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 6 7» Pages: ( 6/7 total )
本页主题: [IDW][警车中心]Dark matter(2月6日63楼更新至57)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45

“这两天都没看到爵士,前天开会的时候明明还在。”一日,警车在走道上碰到了探长,“长官,你最近有见到他么?”

“没有。”警车回答,“有什么事么?”

“我从我朋友那里弄到了他之前想要的一张唱盘,”探长说,“想交给他,但是这些日子都没看到他,连平日里总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兽态TF谐振也没看到。”

“他去执行任务了吧。”警车说了一个正确但任何信息没有的答案,“‘全景’行动进行得怎么样了?”探长是信息传输汇总的负责,这个方面他最清楚。

还好探长并不纠结爵士究竟去做什么这件事,或者以前他也经常这么就不见了过一段时间再出现,所以被问到自己的工作很快就不再关注:“我们的监控已经遍布整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数据中心也有足够的内存处理实时数据;各个监视小组都已经在可能会举行非法比赛的地方就位,应该很快就会有有用的消息传回来。”

警车点头:“有什么信息及时上报,Prime对于取缔这个非法组织非常关注。”

“明白。”

等探长走后,警车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警车也不知道。

他虽然知道爵士这次的行动对象,因此在查阅信息的时候也多了一些关注,不过,并没有得到太过有用的可以推断爵士现今所在的信息。这位行动对象他在还没成为安全部队一员的时候也见过,不过当时并没有留下什么很好的印象,而且警车觉得,即便如此,这些印象对于一个被施行了皮影戏的TF,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只有一个评价似乎没有改变——古怪的TF。

现在的他,似乎比之前还要让TF捉摸不透。



警车拿起另外一个数据板打开,上面的文件编号显示这里面的数据已经有一定年头了,警车迅速地浏览了一下,有用的并没有多少,只是确认一个登记记录——威震天,因为在油吧参与斗殴被粒子城警察局收押,而后因为证据证实他并未参加斗殴被无罪释放。

释放他的警官的签名警车也认识——依然不是什么足够好的印象。似乎,也有段时间没看到这位的相关信息了。

警车放下这个,拿起另外一份带着安全部队情报部门标记的数据板。

“曾在C-12采矿,直到C-12关闭,之后也并无入境记录……”他敲着数据板的表面,“然后他的记录就出现在卡隆的角斗场上了……迪希摩斯那艘不见了的飞船——”关于那艘飞船,因为在安全部队的管区,而且涉及到一位议员,警车曾经派部下去调查过,希望得到一些更详细的信息。可惜,那位高傲的议员并不愿意配合,拒绝告诉他们那艘飞船上究竟载了些什么。

现在警车可以确信那上面是什么了。

警车接通一个频道:“迪希摩斯议员最近的行踪给我传一份过来。”不一会儿,信息就传到了他随身的电脑上,他浏览了一下,这位议员除了热衷敛财,还很喜欢给自己树碑立传。看完这些,警车把他的分析归为一个文档传给御天敌,他则离开办公室前往数据汇总中心。

那里,全景行动的各个小组还在忙碌着。

他到中心的时候,探长正在与全景三号联系,见警车来了,就把频道权限交给了他。

“情况如何?”警车问。

“哎,换人了啊,”缓冲器的声音传过来,“我觉得,我们待的这个破地方,连那些地下角斗士来这里都觉得有失身份——这地方除了空壳和各种铁锈,怎么看也不像还有其他玩意儿的样子,你说是不是,车顶?”

“我觉得我的光镜甚至整个视觉系统都要出故障了。”车顶附和,“长官,回去可以申请调休么?”

现场平和得让两个监视者觉得很无聊,毕竟,他们俩已经窝在一堆破铜烂铁中长达18个周期。

“全景三号,没有异常情况的话,保持频道清洁,”一旁的音频采集TF说,“你们这是在违反规定。”

“好吧——”缓冲器拖了个长长的尾音,他似乎还想说点儿什么来排解无聊,但是频道忽然一下沉默了。

很快,显示屏上摄像机的角度一转,对准了一扇正徐徐打开的破门,那后面,有TF的光镜在发光,显然对方并没有进行夜视处理。

发现可疑目标——缓冲器在频道上输入信息。

“启动周边所有的监控设备。”警车命令。

几个工程载具开进了这个破败的仓库。

“是他们?”

“你认识?”探长问。

“认识算不上,打过一次交道,不过那时候他们应该还没和这伙TF混到一起。”警车说。

“难怪一直追查不到他们的踪迹,原来他们一直没在我们查到的地下竞技场中活动。”探长看着传回来的影像说,“他们在直接搭建一个比赛场地……”

等这些工程TF把建筑改造得有个竞技场的大概轮廓的时候,监控器中又传来提示:首要目标出现了。

安全部队最近关注的目标——威震天,终于出现了。

新一轮的杀戮,即将开始。

“全景三号发现首要目标,特勤小组准备行动!”警车命令,“通知Prime,确认是否抓捕。”

“是!”



