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IDW】饥饿【割裂/弗洛铱德】【拆注意】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天生弱虫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01
腐指数: 660 螺丝钉
能量块: 513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81(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11-19

 【IDW】饥饿【割裂/弗洛铱德】【拆注意】

飞船内安静得很,窗外遥远星球洒来的光却星星点点地搅得这一夜没有丝毫宁静。弗洛铱德的手搭在隔绝了他和宇宙的玻璃上望着不依靠时钟便昼夜不明的宇宙,他没有一点儿睡意,但是他的机体需要需要充电,他需要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他的“旧友”。
弗洛铱德躺在与他大小不相称的充电床上,闭掉光学镜开始尝试充电。对于已经习惯了持续工作直到强制下线的他来说,此时此刻想要充电并不容易。他需要让他的CPU安静,让他的脑模块休息,但他辗转反侧,机体却迟迟不肯进入充电。“别自欺欺人,你根本无法安睡。”弗洛铱德的机体发出嘲讽,违背他的意志。
不过说为遵从或许更合适,弗洛铱德确实不想下线。
他想他应该再干些别的,他该去整理办工桌上的文件,他该去看看割裂的状况,他该……
大概是机体发现了弗洛铱德拙劣的骗局,悄然无声地在他的思绪里下线了。

弗洛铱德无法分辨自己是否在做梦,作为心理学家的他会为此感到些许羞耻,但这时没有,因为他把自己是心理学家的事也一并忘了。
他身处一片森林之中,月光微弱得不足以让他看清脚下的路。他眯起光学镜,枯死的钢铁树木间又涨起浓雾,彻底剥夺了他的视野。
弗洛铱德双手护在自己的火种前,他在害怕,他不是战士,手中也没有武器,没有理由不害怕。他告诉自己必须前进,但又警告自己不要冒险。
我该怎么做?站在这里等到天亮吗?可是这里安全吗?还是说应该……!
一阵凉意从弗洛铱德的金属脊骨窜上他的四肢百骸,他来不及一声尖叫双脚就抛弃了地面开始拼尽全力奔跑。他听到了声音,那是嘶哑的、饥饿的、野兽的咆哮。
弗洛铱德在迷雾笼罩的森林里逃亡,他跌跌撞撞,被凸起的石块绊倒也不敢回头,野兽就在他的身后,他只能仓皇爬起继续逃命。他跑得筋疲力竭,满身是伤,但是野兽的声音始终盘旋在他音频接收器旁。终于,他耗尽了气力,跌倒在地,冷却系统急促地换气却散不掉擒住他火种的恐惧。野兽在靠近,弗洛铱德能感受到它的气息。它的利爪钳住了弗洛铱德无法动弹的小腿,弗洛铱德不住地颤抖,他无法摆脱这野兽,只能任由它在骇人的低吠中攀上自己的机体,被它按住头雕,看着它张开血盆大口——

