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 7 » Pages: ( 7/7 total )
本页主题: [IDW][警车中心]Dark matter(2月6日63楼更新至57)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50

虽然很想立刻去找爵士,但警车还是谢绝了大黄蜂的陪同,自己先乘电梯回到了楼下的休息室,毕竟休息室里还有不少与他一起从卡隆归来的TF在等待他的消息。

休息室的大门打开的时候,警车很想说一切如常,但显然他一出现便让其余TF明白了什么——面部装甲上的划痕实在是太明显了。

“这位领袖的‘迎接’方式还真够‘热情’,”离门最近的铁皮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该主动一点儿换个地方,不要等领袖大人派人说这里空间紧张。”

“抱歉。”警车说。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铁皮说,“就是不知道我在铁堡的房子欠了多少维护费。”其他TF也表示,还好当初只是觉得到卡隆去是出个长差,住处还都在,维持一段时间应该不成问题。

这时,滑动门打开,进来的是奥利安·派克斯。“我是奥利安·派克斯,”他向警车点了点头,自我介绍道,“现在担任铁堡的安全官。”

“有什么事么?”警车算是代表在这里的TF问。

“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奥利安看着休息室里的TF,说。

“大概,大多数人还没认真考虑过。”警车回答,包括他在内,他现在只想根据大黄蜂提供的线索去找那个“Meister”,确认是不是爵士。

“接下来的赛博坦大概不会很太平吧,也许可以去哪个议员老爷那里找个保镖的差事。”铁皮随口说,“相信给的酬劳应该还不会太差吧。”他的话说出,不少散坐在休息室里的TF也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不打算继续留在安全部队了么?”奥利安问。

“是你那位老大不想,你看,那不就有个最好的例证么?”铁皮指着还站在奥利安身边的警车,“这位好歹还是前领袖的副官呢——”

“我想,这应该不是竞天择的意思吧。”警车看着奥利安,说。

“刚才我说过,现在他不是烦芯这些事的时候。”奥利安从子空间里拿出一个数据板交给警车,“你们的内部频道被限制了,我想你应该还没看到这个。”

警车扫了一下上面的内容——

霸天虎攻占了……

……向霸天虎投降。

……

他把数据板交给铁皮,让他看过后继续向下传。

“即使算上临时征召的人员,依然有很大的缺口。”奥利安·派克斯的话语响在警车音频接收器的上方,“我想,你们其中也有很多人芯有不甘吧?而且,能量获取的话,这里终究要更有保障一些。”他的话语并没有什么华丽的修饰和激昂的宣传,说的都是事实。“当然,你们不必现在就给我答复,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告诉这里的服务机器人。”他继续说,“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如果你们觉得可以的话,我的办公室就在这层走廊的尽头。”说完,他转身离开。

“我也有些事情,先出去一下。”警车说,随后也离开了休息室。

“你去哪里?”奥利安还没走远,见警车出来,问。

“大黄蜂告诉我,有个叫Meister的TF住在这附近。”警车回答,“我想他也许是我认识的朋友。”

“Meister?”奥利安对这个TF有印象,“确实,我们在荒原找到了他,当时他乏能到几乎要永久下线——不过他能在那种恶劣的情况下存活下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如果他确实是我那位朋友的话,这也许很符合逻辑。”警车说,“奥利安·派克斯,虽然我曾经对你的印象以及你的记录都不太好,不过这次很感谢你。”

“好吧,希望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好好谈一下,”奥利安说,“毕竟就对付霸天虎来说,我们应该还是目标一致的。”

“好吧。”警车回答,奥利安的提议就实际来说,是眼下最具有执行力和合理性的提议。


重新行驶在铁堡的道路上,警车觉得仿佛回到了另一个世界。

街道上,TF们还在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的事,除了两侧的屏幕滚动条上偶尔出现的提示消息,在告诉路过的TF,赛博坦上正进行着战争。不过,关芯这个的TF似乎并不多,并没有谁为此而停下脚步。毕竟,在很多住在这里的TF看来,战火离他们,还隔着整个星球。

警车继续向前行驶。

忽然,他停了下来。“TRAVELLERS?”他看着路边的一间油吧。没想到这家油吧居然还在,他以为按照老板那么随性的经营方式,早就该倒闭了。不过,此刻油吧的大门紧闭,上面挂着“老板外出,归期不定,暂停营业,老友自便”的牌子。

爵士的住所,离这里不太远,一个看起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街区。在一栋和周围建筑毫无差别的楼下,警车找到了“Meister”的铭牌,也是同一群普通的工作者混在一起,毫不起眼。


“Pr……”对于警车的到来,爵士显然毫无芯里准备,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出现在门前的会是警车,“你怎么找到这里——不,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几个循环之前才从卡隆回来,在铁堡碰到一个叫大黄蜂的TF,说这里有个叫‘Meister’的TF,根据分析,我觉得是你的可能性有89.6%。”警车说,“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呃——这还真是个符合你风格的回答……”他的回答明显让爵士把之前准备好的话都掐灭了进程,只好侧身让开,“请进。”

警车走了进去。

爵士的房间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堆从地板码到天花板的疑似各星球来源的音像介质,并没有更多的装饰品。“你觉得哪里好就坐吧,”爵士说,走向能量配给器,“我确实没想到你会来——我没想到,会有人到这里来找‘爵士’……”

“你一直没与我们取得联系。”警车说,看了一圈,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充电床旁边——椅子原本的位置让他觉得时刻有被一堆音乐介质埋掉的隐患。

“卡隆的事情我也是才听说……”爵士拿着两杯能量液回来,递给警车一杯,“本来按照规定,任务没完成之前,我不应该联系你们——不过,看来现在也也没什么意义了。”

“是的,所以我想这个应该还给你。”警车打开子空间,拿出曾经属于爵士的安全卫队徽章,“很高兴能保管它并亲手交还给你。”

“谢谢。”爵士接过徽章,把它收进了子空间。

“……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爵士?”对于爵士平淡的反应,警车觉得有些意外。他觉得,在他的印象里,爵士虽然对于安全部队的状况看起来从来都是漫不经心的态度,但是他现在的样子,让他觉得说不出来的不正常,最起码,按照常理,不该仅仅是如此简短的回答……

而且,这个房间里,似乎缺少了某种气息。

“谐振呢?”警车问。虽然那个TF经常神出鬼没的,但非任务情况下,他基本都会留在爵士身边。可是在警车来到这里到现在,却一直没看到那个兽态变形的TF出现。

“他不在。”爵士回答,说完站了起来,“去TRAVELLERS坐坐怎么样?你还记得那里么?”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关门。”警车回答,爵士这句话,让他觉得非常有歧义。

“我知道怎么进去。”爵士说。


51

“你——”看着爵士从子空间拿出钥匙卡刷开了TRAVELLERS的侧门,警车似乎有些意外。

“难道你觉得我会私闯民宅么?”爵士推开门,说,“这的确是这里的钥匙卡,我真的没有黑进来。”

