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本页主题: [IDW][警车中心]Dark matter(2月6日63楼更新至57)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IDW][警车中心]Dark matter(2月6日63楼更新至57)

前面1-30的地址:http://www.cybertronsaga.com/bbs/read.php?tid-8169-keyword-Dark%20matter.html

之前的部分是还没注册的时候朋友发的,现在她爬墙了,每次更新都要用她的号不太方便,所以重新开一个贴好了_(:з」∠)_。
专心写文,浪费键盘的事儿以后再也不做了。

31

回铁堡的路上一切顺利,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状况,毕竟出了卡隆,警车只要亮出安全部队的身份证明,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帮助。

他终于在预计的时间回到了铁堡。

与他离开的时候相比,铁堡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还是那样的富丽堂皇,各种建筑物高耸的塔尖反射着主恒星的光辉,金碧辉煌,绚丽夺目,涂装或光鲜或黯淡的TF来来往往,出没于各个角落,为自己的火种能继续跃动而奔波。

待警车出现在安全部队休息室的门口的时候,看到他的车顶和缓冲器非常欣喜地围过来问这问那,对他安全回来表示由衷的高兴。而其他TF只是礼貌地打着招呼,就像警车只是到铁堡以外的地方出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差而已。

“我们申请救援,但是Prime说救援单位已经到位了。”车顶说。

“确实,他们来得很快。”警车回答,“大概平时就是负责周围的行动吧。”

“是我们认识的TF么?”缓冲器好奇地问。

警车摇头:“从来没见过,为Prime工作的本来就并不只有我们。”从他踏上飞船到回到铁堡,爵士再也没来过通讯,他试着按照之前的联系频段发起通信,但是却显示查无此人——很显然,不是他就是他的搭档做的手脚,“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有什么事情发生么?”他从一进大楼就觉得,之前有些在这个时候基本每日都可以见到的TF少了几个。

“是的,不过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缓冲器回答,“我们俩还没到铁堡的时候,听说Prime派了一个精英小队去艾里昂地区执行任务,什么内容不知道,不过损失好像挺严重的,回来的那几个现在还在医院的低温治疗舱里泡着呢。”

“是么?”警车点头,保密级别很高的话,他们确实没有知道行动内容的权限,连出任务的TF,很多没到目的地之前,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哦,对了,”车顶忽然想起来什么,“Prime说过,你来上班的话,就去他的办公室一下。”

“我知道了,这就去。”警车说,他也正有一些疑问想面见御天敌

他来到大楼最顶层御天敌的办公室,输入自己的身份识别码:“Prime,我是警车,听说您要见我,可以进来么?”但是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得到回应。

正好有个面生的TF路过,警车问:“Prime出去了么?”

“应该没有,刚才我还过来送文件,”TF看了门一眼,又看了看警车,“可能在训练场吧,最近他常去那里。”

“谢谢。”警车转身走向电梯,同时向数据中心提出了安全部队人员名单的更新申请和近期工作简报,这里多出来了不少他不认识的TF,他需要了解一下情况。

训练室在地下楼层,从顶楼下去,即使坐电梯也要一段时间。

很快,警车从近日各种政府消息和简报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奥利安·派克斯。

报告里说,这位曾经一度行踪不明的前警官,最近同一些不法之徒勾结在一起,在多处进行违法活动。警车按此索引搜索,罗列出一堆诸如妨碍公务、抢劫等等罪名。不过,警车觉得,这大概是因为奥利安同议会对着干的原因,毕竟他对那个TF的印象虽然不太好,觉得他做事冲动欠考虑,“妨碍公务”什么的他肯定会去做,但其他某些指控似乎离他那让警车还有点儿好感的道德标准有点儿远。

“这些地方——好像离艾里昂地区并没有多远……”综合着这些事件的发生地点,警车简单地在内置地图上勾勒了一下范围,他隐约觉得缓冲器说的那件事,似乎有某些潜在的联系,具体是什么,还需要深入分析。不过这时候,电梯显示已经到达训练室锁在层,警车只好停下分析,走出电梯间。他调阅了训练场使用情况记录,御天敌在射击练习室。

“Prime,我是警车。”警车来到门前,接通室内通讯。很快,他又重复了一遍——练习室的隔音效果一向都很好,但警车仿佛还能听到里面武器的轰鸣声。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警车走进去,看见御天敌正放下他那巨大的激光枪,屏幕上正显示着上一场打靶的成绩。他打开面罩,看了一眼走进来的警车。

“Prime,我回来了,听说您找我。”警车说,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就像每天例行工作一样。

“你表现得不错,看来我没挑错人。”御天敌看了他一眼,一边为自己的武器装上新的能量匣,说,“那么,就你这些日子在卡隆的经历,对那里有什么印象?”