“他是谁?”在警车开始行动部署的时候,缓冲器的监控器里出现了一个陌生TF的身影,而看画面,威震天一伙TF的反应显示他们对这个TF也完全不认识。

“缓冲器,声音传输怎么了?”警车问,他发现刚才还好好的音频传输,现在变成了一片杂音,他转头对旁边的一个TF说,“赶快排除故障!”这个TF看起来不像是个角斗表演的狂热粉丝,如果他来这里有目的,那么也许这个目的,就是他们正需要的答案。

“报告,我们这里的仪器设备一切正常。我想,现场可能是收到了干扰……”

“特勤小组,立刻行动!增援‘全景三号’!坐标在——要快!”警车立刻命令,监视器上的画面已经静止不动,他的芯中立刻确定,事态向着他设想的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还有,立刻查清最后出现的这个TF的来历。”他说,“他是谁,从哪里来,为谁工作——跟他有关的一切信息都要。”



后记:

本纪倒霉二人组,默哀……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7-06-29 00:08 | 50 楼
lovol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2
腐指数: 175 螺丝钉
能量块: 10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5-24
最后登录:2018-02-23

 

两份便当预热中……
顶端 Posted: 2017-06-30 01:35 | 51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46

特勤小队虽然行动迅速,但显然对方并没有刨根问底的爱好,所以他们赶到的时候,原地只剩下废墟、残骸和干涸的能量血。

那个神秘的TF和那些非法角斗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安全部队似乎除了失去两名侦查人员,一无所获。

对外公布的消息则是他们俩在执行公务中因公殉职。至于法医的检验报告,已经锁在了警车的加密数据库里,只是——对方把大脑模块破坏得连渣都不剩……

举行葬礼的那天,国葬大厅的来访者有安全部队的同僚,还有这两个TF的生前友好,陆陆续续来了不少。

至少,立在他们俩棺材上的全息影像看起来还是那么完整,甚至缓冲器的表情还略显调皮。



离开国葬大厅,主恒星的光辉再次照在警车的装甲上,总算让他觉得驱除了一些大厅里的阴霾感觉。

“采取反击么?”他回想着刚才御天敌在葬礼上说的话,很显然,这次的意外向他们揭示,他们的对手比想象中的要麻烦的多。

命令已经下达,具体的计划就是他这个副官该部署思考周全的。

首先,要确认那个不速之客究竟是何方神圣,后台是谁,目的是什么。

不过,要找到这个神秘的TF,看来得先要找到那个叫威震天的地下角斗士的行踪。

但是,目前至少在这些家伙搞完了上次的破坏摆脱他们之后,似乎消失在了卡隆城内一般,哪里都找不到他们的任何踪迹。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得到了这个陌生TF的帮忙,躲开了安全部队的监控网络。不过,对于这个,警车倒并不担心。

毕竟这些角斗士的生活便是战斗和杀戮,用能量血和残骸来满足人们感官的刺激,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是处。所以,只要他们还要继续活动,进行角斗,总会有蛛丝马迹漏出来。

因此,警车请御天敌批复一份文件,关于监控所有角斗售票商的资金流动——无论是正规的还是地下的——以及门票的场次销售量。毕竟,知名角斗士的一场角斗与新下海的愣头青TF的上座率是差别很大的。

他相信,从中一定能找到线索。

只不过,在那之前,他收到的却是迪希摩斯议员在自己的雕像揭幕仪式上,遭到不明身份变形为飞行载具的TF的袭击和劫持,目前下落不明,那些袭击者还在毁坏了现场的标志,他们用激光枪在上面烧灼出一个丑陋的标记——电视报道中如是说。

御天敌命令警车加紧查找这位议员的下落,不过警车听得出,Prime只是对策划这次绑架的家伙感兴趣,对于这位议员的死活并不关芯,甚至在他出门的时候,还似乎听到了“这个贪婪的老家伙终于付出代价了”。

回到办公室,看着一办公桌的数据板警车不由得叹了口气。迪希摩斯议员被绑架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紧接着塞博坦多地的工业设施和运输系统遭到了有组织有计划的袭击,甚至各地驻守的安全部队也有遭到袭击的报告,原本就很混乱的塞博坦局势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爵士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而他的目标还有出现在铁堡的消息传过来。

“这个图案——”警车坐下来,看着资料里的现场图片,几乎每场袭击,肇事者都会在现场留下了这个图案,尤其是在政府建筑的标识上。

行为学家分析出来了几百页的报告,警车直接把这些报告锁到了抽屉里。在他看来,这个图案的存在,最大的意义就是在挑战现有政府的权威,至于对方的心理,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而这个构图,他似乎在哪里见过类似的……

一个角斗场的队伍标识——

“之前让你们调查的非法角斗场次的情况怎么样了?”警车接通了情报部门询问,“还有,有那个威震天的消息么?”

情报部门的回应是暂无。不过,他们报告,最近发现卡隆的角斗门票销售商都在兜售一场比赛的门票。他们传过来一份刚收到的从网络上截获的宣传广告,对方虽然用了客户加密模式在内部网络上传播,不过毕竟是要传播的信息,所以很快便被破译。

史上最盛大角斗表演——

任何TF都有机会——

与最伟大的角斗士面对面——

……

宣传词极尽煽动意味,不过这些警车都不感兴趣,只有举办地让他的光镜闪了一下——这个地方虽然现在也归为地下角斗的举办地,不过它的历史似乎可以追溯到角斗活动在塞博坦最早出现的时候,不过卡隆的TF大多对考古历史这些跟能量块毫无关系的东西没兴趣罢了。但是,因为这里遗存的一些古老而高大的雕像,看起来带有某种神秘的宗教气息,因此比起其他的角斗场,显得有些档次,也通常被选做某些重要的角斗比赛或者表演的场地。

把手中的数据板关闭,警车接通了御天敌办公室的通讯:“Prime,您现在有时间么?我想,情报部门似乎发现了与之前的事件相关的一些线索,也许可以采取一些有效的行动——”



角斗场。

你们为何而来?