弗洛铱德惊叫着上线,没有漆黑的森林也没有看不清模样的野兽,那一切都是他的梦。但现实中的状况并不比噩梦中轻松,弗洛铱德的乘客逃离了形同虚设的囚笼,正对待猎物般将他压制在身下。
“割裂!”弗洛铱德睁大了光学镜,他开始挣扎,试图摆脱红色机体的束缚,但他得到的回应是十支从割裂指尖探出的探针。弗洛铱德的火种本能地恐惧着,但他的脑模块正冷静地分析眼前的状况:很简单,割裂饥饿难耐,他需要“食物”。
“割裂,冷静!你没必要这么做!”弗洛铱德慌忙地解下挂在他脖子上的两颗珠子嵌进割裂空荡荡的光学镜框里,“看清楚,是我!”
取回视觉的割裂逐渐安静下来,他再一次看到了弗洛铱德的记忆。那些记忆有足够多的部分是肮脏的,为人不齿的,但是那些从第一眼起就不是割裂所寻求的记忆。对于弗洛铱德而言,他不需要遗忘也没有愧疚,他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从来都是理所应当的。
割裂松开弗洛铱德,收回了探针,他根本用不上这个。弗洛铱德坐了起来,他的火种还没有完全平静,如今他仍对割裂心怀畏惧,毕竟他面对的是一个杀人犯。
弗洛铱德自知他无法驱赶割裂的饥饿,即便割裂真的把探针扎进了他的脑子也不会寻得一丝满足,但是弗洛铱德知道让一头野兽过度忍耐并不会得来安全。
“割裂……”弗洛铱德小心翼翼地凑近坐在他床边的记忆外科医生,尖尖的爪子搭上了他的肩膀,”你已经……无法忍受了吗?”
飞船里一片寂静,弗洛铱德甚至能听到自己散热片鼓动的声音。割裂背对着他,弗洛铱德等待他的回答,而割裂只是沉默。许久之后弗洛铱德才听到他嘶哑的声音:“弗洛……铱德……”
“我在这儿。”
“弗洛……铱德……”割裂呢喃着,他低下头捂住自己的“光学镜”哑然失笑。他无法抑制自己的饥饿,他越是克制就越是思念窥视被压抑记忆的滋味:“你说我该看着他们……你说我该克制……”
“是的割裂,不要贪得无厌。”弗洛铱德安抚着割裂,他能感受到割裂的痛苦。
“贪得无厌……”割裂把整张面甲埋进手掌,重复着弗洛铱德的话,他低声笑着,整个机体都随之颤抖,“贪得无厌!”割裂抓住弗洛铱德的手腕,那力气几乎要把他的胳膊整条拽下来。“弗洛铱德,你说我贪得无厌!看看你自己!你的记忆本该是多么诱人,可你却毫无愧疚!”
弗洛铱德忍受着疼痛,因为饥饿割裂已经彻底地歇斯底里了。
“看着我,”弗洛铱德用他自由的那只手贴上割裂的面甲,他很遗憾割裂无法享用自己的记忆,但是他会缓解那份饥饿,他会尽自己所能做出弥补,他那双黄色的光学镜用纯粹到近乎不谙世事的幼生体般注视着割裂,“割裂,看着我,拆我。”