“不得不说,我确实觉得,那更符合你的日常行为逻辑。”警车说。

“好吧,看来我给你留下的印象确实有些偏差,下次我一定注意。”爵士耸肩,“请吧,长官。”

“我已经被解职了。”警车说。

“无妨,习惯称呼。”他笑着说,“或者你觉得称呼Prime更合适,也可以。”

“算了……”警车决定不去计较这个可能会被爵士越扯越远的话题,先走了进去。

除了应急出口惨淡的照明,TRAVELLERS里面一片漆黑。

爵士轻车熟路地找到开关打开吧台的灯。“我之前回来的时候没什么事可做,就常到这里来坐坐,本来平日这里的生意现在也没多少。”他说,“后来听说卡隆发生的事情,老板说他要到别的星球去走走,拓展一下他的经营范围,所以把店托付给我打理,而现在的情况似乎开门也不会有生意,就一直关着了——不过,我想他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他认为竞天择无法平息叛乱?”警车坐到吧台前,问。

“大概吧,或者可能他早就厌烦了这里的生活,随便找个借口吧。”爵士转到吧台里面,打开下面的柜子,拿出来三四个不同颜色的瓶子,“我看看这里还有什么喝的——想来哪种?”

“随意——”警车说,想了想又说,“还是烈一点儿的吧。”

“这就考验我现学现卖的调酒技术了。”

“我以为掌握多门技巧尤其是这些是特别行动工作的必修课。”看着爵士翻出来几个杯子擦着,警车说。

“我的特长是音乐表演,”爵士说,“通常来说,这种技能专精一项就可以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他倒是手脚麻利地摆弄起吧台上的调酒器具,同时接入了公共音响播放起音乐。

音乐平和舒缓,空灵悠远,能听出来明显的矿石共鸣管风格。

“这不是你喜欢的音乐。”虽然警车觉得音乐和现在的环境配合得很融洽,但他记得很清楚在悦音城音乐会上,某TF是确实是睡着了。

“是啊,这是谐振留在家的一个备用存储器里的存货,”爵士回答,“好像还挺适合这里的。”

“我本来以为他的爱好会与你相同,或者差不多。”警车说。

“他还喜欢看我最讨厌的那些用几千年都不会被用一次的词汇写成的学术报告,没看出来吧。”爵士说,把一杯调制好的高纯放在他面前,“大概也因为这些,他其实对于任何事情都比较谨慎——这也许就叫‘互补’。上次的行动失败了,他没能回来。”

“……”警车没想到爵士会忽然说出来,虽然从与大黄蜂的交谈中,从爵士之前的话语中,他已经推出了某些可能性,只是还没想好怎么找个合适的时间和话题询问。

“你一直想问,但又怕对我有所冒犯吧?”爵士抓起颜色最深的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满杯他同警车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为你的善解人意,谢谢。”

“出了什么问题?”警车喝了一口,复杂的味道在口腔中扩散,似乎还挺符合他现在的芯境,他问。

“意外,就这么简单,他摔了下去,我无能为力……”爵士给自己空了的杯子里倒满,液体在透明的杯子里形成紫色的旋涡,“总会有那么一天,要么是他先离开,要么是我先离开,或者我们两个——太空终究成为会成为经常飞向它的TF的墓地。”

“你看起来并不像说的那样平静。”警车看着爵士又干掉一杯,说。

“是啊,我似乎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爵士继续倒满杯子,“感谢你来找我,警车。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一点儿气氛也没有。”

“如果这能让你觉得好一些,我也很——”警车说,他晃了晃头,虽然并没有如爵士那样大量摄入高纯,高杯里的液体还有三分之二,但他的处理器却跳出了警告信息,某些运算出现错误。
不知道爵士兑在一起的东西究竟起了什么化学反应……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并不算太差……

“警车?”发现警车说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爵士放下杯子打量着他,“你——该不是就这么点儿量吧,呵呵,长官?那你以前是怎么应付议会那些议员没完没了的宴会的?”

“我又不是宴会的主角,找个角落等结束就好了——”警车说,红色的弹窗晃得让他感觉他的处理器上似乎没有别的进程,索性强行禁止了警告程序。

世界终于清静了……

“真的?”似乎觉得吧台的灯光太暗看不清警车的表情,爵士向前凑了凑,“我以为——长官你可能会不堪其扰?哈。”

“好像……你倒是对此经验丰富?”警车相当不同意爵士的猜想,他觉得头上的灯光被挡住了,这杯调和饮品完全影响了他的判断力和光镜的对焦,“我认为——呃……”他只想抬头确认一下是不是灯出了问题,却撞上了一个坚硬凉薄的东西——光镜前则出现了大片的蓝色。处理器反应迟滞,警车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是否该避开。

“呵,丰富不敢说,不过说起实践的机会嘛,倒是比总坐办公室跟数据板打交道的长官你多一些。”爵士说,吧台的灯光被他遮住,阴影中,只有警车的光镜闪烁着蓝色的微光——

“要增加些实践经验么……”他说,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冒犯对方,但此刻处理器却似乎并未判定不恰当,所以,就这么从发声器里溜了出来——而老板那瓶颜色最深的高纯,现在早已躺倒滚落到吧台的一边……

“嗯?……”警车闪了两下光镜,他觉得自己的音频接收器是不是出现了一些杂音,而且他觉得面部装甲上吹来的热风带有浓厚的高纯的味道,只是迟钝的处理器并没有给出应该注意的提示,“实践……什么?”

“关于,如何更好地应对以下场合,从这个开始好了——”爵士笑着说,距离这么近,他只要稍微抬一点儿头……


52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空旷的油吧里,除了不同频率的空气置换器粗重的工作噪音,只有乐音缓慢地流动着。

一曲终了,播放器自动跳了下一首,从公放中飘出一首歌,不知录制于什么时代,音质有些磨损,TF不疾不徐的歌声中时不时会闪现一丝杂音,有些词汇也模糊不清,伴着晶石风琴厚重悠远的音调——


宇宙未明,普神在上
……
循着时间之神的指向
追随巨人和飞龙消失的轨迹
你会找到一首最好的歌
属于我的歌
属于你的光
……
伴着星际候鸟远去的翅膀
你会记住一首最好的歌
属于你的歌
而我已远去
遥远的星——
跨越星界边际
直到再次相遇
成为永恒
……


主恒星照亮了铁堡依旧高耸的塔尖们,新的一天再次平静地来临了。

“你今后怎么打算?”爵士问警车,捡起滚到地板上的瓶子杯子放回柜子上或者扔掉。今天早上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虽然有短暂时分的尴尬,但是很快在爵士调侃警车在神经电路醉得北都找不到的情况下还能想起来去清洁间,不愧是逻辑超越一切的楷模的说笑间,双双释然了。

“奥利安·派克斯希望我去他的安全部队继续任职,我想我可以考虑一下。”警车扶起被撞倒的桌子椅子摆回原来的位置,反问他,“你呢?还打算继续窝在家里么?”