“混乱。”警车回答,“在哪里,法律并未得到贯彻执行,有些认用自己的意志代替了法律,勾结执法者……”

“你不觉得,那也是一种法则么?”御天敌说,“有些家伙不满足已经得到的,还想得到更多——无论是在高位者还是最底层的家伙——而有些人,愿意帮他们办事好分一杯羹。”

“但是——”警车斟酌了一下词句,“那不是公平正义……”

“公平?正义?哈,现在居然还有人会相信这个?”御天敌举起枪,没有瞄准随便冲着靶子开了一枪,巨大的爆炸声在训练室内回荡,“你觉得,谁能带来公平和正义?是那些整天说着你的变形形态决定你的命运的功能主义者?还是那些每天只会在议事厅里面喋喋不休的议员们?还是——我胸口的这个领导模块?”

“Prime,我没有质疑您的意思……”忍着音频接收器嗡嗡作响的不适,警车尽量平静地说,关于领导模块的传言他不是第一次听,毕竟之前与某些TF在一起的时候还听过一个更劲爆的,而且他自己也一向把这个传说中的圣物当成一种宗教上的象征意义来看待,“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一个可供绝大多数人能够遵守的法则,那么法则本身就是个混乱的根源——卡隆虽然有属于自己的法则,也维持着某种意义上的暂时平静,但是执法者们的肆意妄为,已经超出了该有的限度……”

“是啊,再不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他们大概已经忘了该听谁的。”

“Prime?”

“今天我在议会听到,迪希摩斯那个该回炉的家伙提议推行自动化生产线,以减少雇佣工人的能量开支。”御天敌说,“他打算先在小行星矿区上推行,再推广到塞伯坦本土。”

“但是这会造成很多工人失去工作——”警车说,而且,比如卡隆除了是角斗活动繁荣的地方,它在塞伯坦上地图上的注释是“重要的工业城市”……

“嗯,也许我拿那些习惯了异想天开的老爷们没办法——他们有别人去管,但是卡隆的治安还是能管管的。”御天敌看向警车,“我看你的履历上写着,你在学校的时候,法律成绩是最好的,我想你应该不是只有考试拿手吧?”

“是,是的。”警车回答,虽然成绩好并没有改变他被分配去当个机械法医的命运。

“那你现在去起草文件,务必一个也不要漏掉。”御天敌说,“还有,你去整理一下要带过去的文件,其他的事情我已经吩咐别人去做了。”

“呃——是!”警车收回了心里的疑问,看来御天敌的计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可能在他去卡隆之前就已经拟好了。

“哦,还有,卡隆安全部队的大楼,应该也需要重新维修一下了,你也拟一份报告出来。”御天敌再次瞄准了练习用的靶子,“还有其他问题么?”

“不,没有,”警车拿着刚才用来记录的数据板,敬了个礼,“您说的事情,我这就去办。”
(Season 2 end)

(一段放在结尾觉得啰嗦、放在开头又觉得没用但是又想写、抽出来当番外又短的段子……)
卡隆。

Bluemoon正顺着一条地下管道飞快地奔逃,毫不在意溅到他脚上和身上的油渍和污泥。

只要从这里出去,他就安全了,那些铁堡来的家伙是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通道的。

很快,他看到了出口的亮光,还有那停在伪装中的飞船。只要登上那艘飞船,他可以远走高飞到银河系的任何一个行星上去,他在银河联盟账户上的钱,足够他逍遥地度过下半生。

他爬出了甬道,他笃定甚至可以看到站在舱门口清点人数的TF不耐烦的表情——直到一个黑影挡在他和飞船中间,阻住了他的去路。

“我就说他会走这条路。”声音在Bluemoon背后响起,“好了你可以走了,今天我们没看到任何偷渡船,是不是啊,谐振?”

