不,这是我能量不足发出的警报。”

清晨的天光还无法聚敛成带着火焰热度的长剑,庭院里的蔓藤植物只能在盘腿对面而坐的两人之间投下薄薄的浅色区域,延伸出的两道人影一直在灰袍学徒的脚下交汇。年轻的小学徒挠着头,露出尴尬无比的笑容。

“导师,宣教长……你们的早饭是要吃什么?”

“两份能量块,多加一些C42H62O16。”

“我也要两份能量块,天冬氨酰苯丙氨酸甲酯必须控制在十克之内,谢谢。”

“……能量块,是什么?还有后面那一串在我们这个时代怎么看都念不出来的玩意又是什么?”

虽然学徒很想把上面这个自然段里的舞台对白念出来,可是在白袍导师兜帽掩盖的凶恶眼神攻击之下,他把好奇宝宝的疑问和口水一起咽回了肚子,撒腿跑出了分部后门。两人就这么看着少年消失的方向以及碰碰作响的门扉,过了内置计数三十下的时间,马利克才慢慢地吐出一句话。

“他,好像没带能量币出门。”

“一名优秀的刺客,即使赤手空拳也能做一桌满汉全席。”刺客歪歪斜斜地坐着,抬起左胳膊支起下巴,时不时还冒出一点轻微的“丝丝”,尤其是当他前后摇摆上半身的时候,“比起没带能量币,我更担心他是不是弄清楚了我们究竟要吃什么。”

黑发男人耸了耸肩膀,“不知道也不是我手下人的错,全部要怪让我们执行这种奇怪设定的家伙。我们可以把他的早饭抢过来垫个底。”

“可是他和我们不仅有时差,更有年代上的差异,现在那个家伙面前只有一堆皱皱巴巴的红枣,我相信你不会想吃的。”

“好吧,让我们把话说回来,避免其他看热闹的家伙说我们在骗篇幅。喂,阿泰尔。”

突然被严肃地叫到名字,刺客眨了眨眼睛,不,他的意思是闪了闪金色的光学镜。

“我们,可以,停止,这种,设定模式不?”

“扫描分析,情绪波动百分之二十,油压上扬百分之十七。你现在有些激动,兄弟。为什么?我们是塞伯坦人,这样的说话和行动模式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你害羞了?”

马利克非常非常想用幻之左手痛殴阿泰尔露出狡黠微笑的脸。

“第一,非常无聊。兹——”黑发男人竖起两根手指,“第二,非常愚蠢,兹兹——”

“可是很有趣,不是吗?”

“今天的任务难道就要在不停的‘齐齐咔咔酷’中执行吗!”

“啊,我得指出你的又一个错误。‘齐齐咔卡酷’是只有在变形的时候才能念出的台词。虽然语句一样,但是从机体变成人形自走炮和从人形自走炮恢复机体时发出的音调是完全不同的,需要我给你演示一下吗?真的不用害羞,阿塞夫兄弟,最高导师的职责就是传道授业解惑……”

“够了!”

黑发男人以雷霆万钧之力迅雷不及挖耳屎之姿一巴掌拍在了地上,虽然无法像法官锤落定那么震撼,也足以让阿泰尔暂时中止了扬声器端的运转。

“嘶——兹——滋滋——喀。”

马利克恢复了之前的坐姿,先前如来神掌攻击的地方,一只蚊子伸直了六条细长性感的大腿躺在那。阿泰尔的换气泵深深地抽入了一大口空气,感叹道:“干得漂亮。”

“哼,阿塞夫家的剑可没有生锈。”

就在他们说话的间隙,昏过去的蚊子苏醒过来,拉了拉自己的黑丝袜,飞走了。

“跟我来,阿泰尔。咻——滋滋滋滋——叮——在出发之前,我有一样东西交给你。”

两人来到后院,角落里摆放着一些巨大的开口缸,里面没有水,干燥的内壁上雕刻着圆环形的花纹,是当地人用来做烤馕——应当叫金色的能量块——的主要工具。黑发男人摸着短胡渣的下巴扫视了一圈,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测算不符合测算不符合”。

“符合,就是那口了。”最后他肯定地点了点头,示意阿泰尔过去,“里面有一封密函,是你的名字,我一直没有拆开,今天可以交给你了。”

阿泰尔满腹的疑惑,密函为什么没有像常见的游戏设定锁在华丽丽的箱子里——当然,在马利克一再强调“穷”的前提下,有只棕榈叶的篓子就凑合用吧——而是放在一口大缸底部。他双手撑在缸口边缘,伸脑袋进去张望了好一会,从里面传出了阿泰尔瓮声瓮气的喊声。

“喂,马利克,我什么都没看见。”

“也许你应该切换到夜视模式。”

“我打开了鹰眼,还是没有!”

“不可能,你再看仔细一点。”

话刚说完,马利克·阿塞夫,二十六万周岁的耶路撒冷宣教长,抬起他有力的右脚,对着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时年也是二十六万周岁的黎凡特导师的后挡板,狠狠地踹上一脚,在后者砰地掉进大缸之后,再用力扣上了盖子,把瓮缸整个踢翻在地,滚到后院的小门前才停下。

马利克推开了院门,此时此刻的阳光渐渐浓郁了起来,就像金色的长剑上串着刷满了孜然的羊肉那么美妙。今天一定会是美好的一天,黑发男人如此想着的同时他用脚尖碰了碰缸子,“嘿,阿泰尔。”

“马利克,快把我放出来!”

“不,不,不,这可不符合一名塞伯坦人的说话习惯。”马利克笑得很愉快,因为他知道阿泰尔看不见,“现在,我们得出门执行任务了。”

他松开脚,黄色的大缸就像一只永远不会停歇的线团,咕噜噜,咕噜噜地从后门的斜坡上滚下去,它的速度越来越快,于是马利克放开脚步开始了奔跑,就像他无数次的无数次追逐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阿泰尔,变形,出发!”



END.
一切活着的生物是介于神和尸体之间的存在。
顶端 Posted: 2015-09-23 22:0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星云星

Time now is:11-24 19: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