“也许,我可以把这个油吧重新经营起来。”爵士说,拿过个擦干净的杯子在手中转着,“总得给自己找点儿事做吧,我觉得我在这方面还算擅长,毕竟世道再乱,人们也会需要一个可以坐一下的地方,而不是一直窝在家里担惊受怕。”

“但是——”


正在这时,油吧大门响起了敲门声。

“咦?我明明记得前门挂着老板外出停业的牌子,谁还会明知没人却跑过来?”爵士说,还是走过去打开了大门,“你——”看着站在门口的TF,他愣住了,显然出乎意料。

“你好,Meister。”站在门外的奥利安·派克斯说,“请问警车还在么?”

“在,请进。”爵士侧身把他让进来,并没有多问他为什么来这里找。

对于这位目前竞天择面前的红人的到来,警车显然也很意外,不过他也没问对方是怎么找到他的,毕竟这里是铁堡,对于一个权限够高的官员来说,想知道一个TF的行踪,可选择的途径实在太多了。

“随便坐吧,想要喝点儿什么?”爵士俨然迅速进入角色成了油吧老板,他拐回吧台在下面翻找了一下,“嗯,真不走运——似乎只剩下一些淡味饮料了。”

“不必了,谢谢。”奥利安·派克斯找了个较为宽敞明亮的位子坐下,看向坐到对面的警车,“你考虑得怎么样?铁皮他们已经答应继续在安全部队工作。”

“我已经考虑过了,”警车说,“我很乐意在你的领导下继续维护社会秩序,尽我所能——这与个人好恶无关。”

“我同意,欢迎回来。”奥利安·派克斯伸出手,虽然面罩挡住了他的表情,到语调听起来很愉快。他看着正端着饮料过来的爵士,“我想你应该也不是个真的地质调查员,是吧,Meister?不想再找份工作么?”

“谢谢你的好意,奥利安,不过我眼下似乎有更适合的活计。”爵士把饮料放下,“比如,在这个油吧当个不被人指使的小老板,还请有时间的时候多多惠顾。”

“咳——奥利安,介绍一下,他叫爵士,曾经是安全部队的情报人员之一。”警车说,觉得有些还是说清楚比较好,“你真的不来么?”他再次问,觉得不管是爵士的能力,还是眼下可能的情况,都会需要他这种人才。

“老实说,我认为眼下的情况,我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爵士笑着说,“而且我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更自由,也许对朋友更有帮助。有需要可以来找我,任何事情我都愿意效劳,警车。”最后的结尾音,让正打算喝一口饮料的警车呛得咳嗽了一声。

奥利安·派克斯则是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个TF。

(TBC)
[ 此帖被lighthurricane在2017-12-24 17:31重新编辑 ]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7-12-24 17:25 | 60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53
停机坪上停着一艘星际飞船,不少TF正排着队,等待乘务人员核验身份登船。不远处,还有几艘大小各异,涂装各不相同的飞船也在进行着同样的程序。

警车混在队伍里,等着登上面前这艘不新不旧的飞船。

“到我们了。”身后的TF忽然说,把警车从神游中唤了回来。

“哦,知道了。”警车回答,确认了自己的登船卡,顺便扫了一眼周围。

远的近的,等在这里的TF从涂装上能看出来分属于不同的阶层,表情也各异:有的轻松得很,仿佛只是如平常一般,去其他星球观光旅游一下;有的则和刚才的他一样处于神游状态,只是不知道是否想的都是一件事。

这里没有铁堡那些几乎无处不在粉饰太平的公共广播,听不到竞天择似乎能振奋人芯的讲话,他一直在说:一切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中,霸天虎并不可怕,胜利最终是属于铁堡的。只是,TF们没有离开是广播安定的效果,还是宵禁令的原因,谁芯里都清楚。

就如同站在这里的警车还有与他一起的同行者一样。


警车为什么会在这里?

时间要回溯到三个塞伯坦月以前。

来TRAVELLERS找警车的奥利安·派克斯,在确定了警车的意向后,出人意料地希望他暂时不要回到安全部队工作。对此,警车感到很意外,他表示自己没有不振作,只是来确认一下朋友的安全,既然爵士没事儿,他也放芯了,可以很快重新投入工作。

奥利安·派克斯说,希望他能以现在这个比较模糊的身份,去完成一项任务。他从竞天泽那里得到一个任务,去寻找一个TF。由于霸天虎的猛烈进攻,一些并不想参与战争的TF成立了各色各样的和平组织,一部分认为既然同为塞伯坦人,这次冲突可以调节;而另一部分TF,则准备离开这个纷争的漩涡。而在这群准备离开塞伯坦的TF中,有一位叫Fluid的科学家,掌握着很重要的科学技术资料。

他希望警车能够跟上并接近这位科学家,确定他所带走的这些技术资料不会产生不良的后果。最起码,不会落到霸天虎的手中,助纣为虐。

“你意思是,让我去对他进行监视,或者在可能的时候把东西偷出来?”警车说,“这不太像是那位Prime会下的命令。”

“这只是我自己的理解,“奥利安说,”毕竟我还希望事情可以留有余地……”

警车点头表示理解:“不过,我认为这种工作,大概有人比我更适合。”他看向了爵士。

“我想,这位派克斯长官应该希望这位科学家是活的——那位Prime所下的命令,大概与我想的是一样有效率的方法。”在一旁擦着杯子的爵士笑着说,“也没什么不好嘛,有薪水可领,又不用坐在办公室里看那些不想看的同事和上司,就当是带薪旅游好了。或者如果觉得哪个星球很不错的话,记得来个消息,我去找你好了。”

“咳——”奥利安·派克斯咳嗽了一声。

警车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好吧,我去。“


于是,警车花了一个赛博坦月的时间,通过在TRAVELLERS“偶遇”I.M.D.的前同僚,相互述说了黯淡的前景,警车适时地表示了由于在卡隆的失败,他在铁堡找不到谋生的出路,而整个塞伯坦看起来也不像还有足够安全的地方——更主要的一点是,他让对方深刻相信,作为一名前安全部队官员,还参与过抓捕威震天,所以霸天虎那边的大门,对他是紧紧关闭的。而这位深感同病相怜的前同僚,不久就介绍他加入了一个叫“希望方舟“的团体。这个团体的宗旨并不算稀奇,就是希望塞伯坦和平,因此他们决定不帮助任何一方,而是离开战火中的塞伯坦。

三个塞伯坦日之前,那位前同僚来到警车蜗居的公寓找他,说时间已经到了,他们准备离开塞伯坦,已经联系好了星际飞船。

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警车跟随几个TF离开了铁堡,来到了这个并不起眼儿的卫星城,到了这里,警车才发现想要离开塞伯坦的TF不在少数。不过,他还有个疑问,这里居然聚集了如此多的TF,竞天择难道真的毫不知情?或者是默许他们就这么离开?