回应他的是飞船发动机的轰鸣和野兽低沉的咆哮。

“你们!”Bluemoon转身,他看到管道上面正坐着一个TF,在不久前,他还下令全城追捕过的家伙,“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很显然,你为之卖命的那些家伙不希望你一走了之,总该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在电视频道上亮个相,显然你的那些手下还不够上镜。”爵士从管道上面跳下来,连武器都懒得亮,“而且,他们大概很确信即使你会把他们供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庭审判之类的东西。”


卡隆安全部队大楼前,警车正拿着文件与探长讨论着细节,旋刃从楼里走出来,显然有点儿无所事事。

爵士从拐角走过来,把Bluemoon扔到他面前。

“爵士?”站在一旁的探长看到他的出现显然很惊讶,“你怎么——”

“假期结束了,我回来报到。”爵士笑着说,指了指Bluemoon,“这是手信。”

警车的光学镜并没有离开数据板,“旋刃,你现在有事么?”

“没有。”旋刃停下脚步,看了看警车,又看了看爵士,单光镜几乎要撞到他的脸上,“你是哪位?好像有点儿眼熟——居然只有你一个,那条小狗呢?不会挂掉了吧?”

“有你在,他肯定不会出现。”爵士笑了笑。

“你没事的话,这个逃犯交给你处理了,请带他去牢房。”警车说,看都没看Bluemoon一眼。

“乐意效劳,副官大人!”旋刃挥了挥他的钳子,把Bluemoon从地上拎起来,单光镜带着兴奋的亮度,口气甚至有点儿恳求的意思,“千万——求你反抗。”然后哼着小调把他拖走了。

“我还是去看看吧,顺便把这个交上去。爵士我们回头再聊。”探长说,然后往旋刃消失的方向走去。

“你的搭档呢?”警车问爵士,看旋刃的意思,显然他们都知道爵士的那个兽形TF搭档。

“他比较害羞,先回去休息了。”爵士笑着说,“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关照了,副官大人。”


后记:芋头写了好几次,都不太满意,主要是他在故事里,有存在感的地方太少了(虽然比起dw出来一只手就挂了的速度,idw多多了)。至于塞伯坦的经济和社会制度,我已经放弃纠结了,就当不同文明演进的过程不一样——_(:з」∠)_还是不管这些深刻严肃的东西,专心谈情说爱好了……
[ 此帖被lighthurricane在2018-02-06 00:30重新编辑 ]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6-01-21 20:54 | [楼 主]
blue_will
级别: 磨合期幼生体


精华: 0
发帖: 377
腐指数: 2863 螺丝钉
能量块: 795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31(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01
最后登录:2018-02-04

 

占完座,明天编辑

-------------------------

看完来编辑

芋头写得挺不错的啊,时刻准备着且心里明镜似的角色,相比老色狼或棺材气十足的形象,显得更为进取,喜欢~~~给PJ搭桥简直良心老板23333


车顶和缓冲器出现了呢,虽然便当已预订,不过还是给他们点儿卖萌时间吧拜托,毕竟漫画里的形象挺可爱的


bluemoon算不算是实践“长官诅咒”的第一人呢,上次很嚣张嘛,有点遗憾爵士没帮老婆出出气,所以拜托悬刃好好伺候伺候吧2333


最后,毕竟双线都已经无比没下限和令人心酸就当官同看吧,所以傻白甜大法好,给目前的伤残黑白组多多发糖吧
[ 此帖被blue_will在2016-01-23 00:31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6-01-22 02:33 | 1 楼
一只狗狗
战斗吧,U球!在普莱姆斯身边
级别: 角斗大师


精华: 0
发帖: 592
腐指数: 201307350 螺丝钉
能量块: 2147483647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29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20
最后登录:2018-02-20

 