你们来自塔恩,来自沃斯,来自尤拉亚,还有……

相聚在卡隆……

“角斗比赛什么时候还加上演说项目了?”

“角斗士也要提高文化素质和思想修养么?这世道真的变了啊。”

“不过,我听说他在成为角斗士之前写过论文的,也许还写过诗歌——这也许是特色?”

“闭嘴,保持频道清洁。”

警车的信息让这些伪装得有些闲的家伙都放开了信息输入端。副官的话都不听的话,大概回去就要被Prime踢后挡板了。

如果我们的新竞技场,是整个星球呢?

如果我们佩戴同一个标志呢?

如果我们不再自相残杀,而是去讨伐那些让我们沦落至此的人呢——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呢?

你们有胆量实现这一切吗?

“这——真是角斗比赛么……?”有TF冒了一句,不过并没有TF接,显然大家都从这个角斗士的发言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他们有吗?

“注意,目标TF出现。”警车发了一条消息,“行动的时候注意目标人物的安全。”虽然他知道Prime对于这位的死活毫不关心,大概更趋向于再也看不到他更好,但是就职责而言,警车还是要强调保证人质的安全。

看着他,现在的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议员老爷么?自私的他曾经鄙视我们,厌恶我们,我们能有今天,全都拜他们所赐——

看到了么?他现在充满了恐惧,他在畏惧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

而我们呢?

我们无所畏惧,我们将让我们的标志覆盖整个星球!

你们现在,干嘛不给这位“尊贵”的议员老爷留下一点儿印象呢?

“各小队听好,如果有人投降,就给它留条活路。”御天敌终于在频道里发出消息,“那些负隅顽抗的家伙们,我们乐意奉陪到底。”

“红队就位。”

“蓝队就位。”

“金队就位。”各行动小队依次传回确认信息。

“很好,演出可以开始了——”御天敌说,“行动!”

瞬间,角斗场内被浓厚的烟雾所覆盖。

“你们都被捕了!”安全部队的喊声,响彻在角斗场的每一个角落。

47

卡隆。安保总部。

“长官,我们这里的关押人数已经严重超员了……”负责管理拘留所的TF向警车汇报,“拘留所里已经塞不下一个TF了……”

“30个周期之前,这里的在押人数已经超标了……”警车叹了口气,“Prime已经说了,把首犯关好,那些从犯随便找个只要有门能上锁的房间,把人塞进去就行了——审查之后,那些纯粹是来看热闹的登记身份信息就放了吧。还有,有哪个想要提前交待的也可以录了口供找到担保人就放了。”毕竟,很多TF是看了那则广告,以为有一场角斗表演可看,结果没想到实际并非如此。

“好,我明白。”他点头转身离开,下面那些乱哄哄的家伙还要他去处理。

“那,我也去工作了。”一旁的探长说,他刚才是来递交一份关于他们调查到的部分TF资料。

“对了,探长,”警车在他出去之前叫住了他,“震荡波议员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你怎么会想起来问那位?”探长说,不过既然警车问了,他翻了一下手中的数据板,“大部分时候都在铁堡,偶尔会跑到塞博坦的一些废墟上去,最近似乎去了一趟艾利昂地区,登记记录是考察塞博坦资源地理。”

“哦,知道了,你去忙吧。”警车说,等探长出去,他从子空间里取出了一枚安全部队的徽章,翻过来按一下,以徽章为基座出现了一个爵士的全息影像,大概因为内置芯片的内存有限,他就那么立在徽章上面,而不像他本人给TF的感觉是一刻也闲不住的样子。

应该没问题吧,警车想,想起那天他们离开御天敌办公室后,警车祝福爵士此行平安,爵士曾经一本正经地笑着对他说,请千万收好自己的徽章,不让它有任何损伤。

“只要徽章保存完好,我就永远不会有事。”他说。警车问他是为什么,他神秘兮兮地说这个徽章受过普神的祝福,拥有神奇的力量,只要徽章完好,他就安全无虞。

警车要是信,U球都会跳舞了。

不过,现在他倒希望爵士不是在开玩笑。

警车关闭了徽章的全息影像,把它收在子空间里最稳妥的地方,锁好办公室去找御天敌汇报情况。他下楼的时候,正看到安全部队的士兵们在把那些凑热闹的TF往会议室等比较空的房间里塞。



随口问了一下御天敌的位置,得知Prime在最下面的拘留室。

不过,他刚下到总部的大厅,就觉得除了拘押人员超员之外,还有什么与往日不同的气息。总部的大厅里,多了一些看起来像文秘职能的TF。

“这是怎么回事?”警车叫住一个路过带着安全部队标志的TF问,“这些人是哪里来的?”