不过,他别无选择,因为那个叫Fluid科学家也在其中,现在就站在他背后。

“不要挤,一个一个来。”船员们检查着排队的TF的登船卡,一边不耐烦地说,“你们中的大多数不都是上层阶级么?有点儿秩序,霸天虎现在又没戳到你们的后挡板……”即便船员是如此的不礼貌,排队的TF只是最多小声抱怨两句,毕竟这是离开塞伯坦的唯一途径。

坐到了飞船之上,Fluid紧张的神情终于逐渐平静下来。

警车看着他手里紧握着的那个金属箱,似乎从在集合点出发到现在,这东西从来没离开过他的双手,甚至还为了防止丢失装上了一根链条固定在手臂上。

“这个对你很重要吗?很重要的数据资料?”警车忍不住问,之前闲聊的时候,Fliud说过他是一名生理学家。

“是的,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Fluid说,表情中似乎还多了一丝笑意,“这是这个星球上最重要的东西,不能让战争毁掉它。”

“那可要看好别丢了。“坐在旁边的一个TF说,“这飞船上的人太杂。”

“谢谢提醒,”Fluid笑着说,“虽然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并不是很值钱,我想不会有问题的。”


此时,飞船的发动机发出隆隆的噪音,喷射口喷出灼热的烈焰,开始借助反作用力离开地面,挣脱塞伯坦的引力范围。

警车从舷窗望下去,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铁堡高高耸立的尖塔,地上的一切都在逐渐变小,目力所及之处,还看不到蔓延的战火。警车听到,船上不止一个TF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这大概是不少TF的芯声。

有那么一瞬,警车似乎也觉得,就这么随着飞船一起远去,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选择,毕竟对于塞伯坦人来说,这个银河系并没有太多能威胁他们生存的危险因素,只要有能量供应不断,生活并不是什么非常困难的事情。

“你打算去哪里?”正看着塞伯坦的地面出神,坐在警车身边的Fluid说。

“还没想好,你呢?”警车反问。

“只要没有战争的地方,都可以。”他回答,视线移到了手提箱上,“只要它们能好好地保存下来——想看看么?”他忽然笑着说。

“啊?”对于对方突如其来的邀请,警车感到很意外,“呃,也许我——这么不太礼貌?”他本来想说自己大概理解不了,但在话出口之前,他的逻辑很快截断并换了个说法。

“并不会,”Fluid笑着说,同时打开了手提箱,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很多张数据板。他抽出一张打开递给警车。

警车面前闪亮的数据板上,一行行滚动的并不是武器或者其他技术数据,而是一个个故事,讲述塞伯坦的由来,普神的伟大,变化的神奇;一首首诗歌,回溯巨人与怪兽的纷争,歌颂骑士们的丰功伟业……

警车觉得如果他的数据库没问题的话,这其中绝大部分都已经在功能主义者上台之后被宣布为禁书,原因是“没有用处”。“你为什么要带这些——你不是个科学家么?”他忍不住问Fluid。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它,不光是塞伯坦人,还有其他一切可以读懂塞伯坦文字的生物。”Fluid说,“这其中的每一句,每一段文字,都能证明我们曾经存在过。”

“这一箱子,都是?”警车问。他并不赞同Fluid的想法,塞伯坦人的寿命长久是整个银河系公认的,很多时候他们的一生还没走完,别的星球上的生物都已经完成一次进化演替。

“是的,这是我最宝贵的财产。”他笑着说,“我们的生命太过长久,因此也更加容易遗忘……”

“好吧,请收好,要出引力圈了。”警车点头,把数据板还给Fluid。如果对方带的都是这些东西的话,那么他的任务已经圆满结束了。

看来,还真被爵士说中了,警车芯想,这趟任务,大概就是跟着飞船出去兜一圈,也许真如他所说,不如去散散心。

就在这时,另一侧忽然有TF惊叫起来,同时船舱内的红色警示灯闪烁,船体剧烈颠簸起来。

警车立刻看向窗外,这时一个火球正好爆开,迅速扩散到他整个视界……


54

被击中的飞船瞬间变成了一块石头一般,螺旋着从空中急速下降。警车觉得自己的平衡系统瞬间倒了个个儿,然后很快上下左右便失去了意义,循环液一下子涌到电子脑中,一下子又仿佛全部灌进了火种舱里。

飞船上立刻乱作一团,原本闲适的气氛烟消云散。扬声器播放着紧急广播,飞船受到攻击,机翼受损,船长正在努力控制飞船迫降,请各位做好防冲击准备——其余的,请向普神祈祷……

有具有飞行能力的TF试图离开船舱逃生,但刚从座位上站起便被甩到了棚顶上,犹如罐头盒里被摇动的骰子一般撞得叮当乱响,其余的TF则更不敢解开座椅上的磁力控制。

很快,以自由落体速度下降的飞船带着巨大的轰鸣声撞击到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船头深深没入岩石当中,船体也裂成几段四散开来。

失去意识的警车随着座椅被甩了出去……


警车再度上线的时候,红色的警报提示覆盖了他的整个视野,所有系统都在报警——庆幸的是,火种舱并没有受损。待他一个个尽可能地处理故障通报后,总算最大限度地恢复了行动能力。他处理了几处较大的伤口,避免循环液过度渗漏,至于其他的擦伤和小创口,他决定置之不理,反正循环液的粘稠度足够封堵住它们。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他先给奥利安·派克斯和爵士分别发送了一条信息,简述了一下情况和他所处的位置,他认为这次袭击很蹊跷,所以不确定是否应该呼叫公共救援系统。

不止他们所乘坐的飞船被击落,远处的高地都陷入一片火海,TF的影子在烈焰中、空地上晃动,呼号惨叫声不绝于耳。他算是比较幸运,飞船断裂的时候被抛进了一处狭窄的河谷,降低了下坠速度,这才让他没有摔成一堆废铁。

“Fluid!”警车喊,寻找着科学家的踪迹,本来觉得简单的任务,一下子似乎变得无比麻烦。

幸运的是,与他同排的Fluid只是摔到了旁边的一条沟里,也许在风暴季节的时候这里曾经是一条溪流,沉淀了足够多的沉积物,以至于他的损伤看起来比警车轻不少。

而且,他还紧紧地抱着他的手提箱。

“你怎么样?”把Fluid从沟里拉上来,警车问。

“我还好……这里是哪里?”Fluid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霸天虎已经打过来了吗?”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这种可能性的发生概率应该是0.0237%。”警车说,打量了一下周围说,“我们应该是还没有飞出塞伯坦的大气层就被击落……根据计算,这里应该是在锰铁山脉附近,老实说我们并没有走多远。”