嗯嗯,看来警车他们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

PJ的两只也算正式好上了(对了,狗呢~~~一起养吗)
多想骗你说——你最后那一眼,看到的是朝阳——可惜不是 
——你那蓝色的眼睛熄灭了——没能等到黎明的薄光—— 
多希望你能带走梦想—— 
——假如那一刻——你没有绝望—— 
我们祈求过上苍——哪怕留给你们——仅有的一点——生的奢望... 
——可惜没有—— 
最后一眼——你没能带走阳光——你们点燃躯体的火焰——却,无法把沉夜照亮—— 
  索性离开吧——听说你们的归宿——是温暖的太阳——       (写给大电影的警车~~~)
顶端 Posted: 2016-01-22 13:08 | 2 楼
战小咪
狡黠敏感优雅颓废独立无情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0
发帖: 1347
腐指数: 6865 螺丝钉
能量块: 157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56(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23
最后登录:2017-12-25

 

其实芋头的真正用意是给两只牵线。 “副官的脑子太好使,谁跟他谁挨欺负。我得找个能镇住的介绍介绍……嗯,这个不行。……这个太漂亮了。……这……这怎么没有嘴?!………………………………啊,对了,这个!就是这个!!”
顶端 Posted: 2016-01-22 18:57 | 3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32

来到卡隆的这些日子,对于警车来说,似乎与在铁堡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大楼里来来往往的TF似乎少了一些,而且大部分都是安全部队的成员。

在这里,每天依旧要上传和下发一样多的各种文件,联络或者回复各种相关部门的来电,即便是从星球的一端跑到了另一端,议会递交过来的各种提案或者是要求传达的时间并没有比呆在铁堡的时候晚上几塞秒,而且还是一样的多和冗长。

一来到卡隆,御天敌就竭力整治卡隆的治安,取缔非法角斗、电路增速剂贩子、街头游荡的空壳等等。现在,卡隆的街道看起来似乎整洁干净了一些,但警车知道,其实收效并不大。

非法角斗似乎是减少了,但是在侦查部队反馈回来的报告里,警车发现,一种非法产业在卡隆似乎变得更加繁荣起来——非法光盘贩卖。而且,光盘内容从过去大量充斥的低俗表演变得逐渐油腥起来,这让他们确定,这些非法角斗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在继续传播……

一早,警车刚刚从加班过后短暂的充电中醒过来的时候,就接到通讯中心传来的信息,有一艘飞船在卡隆郊外紧急迫降,有TF受伤,急需救援。当然,通讯中额外强调,他们是议员的专驾,言下之意他们享有优先权。“这些从来什么都要求优先的老爷们啊!”还附加通讯员的抱怨。

“我这就去报告Prime,与他们保持联系。”警车回答,“还有——语气要温和。”

警车在底层的射击训练室找到了御天敌。

“有什么事?”瞥了一眼进来的警车,御天敌举枪瞄准靶心,并不关心地问。

“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您,”警车拿着数据板说,“但是刚才通讯中心汇报了一起B级事故:有一架飞船在卡隆郊外迫降,请求救援。因为这起事故牵扯到一起袭击议员的案件,所以我必须向您报告……”

“有人意图谋杀议员?是谁?”御天敌放下枪,褪去面罩问,似乎有了点儿兴趣。

“这个目前并不能确定。”警车回答,“我分析了一下刚才收到的飞船发来的求救信号,确认了那艘飞船的位置和航速,推算出他们可能的来处。而在此之前刚接到报告,迪希摩斯议员所前往的C-12矿区发生了暴乱,目前暴乱已经平息,所以我认为,这应该是迪西摩斯议员的飞船。”

听到这个名字,御天敌再度阖上了面罩,再次举起枪:“这件事你来处理吧,按照规矩来,什么规矩你最清楚,我不想应付一个牢骚满腹,还总是对我指手画脚的议员。”

“是,Prime。我会按照程序来处理,尽快做出报告,并且及时向议会通报案情的最新进展。”警车点头,他知道御天敌一向讨厌迪希摩斯议员,这位一直插手各种经济事务攫取财富的议员在他们来卡隆之后也没少给他们找麻烦,只要他的火种还没到熄灭的边缘,那么估计没有谁会着急的。

御天敌点头:“还有,以后别老让议会那些家伙用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我们。无论哪个事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和我们这里的事相比,都是小事一桩。”

“是,我知道了,那我这就去吩咐处理,不打扰您了。”警车敬了个礼,离开了射击训练室。

他把事故处理建议传给救援实施部门,命令他们尽快赶到出事地点,按照规程给予故障飞船必要的救援,如果有进一步的情况再向他汇报,当然,是需要向他汇报的情况。

而且,警车觉得,最近御天敌使用训练室的次数显著增加,似乎只有炮火的轰鸣,才能掩盖他芯中的怒气。

不过对于这些不在他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再也没了想充电的想法, 警车准备回他的办公室去继续手头的工作。