这会痛,弗洛铱德每次让割裂拆他的时候都知道一根不符合自己接口尺寸的管子插进来会让他疼痛,但他的感觉每次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现在他的记忆变得清晰,割裂正让他回忆起那本该是多么痛。
“割裂……割……”弗洛铱德说不出话,他开始后悔和割裂对接的决定,他在担心自己的接口会被那根强行进入的管子撕裂。
这一切都被割裂看在眼里。
这就是弗洛铱德缓解割裂饥饿的方法, 这是他对自己所坚信的学说的实践。
“你不是一个称职的恶人,你这么容易就哭了。”割裂说着,同时挺动腰肢把自己的管子整个送进弗洛铱德的接口,让弗洛铱德尖叫着淌出更多清洗液。
或许这是割裂讽刺弗洛铱德不懂克制的原因之一, 他让割裂拆他并不意味他会伪装自己很享受,他连一点点疼痛都不愿忍耐。
割裂折起弗洛铱德的双腿,让他可怜的接口更多地承受撞击,焦躁让割裂乱了步调,他蛮横地顶进次级燃料箱口,几次冲撞后就把对接液射进了弗洛铱德的次级燃料箱。
机体里面被冲刷的感觉让弗洛铱德牙齿都在发抖,他的尖爪刮掉了割裂的涂漆,两腿间湿淋淋一片,但是他并没有过载,单纯的疼痛给他的只是痛苦而没有快感。
“弗洛铱德,我没有看到。” 割裂因为过早的过载而喘息,但他的声音却异常冷静。
弗洛铱德艰难地坐起身,割裂的管子滑出了他的接口但保护叶没有立刻合上,那根不合尺寸的管子把他接口里面完全撑开了,以至于一时无法闭合。
“我知道……你想看到什么……”弗洛铱德抹着他面甲上的清洗液,他的视野都因为那些液体变得模糊了。他调整姿势,跪在充电床上,那些未进入次级燃料箱的对接液混合着零星的润滑液流到了他的大腿上,“但是你这样做……我办不到。”
割裂的视线在弗洛铱德的大腿间游走,他注意到这个心理医生连前置面板都没有打开:“你做到过,而我就是这么做的。”
弗洛铱德没有说话,他的确在粗暴的对待下过载过,但是……那是在他被割裂和他的兄弟权杖当做人质的时候,他很害怕,所以……
“你在回忆,”割裂注视着弗洛铱德,他脑中的一切都被割裂看得一清二楚,“我看到了权杖……你喜欢被两个人一起拆是吗?”
被看透的心理医生睁大了他的光学镜,他恼怒地捂住了割裂的光学镜:“不是!我不喜欢!”
“但那时候你过载了。”
“那也不能代表我喜欢。”
无法视物的割裂再次伸出了他的探针,弗洛铱德在那些又尖又细的东西扎进他的后颈之前放开了割裂,使他能够继续看到自己。
“我说过,看到不等于了解,我不喜欢疼痛也不享受……强迫对接。”
割裂轻笑了一声,一只手搭在弗洛铱德的屁股上,手指浅浅地划过他的接口,他清楚看到这一刻弗洛铱德回想起的是他第一次撬开这个接口外的对接面板时的情景,那时候割裂的光学镜还完整得很。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过载?”割裂问。弗洛铱德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傲慢,几乎所有他这类的医生对待心理学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傲慢,能够直接读取患者的记忆让他们总是不经意地忽视心理学的作用。
弗洛铱德并不打算和割裂争辩这些,他取下了自己的遮口器,握住割裂的管子看着他:“记住这个。”
弗洛铱德俯下身,慢慢地吮吸手中管子的端口。因为机体大小的差距,割裂的管子即便是疲软的状态对他而言也依旧是硕大的,含住管子的头部便占据了口腔的大部分空间。弗洛铱德举着这根管子一点点吞吐着,电解液湿润了近乎一半的管身,但另一半却迟迟得不到照料。
弗洛铱德知道他这是在消耗割裂的耐心,他能感受到嘴里的管子正在重新充能,但他无法加快速度,他正试着让割裂知道自己能够承受的速度。他吐出,用舌尖挑逗端口,然后又吞进,几次之后割裂的管子已经胀到他连半根都无法吞下了。
管子的头部顶在弗洛里德的喉咙前,他的下巴因为含着这根巨物发麻,舌头也没有动弹的余地。他想要呕吐,他的喉咙正为此紧缩,弗洛铱德认为他该缓一缓,他没法吞入整根——
猛然间,割裂按住弗洛铱德的头雕将他推近自己,本该退出的管子整个捅进了他的嘴里。
“我觉得你需要帮助?”
弗洛铱德没法回答他,他的声音全都变得含混不清,因为喉咙被填满弗洛铱德的燃料箱都在抽缩。
不同于接口的紧致包裹着割裂,让他不由地赞叹。他看到弗洛铱德又在掉清洗液,他的脑海却是空白一片。凉凉的清洗液打到割裂的腹甲上,他抓着弗洛铱德的头雕慢慢地退出,在弗洛铱德模糊的呜咽中再一口气顶入。一根巨大且炽热的管子在自己的嘴里进出让弗洛铱德头晕目眩,他的爪子在割裂的机体上胡乱地抓着,但这丝毫影响不了割裂的动作,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剧烈的摩擦使得弗洛铱德止不住地颤抖。
他会在里面过载吗?他会在我的嘴里过载吗?弗洛铱德恍惚地想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还是在期待。
答案是不会。在弗洛铱德预感下一次冲撞割裂就会把对接液射满他的嘴巴的时候割裂停了下来。
“原来你喜欢嘴巴被操吗?”
弗洛铱德吐出割裂的管子,茫然地抬起头望着他,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机体的变化——他的前置面板自动打开了。
扬言自己抵触被强行插入的心理医生无言以对,割裂猜不透弗洛铱德的心思,弗洛铱德也猜不透。他缓缓地坐起来,发现自己的管子半挺在自己的小腹前,他的接口也已经湿润,润滑液正偷偷从张合的保护叶间滴落。
弗洛铱德张开嘴欲言又止,他放弃了争辩,转过身趴在充电床上,抬高他的屁股,用手指打开了自己的接口,声音沙哑地说:“用这里……让我过载——”