“那些议员老爷的随从啊,”红色涂装的TF说,“他们正要把大会议室布置成什么‘听证会’,要亲自审理那个威震天,连座椅都要更换——跑到这个地方来,真是让那些议员老爷觉得太委屈他们了。”

“……”警车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他觉得,这些议员也许是没有看到角斗场内发生的一幕,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里究竟发生了怎么一回事。也许,他们只是把这当成了与以往一样的不满政府的骚乱,而这次的主角是个角斗士,可能更让他们觉得,只是一场稍微有些不同的角斗表演罢了……

警车向御天敌报告情况,对方显然比他更早得到了这个通知,此刻的口气显示他的芯情不怎么好,至少不如刚抓到那个威震天的时候。“他们把这里当成有特殊表演的集会,就随他们去好了,”御天敌说,“做好你自己手头的工作就行了。”

“是,长官。”警车回答,同时发了一个内部消息,提示安全部队的成员尽量不要与议会的人员发生冲突,尽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很快,频道里就多出来一连串的回复,诸如抓人的时候这些老爷们都大老远地躲在北半球,没事儿了就跑过来还颐气指使之类的吐槽和抱怨。

对此,警车只回了一条:做好自己的工作。

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继续阅览已被释放的TF资料。“嗯?”他忽然看到了一个TF的信息,马上连通负责人犯管理的TF,“这个叫声波的为什么释放了,而且没有身份记录?”

“是从参议院传过来的命令,”管理TF回答,“直接发给了Prime,御天敌长官也认可,就直接释放了。”

“他人呢?”警车问,这个TF的影像,让他想起了“全景行动”最后的那个模糊画面……

“已经离开了。”对方回答,“还有什么问题么,警车长官?”

“好吧,没什么了,注意在押人员的情况……”警车说,他能理解御天敌对议院的无能为力,自己芯里也忍不住想学刚才那个红色涂装的TF的口气来句“议员老爷”。剩下的看不出什么端倪,留在上面要被那群议会的人时不时打扰,就算警车很尽职尽责也觉得不胜其烦,索性继续锁门到离会议室比较远的休息室去,凭着对大楼结构的了解,他找到了一个还没拿来关押犯人的休息室。

“这么巧啊,长官。”警车过来没多久,滑动门打开,探长走了进来,显然会躲来这里的理由跟他应该差不多。之后,又陆陆续续过来了不少TF,大多数都是行动组的——这个时候,大概也就只有他们比较空闲,而且没有谁喜欢面对那些议员老爷。

“现在情况如何?”先来的问后进来的TF。

“有个叫红蜘蛛的家伙——就是去绑架迪希摩斯的成员之一——说他要面见议员们,有重要的信息告诉他们,这种家伙转的还真快。”

“大概想靠出卖同伙减轻对自己的惩罚吧,或者再卖点儿好处——这种家伙太常见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不过,这上面现在大概有半个议院在吧,要是轰上一炮,那景象一定很壮观——”不知道谁开了一句玩笑。



轰——

“什么声音?”警车立刻站了起来。

“好像是——爆炸声……”

“从上面传来的……”

“不是吧……”

“各部门报告情况!”警车立刻接通安全部队的内部频道询问,这个爆炸声听起来——非常不祥。

但频道里传来的,只有被干扰的噪音,以及此起彼伏的爆炸声……

“进入战斗状态!”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战士的直觉让在场的TF们立刻激活武器系统,冲出去准备战斗。所幸警车他们离开这个休息室没多久,就碰到了赶来的御天敌。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长官!”警车说。

“现在什么情况?”御天敌问。

“所有频道都受到了干扰,没一个能用的……”

这时,他们看到银剑带着一部分行动队成员从甬道的另一边冲了过来,“这里的现在充满了疯子,我们的防线恐怕顶不住了,他们人远远多于我们,而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武器,情况已经失控了……”

“肯定有人在外接应,这是个阴谋……”警车说,他又想起那个TF,想起了威震天,但是即便如此,他们真有那么多能量么……

“你们守住阵地,我去装备精锐护甲。”眼见周围敌人冒出来层出不穷,御天敌对警车说,“我很快就会回来,倒要看看那个威震天有多大本事!”

“是——”虽然警车觉得御天敌的这个决定过于冒险,但眼前似乎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当敌人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时候,那么任何策略都没有什么价值,“探长,建立新的观察系统和战场通讯,为精锐装甲提供战场情报。”

“明白。”探长回答,带着几个侦查兵向高处寻找观测点。

警车对通讯兵说:“继续增大功率,与铁堡联系!”虽然警车并不清楚眼下情况恶劣到什么程度,但一定是单凭他们卡隆这些安全部队无法控制的……



敌人越来越多,警车带着仅剩的安全部队士兵苦苦坚守,却一直没听到御天敌的消息。

“长官,我们联系上铁堡了!”焦急等待中,通讯兵忽然响起的喊声为大家带来一丝微薄的希望。

通话器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身份……滋……确认……”

“这里是卡隆安全部队,我是Prime副官警车。”警车说,“这里需要增援!”就在他喊话的同时,远处又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

“请确认……滋……你们需……滋……增援吗……滋……完毕。”

“我们需——”警车正要说,忽然见到被火焰照亮的天空现出一道黑影,向他们的方向疾驰而来,“小心,敌袭!”