路过格斗训练室的时候,他发现使用指示灯是亮着的。

他随意查了一下使用情况,发现门禁系统显示正在用训练室的是爵士。自从搬到卡隆来之后,老实说警车见到这位“新面孔”同事的时间并不多,御天敌会安排一些不在他职权范围之内的任务,爵士经常会无声无息地消失之后,又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至于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没有TF知道。

不过,他独自在格斗训练室里做什么?警车记得这个训练室的系统比较老还没有进行改造,并没有设置陪练机器人,已经很少有TF使用。

出于好奇,他打开了门。

门刚刚滑动开一个TF的宽度,警车就见一个黑影迎面砸过来——在即将砸到他身上的时候,黑影忽然硬生生地转了个方向落下,同时伴随着“齐齐咔咔”的变形声,黑影变成一头野兽又扑了过去,然后“哐”的一声,走进去的警车终于看到被变成狼的谐振按在地上的爵士。

“嗨!你这叫做耍赖!说好的不变形的。”爵士抗议着,不过似乎并不怎么认真。

“格斗原则第一条:充分利用你可以利用的一切手段。”谐振呲着一口利齿,在爵士的颈部管线上轻轻地厮磨着,“这一局是你输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什么都听你的。”爵士笑着挠着他的音频接收器说,“快放我起来,让副官大人看笑话了。”

“这还差不多。”得到了保证之后的谐振表示满意,放开了爵士,变回人形走到一边去,至于走进来的警车,他早就发现了。

爵士从地板上爬起来,“总是埋在数据板堆里的副官大人今天怎么有时间光临格斗训练室?”

“我只是——”警车本来想说他只是路过,但话还没说完就被爵士抢了过去。

“莫非副官大人终于想起来要提高一下那点儿可怜的格斗技术了?”爵士活动了一下关节笑着说,“正好,我和谐振的练习告一段落,他要去拿点儿喝的,我可以当会儿陪练。”

“我——”谐振刚想说话,就被爵士推去一边。“乖,去拿点儿喝的,别忘了副官大人的份儿。”

“好吧。”

“你们在打赌么?”谐振离开后,警车问,他本来是打算离开的,但爵士刚才那句话让他改变了想法,他也许确实应该请教一下,小概率的事件,也应该保证万无一失。

“是的,我们在打赌谁输了谁去打扫房间。”爵士说,“他总抱怨我的唱片快要淹没充电床——其实并没有。”

“可是,不是有清扫机器人么?”

“清扫机器人不懂得欣赏音乐的美,”爵士说,往前踏了一步,“刚才谐振说的,副官大人你还记得么?”

“充分利用你可以利用的一切手段。”警车回答,“还有,叫我警车就好,我们的职级相差并不大。”

“没错,格斗不是舞蹈表演,”爵士一边说一边跳了一个滑步,离警车更近了一些,“在格斗中,你的火种随时处于熄灭的危险之中,所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将敌人制服是你唯一的出路——不论是用强光或者其他东西让对方的光镜失明,还是用任何能拿到的工具打击对手,或者是佯装投掷东西让敌人暂时退缩或者防护,趁其迟疑的时候迅猛攻击,将其置于死地——如果没有东西可以充当武器,那么你自己的身体,就是武器。”说完,他忽然伸出手掌,覆住警车的颈部管线。

“呃——”警车感到一股压力正缓缓地在压迫他的颈部管线,但爵士仍然笑得轻松。

“你的手掌、手指、拳头,脚,都可以成为制敌的武器。”手指在警车的颈部管线和装甲上摸了摸,爵士笑着拿开手,“然后,格斗的第二条原则就是——”

警车正在听,但一瞬间地面和天花板就换了个位置,同时腹部装甲也传来痛感,伴随着爵士刚落下的尾音和脚,“以最大的力量攻击敌人最大的弱点——还有,不要发呆,这不是科学院的理论课。懂了么,副官大人?”