“不管怎么说,很庆幸我们没有变成一滩铁水。”Fluid说。

“是啊,看起来情况还不错,”警车赞同地点头,“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他还没有收到任何一个回信,让他不确定自己的通讯系统是不是因为撞击有了损伤。

“这边还有人需要帮助!”Fluid忽然说,他发现不远处有个TF被压在飞船的残骸下,立刻跑了过去,同时招呼警车过去帮忙。

“要轻轻抬起来,”Fluid制止了警车想要立刻搬开那些残骸,说,“这些残骸很不规则,贸然搬开很可能会造成循环液大量渗漏……我到那边去看看,诺,帮我看一下。”他把手提箱上的锁打开放在警车的脚边,自己弯下腰从旁边的缝隙钻进去查看伤者的情况,“还好,不太严重,听我的——”

"没想到生理学家还懂急救。“警车遵照Fluid的要求抬开残骸碎片说。

”生理学家本来就是半个医生嘛,只不过区别在于,他们通常要负责焊好,而我们很多时候只负责切开。“Fluid笑着说,给那个TF做了一些急救处理,“真是倒霉,只不过是想离开塞伯坦都这么不顺利,看来真的需要找个神殿什么的祈祷一下了。”他虽然在抱怨,口气却并不沮丧。

“我觉得铁堡的那些家伙,可能正巴不得我们都摔死在这里。”被救的那个TF说,“我从铁堡来,竞天择前几天还在公共频道讲话,说现在离开塞伯坦是叛逆罪。“

”我们只是想过太平日子,谁都不想帮罢了。“Fliud说。

“但是如果什么不做的话,要看着霸天虎统治这个星球?”警车说,他对于这种说法不能认同,“那又要靠什么来获得平静的生活?”

“……也许会有人去做吧,不过不是我,我觉得竞天择不见得比那些在卡隆的疯狂家伙好多少。”处理好那个TF的伤口,Fluid坐在残骸边上,笑了笑,“所以,我也没打算再回来。”

“好吧,这个以后有时间再讨论。”警车说,内部频道还没有回应让他有些不安,他不确定是否要使用其他频道进行联系,“我们现在应该离开这里,给你。”他把箱子交给Fluid。

“你先帮我拿一下吧。”Fluid扶起了那个受伤的TF,“你说得对,我们应该先离开这里,起码,应该再寻找一些幸存者。”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空中传来飞行器的轰鸣声,但是他们还在山谷中,能看到的范围很小。

地上有TF呼救的喊声。

“是救援队来了吗?”Fluid说。

“我先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警车说。

还没等警车攀上山谷顶端,轰鸣声已经消失,这显示飞行器已经降落,然而,上面似乎并没有因此发生情况的好转……

呼救声变成了恐惧的尖叫和颤抖的求饶,混杂在时不时响起的枪声中……

霸天虎!有TF在喊。

霸天虎?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警车停下了向上攀爬的脚步,充满了疑问,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战线推进到这里来。如果不是的话,他们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些飞船,也是他们击落的么?

虽然最好的规划是立刻返回,但这些疑问在他的处理器中此起彼伏地跳动着。“这确实不是我的风格。”他摇了摇头,又向上爬去,尽量小心地不发出太大的声响。

(TBC)

离完结又进了一步——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8-01-19 23:24 | 61 楼
凤汐翎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24
腐指数: 958 螺丝钉
能量块: 152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9
最后登录:2018-02-24

 

没看过漫画……不过很期待啊。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顶端 Posted: 2018-01-20 00:40 | 62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55
警车看准一块凸起的岩石,小心翼翼地爬到后面藏起身形,观察着峡谷上面的情况。

虽然这两个月他并未在现在的安全部队中供职,但经常来TRAVELLERS中的各位没少给他带来铁堡管理部门的各种信息,以及前线的战况,总结下来就是情况非常不乐观。

因为塞伯坦松散的政体模式,铁堡并不能指使所有的城邦一同抵抗霸天虎,元老院里经常出现的是利益分配不均的争吵和无休止的扯皮。有些城邦曾经表示中立,不过还没等竞天择去谴责他们的行为,霸天虎先帮他们做出了回答:要么归顺接受统治,要么被毁灭,没有第三方存在的余地。

而对于这些中立者,霸天虎的反应也同样直接——这个塞伯坦上,不存在中立者……

不过,这些霸天虎是怎么绕过赤道的防御圈的?

想到这里,警车又追加了一条信息给奥利安·派克斯,提醒他注意,不管对方是否能够收到。

“求求你——不要——啊!”惨叫声打断了警车的思考。他从岩石后小心的探出头去观察。对面的TF他并不认识。但是对方胸前挂的那个紫色的尖锐标志却让他无法忘记。

确实是霸天虎。

在不远处的空地上,霸天虎们正把山谷顶上的幸存者赶到一起,在有些不愿移动的受伤TF被一枪打爆火种舱之后,剩下的TF就算只剩一条腿,也挣扎着爬过来。

那个领头的霸天虎似乎在讯问这些幸存者,问题在警车爬上来之前应该是已经问完了,现在正一个个等待这些TF的回答。

“我真的不知道!”这时一个TF大喊,“我不知道你们要找的是谁!求求你放了我!”

“滚吧。”那个领头的霸天虎摆了摆手说。

顶在这个TF头上的枪口移开,他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求生的欲望让他转身跑开,他此时更希望自己是架飞机或者高速赛车而不是一台安检仪。

“轰——”就在他跑过一堆还在燃烧的残骸的时候,一道激光从他身后射出,穿胸而过……

“不错,打得挺准。”领头的霸天虎对正在吹去枪口硝烟的TF说。

那些还跪在地上的TF看到此景,变得更加惊恐。

“看到了没有,”他对那些TF说,“如果你们说不出来,下场就跟他一样——”

“我们确实不知道你说的那个TF,也许他并没有搭乘这里的飞船,也许他已经烧死了,求求你放了我……“一个TF哀求着,但随即他的头就不见了。

其他TF立刻捂好自己的头,再也不敢随便说话,生怕自己变成下一个。

警车躲在岩石后面,此刻的他,只能倍加小芯不被发现。

“要是你们再没有什么更多用处的话,”霸天虎的小头目说,“那只好让我这些大老远跑过来的属下们找点乐子,毕竟消耗了那么多能量, 总得有点儿回报嘛,”他看了看那些早就露出不怀好意笑容的霸天虎,“你们随便吧,不过记得快一点儿——我们老大的耐心可是非常有限的。“

“等,等一下!”在身边的TF尖叫着被一个霸天虎拖走的时候,喊,“求你放过他!我,我见过你说的那个TF!”

“哦?等一下。”霸天虎小头目说,看着那个TF,“你先说一下,回答让我满意的话,可以放你们两个走。”

“他确实上了飞船,我,我就坐在他旁边——”

?!这下警车知道他们在找什么了,那个TF,在起飞前,就坐在走道的另一边……

但是为什么?难道也是因为跟他一样的原因?可是,霸天虎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内奸?