那架飞行载具飞临他们的上空扔下一个东西,然后在地面的炮火中迅速拉起,很快消失在天际。

但是,他扔下来的东西并没有爆炸……

“什么情况?!”刚才规避的TF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

“这是……”警车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光镜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刚才落下之物,是装甲已经褪去色泽的御天敌,空洞的胸口似乎在告诉在场所有的TF——

一切,结束了……

“长官?”身边的TF询问着警车,谁都知道,大事不好了。

“这里不需要增援,卡隆暴乱已无法控制……”警车对着通话器说,“Prime已经殉职,我是Prime的副官警车,在卡隆汇报情况——叫运输机来,全员撤退,再重复一遍,安全部队全体幸存人员,我命令,撤退……”



整个卡隆,此刻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仿佛可以燃尽这世间的万物——

火焰,伴着主恒星初升起的光辉,照亮一切……

(Season3 end)


后记:情节的时间线参考了威本纪和RID17震荡波的单章,因为威本纪和后面MTMTE及RID不是一个编剧,内容上有些出入——比如本纪里出现了奥利安和迪恩等,后面写奥利安那时候大概应该在跟着zeta混,这里认为后者更符合我的故事,(/__\)所以作者就以自己的好恶取舍以及扯谈了。

依旧是过度章,快进交待本纪的剧情=-=(相信大家都看过了,没看过的就当卖安利了)。

徽章部分——纯属个人扯谈。给芋头默哀(就当他挂了)。接下来会更Lethe,把本纪时间线的故事部分补完。

目前在重看《独裁》以后的前传系列,_(:з」∠)_重新恢复一下记忆和合理化一下大纲内容,应该,很快就会重新更新吧……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57 | 52 楼
zoisite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478
腐指数: 2466 螺丝钉
能量块: 805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98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08
最后登录:2018-01-24

 

本纪里没出现奥利安吧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9:06 | 53 楼
lovol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2
腐指数: 175 螺丝钉
能量块: 10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5-24
最后登录:2018-02-23

 

芋头跪的真快_(:з」∠)_,感觉也得去补补漫画了,A神的本纪还好说可那个Livio.R的画风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顶端 Posted: 2017-07-05 11:36 | 54 楼
zoisite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478
腐指数: 2466 螺丝钉
能量块: 8050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98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08
最后登录:2018-01-24

 

Quote:
引用第54楼lovol于2017-07-05 11:36发表的  :
芋头跪的真快_(:з」∠)_,感觉也得去补补漫画了,A神的本纪还好说可那个Livio.R的画风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同意!MTMTE系列之所以吸引人也是因为A神的画风……
顶端 Posted: 2017-07-05 15:30 | 55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Quote:
引用第53楼zoisite于2017-07-05 09:06发表的  :
本纪里没出现奥利安吧


本纪围观人群里有奥利安,还有不少熟悉的围观群众。。。

Quote:
引用第54楼lovol于2017-07-05 11:36发表的  :
芋头跪的真快_(:з」∠)_,感觉也得去补补漫画了,A神的本纪还好说可那个Livio.R的画风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因为,他不是主角……
_(:з」∠)_我现在正在一边看着Livio画的独裁一边脑内自动转换中,内牛满面。
[ 此帖被lighthurricane在2017-07-05 19:45重新编辑 ]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7-07-05 17:56 | 56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48

卡隆进入盛夏的时候,铁堡正值严冬。

回铁堡的路不长,但并不好走。

警车坐在运输船的一隅,其他幸存的TF三三两两地挤在一起,除了时不时传来的一两声伤者的呻吟,整个船舱的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

警车依旧浏览着内部网络上的情况通报,无论哪方面来说,都并不好,甚至来说不能更糟糕……

“铁皮,探长的情况怎么样?”警车暂时停止了翻看信息,问身边红色涂装的TF。他的开口总算给沉闷的船舱增加了除了飞船发动机噪音之外的声音,探长正躺在离他不远的甲板上,他在战斗中受到的损伤很重,如果不是现在坐在他身边的铁皮发现了他,他可能已经进了卡隆的熔炼池。

“虽然看起来有点儿凄惨,不过相信我,他能挺到铁堡的。”红色涂装的TF回答,大概是太无聊了,他向窗外看了一眼,“那些炉渣现在是不是在卡隆欢庆自己的胜利呢。”

警车点头表示了解,他现在一点儿也不希望继续在自己的报告中添加伤亡数字。至于卡隆的那些叛乱分子,现在他们有了个称呼叫“霸天虎”——

而铁堡方面已经重新组建了议院,推选了一名叫Zeta的TF为新的prime——现在他应该被尊称为“竞天择”了。议院同时发表了公告,谴责霸天虎的恐怖行为,并称会坚决打击这些非法势力,不会让违法者逍遥法外。

不过这一切,暂时与他们这些运输船上的TF无关了——警车刚收到一条命令,他们这些驻卡隆部队的幸存者,全部被停职审查了。

Prime阵亡,整个议院有点儿权势的议员都在卡隆见了普神——警车想,也许正因为这些,那些新被选出来的议员才没把他们集体判死刑。权力如同一块暴露在空气中的精炼能量块,当你赶走一批吸附在上面的噬铁虫的时候,会有更多的迫不及待地填补空缺。