“明白!”警车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但是他刚站起来还没站稳,对方很快绕到他背后,一个锁喉把他摔在地上。他奋力想要挣脱,却被对方死死制住。

“还有第三条,就是无论什么时候,要保持平衡,尽量保持自己的平衡,让敌人失去平衡,”爵士换了个姿势,把警车的手扣到身后,这样方便他继续说话,“了解了么,警车?”

“明白!”警车挣不开爵士的钳制他的手,他忽然用力一翻身,尽力用脚踢向爵士,不管是否会对自己被扭的关节是否能够承受这种扭力。爵士果然松开了手,并且躲开了他这一脚。

警车爬起来说:“你说的,要让敌人失去平衡——”

“有进步,”爵士跳开一个身位的距离,重新摆好姿势,“那么,我们继续。”

……

提着一打饮料打开门的谐振,正看到爵士不知道第多少次把警车过肩摔在地上,然后再绊腿、锁喉,一边指导警车怎么破解和反制。

对于这种教学,谐振觉得非常无聊,而且看着两个黑白相间的家伙时不时扭在一起他觉得更无聊。他把饮料放在门边的桌子上,变成兽型趴在地上,扣上音频接收器休息。

后记:

赶上了火把节,于是大家尽情烧烧烧!(๑•̀ㅂ•́)و✧

谐振表示我的钛合金狗眼……

“卡隆日常”开始,先刷几章蜂蜜再说——当然有老威这个死线在,大概也没多久……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6-02-14 22:39 | 4 楼
战小咪
狡黠敏感优雅颓废独立无情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0
发帖: 1347
腐指数: 6865 螺丝钉
能量块: 157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56(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23
最后登录:2017-12-25

 

在旁观战的谐振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看他二人纠缠不休,难道我才是单身狗?嗷呜呜呜~~~~~
顶端 Posted: 2016-02-14 23:01 | 5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Quote:
引用第5楼战小咪于2016-02-14 23:01发表的  :
在旁观战的谐振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看他二人纠缠不休,难道我才是单身狗?嗷呜呜呜~~~~~


加起来明明是狗男男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6-02-15 21:49 | 6 楼
lighthurricane
吃,睡,舔。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151
腐指数: 825 螺丝钉
能量块: 1000905123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3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29
最后登录:2018-02-06

 

33

“来,用我刚才教的,攻击我。”爵士笑着向警车招了招手,“以学习能力来说,你进步之快确实让我感到意外。”

“我理解为这是夸奖。”警车摆开攻击架势,现在的他,原本光洁的装甲早已蒙上一层训练室地板上的灰尘,还有几处不算太明显的凹陷,与平时的他比起来,可以说是相当的狼狈,而反观在此之前就经过了一场激烈很多的格斗练习的爵士,却要比他干净得多。

不过警车承认,爵士所教习的,要比通常的格斗教程或者指导实际得多,也容易掌握得多。只是,这种迅速加深印象的方法是每次被重重地摔出去或者绊倒,而且警车认为,爵士对于与他的练习并不认真,也许是因为自己还达不到让他认真的水平……

比如现在,爵士的站姿看似随意,但如果他就这么正面攻过去的话,下场也不过是跟之前一样被重重地摔出去。

这时,趴在那边的谐振无聊地抓瘪了一个空饮料罐,发出很大的响声,然后他四爪朝天地在地上扭来扭去蹭起背来。谐振的行为吸引了爵士的注意力,他的头不易察觉地向那一侧偏了一些,似乎在看谐振的情况。

就是现在!

警车迅速地攻了过去,选择的角度刚好是爵士视野盲区的最大部分,卯足全力挥出拳头,直向爵士的面甲。

但是,好像音频接收器上也安了光镜一般,爵士忽然一侧头,仿佛只是为了看得更清楚,警车的拳头只是擦着他的音频接收器打中了空气,而同时他侧向迈了一步,伸脚绊了警车一下。由于惯性,警车根本无法收住向前的冲力,反而被他绕到背后用了个擒拿手,一脚踹在警车的膝关节上,把他摁跪在地上。

“不错,知道利用对手分神的时机进攻,很大的进步。”爵士不无嘉许地说,“哦,对了,刚才忘记说了,‘利用敌人的冲击力’是徒手格斗的另一原则。在敌我情况不明的时候,应永远假定你的敌手比你强壮,单凭体力的较量不论开始如何,结果总会是自己吃亏。所以,要利用敌手自身的冲力和体力将其制服。比如,当对方冲过来的时候,闪过他的攻击,同时侧跨步将其绊倒,就像这个样子。”他笑着说,同时在警车的肘部关节上又施加了点儿力量,“明白了么,警车长官?”