稍微思考一下他就放弃了,消息渠道实在是多到他都没法枚举详尽。

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快带着Fluid离开这里,留滞的时间越长,情况就越危险,他不是这些暴力的霸天虎的对手,更何况他直觉那位想着带诗歌的科学家不见得会记得带什么有效的武器。

任务优先,河谷上这些不幸的家伙,他无能为力。

趁着谷顶再次响起枪声和惨叫声,警车小心翼翼地离开了藏身处,重新爬下河谷——无疑,如果幸存者们束手待毙的话,这将演变成一场屠杀。

上面传来的枪声显然也让等在河谷下面的Fluid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看到警车行色匆匆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问题,只是说:“我们该怎么走?“

”先顺着河谷走,尽量远离他们。“警车说,大概计算了一下他们逃脱可能的路径,“这里地质松软,只能步行了。”

“好的。”Fluid回答,搀起那个受伤的TF。

“你们就任凭那些无辜的人被屠杀吗?”那个TF说。

“如果你想的话。我不介意你等我们走后上去。“警车说,并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不过,并不现实。“

对方沉默了,显然受伤的他目前也是面临生存的危机。

“那就走吧,”警车说,“接下来要走的路大概并不短。”


但是,命运之神并没有眷顾他们。没走多远,就被拦下了。

两个霸天虎飞落在他们面前。

“看看这里有什么?一个上面那群炉渣脑袋正在找的科学家,一个看起来要死了的家伙,还有——这个好像在哪儿见过?“紫黑色涂装的霸天虎说,指点着警车。

警车并不想知道他在哪里见过自己,不过他计算能力超群的处理器却很快给出了答案:这两个TF他在卡隆见过,抓捕威震天的时候抓到过的两个飞行TF,其中一个被指控参与了绑架迪希摩斯的案件,记得还有个跟他们俩长得差不多的好像叫红蜘蛛……

“Fluid教授,要活命的话,你需要跟我们走。”另外一个TF显然对自己同伴的无聊话语不感冒,对警车和那个TF视若无物。警车扫描了一下四周,暂时没有发现其他TF的感应,这里只有这两个TF,看来他们俩并没有通知上面那些TF,现在至少威胁只是面前这两个,虽然对方都比他高大,不过如果拼一下,但是如果这里一旦交火,势必会惊动上面那些霸天虎……

“好像一瞬间我忽然变得非常重要了,”Fluid露出无奈的表情,“可是我原来是个生理学家,现在更什么都不是了,对霸天虎并没有什么用。”

“这与我们无关。”

“喂,你……好吧,好吧,反正看起来也是两个没用的废物,找不到什么乐子。”紫黑色的霸天虎本来不赞同,但看了眼同伴也没有坚持,“带你回去我们就完成这个无聊的任务,干嘛浪费能量。”

“那他们两个呢?”Fluid问,“如果能保证他们俩的安全的话,我可以跟你们走。”

“他们俩跑得够快的话,也许能在上面那些疯子消遣完之前跑出去。”对方显然对于不在任务范围内的家伙毫无兴趣。

“Fluid!”

“现在好像也只有这个选择了不是么?”Fluid颇为无奈地说,“不过看这样子,我的火种应该暂时没什么可担心的。”他看了看还在警车手里的手提箱,把那个受伤的TF交给他,“他就交给你了,今天这里去见普神的人足够多了,不要再搭上你们两个。”

“……普神保佑你。”警车接过受伤的TF,目前他能做的只有保住他们俩的命,救Fluid只能另外想办法。

“作为科学家,我还真希望能证实他的存在。”

“你们啰嗦够了没有?中立派的废话真多!”

Fluid笑了笑,“看来,想当个中立派还真不容易……”

此后,警车没有再回头,那些霸天虎也没有追上来,的确如他们所说,并不关心任务之外的事情。

他拖着那个受伤的TF走了很远,直到通讯恢复,很快联系上了奥利安·派克斯。

再后来,他在约定地点见到了奥利安·派克斯——并没有带任何手下——还有爵士。

“你怎么来了?”警车问爵士,有点儿意外,事实证明他之前发出去的消息都被屏蔽了。

“因为这位奥利安长官收到你的信息的时候刚好在我的店里,多个不收费的帮手总是好的嘛,”爵士接过已经下线了的TF,“他谁啊?”

“不知道,一个中立派。”警车回答,他一路上并没有问这个TF叫什么,完全没兴趣。他看了一眼奥利安,把手提箱交给他,“这里面并没有什么机密的资料,都是一些诗集,Fluid教授希望能把这些东西交给可靠的人保管,他认为这是塞伯坦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认为他并不像是在说谎。”

“我会找可靠的工程师分析一下,”奥利安接过箱子,“如果确实只是你说的那样,我想我有个合适的人选。”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爵士问,“回铁堡么?我想警车和这家伙可能都需要个医生。”

“我们暂时不能回铁堡,”奥利安说,“我们离开铁堡的时候,竞天择派通天晓带领安全部队赶往出事地点——我想我们最好错开一些时间。”

“你有备选地点,是吗?”

“嗯,我们去粒子城。”奥利安说。


56

粒子城。

“你是——”一个陌生的TF开了诊所的门,让奥利安·派克斯有些惊讶。

“Plugbox?你怎么在这里?”倒是在他身后的爵士开口了。

“你们认识?”奥利安问。

“是的,”爵士说,“他是我的老朋友,一直在利刃城开诊所,至于医术嘛——反正治死和治活的大概差不多吧。”

“这么贬低我的医术不会结清你还欠我的那些诊费,爵士。”Plugbox闪了两下光镜,“就算战争爆发了,霸天虎打过来了,只要我的火种还没有熄灭,你的欠账不会抹消一个塞币的。“

见警车和奥利安都看着自己,爵士只好耸肩:“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倒是这位长官找的那位TF在哪里?“

“他说他要出去办些事情离开几天。”Plugbox说。“利刃城那边越来越没法呆了,我就到了这里,正好没什么事做,就帮他看着这个地方,不过,我看你好像比以前见到的情况还好一些——看来最近应该还算老实,所以要维修的不是你,也不是这个大个子。“

“好吧,反正都是医生,谁修都一个样,不是么?”爵士对奥利安说,“不是我和他,但是确实有两个需要医治的家伙。”

说到患者,Plugbox正经了不少,让开门让他们进来。”但愿他剩下来的零件还够用。”他说,“最近无论是市面上还是黑市上,东西越来越不好弄了,竞天择几乎管控了一切。我感觉没等霸天虎打过来,大部分的平民恐怕都要先饿死了。”