开运输船的驾驶员传来消息,还有5塞分运输机将抵达铁堡停机坪。

警车也将刚才接到的命令传达给船上其他TF,对于这道命令,已经身芯疲惫的他们并没有谁发出任何意见。“既然没有别的意见,那么一会儿等运输船落地,请各位服从安排。”他说,“各位,就当是一个长假,好好休息吧——”说完,他坐回自己的位置,船舱里再度恢复沉默。

在数据板上规规矩矩地画下最后一个标点符号,警车把一会儿准备上交的报告收回自己的子空间中。他拿出了一枚安全部队的徽章翻看着,本想按开徽章后面的按钮,但转念又放弃了。

“那是爵士的身份徽章吧。”身边传来探长虚弱的声音。

“你醒了,”警车把徽章收起来,看着躺在旁边绿色涂装的TF,“感觉如何?”

“普神他老人家——大概还不太喜欢我——”探长勉强地笑了笑,“还没有他的消息么?”

警车摇头。

“希望他当时没在卡隆。”探长说,“他应该没问题的。”

“是的,他一向善于即兴发挥……”警车说,想到爵士现在所携带的身份标识并不是安全部队,在这种环境下倒是相对安全不少,多多少少要觉得安芯一些。

运输船开始下降高度,铁堡到了。

“走吧。”警车站起来,他本来就不太擅于做鼓舞士气的工作,而且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士气好鼓舞。无疑,他们是在下面的TF光镜中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请交出你们所有的武器。”等候在停机坪上的军官对警车说,“同时我们要关闭各位的内部通讯频道。在审查期间禁止相互联系。”

“嗯?”对方的这个要求让警车愣了一下,他虽然对停职审查有了心理建设,但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种要求。

“这是什么意思?!”没等警车说话,他身后正搀扶着探长的铁皮忿忿地说,“我们只是撤退回来,不是俘虏不是囚犯,是吧?!”

“这是领袖竞天择的命令。”军官面无表情地说,“审查程序结束没问题的话,会还给各位。”在他说话的同时,他身后的TF明显激活了武器协议。

“好了铁皮,照他说的去做吧,他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警车制止铁皮想要进一步跟这个军官理论的行为,说,“我们这里有些伤员需要尽快进行医疗救助,可以先送他们去医疗室么?我是——前——御天敌的副官警车。”

还好这个军官只是照章办事,并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警车提出的要求也合情合理,他很快向医疗中心提出了请求,在警车他们交出武器进行登记的时候,医疗单位已经带着运载工具来接收伤员了。带队的医疗官还提出要对其余TF进行一下检查,但是被拒绝了,理由是领袖需要了解一些前线的情况,不能再耽误时间。不过,他还是答应等审查结束,如果这些TF有需要做检查的,可以由他的部下陪同去医疗中心,这样才让那个医疗官不再继续与他纠缠这件事。



审查的程序对于每个TF来说,也不尽相同。

那些普通的士兵大多只是登记了一下身份信息,就送他们去临时住处隔离休息,或者由那位军官的部下陪同前往医疗中心——这点他还是说话算数。

而对于作为副官的警车和几名近距离目睹御天敌死亡的TF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被要求做出详细的汇报。

对此警车早有准备,虽然在单独审查的时候每个TF的说辞可能会多少有些出入,不过这些都在允许误差之内,毕竟在运输船上的时候,他在内部频道上已经给可能被仔细询问的TF们开列了大纲。

他们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不想再招惹麻烦。

“还请你们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评估结束后,会给各位分派新的工作。”

“谢谢,”这位军官公事公办的态度给了警车不少好感,起码在他的安排下,一切比自己预想的要顺利不少,“还没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通天晓。”他回答,“还有,警车,请你跟我走一趟,领袖竞天择想见你。”

“哦,好。”警车回答,他有设想过这种可能性,概率还挺大,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作为前任prime的副官,肯定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

介子塔高耸的尖端依旧映照着主恒星的光辉,议事堂还是那么富丽堂皇,领袖的办公室还在老地方。

战火,似乎还离这里很远。

“请进。”通天晓通报了来意,门开了,他对警车说,自己则停留在原地。

深深地置换了一下循环空气,警车独自走了进去。

里面的陈设与警车记忆中的领袖办公室没有一点儿相同的东西,看来这位新领袖在竭力抹掉前任存在的任何痕迹。

领导模块么——

那就是个众所周知的谎言。

绕过那道熟悉的屏风,警车看到那个他曾经很熟悉的位置上,站着一个陌生的TF。

领袖竞天择。

比御天敌长官要矮,警车默默地在芯里评价。



后记:最后部分的开篇,忽然有种看到曙光的感觉~《独裁》时间段,基本上参考其中的内容吧。٩( ᐛ )و彼时的条子,在我心中依旧还是很nice的小副官,黑油还没灌下去(至于打小抄什么的……)。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7-07-28 22:44 | 57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49

“你就是前任领袖的副官警车?”竞天择看着站在对面的黑白涂装的TF,说。

“是。”警车只回答了一个字,便沉默地立在那里。虽然知道这位新任的领袖必然是明知故问,但警车的回答却不能随便,也不能不回答。毕竟,现在他们这些从卡隆撤回来的,都被定义为“失败者”,而且被认为跟那些前议员有关联,在现在的铁堡,必然是最不受欢迎的群体。所以,除了时时刻刻小芯,没有别的办法。

关于这位新的领袖,警车了解的不多,如果不是发生这次的事件,大概他的名字和形象都还湮没在铁堡议事堂众多的座椅之中。

“我以为你会有很多话想说。”竞天择盯着警车,说,“为了你们这些家伙——辩解……”

“卡隆的暴乱事发突然,敌方的力量在综合评估上,高过安全部队当时在卡隆的现有部署。”警车说,这位新领袖装饰繁复的装甲让警车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不过那双唯一露出的光镜透出的都不是善意的光。

“哦?御天敌不是辛辛苦苦招募训练了一批特别部队,居然还拿卡隆那些矿工和混混没办法么?”