“……明白了。”警车回答,芯里想他98%是刚才故意不说的。那边,谐振也传来不屑的喷气声,显然印证了警车的猜测。

“今天就到这里吧,格斗大师也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爵士松开钳制,把警车拉起来说,“而且,你也不像我们两个是闲人,有的是时间可以泡在这里。”

“确实,”警车检视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提示,发现这么一会儿果然多出来几条信息,“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指导。”

“我很乐意可以这样与副官大人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爵士笑着说,“如果你还想要找人陪练的话,欢迎来找我。”他传给警车一个通讯频段,“这是我的私人通讯,如果频道通着的话可以联系我。”

“多谢。”警车点头,他明白如果不通的话,那就代表爵士去的地方不在任何可以通知的范围之内。

“好了,现在去清洁一下吧。”爵士说,“否则你就这么走出去,别人还以为安全部队大楼遭到恐怖袭击了。”

警车点头,他现在的样子确实不怎么光鲜,装甲表面沾满了尘土,确实需要去清洁间好好用溶剂清洗一下顺便抛个光,修整一下那些凹坑。

“这边来,”爵士摆了个“请”的手势,同时对在那边开始摞饮料罐的谐振说,“别玩了,过来洗澡。”

“你们先去。”谐振忽然起身,他那对跟头比例有点儿奇怪的音频接收器竖了起来,“我出去看一下。”

“你一个ok?”爵士问。

“嗯。”谐振点头,很快从滑开的门缝间无声无息地蹿了出去。

“他去做什么?”警车问,显然爵士是知道的。

“他好像感觉到了我们最近总碰到的一个熟悉的家伙在附近,”爵士说,“只是去查看一下,不用担心,谐振有分寸,而且还是在我们的地盘上,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哦。”看得出爵士不想深入提及,警车也只能跟他走入清洁间。这个训练室比较老,清洁间也不大,用一块隔板隔成两个比普通体型TF稍微大一点点的单间出来,然后简单地罩了一个哑光晶石罩子当门,内部也只是一套普通的喷淋系统和配套设施。

“有点儿简陋,所以大家都不太喜欢用这个训练室,所以我们可以不用担心有人在等位。”爵士说,“不介意吧?”

“能用就行。”警车说,为了表示他并不挑剔条件,先一步踏进了清洁间。“呃……”进来他才发现,这个所谓的两个清洁间,其实只是中间隔了一块上不到顶下不到底的板子,大概用手一碰就会掉下来,还真的是,非常贴切的简陋……

“我觉得这样比较方便交流。”爵士也走了进来,说,“你不习惯?”

“不,只是稍微有点儿意外。”警车回答,“意外后勤部门居然会容许这样的地方存在。”毕竟虽然只是安全部队的办公楼,但以前只是卡隆安全部队的,而现在有Prime莅临,所以在重新装修的时候——想到这里警车看了一眼隔间的爵士,这都要拜他所赐——负责装潢的后勤部门还是提高了规格,许多设施都注重了美观和舒适度,清洁间更是如此。

“大概因为这个训练室只适合中小机型使用,Prime是绝不会过来的,”爵士拧开阀门,“后勤部门也要节省开支吧。”

“呜——也许。”警车只能赞同这个看起来很合理的理由,他也打开了喷淋设施。温暖的清洁液均匀地从头顶喷洒下来,溶解掉顽固的油渍,四壁伸出柔软的毛刷,清洁掉装甲缝隙和关节处的尘垢,在刚才神经高度紧张的格斗训练之后享受这一切,警车觉得内芯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有种——

他还在思考着,隔壁的爵士已经开始他的即兴表演,唱起一首节奏欢快的歌曲,不过,警车没有在资料库里搜索到这首歌的名字。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警车忍不住问,“我查不到它的出处。”

“是塔恩城邦的一首民谣。”爵士的声音透过水雾传过来,“我之前当文化调查员的时候,在一个工区的集体清洁间里听到的,所以只有一个编号,并没有名字,而且这种在归档员看起来粗俗无比的底层音乐,也不屑于放进数据库,你当然无法查到。”