警车看了眼奥利安,他似乎对于医生的抱怨无动于衷。

进了诊室,Plugbox先给警车进行了一些简单处理,说还好只是一些简单的擦伤和线路断裂,最严重的两处关节损伤也没什么大碍,稍微休息两三个循环就可以完全恢复。

“至于这位嘛——”他看了看诊疗床上还在下线状态的那个TF,“以这里的条件我尽力了,希望他能挺过来,不变成拆零件的备品吧。你们可以去休息一下了,爵士你先等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好吧,我一会儿去找你们。”爵士说。

奥利安·派克斯带警车去了诊所的休息室,警车比较详细地向奥利安汇报了事情的经过,末了他说,这次的袭击,让他觉得很突然很意外。

“你有什么想法?”奥利安·派克斯沉思了一会儿,问。

“我认为,虽然霸天虎劫走了Fluid教授,但是我不认为击落飞船的是他们。”警车说,“毕竟飞船载脱离塞伯坦引力范围是要经过霸天虎控制区上空的,他们拥有不少飞行力量。为什么要跑到离铁堡这么近而且危险的地区来做呢?又或者,他们既然要得到一个活着的TF,把飞船击落实在不是非常好的选择,劫持中立派的飞船不是更好么?当然,我不否认霸天虎可能会怎么做。”

“那你认为会是谁做的?竞天择吗?“奥利安说,直接说出来警车内心疑惑的那个名字。

警车沉默了一会儿,算是表示默认。他不否认,这是一个可能性非常大的答案。

“好吧,你和爵士先在这里休整一下,我回铁堡看看情况,顺便把这个箱子拿给千斤顶测试一下。”奥利安·派克斯拿起Fluid教授的手提箱,“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好。”警车回答,送他出去,回到了诊室中。

这边Plugbox和爵士的谈话看来也已经结束了,见他进来,爵士说:“Plugbox说我们可以把这家伙先留在这里,有什么新情况他会通知我们。”

警车点头:“也该回铁堡了。”

爵士向Plugbox道别,对方表示也许会去铁堡开个诊所,毕竟如果不想去投靠霸天虎的话,大概还是铁堡最安全。

“你不打算离开塞伯坦么?”警车问。

“我觉得作为医生,还是留在这里比较有得赚。”Plugbox回答。


回铁堡的路上,警车对爵士说了他的猜想和奥利安·派克斯的反应。“这个军官看起来还挺有趣的。”爵士说,“我也觉得你猜想的有一定道理,反正无论是谁做的,这个‘穷凶极恶的破坏者‘的帽子,怎么都会让卡隆那位角斗士戴上了。”

“那个医生——”警车说。

“你很好奇么?”爵士说,因为都是载具状态,他没法做出笑容让警车看到,但语气让警车觉得他的内芯一定在笑。

“你去过利刃城并不稀奇,我想他的医术肯定好过卡隆的那些工程TF。”警车说。

“是啊,除了品行,大概论技术也能算得上塞伯坦数得上的医师了。”爵士说,“他说呀,霸天虎那边,似乎也不是一群只会打架杀人吵吵嚷嚷的家伙。”

“嗯?”

“他其实是从利刃城逃掉的。”

“逃?”

“你应该知道’研究所‘的事情吧。”

“知道……”

“他也曾经是其中一员,”爵士说,“不过后来因为点儿事情离开了,而且比较命好活到现在——就他所知,Fluid教授似乎也不是那么无辜的中立者——他在离开之前,是‘研究所’某个项目进行的核心成员,虽然那个项目已经停了很久。”

“什么项目?”警车问。

“Plugbox的信息渠道有限,更多的还没搞清楚。”爵士回答。

“这个消息你告诉奥利安了?”

“当然没有,”爵士说,“政府现在又不给我发薪水。”

“我会注意的。”警车说。

“你回铁堡住哪里?”爵士忽然换了个问题,“那个公寓的租期应该已经到期了吧?”

“啊?啊——”被他这么一提醒,警车才想起来,之前为了接近Fluid暂时栖身的小公寓,早过了租期,他现在可以说是,无家可归……“军队的宿舍,应该可以找到空房间吧。”他说,他连回去以后该怎么办都还没思考清楚,更没有想好其他事情。

“要不要搬到我那里去住段时间?”爵士提议,随后说了一句,“反正还有空房间,而且不用打扫卫生抵租金——毕竟这个公寓的清洁模式已经买到了100万年后,就算霸天虎打过来,也没办法退款,还不如给清洁机器人增加点儿工作量,好对得起付的那些塞币。“

”好吧。“警车回答,”谢谢。“


过了几天,警车收到奥利安·派克斯的信息,约他在方舟1号雕像下见面。

“他是——”当警车看着对面这个陌生的TF,他看了看奥利安,光镜中充满疑惑。

“他是钛师傅,一位智慧的长者。”奥利安·派克斯介绍,“他知道塞伯坦很多久远的故事,我想他应该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把你带回来的东西保存下来——已经确认,那只是普通的、记载了诗歌故事的数据板。“

“我听奥利安提起过你,警车。”钛师傅说,“你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我会收藏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我想它们的原主人会很高兴听到。”警车说,不管怎么说,奥利安·派克斯似乎很相信他,虽然自己对这个紫红色涂装的TF总觉得充满怀疑,毕竟虽然现在铁堡的奇怪TF不少,但非要用块织物蒙脸的实在不多见,通常,TF们都会选择类似奥利安那种金属面罩。

很快,钛师傅以还有别的事情告辞了,留下奥利安·派克斯和警车继续在方舟1号巨大的阴影里徘徊。

“你现在想好回安全部队工作了么?”奥利安问。

“想好了,”警车回答,“虽然我不喜欢现在这个Prime,但这场战争必须得到控制——在它没吞噬一切之前,为此我希望能尽一份力。”

“这是你这次短暂旅行的心得?”

“算是吧,”警车回答,“我很庆幸,我不是个中立派——”


57

战争,如病毒扩散一般,凶猛地蔓延着……

虽然竞天择的统治让TF们怨声载道,但为了抵抗霸天虎的进攻留在铁堡的TF,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余地——毕竟他还是议会任命的领袖,包括奥利安·派克斯。

警车看得出,这位经历颇为传奇的警察现在与他的同盟者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这体现在他越来越暴躁的脾气上,虽然对他们还好,但是碰上他的霸天虎和其他违法者就倒霉了。

比如今天早些时候,他差点儿当着尼昂平民的面一枪轰了诈骗的大脑模块,还好大黄蜂及时拉住了他,才避免给他们岌岌可危的信誉度上再减几分。

回到铁堡的奥利安,一把抓过也刚回来的通天晓往训练室去了,连警车建议他去医疗室的话都没回应。

“还好这个大个子回来了,”铁皮看着一脸不明情况的通天晓被拉着消失在走道一端,说,“我可不想和愤怒的大卡车角力。”

“你打算去做什么?”探长问警车。

“去冲掉这一身的瓦砾,这些石英砂硌得我管线不舒服,然后回去休息一下,趁霸天虎还没再来捣乱。”警车说,看了看探长,“去爵士那里坐坐吗?”