割裂真的有在学习,这次他的动作放缓许多,给了弗洛铱德更多的时间去感受自己的接口是如何被撑开,柔软的内壁怎样被一寸一寸地碾压,之前那些来不及体会这根入侵者的节点也被一个一个缓慢而细心地蹂躏着。弗洛铱德呻吟着,电解液顺着他的嘴角滑落,他的接口依旧会感到疼痛,但在割裂给予他的快感面前那些疼痛微不足道。割裂的双手扣在弗洛铱德的腰上,他的机体对割裂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一双手就能满满握住他的腰。
管子更多地进入,弗洛铱德的腹甲都在吱呀作响,润滑液随着每一次的进入溅出他的接口,他扬起头雕嘶哑地喊叫,他的双腿几乎无法支持自己的机体。割裂将他提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两腿间,那根管子肆意地贯穿让弗洛铱德泣不成声。他的机体承受不来这么多的刺激,但他根本不打算喊停,割裂握住弗洛铱德挺立的管子用进出他的接口同样的速度套弄着。
弗洛铱德的光学镜前一片花白,他的引擎在轰鸣,机体内的高温几乎要烧断他所有的线路。割裂扶住他的头雕亲吻他,纠缠他鲜少露出的舌头。
一阵猛烈的电流击穿了弗洛铱德,他的理智在那一刻崩裂,次级燃料箱再次被冲刷时他过载了。
割裂的饥饿终于的到了暂时的平复。

“我们要去哪?”
“嗯?我没有说吗?”
“或许说过,我忘了。”
弗洛铱德笑出声,嘴被重新遮住让他的笑声有些失真:“我要带你去见一个真正的骗子,一个有办法喂饱你的人。”
割裂轻哼一声,他揽住跪坐在他腿上的弗洛伊德的腰,在他的记忆中看到了一个无辜可怜还戴着一副圆眼镜的橙白色机体,随后他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弗洛伊德把两颗伪装的先觉者珠子挂回自己的脖子上,满意地依靠在割裂的怀里,再过不久他就将与“旧友”相见:“想想看,那会是多么丰盛的美味。”他沾染着些许红色的尖爪抚摸着割裂的面甲,望着那对空洞的光学镜框隐匿地绽放笑容。

——THE END——










顶端 Posted: 2016-01-01 14:02 | [楼 主]
天生弱虫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01
腐指数: 660 螺丝钉
能量块: 513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81(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7-11-19

 

逃走
顶端 Posted: 2016-01-01 14:02 | 1 楼
cimar
In his house at R'lyeh, dead Cthulhu waits dreaming.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4
发帖: 848
腐指数: 4710 螺丝钉
能量块: 912642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82(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03
最后登录:2017-10-29

 

这两个人的宇宙之旅给人一种谜之《基督山伯爵》后续的感觉hhhhh(弥天大雾
We shall dive down through black abysses...and in that lair of the Deep Ones we shall dwell amidst wonder and glory forever.  ——H.P.Lovecraft
顶端 Posted: 2016-01-01 14:27 | 2 楼
南极环流
旋刃旋刃~来笑一个~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62
腐指数: 350 螺丝钉
能量块: 742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35(小时)
注册时间:2013-12-07
最后登录:2016-09-18

 

你那么容易就哭了你那么容易就哭了你那么容易就哭了你那么容易就哭了
^q^

这样的弗洛伊德 我喜 他就是个坏人/////
微博【寒流】http://weibo.com/zxc1018?entry=hkweibo
顶端 Posted: 2016-01-02 23:00 | 3 楼
wwwwwwwwow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27
腐指数: 145 螺丝钉
能量块: 10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9(小时)
注册时间:2017-09-21
最后登录:2017-11-19

 

我…………吃…………爆!!!!!!!!这种又痛又刺激的感觉!!!!
顶端 Posted: 2017-11-10 01:39 | 4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45
腐指数: 775 螺丝钉
能量块: 729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7-11-21

 

呃,这种风格……真的是很特别啊。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7-11-10 07:48 | 5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11-21 10: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