“文化调查?你真的去做了?”警车当然知道,安全部队喜欢用这个职位来当掩盖,倒并没有谁真的对地方文化感兴趣。

“不,我只是对音乐部分有点儿个人的偏好,”爵士说,“哦对了,长官应该没见过也没去过集体清洁间吧?以你的阶层应该是没去过。那种工区里的集体清洁间很大,大概有这个训练室的十几个大,一次能容纳几十甚至一百个TF一起清洁,只是那里的设施比这里还要简陋,并没有加温的清洁液,也没有自动的软毛刷,他们要自己带相关的用品,而且要动作快,因为还有很多TF还在后面等着……”

爵士说的,警车并没有经历过,集体清洁间在学校里有,但和爵士说的完全不一样,而他毕业之后,在I.M.D.的时候宿舍里的清洁间虽然是共用的,但条件似乎比眼前这个还要好一些。“你为什么会到那种地方去?”

“长官,我是个情报人员,自然是哪里有情报就在哪里。”爵士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戏谑,“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不在安全部队里面,不是么?为了工作,我们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

“……”警车没有接话,似乎在专心清理自己身上的污垢,液体的温度在清洁间里蒸腾起氤氲的雾气,让一切都模糊得只剩下一个轮廓。

就在警车觉得清理得差不多,打算关闭喷淋设施进行抛光修复的时候,他的清洁间的门忽然开了,警车低头去看,但他的光镜也一片模糊,但是他知道有什么东西从雾气下面钻了进来。

因为很快,他感到有东西在轻轻拍打着他的小腿,如同鞭子一般,动作却轻柔无比。

警车清理了一下光镜,才看清有个黑色的身影在贴着他蹭来蹭去。大概是为了防止清洁液流进音频外接收器,而且习惯了这里只有他和爵士,谐振把外接收器完全扣在光镜上,就这么叼着清洁巾和刷子摸进了清洁间。

“谐振你不要是个黑白的就往上蹭啊,哈哈哈!”爵士的声音从隔板上传过来。

虽然谐振扣着他的音频外接收器,但不代表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很快,警车看到水雾之下两点红光迅速亮了起来,然后脚边厮磨的触感消失了,谐振以最快的速度从隔板下方钻到对面去了。

对面传来低声的诅咒和爵士非常开芯的笑声。

看来,爵士的搭档因为在清洁间外面瞄了一眼雾气中的轮廓和颜色,就像平时一样跑进来跟他共浴,结果没想到爵士常用的一边今天是警车在用……

警车关掉喷淋设施,修复系统自动启动进行打磨补漆,而隔壁的水声依旧。

“我先上去了。”关掉所有系统,警车说。

爵士“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似乎还在忙。

(TBC)

后记:继续狗男男的卡隆日常[doge脸],训练结束一身灰土自然是要洗【哔——】浴了。

谐振表示:那一瞬间,狗是懵逼的……

不过,(*/ω\*)刚熟悉只能洗淋浴聊天了,还不能酱酱酱(等有机会再浴缸play吧)……

今天要回老家过元宵,所以更新什么的——【吹口哨】
lFT:http://zhuxingguixie.lofter.com/
顶端 Posted: 2016-02-19 19:39 | 7 楼
战小咪
狡黠敏感优雅颓废独立无情
级别: 180万年青春期


精华: 0
发帖: 1347
腐指数: 6865 螺丝钉
能量块: 15784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1356(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23
最后登录:2017-12-25

 

狗男男2333333333
顶端 Posted: 2016-02-19 22:53 | 8 楼
kakao
黑白配主义者
级别: 纯洁的火种


精华: 0
发帖: 90
腐指数: 980 螺丝钉
能量块: 5868 立方晶体
在线时间:252(小时)
注册时间:2014-11-14
最后登录:2018-02-11

 

谐振那一下肯定整个狗都不好了啊!
以及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爵士了啊骨子里透着那股不羁率性和身为情报人员的高素质,转头踢到长官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简直不能再帅了!!!
顶端 Posted: 2016-02-20 23:11 | 9 楼
«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Transformers Slash » 蓝星

Time now is:02-24 13:5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