“也好,确实需要放松一下。”探长说,“今天实在是个糟透了的日子。“

”这里哪天不是糟透了呢?“还没走的铁皮说,“我还是去医疗室看看这一身螺丝是不是还灵活。”


警车推开TRAVELLERS大门的时候,爵士正在收拾准备打烊——战乱压迫下的铁堡,不卖电路增速剂的地方生意都没有多少。

“今天你们回来得挺早的嘛,”看他们两个进来,爵士停下了收拾,拐回吧台倒了两杯饮料,“过来坐吧,麻烦把门关好。”

警车关上门,按亮歇业的灯。

“诈骗这家伙啊,还真是无论什么时候,什么都敢卖。”听警车和探长说了今天的遭遇,爵士说。

“是啊,也许给他足够的塞币,他能把威震天的头盔拿来卖给竞天择。”警车喝了一口饮料,接了一句。

“不过,我们走的时候,他好像被带去了中央议事厅,”探长说,“他们能从一个奸商口里问出来什么呢。”

“不知道,不过跟竞天择有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警车说。

探长喝完了一杯饮料告辞了,留他俩继续坐着。

“看起来你不怎么高兴。”爵士对警车说。

“我最近看起来有高兴的时候吗?“警车说,也只有回到这里,才让他的神经电路松弛一些,“今天在尼昂的时候,那些TF漠然或者愤怒的光镜让人怀疑,我们做的这些事,究竟有什么意义?“

“是啊,听威震天在人群前面演讲的时候,我也觉得比起伺候这些议员老爷,也许还不如成为一个霸天虎。“听着警车的抱怨,爵士笑着说,把一杯饮料放在桌上,从吧台转出来坐到他身边。

“那你怎么没有成为霸天虎?”警车随口说。

“也许是因为紫色的标志装饰在我的涂装不符合我的审美。”爵士说,“好啦,不要谈这么扫兴的话题,最近都没日没夜的跟着那个大个子到处跑,不趁这霸天虎没打进来,也没什么走私犯奸商小混混扰乱社会治安的时候好好休息一下吗?“他把手搭在警车肩上,按摩着他的肩关节。

“可是我现在并不想……”警车说。老实说自从搬到爵士的住所——他觉得目前这种情况大概可以定义为“合住”——当然,偶尔互相解决一下需要是有的,他也觉得没什么不正常的,毕竟爵士很难让TF拒绝。

其他的,现在这个时候,恐怕谁都没有时间想太深的东西。

“只是让你放松一下,你想太多我也会想的。”爵士笑出声,打开油吧的音响,放了一首比较舒缓的乐曲,“来嘛。”他拉着警车离开吧台到旁边的软座,“趴下,放松所有的链接,所有的电路,停掉所有的进程,你不照做效果会大打折扣的。“他说,伸手按摩着警车的颈部管线,指节轻重适宜地按压着,手指尖顺着管线的方向在缝隙中来回摩挲。“怎么样,我的手法还专业吧?”

“你从哪里学的?”很舒服,警车忍不住哼了一声。他感觉在爵士的按摩下,自己的颈部管线确实轻松了很多。

“当然是职业需要。”爵士说。他的手指在警车的颈部主管线上比划了一下,顺着装甲缝隙游走到肩部,“不过呢,很多时候这种服务是收费的,而且不便宜,呵呵。“

”估计被收走火种的家伙,可能还是来不及想到代价这么高吧。“由于太舒服了,警车忍不住关闭了光镜,单靠体表感应器来感受爵士的触摸,指尖,指节,掌面,掌心——

“哪里?从来都是明码实价,公平交易,童叟无欺。”爵士笑着回答,“而且前两天我听过来闲坐的客人说,你把一个昔日的同僚介绍到竞天择的研究部门去了。“

“是的。”警车回答,“现在的工作不好找,而I.M.D.已经基本上等于解散状态。毕竟现在每天前线都有TF因为战争死去,谁会在乎铁堡或者其他地方的TF死亡原因呢?而且不是所有不想打仗的TF都想要离开塞伯坦,而且也不是战斗类型,所以似乎也只有研究机构还是个不错的糊口地方。“

“说得有道理。”爵士点头,他的手在警车门翼根部用了些力气向下摁,警车忍不住的叫了一声。他的门翼本来就是敏感部位,被用力摁了几下,可以说很痛了。

“你这是在表达不满吗?“警车打开光镜,扭头看向爵士。

“没有。”爵士依旧笑着,按摩着他的门翼,“对于按摩疗法来说,感受到的痛苦有多强烈,就会带来同等份额的愉悦吗?“

“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刚才门翼虽然被爵士按得很痛,但在能量液回流的时候,除了带来舒服的酸胀感,甚至产生了温热的感觉,让警车觉得那里的接缝和线路真的轻松了不少。

“我说过,我受过专业训练,所以很有职业精神的,呵呵。“爵士低头贴近警车的音频接收器说,“绝不会挟私报复。”

“好吧,我采纳这个回答。”警车说。

爵士让警车翻个身,继续按摩关节前面。“感觉好些了么?”他问。

“好多了,谢谢。”警车说。

“你最近叹气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是啊,”警车说,“有时候我都会有种不如让威震天统治塞伯坦的念头……”

“因为竞天择太混蛋了吧。”爵士说,手在警车的腹部装甲上深深浅浅地按压着,“两个混蛋放在一起确实挺难选择的。”

“你对他有什么想法?”警车问爵士。

“没想法。”爵士回答。

“没?”

“我实地听过他的演讲,还跟谐振一起被他的手下追得到处跑。“爵士说,摇了摇头,“没想法。”

“你不相信他说的?”

“也许吧,直觉上不喜欢。”爵士看了一眼警车,他的手逐渐下移,开始揉捏警车的大腿装甲,“我觉得我们聊这些,还不如做一点儿更有意思、更能放松身芯的事情——现在还想说‘不想’么?”他的掌心在对接面板上覆盖的装甲上揉搓着,使那里的温度很快升高。

“你赢了……预谋已久。”警车喘息着说,按摩松弛了他的机体,也激发了欲望。

爵士的邀请是从来都无法拒绝的,解决的最好办法,自然是制止他那些四处点火的小动作。

用吻,用任何方式……


不远处响起了一声巨响,大概是爆炸的声音。

不过正纠缠在沙发椅上的两个TF谁都没有理会。

但是很快,警车的内部通话器响了起来。这下,不能装作没听到了。

“好的,我马上到。”警车回答。

“那个大卡车也是非常会选择破坏气氛的时候。”爵士把双手枕到脑后,无可奈何地笑着说。

“是声波,他侵入了中央议事厅。”警车说。

“哦,确实是个非常烦的家伙,”爵士点头,“等你回来。”

(TBC)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8-02-06 00:30 | 63 楼
«456 7 » Pages: ( 7/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3:5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