“混混——这么定义那些发动卡隆暴乱的TF,我认为并不妥当,尊敬的领袖。即便是参加非法角斗的角斗士,拥有大口径杀伤性武器也是不合逻辑的。我综合了安全部队现有的调查资料和回到铁堡的幸存者证言,包括在现场对于御天敌遗体的初步分析和部分影像资料,已经向议院提交了一份详细的报告。”警车尽力无视对方高能射线一般的目光,说,“按照标准审阅传输所需要的时间,给领袖您的那份,应该已经在我到这里之前就送到了。”

“是已经送到了,我也看过了。”竞天择拿起了旁边桌子上一叠数据板最上面的一张,打开滑动着上面的内容,“你的意思是,这次暴乱背后有幕后势力参与,而且跟议会有关?”

“根据我们当初调查到的线索可以这么认定。不过,现在这些可能不再具备实际意义。”警车实事求是地回答。他们之前的各种调查,都在指向有个权力和势力不小的TF不光在背后操纵着非法角斗行业,还有其他更大的计划。所以,本来的计划是通过抓捕威震天来找到这个幕后黑手,但最终的结果却与当初的计划大相径庭——不得不说,不期而至的议员们,让这个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计划增加了更多的变数……

而卡隆熊熊燃烧的战火,让所有的证据变成一堆无用的尘埃。

不论那个幕后黑手当初的目的如何,他都已经成就了一个真正叛乱力量的首领……

“我觉得你的报告中有些地方写的不妥,也许这么修改会更好。”竞天择忽然说,“对你,还有那些同你一起回来的家伙们,毕竟以现在战时紧张的情况,你们想要找别的差事似乎也不太容易。”

“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请您指出。”警车说,毕竟对方现在是领袖,而且看来他的权力要比御天敌大得多。

“也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已经让人修改好了——你只要在这上签名,把这个重新提交给议院就可以了。”竞天择把手中的数据板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改好?”警车有些疑惑地拿起了推到离他近的一侧的数据板。因为据他所知,按照正常的程序,这份文件会同时送交议会和领袖进行审阅,这也是权力制衡的一种方式,而看竞天择的意思,恐怕他提交的这份报告,并没有真正传输到议院的任何一位议员手中。

数据板并没有关闭,上面写了什么警车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很快,他放下了数据板,并把它向竞天择的方向推动了一点点。“很抱歉,尊敬的领袖,如果这是您认为的不妥是这些内容,恕我不能从命。”

“哦?你要错过这个机会么?只要稍微改动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你可以继续担任你原来的职位,或者别的不用操芯能量的工作。”竞天择从那奇怪的面罩后面瞪视着警车,“作为御天敌的副官,难道你过去写过的每一个文字都是绝对的真实?”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尊敬的领袖。”警车回答,目光盯着躺在桌上的那张数据板,“只是……毕竟我曾经身为御天敌的副官,而——”他能感受到竞天择大概已经能媲美蓝矮星亮度的光镜正在施加着压力,而嘴边的这句话,有可能断送掉的不止是自己的未来……

不过,还有什么在未来好期待的么?

也许是火种中忽然闪过的一个脉冲峰,他抬起了头:“至少,前领袖——御天敌,与在卡隆的安全部队成员一直在英勇地战斗着,直到最后一刻……他从不是一个胆小鬼!”说完,他将数据板推到竞天择面前,“所以,尊敬的领袖,请收回这个,并没有必要……”



伴着晶体碎裂的声音,警车忍不住哼了一声,他本来都做好大概下一刻火种熄灭去见普神的准备,不过砸过来的,只是个数据板,他拒绝作为自己的报告提交给议院的那个数据板。

虽然数据板并不重,但加上它被掷出来的初速度和屏幕碎裂出来的尖锐,还是在警车的脸上划出了几道伤痕。

“你觉得你现在身处在什么位置,有什么本事说这些话?!”竞天择伸手抓住警车的角徽,把他几乎扯到桌面上,“领袖的副官?或者你才是领袖?还是普神的良芯?不,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唔——”警车痛得呻吟了一声,他的体型本来就比竞天择矮小,而且自从下了运输机,他一直没有把之前因为战斗损失掉的大量能量补充到足够的水平。

“Zeta——竞天择,有件急事……”这时,滑动门打开的噪音打破了室内的寂静,奥利安·派克斯走了进来,“呃,这是怎么了……”

显然,他并没有预料到会出现眼前的情况。

“有什么事,奥利安?”因为奥利安·派克斯的到来,竞天择只能放开手,“你可以出去了。”

“是,领袖。”忍着面部装甲的刺痛,警车行了个礼,退出了领袖的办公室。



“你还好吧?”警车正在公用清洁间里清理面部装甲上残留的数据板碎片的时候,奥利安·派克斯走了进来,“需要去医务室么?”

“没什么,可以自动愈合。”警车回答,看着红蓝涂装的TF,他光鲜得仿佛刚从流水线上下来一样,“好久不见了,奥利安·派克斯,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不,我只是刚换回原来规格的机体,之前千斤顶他们搞的什么升级机体实在是让人觉得太不舒服了。(见奥利安·派克斯的英雄传)”他说,“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

“几个日循环之前,大概也没有人会想到卡隆会发生那种事。”离开清洁间,警车说,看着这个曾经一直跟御天敌作对的TF,但看刚才的样子,他大概是这位新领袖值得信赖的军官吧,“你曾经拘捕过的矿工成了与铁堡作对的领头者。”

“威震天他——”奥利安似乎想说什么但止住了,而且他的面罩挡住了可以判断的口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警车摇头,他现在还没有时间来为自己打算,“我是不会修改我提交的那份报告的。”

“竞天择接下来大概也不会有时间理会你的什么报告。”奥利安说,“他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去烦芯。”

“我想休息一下。”警车说,“也许我可以回到我的那些同僚中去。”

“那好吧,你需要一个足够深的充电时间。”奥利安点头,这时一个小个子的TF走过来交给他一些东西,他说,“大黄蜂,你带警车去休息室吧。”

“好。”小个子的TF回答,向警车摆摆手,“嗨,这边走。”

一路上,或许是才下流水线的时间不长,亦或是警车的沉默让大黄蜂觉得走在他身边空气凝固得实在是不舒服,他一直说一些最近周遭发生的新闻和他们经历过的一些事情试图活跃气氛。但是,警车完全没有搭腔的意愿,他说到最后也没什么可讲的,但是好像通往休息室的距离还有那么远,只好由着警车继续沉默,自己哼起曲子来,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句不太完整的歌词。

“你在学唱歌?”警车难得开口,他觉得如果TF如果播放收录好的音乐,并不会出现这种断断续续的情况。

“嗯,”大黄蜂点头,“Meister说,每首歌虽然歌词都一样,但不同的TF对于歌词和音乐理解不同,会赋予一首歌完全不同的意义,他希望我能体会到,所以我按照他教我的方法在做——”

“Meister?”

“说起他也是个很有意思的TF,”大黄蜂说,“之前我跟着奥利安去荒原执行任务发现了他,当时他已经乏能到快要永久停机了。他说他是个地质调查员,进行资源调查遇到了锈风暴迷了路,还好我们发现了他——不过,奥利安说他没有那么简单,我觉得他看起来也不太像个整天与矿石和地质构造打交道的TF。”

“荒原?什么时间?”本来大黄蜂随便说着,警车也随便听着,忽然,他顿了一下脚步,问。

大黄蜂说了一个时间:“怎么,你认识他?”

“你的形容有点儿像我认识的一个TF——”警车说,“他现在在哪里?”

这大概是他回到铁堡现在,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

“他在铁堡有住所,大概回家去了吧,他好像很不喜欢这里,尤其不喜欢竞天择。”大黄蜂显然不太明白,这位还带着前安全部队标记的TF为什么会对一名地质调查员感兴趣,但看对方的面部装甲上逐渐有了笑意的样子,不像要去找Meister寻仇的样子,“不过,我不知道具体的位置,也许奥利安知道,你可以去问问他。”

“没关系,非常感谢!”警车笑着说,虽然高层查阅权限已经被取消了,但是他的数据处理能力已经帮助他在住户中搜索到了叫Meister的TF的住处。

离议事堂有一段距离,走过去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现在警车多的就是时间。

(TBC)

蓝矮星:这里指全天最亮的天狼星α星,在赛博坦叫天狼星貌似满奇怪的,所以就用学名来代替下了。



后记:我居然把芋头写的如此正直(并没有),以及打条子脸的都要接受诅咒(ノ`⊿´)ノ。

为了考虑怎么揍条子才符合领袖的身份(想太多),所以临时决定还是把拳头替换成数据板来糊脸吧,这么文雅点儿(才怪)——章节最后出场的柱子,算是英雄救(咳咳)……

嗯,彼时大黄还是个CJ的好孩子……

提前预告:٩( ᐛ )و下章会有部分汽修原理,作者发动机开起来就想着气缸里的活塞运动,至于谁上谁下翻滚起来可能就忘了,有在意上下的还请慎入自行拉灯。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7-08-18 23:23 | 58 楼
lovol
级别: 原生物质


精华: 0
发帖: 32
腐指数: 175 螺丝钉
能量块: 1066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5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5-24
最后登录:2018-02-23

 

数据板砸脸……这算得上是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为和蔼可亲的一位Zeta,和那些机油上脑的暴力虐待狂有着天壤之别真可堪称是Zeta中的典范,所以下章条子自己主动送货上门了,啧啧啧可算是盼到这么一天了
顶端 Posted: 2017-08-19 16:00 | 59 楼
«345 6 7» Pages: ( 6/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4:0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